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坐。”封瀚冲着温泽露出了暖心的微笑,指了指沙发的位置。

封瀚心想,这是漾漾最疼的弟弟,他不能对他动粗,待会无论温泽说什么,就当没听见,要疼他。

温泽诧异地看着他,他本以为凭着封瀚的脾气,能当场把拐杖摔了,和他打一场。温泽平时打不过他,但是现在面对着一个缺胳膊少腿的封瀚,胜算还是百分之百的,他都准备好了趁人之危再打断封瀚三根肋骨,没想到他竟然把气咽下了。

封瀚缓缓走回病床边坐下,在床头的果篮上挑了个红苹果,亲切问:“吃吗?”

“吃啊。”温泽冷笑,“你给我削皮?”

“我右手拿不了刀。”封瀚道,“如果你不嫌弃,我可以给你啃。”

温泽偏头“靠”了声,他真是没料到封瀚竟然这么能屈能伸,他不是很diao吗?怎么现在一副没出息的样子。

温泽调整好心态,拉了张凳子在封瀚面前坐下,语气重新变回嘲讽:“得了吧,你自己吃吧,好好补补你那骨质疏松的胳膊腿儿,补好了快点滚回国内去,别在这浪费我们家钱。”

封瀚自动忽略他的后半句,很好脾气地说了声:“谢谢。”

……温泽两拳打在棉花上,憋得心口疼,眼睛眯起恨恨地瞪着封瀚,在心里措辞下一句骂他的话。

没想到封瀚先开口了:“阿泽,你姐姐怎么样?手术时间定在什么时候,她情绪好不好?”

温泽立刻满血复活,像只伸长了脖子的大鹅一样:“问问问,你瞎问什么?这是你该问的事吗?你配吗?你怎么张得开你那张嘴!我姐好不好的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可别腆着脸往上凑热闹了,我姐都烦死你了,劝你管好你自己!”

“……”这一串连珠炮似的攻击,让封瀚忘了下一句要说的话。

看着他那张被怼懵了的脸,温泽喜形于色,乘胜追击:“我告诉你,姓封的,你不要以为你出个车祸,救了我姐一下,你就功德圆满了,就能抵消之前对她的伤害了。你也不用你那个脑浆匮乏的脑子想想,我姐为什么要来瑞士?不都是因为你吗!如果没有你,我姐现在不知道在国内多自在,多开心,就是因为你,她难过了那么长时间!我姐的双耳听力保持再80分贝很多年了,她现在彻底失聪,就是被你气的。”

温泽的打击终于精准,封瀚的脸色渐渐灰败下来,一直挺直的脊背也弯了。

他怔怔地看着温泽,半晌,低声道了句:“对不起。”

温泽“哼”了声:“对不起有用吗?对不起能让时光倒流吗?我告诉你,不止我,我姐也很讨厌你的,她就是脾气太好,不好意思当你的面骂你,其实她偷偷和我说过,特别后悔喜欢你,觉得自己当初简直瞎了眼。”

温泽骂上兴头,开始胡编乱造,温漾根本没说过那些,他就是想气封瀚。

果不其然,封瀚的脸色更差了,他呆了好一会,小声问:“漾漾真的这么说过?”

温泽道:“还有,你别自作多情,你受不受伤,我姐一点都不关心,她这两天根本连问都没问过你,完全把你忘了!”

他的每一个字都像一只小锤子一样敲在了封瀚的心上,封瀚想起那天温漾拉着他的手哭红了眼睛的样子,迷茫地想着,他的漾漾真的对他一点点心疼都没有吗?她真的把他忘了吗?怪不得她这两天一直没有露面……失落和无力的情绪把他淹没,封瀚嗓子干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温泽挑衅地盯着他看。

“我知道了。”封瀚平复好心情,冲着温泽勉强笑了下,“好好照顾你姐。”

温泽道:“用不着你管。”

温泽站起身,又看了封瀚一眼,他眼圈底下有淡淡的粉色,看着像要哭了样子,封瀚本身皮肤就是冷白色,因为受伤更憔悴一点,原先张扬凌厉的感觉淡了,站在阳光底下,竟然有种诡异的温柔又落寞的感觉。

忽然有不忍的感觉在心底一闪而逝,温泽察觉到这种情绪,立刻警铃大作,狠狠地呸了两口。

有什么不忍心的,都是他自己活该!

封瀚愣愣地看着温泽突然往他的床上呸口水。

温泽又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

小马一直在门口守着,将屋里的对话听了个真切,觉得唏嘘。

温泽出来后看见小马,本来往前的脚步定住,他想了想,冲小马勾了勾手指,低声道:“交给你个任务,接不接?”

小马目光闪烁:“给钱吗?”

温泽咬牙:“给!钱少不了你的!”

小马乐了:“接啊,那肯定接啊,啥任务?”

“你现在和封瀚走的最近,他一有什么动作,马上告诉我。”温泽比手势,“一个消息,二百法郎。”

小马当即拍着胸脯保证:“放心吧小泽少爷,我一定不辱使命!”

温泽满意地点头,转身要走时,被小马拉住,他皱眉:“还有什么事?”

“就您刚才说的,漾漾小姐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吗?”小马好奇地问,“我觉着,漾漾小姐也不像是能说出那种话的人哪!”

“管这么多干什么。”温泽瞥他一眼,“真的假的不关你的事,好好干你的活儿。”

看着温泽离开的背影,小马什么都明白了。他走进屋里去,看着封瀚已经躺在床上,闭着眼不知道想着什么,但看脸色,肯定在难受。

小马咳了声:“那个,封老板,我刚才从阿泽少爷那里得来了一点消息,你想不想听?”

封瀚睁眼:“什么消息?”

小马贼笑着伸手:“五百法郎。”

“给你。”封瀚急切道,“快说。”

“刚才小泽少爷说的那些,什么漾漾小姐说喜欢你是瞎了眼,漾漾小姐把你忘了,都是气你的。”小马摆手,“漾漾小姐没说过那样的话,你还不了解漾漾小姐吗,她读过的书比你吃过的饭都多,不说那种粗话的。”

“……”封瀚长舒了一口气,脸色终于慢慢地缓过来。

那股磨人的情绪散去,封瀚终于能理性地思考了,确实,漾漾怎么会那么对他的,就连当初决裂的那天,她说话也是温温柔柔客客气气的,还给他打包带走了水果茶。

封瀚躺在床上笑。

他笑了会儿,冲小马勾勾手指:“交给你个任务,接不接?”

小马心想,这个台词怎么这么熟悉呢?

封瀚继续道:“你有空就去漾漾的病房看看,她有什么消息,马上告诉我,一个消息,五百法郎。”

……

温漾的手术安排在第二天,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人工耳蜗植入手术都已经很成熟了,从进手术室到结束,只花费了两个小时,在双侧耳后留下了不到三厘米的小切口,几乎看不出来。

由于情报员小马的功劳,封瀚虽然没能等候在手术室门外,但对整个过程也了如指掌。

最后一次打探是手术当天的晚上,小马屁颠屁颠地回来冲封瀚道:“你别担心啦阿瀚,手术很成功的,医生建议二十天之后开机调试,漾漾小姐现在情况还不错,就是有些头晕,一直在睡觉,刚刚才醒过来的。”

封瀚紧张地问:“为什么头晕?这个正常吗,要不要找医生?”

“不用不用,过两天就好了。”小马问,“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这个问题让封瀚有一瞬的惊喜:“我能去看看?”

他很快又像个被扎破了的气球:“不太好吧……温夫人在的。”

“温夫人回家熬汤了,两个小时内不会回来的。”小马笑嘻嘻,“去吧,去吧。”

封瀚最怕的就是商红丽,温泽嘴再毒也就是个毛头小子,商红丽不一样,商界铁娘子名不虚传,只一个眼神就能杀人于无形。最关键的是,她是漾漾的妈妈,封瀚不敢反驳更不敢忤逆,还怕给她留下更差的印象,共处的每一秒都如履薄冰。

现在她回去熬汤了。

“好,现在就去!”封瀚迫不及待想去看看温漾,他一想到他的漾漾正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便觉得心疼,恨不得立刻飞去她面前,陪她说话,给她安慰。

小马很开心,看起来比封瀚还开心,他道:“阿瀚你等一等啊,我去把轮椅给你推过来。”

封瀚应下,小马跑出门,拿出手机给温泽打了个电话:“……哎小泽少爷是我啊……对,我和你说个消息哈,那个,阿瀚待会想去看看漾漾小姐……嗯,对,轮椅……我推他去……”

半分钟之后,小马乐滋滋地挂了电话,心想着账上又多了二百法郎,按着这个趋势下去,他很快就能攒够钱在本地买个小房子了。

……

六楼病房门口,温泽看着暗掉的屏幕,冷笑了一下,飞快跑去医院旁边的超市,买了一盒手术刀片。

作者有话说:

后面还有一章哦~

感谢在2020-12-14 00:58:53~2020-12-14 20:52: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吟阙 23瓶;一个可爱的小菠萝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