第51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手术室的红灯亮起时,商红丽赶来。

温漾坐在走廊冰冷的长椅上,呆呆地看着从拐角处推过来的一辆担架车,医生和护士脚步飞快,上面躺着的是那个刹车失控的轿车司机,快要干涸的血液从他伸展的手臂汇聚成一缕,顺着指尖滴滴落在地上。

担架车的后面跟随着几个亲属模样的人,表情悲痛崩溃,手捂着脸在哭。

这样的场景她在电视上看到过很多次,却从没经历过,没想到在异国他乡,竟然完完整整体验了一回。

商红丽走过去坐在温漾的身边,揽过她的肩膀,轻轻拍她的背。

在来的路上,高荣已经把事情的经过和她都讲了一遍,包括封瀚这个名字和他曾经在温家工作的经历。商红丽那么聪明的人,一下子就全都明白过来了,她说不清楚心里的滋味,只能在心里叹一句世事无常。

她不可能因为这件事就放下对封瀚的恨意,但是此时此刻,到底是不希望他死了的。

手术的时间进行得很长,大概一个小时后之后,有护士从那扇门里走出来,温漾心头一跳,赶紧望过去,看见护士摘下口罩摇了摇头。

温漾呼吸一滞,眼泪瞬间从早就酸的不行的眼眶中涌出来,商红丽的心也是一惊,直到听见护士叫了另一个不熟悉的名字,旁边坐着的司机家属爆发出猛烈的哭声,才松了口气。

“不是他。”商红丽拉了拉温漾的手,“还在手术呢,别急,宝宝,他死不了的。”

商红丽没说的一句话是,祸害遗千年,这小畜生肯定死不了。

温漾虚脱地靠在商红丽的怀里,从出事到现在她一直没哭出来,刚才眼泪终于找到出口,她紧绷的情绪总算也松弛下来。

那个画面太可怕了,就算过去了好几个小时,现在她一闭上眼,也是那辆车冲着她冲过来的场景,眼皮上仿佛还留着那道温热濡湿的触感,是封瀚的血的温度。

……

过了不久,一辆蒙着白布的小车从手术室推出来,护士领着家属去了另一个方向。

高管家被交警作为第一目击者带走接受调查了,商红丽去缴费,长椅上就剩下了温漾一个人。她抱着手臂倚在墙上,双眼空茫地盯着手术室红色的灯牌发呆。

陈茭白和虞盛川也赶过来。

在急救车上的时候,医生问温漾是不是病人的家属,她说不是,让高管家在封瀚的手机通讯录上找到了妈妈的备注,没想到打过去发现她也在瑞士,正好。

虞盛川和陈茭白对视一眼,走到温漾的身边,抬手轻柔地揉了揉她的发顶。

温漾抬起头,惊喜地喊了声:“虞医生!”

陈茭白微笑着朝她伸出手:“漾漾,你好。”

她的样貌实在太年轻,穿了一件浅米色的风衣,头发柔顺地盘成一个发髻在脑后,眉眼间尽是江南女子的温婉味道,瞧着根本不到四十岁,温漾看到她的第一眼,没有把她往封瀚母亲的身份上联想。

她也实在想不到封瀚的母亲会是这样瞧起来平淡如菊的女人。

陈茭白自我介绍道:“漾漾,我是封瀚的妈妈,很高兴见到你。”

温漾看着平板上的文字翻译,愣了一瞬,赶紧站起身喊了句“阿姨好”,请她坐下,递过去一瓶没开封的水。

陈茭白温和地看着她,这个小姑娘比小时候还要漂亮,眼神清澈干净,遇到生人时会有一点生涩害羞,礼节却挑不出错处。她早就知道,封瀚见到她的第一眼就会喜欢,她提醒过他,可是他没听。

陈茭白把温漾的手握在手心里,轻声安慰:“漾漾不要怕,不会有事的,我陪你一起等。”

她的和善有效地缓解了温漾的紧张,如果封瀚真的出了三长两短,面对他的妈妈,温漾真是觉得无地自容了。

……他流了好多的血。

好在只过了十几分钟,手术室的大门就打开了,护士推着一辆车出来,温漾和陈茭白望过去,对上封瀚笑意盈盈的眼。

他竟然还醒着,还能笑得出来,温漾提着的心终于落下来。

陈茭白拉着她走到封瀚的车前,封瀚神智还算清醒,冲着陈茭白投去一道感激的目光,随后握了把温漾垂着的手。

他的手还是热的。

温漾的眼泪含在眼圈里,小声道:“你好好休息……”

封瀚咧嘴笑了下,手指吃力地勾起,在她手心里挠了挠。

他戴着氧气罩,一呼吸,罩子上就一层轻薄的白雾,衬着惨白的脸色和眼底的红血丝,温漾总觉得他好像下一秒就要死了。

“你好好休息啊。”温漾把他的手放回被子里,眼睛红红的,“我有空会去看你的。”

麻药还没全过,封瀚说话不利索,只能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直到被护士推走,视线也没离开过她的脸。

虞盛川和主治医生交流,对着陈茭白和温漾转述封瀚的病情:“因为车祸撞击导致的右侧小腿轻微骨折,和右侧小臂骨折,肋骨断了三根,其他就是浅表擦伤,没什么大问题。”

陈茭白看了眼温漾的文字转化器,用德语和虞盛川说:“一条胳膊一条腿就换来人家小姑娘的眼泪,这小子赚大发了。”

虞盛川笑得很开心。

温漾留在原地等商红丽回来,陈茭白和虞盛川先一步去封瀚的病房,封瀚刚刚躺在病床上,氧气面罩已经摘下来,他正看着天花板发呆,瞧那眼神,似乎还挺享受。

陈茭白走过去掐他胳膊一把,问:“还疼吗?”

“……”封瀚转过头,“疼。”

陈茭白道:“看来麻药过劲了。”

“……”封瀚道,“倒也不用这么试。”

虞盛川在一旁站着,笑得更加放肆。

封瀚懒得看他,偏过头。

他回忆着刚才摸到漾漾手的感觉,她的手软软的,他都不敢用力碰,怕她弄疼,再想起漾漾红着眼圈心疼他的样子,封瀚闭上眼,心中想的都是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地抱抱她,替她擦眼泪,以后再也不能让她哭了。

陈茭白走上前,拍了拍封瀚的脸,眉心微蹙:“在想什么,我在和你说话。”

封瀚回过神,睁眼问:“什么事?”

“需要我留下来照顾你吗?”陈茭白问,“我可以和学校请假,你一个人不方便。”

封瀚一口回绝:“不要。”

陈茭白看着他的眼睛,了然地笑了下。

虞盛川表达关心:“要不然请个护工吧,手和脚都不能动了,没人在身边,连吃饭都是问题。”

“不惨一点怎么使苦肉计。”陈茭白道,“就是要吃不上饭,显得自己在异国他乡无依无靠,漾漾才会心疼。”

封瀚瞟见门口处走近的影子,心里一紧,连忙大声咳嗽:“别说了!”

陈茭白回头看了眼,她想起封瀚不会德语,用法语道:“你咳嗽什么,漾漾又听不到。”

封瀚也想起这个问题,他停止了咳嗽,转而表现出一副极其痛苦的样子,脸都皱在一起。

温漾被他的表情骗到,深感愧疚,觉得他好像下一刻就要被疼死了。

陈茭白含笑回头,热情地拉过温漾的手,温柔问道:“漾漾,你妈妈去哪里了?”

“还在办住院手续,不是瑞士公民,有些复杂。”温漾担忧道,“我不太放心,来看看。”

陈茭白忽然道:“漾漾,我们马上就要回去了。”

“回去了?”温漾被吓了一跳,“那封瀚,封瀚他……”

虞盛川道:“老师还有学生要带,快要考试了,走不开,请护工也不方便,封瀚英文不好,他听不懂。”

温漾表情纠结:“可是……”

陈茭白叹了口气:“漾漾,你不知道,其实封瀚挺苦的。小时候我和他爸爸关系不好,我忙于科研,顾不上他,他爸爸更是一心扑在事业上,所以他和我们的关系都不是很亲近,我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他。”

为了让温漾的翻译器能准确,陈茭白说话慢慢的,眼角处竟然有泪光闪烁:“我和他爸爸常常吵架,阿瀚从小到大,连顿和谐团圆的年夜饭都没吃上过,他养成那样的性格,我有很大责任,现在他受伤了,我也没时间照顾他……”

最开始说这些话是为了让温漾动情,但说着说着,陈茭白也是真心实意觉得难过。

她其实并不是个合格的母亲,但等她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连补偿都无从谈起。

温漾最看不得人家哭,一瞧见陈茭白眼角有泪了,也慌了,忙道:“没关系的阿姨,封瀚受伤也是因为我,我不会看着他这样不管的,我给他送饭……”

陈茭白真切道:“谢谢。”

温漾送她出门,走到门口时,陈茭白忽然道:“漾漾,阿姨是过来人,你别嫌阿姨多嘴,阿姨想说,你千万要分清什么是感动和爱,要选择真正爱你,对你好的人,不要被一时的冲动迷了眼。选择后半辈子的人是很重要的事,不要用几个月的时间决定几十年,在婚姻的事上,多慎重都不为过。”

温漾看着她,眼神渐渐变得复杂,郑重道:“我知道了,阿姨。”

走出医院的大门,虞盛川对陈茭白笑道:“本来以为您是来做助攻的,现在却不知道您是站在哪一派了。”

“他是我儿子,我自然不忍心看着他受苦,但也不能因为这样,就看着另一个女孩子受苦。”陈茭白声音平静,“我只是机会的创造者,最后成与不成,要看他自己的把握了。”

……

温漾在病房的门口站了一会,才又进去。

封瀚歪着头,冲她笑。

他的长相真的是无可挑剔的,就算狼狈成这个样,也很好看。

温漾拉了一张椅子在他旁边坐下,轻声问:“很疼吗?”

封瀚本想说疼,但怕她又难过得红眼,摇头道:“不疼。”

温漾问:“你怎么醒的这么快?”

封瀚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大一点:“麻药不够,缝合的时候就醒了。”

温漾紧张地问:“为什么?”

封瀚眼神迷茫:“我不知道。”

只是简短的几句对话,封瀚高兴得不得了,他一直期盼着能和温漾多说几句话,没想到竟然是在这样的场景下实现的。

他太喜欢她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像是用羽毛在心上扫来扫去,只要她开口,无论是夸他还是骂他,封瀚都喜欢。

封瀚忽然想起车撞过来后的那一摔,急忙去看温漾有没有受伤:“那会摔到哪里了吗?”

温漾摇头:“没有。”

封瀚盯着她瞧,心里融进了一汪蜜,不想让话题就这么终止下去,他绞尽脑汁地找话题,灵光一现,舔了舔嘴唇冲温漾道:“漾漾,我嘴唇干,想喝水。”

“好像不能喝水吧……”温漾现在满心都是对他的愧疚,瞧见桌上护士留下的半包棉签,热心问,“我用棉签帮你擦擦?”

封瀚心美得要化了,温柔道:“好。”

温漾把水瓶里的水倒进瓶盖里,拿着棉签蘸了蘸,再抬头看着封瀚的脸,下不去手。

她觉得尴尬。

封瀚又装出很渴的样子,温漾叹了口气,身子向前,刚凑过去,棉签还没挨上,封瀚瞧见商红丽站在病房门口的身影。

商红丽面无表情,盯着他看。

封瀚吓得心跳失速,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蹭的一下坐了起来:“阿姨……”

伤口的疼痛后知后觉,封瀚眼前一黑,差点吐血。

温漾被弄懵了,顺着封瀚的视线往回看,赶紧把手里的棉签丢下:“妈妈……”

商红丽温和地朝温漾招手,等她走近了,轻声道:“高管家来接你回家,就在电梯口等你,快去吧。”

温漾回头看了封瀚一眼,走了。

看着温漾的背影离开,商红丽脸色立刻又冷下来,看向封瀚问:“嘴唇干?”

“我给你擦擦?”

作者有话说:

不出意外有二更,这章评论送红包撒!

感谢在2020-12-12 18:01:14~2020-12-13 19:03: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lonely、相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纯正糖包 20瓶;123ap、果果最棒啦 10瓶;音 5瓶;一个可爱的小菠萝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