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疼痛加上惊吓,封瀚额上直冒虚汗,商红丽在商界的铁娘子名声他有所耳闻,他不敢对着商红丽偷奸耍滑,连声道:“不干,不干,谢谢阿姨了,不用,不用。”

商红丽抱臂看着他,冷冷哼了一声。

封瀚怕给她再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大气都不敢出,他用还没断的那只左手招呼商红丽坐下:“阿姨,那边有凳子——”

商红丽打断他:“我和你说几句话就走。”

“您说,您说。”封瀚伸长了手臂想去够凳子上的大衣,“那个什么,我衣服里有本子,我要不要记一下——”

商红丽皱眉看着他:“不用。”

封瀚乖乖把手缩回来:“诶,好。”

商红丽打量着封瀚的神情,心想着,这个孩子和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不太一样,奇奇怪怪的。

并不想和他继续磨蹭下去,商红丽直截了当道:“今天的事情,很感谢你,医药费的事你不要担心,就在这里安心住下。”

说着,她递过去一张名片:“我的电话号码给你,之后要是有任何问题,给我打电话。”

封瀚小心地把卡片接过来,他看着商红丽的脸色,觉得自己要是真的给她打电话,可能被会打掉头。

“谢谢阿姨。”封瀚努力微笑,用最真诚的声音道,“我真的是太——”

“不需要进行这些无意义的对话。”商红丽问,“你身边没人照顾是吗,我给你请个护工来,你有什么要求?”

三番两次被打断,封瀚已经习以为常,他没脾气:“阿姨,护工可能不太方便,我们语言不通,我的英文水平不是很好。”

就像是陈茭白猜测的那样,封瀚故意的,要是真的请了个护工来,把他照顾得妥妥当当的,漾漾根本就不会来看他了,这样就失去了再见面的机会。他宁愿过得苦一点,也想多见她几次。

商红丽“呵”了声:“英文不好?”

这一声“呵”让封瀚一头冷汗,下一句听商红丽道:“英文不好来什么瑞士,你是来伺候人的,还是想让人伺候你的?”

“……”封瀚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他未来的丈母娘战斗力有多强,一句话说的他哑口无言,嘴巴开开合合说不出下一句。

商红丽不想继续浪费时间,瞥了他一眼,转身道:“等着吧,我还不至于把你晾在这不管,下午就有人来照顾你了。”

……

两个小时后,封瀚看着站在门口笑容灿烂的小马哥,觉得头晕。

“嗨,阿强!”再见到他,小马很高兴地打招呼,话说出口,发现错了,“不对不对,是阿瀚是不是?”

封瀚躺在床上,用手臂挡住眼睛,半晌,不情不愿“嗯”了声。

“我过来的路上在浏览器上搜过你啦。”小马颠颠地跑到他床头坐下,“真是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大明星,怪不得长得那么帅!”

这句话还算中听……

“我还搜了你的歌呢,我给你来两句。”

封瀚刚想说不要,小马就清了清嗓子,感情饱满地大声唱了两句。

他唱完,封瀚都没反应过来他唱的是那首歌。

小马急切地问:“怎么样?怎么样?”

“……”封瀚指节按了按额角,“你跑调了。”

“真的吗?”小马说,“我不信。你唱给我听,我对比一下。”

什么和什么啊。封瀚心烦意乱地扯了被子盖住头,小马不依不饶地想把他挖出来:“干什么躲起来?你就唱两句,两句就行……”

封瀚想,这个小马到底是来照顾他的,还是来谋杀他的?

僵持一会,封瀚把被子拽下来,面无表情道:“我饿了。”

小马疑惑地问:“怎么会饿,才下午两点钟,不是刚吃过饭吗?”

“你吃了,我又没吃!”封瀚耐心尽失,“你去不去?”

“去去去。”小马站起身往外走,走了两步,忽然回头问,“你这算是耍大牌吗?”

“……”封瀚一句话不想多说,再次用被子蒙住头。

封瀚和小马度日如年地过了两天,但无论是商红丽还是温漾,都没有再出现过。

封瀚的小腿只是腓骨骨折,撑着双拐可以短暂地行走,可是他右胳膊也断了,只能坐轮椅。他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小马把病房的门打开,然后挪到轮椅上,慢慢地摇着轮子去病房门口等着。

小马刚开始还劝他,说外面冷,把门关上,看封瀚仍旧坚持着坐在外面,再联想到以前封瀚的种种行迹,小马忽然想明白了:“你是不是等漾漾小姐呢?”

“……”封瀚心情失落,加上心思被戳破的羞恼,语气不善,“关你什么事。”

“你早说啊,也不至于白等。”小马不生气,“漾漾小姐这两天要你做耳蜗手术,你忘记了?来不了的,别等了。而且漾漾小姐的病房在六楼,你在四楼,虽然只隔着二层,但这是生与死的距离,凭你现在的腿脚无法跨越的鸿沟。”

这话说的实在是太戳心了……封瀚难受得不行,想让他闭嘴,但是小马说的确实是对的。

他要是两只胳膊都正常,自己摇着轮椅过去没问题,但是他现在就一只手,转不了弯儿……

他还有求于小马。

小马眼睛尖,瞧见封瀚为难的脸色,嘴角咧得大大,不待他开口,就拍着胸脯应下来:“放心吧,你先好好养着,漾漾小姐那边估计也没空,等你的伤再好一点,我推着你去!”

封瀚感动了:“马儿,我……”

“但是你得加钱。”小马紧接着道,“你还得给我唱歌。”

……

温漾是下午的时候住进病房的,听说要住院七八天,她抱了一大背包的书和笔记本过来,商红丽进来的时候,她正咬着笔头在窗边看书。

商红丽坐到温漾身边,摸摸她的头发,接过笔在本子空白的一页写道:“没去看看他?”

温漾知道这个“他”指的是谁,商红丽不喜欢封瀚,不喜欢到连名字都不愿意提。

温漾摇摇头:“没有。”

商红丽看起来很满意,又写道:“温泽今天从国内过来,明天上午能到。”

“阿泽怎么过来?”温漾道,“只是个小手术,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的。”

“手术小,但是意义很重要。”商红丽写道,“你爸爸和哥哥也想来的,被我拦下了,只让温泽过来是底线了。”

温漾没有再多说什么,商红丽看她一眼,又写:“那天回家忘了问,那小子和你说什么了?”

温漾回忆着:“他说他……麻药用少了,醒的很早,还说他嘴唇干。”

“以后不用理他。”商红丽怕温漾被骗,极力丑化封瀚,“他比你年纪大,经历得多,你的心机耍不过他,他一肚子坏水。”

温漾笑起来,甜甜“噢”了声。

商红丽想了想,又写:“你要是担心他,看看也行,但记住了,无论他说什么你都别信。”

温漾道:“我记住了,妈妈!”

第二天是手术前的常规检查,抽了血,做了CT,一切正常,温漾穿着蓝条纹的病号服回病房,本想着是不是该去看看封瀚,第一天之后就没去看望他,情理上说不过去。

商红丽不在医院,回家给她做饭,温漾看了眼时间,心想着抽这个空去看看正好,刚走出门,被迎面进来的温泽堵回来。

“姐!我来了!你想没想我?”温泽欢天喜地进来,背着双肩包,一身寒气,给了温漾个大拥抱。

温漾被冻得打了个喷嚏,温泽恍然大悟,赶紧把冷冰冰的外套脱下来,又抱了她一下,笑得甜甜蜜蜜。

“外面那么冷啊?”温漾感受到温泽手背上的温度,用手心给他搓,她也高兴,“你进来坐,一会就暖和了。”

低头瞧见他露在外面的脚踝,温漾蹙眉道:“你怎么又不穿袜子?”

她转身去自己的行李包里找:“要不你穿我的凑合一下吧,你这样不好……”

温泽把她拦下,把她一直用的平板拿过来,说:“我一点也不冷!”给她看。

温漾没办法。

温泽问:“姐,你刚才要做什么去?”

温漾想了想,觉得没必要骗他,说了实话:“我去看看封瀚,也不知道他恢复得怎么样,这边的饭菜是不是不合口味,想着以后高管家来送饭的时候,要不要给他带一份。”

温泽不高兴:“那么关心他做什么,没必要。”

温漾摸着温泽的头发哄他:“毕竟是他救了我,一码归一码,以前的是以前的,但这件事上不能忘恩负义。”

温泽明显的不赞同,但看着温漾温和的眼睛,他也说不下去反驳的话,想了想,把背包脱下来甩在沙发上:“行,我知道了姐,你在这好好休息,我替你谢谢他去!”

“啊?”温漾震惊于温泽的反应,她本以为温泽会冷嘲热讽地讲封瀚的坏话的,温泽看出她的心思,信誓旦旦道,“姐,你看我像是那落井下石的人吗?放心吧,我得替你好好谢谢他。”

“……”温漾半信半疑,温泽已经往外走了,“你好好休息啊!”

出了房门,温泽咬牙切齿:“我是那落井下石的人吗?我肯定是啊。”

“一码归一码?那就想把之前那码的账算完吧!”

封瀚病房的门大开着,温泽进去地毫无阻碍,小马到外面买饭了,封瀚不在病床上,温泽眯着眼四处找了圈,听见卫生间传来传来水声,视线嗖的扫过去。

封瀚左边腋下拄着拐杖,慢慢地从卫生间走出来,就看见像个迪迦奥特曼一样叉腰站在他面前的温泽。

……他怎么来了?

封瀚动作一顿,怔愣间忽然想起虞盛川曾和他说过的话:“你别看温泽脑子不太好的样子,他要是耍起狠来,扒了你一层皮。”

“哟,还活着呢?”果不其然,下一瞬,温泽挑衅道,“我还以为您已经仙逝了呢?”

“不过看你现在这副半身不遂的样,活着也很痛苦吧?”

封瀚在心里咬着牙道,这个小灾星。

作者有话说:

温泽其实是个嘴毒王者。

感谢在2020-12-13 19:03:06~2020-12-14 00:58: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于归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相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鱼馥茶茶 10瓶;关东煮小熊仔 2瓶;JoyceN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