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当然不是呀。

五个字让封瀚的心坠入谷底,他咧开嘴角想笑一下,不用照镜子也知道,笑的肯定比哭还难看。

温漾温声给他解释:“朋友是志同道合的人,有交情的人,我们哪种都不是,当然算不上朋友。”

这回答有理有据,封瀚更加难受了。

他看着他的漾漾像是个小仙女一样坐在他面前,他们之间只隔了几十厘米,好像一伸手就能碰到,但中间又好像是隔着厚厚的玻璃,他根本近不了她的身。

温漾看了眼时间,离封瀚进门已经十分钟了,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到了该送客的时间。

封瀚看出她的意思,心头一紧,他不想走,他还想再多留一会。

封瀚大脑飞速运转着想找能留下来的借口,但还没开口,便听温漾叮嘱道:“你回去后好好休息,听医生的话,尤其是手臂,还要弹琴的,千万别留下后遗症,我有空会去看你的。”

她的声音很轻柔,眼神关切,封瀚刚才死寂的心忽然之间又死灰复燃了,眼睛也倏地亮起来。

……漾漾关心他,虽然还不是朋友,但是会被关心,这就够了!

突如其来的喜悦冲淡了刚才的悲伤。

封瀚觉得自己今天的心情就像是过山车一样,一会高涨一会低落,完全掌握在温漾的手里,他因为这句话高兴得坐立难安,身体前倾,眼含期待,迫不及待地想约定下次见面的时间:“漾漾……我,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来看我?”

温漾摇摇头,语气抱歉:“最近可能都没有时间。”

“……”封瀚仿佛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心想着,所以刚才那句话,就是个礼貌的客套吗?

温漾道:“但我会托其他人去看望你的。”

“……”其他人有什么用,想看人看电视就好了,他想看的只有她啊。

封瀚都想象不出自己现在脸上是个什么表情了,希望变成失望,他难过得要死了。

“漾漾,我……”封瀚努力整理好心情,刚欲开口再说点什么,小马在门口探头,“封老板,温夫人来了,我刚才看见她的车停在楼下了,你再不出来可就没机会了!”

封瀚大惊失色,怎么回来得这么快?!

他不敢多留下去,又勉强和温漾笑了下,快速说了句:“我明天再来看你。”赶紧招手让小马将他推出去。

爆胎的轮椅不好把控方向,两人不敢走电梯,怕和商红丽碰见,紧赶慢赶地藏进了楼梯通道,刚合上门,就听见电梯“叮”的一声,小马把楼梯门打开一条小缝往里看,瞧见商红丽提着包路过的身影,长长舒了一口气。

总算躲开了。

又等了两分钟,看商红丽没有出来的迹象,两人做贼似的乘电梯回了病房。

封瀚躺在床上,已经一身的汗,小马也累得够呛,坐在沙发上咕咚咕咚地喝水。

封瀚想起什么,眯着眼看向他,冷声问:“你那会临阵脱逃是什么意思?”

“……”小马心虚,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封瀚一眼瞧出来,“你是不是被温泽收买了?”

小马低着头不说话,封瀚咬牙切齿道:“双面间谍啊你,头发不多,心眼挺多!”

“……”小马心想,封瀚和温泽说话真是异曲同工,哪儿痛就扎人家哪儿,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话是这么说,封瀚却也不敢真的把小马怎么样,小马是他身边唯一能接近漾漾的人了,就算是个贼人,他也得客客气气地对待。骂完了,封瀚冷静下来,又给了小马五百法郎,好声好气道:“你再去打探打探情况。”

眼看着小马要出去,封瀚赶紧又加上一句:“不许告诉温泽了,他给你多少钱,我出双倍,你以后离他远点!”

小马笑嘻嘻地回头,比了个“OK”的手势。

封瀚闭上眼躺回去,气得心肝疼,他这辈子就没这么憋屈过。

……但是从这天开始,封瀚就再也没有过能再去一次六楼病房的机会,商红丽寸步不离不说,连温泽都变得机警起来了。

封瀚见不到她,只好鼓起勇气和温漾发短信,但无论他说什么,发的消息有多长和多短,温漾的回复永远是不疼不痒的,要么是“嗯嗯”,要么就“真好”,还有“你真棒”,“加油”,“好好休息”。

经常是他第一天下午发送的消息,第二天早上才得到姗姗来迟的回复。

但好歹不会被拉黑了。

封瀚彻彻底底地品尝了一番爱而不得的心酸。

直到一个星期之后,温漾出院,封瀚从小马那里得到消息,提前买了一大捧花,早早地在楼下等着。

花束里是向日葵、红掌和康乃馨,一朵玫瑰都没有,封瀚盯着那束花瞧,心中酸涩地想着,到什么时候,他才有资格能光明正大地送给她一束玫瑰呢?

可是他现在连光明正大地见她一面的资格都没有。

温漾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情绪也已经很正常,又变成了原先爱笑的样子,她穿着厚厚的淡紫色毛呢大衣从医院门口走出来,漂亮得像是盛开的紫罗兰。

温泽和商红丽陪在她身边,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商红丽笑起来,温泽也很高兴,把她抱起来在原地转了个圈儿。

温漾笑得脸颊红扑扑的。

封瀚藏在树墙的后面,贪婪地盯着她看,他可真羡慕温泽,想抱她就可以抱,还能轻而易举得到她的疼爱和偏袒。

……他什么时候也能得到这些。

眼看着高管家拉开车门,他们就要上车走了,封瀚终于缓过神来,推了小马一把:“快把花送过去!”

小马“噢”了声,颠颠地跑过去,封瀚紧张地等着温漾的反应,他想着,如果漾漾连他祝福的花都不肯收,那他就太伤心了……不过也没关系,这段时间他伤心的地方太多了,想必未来也会很多,不差这一处。

封瀚安慰自己,没什么大不了的,他的后半生还很长,他有的是时间可以等来漾漾的爱。

温漾接过了那束花,小马给她指了指树墙后面的方向,她看过去,抿抿唇,说了句谢谢。

她竟然接受了他的好意!

风把那声“谢谢”送到封瀚的耳旁,封瀚自动忽略了商红丽和温泽一同望过来的戒备的眼神,他激动不已,一直到再被小马推回病房里,嘴角都是咧开的。

……

小马已经知道封瀚和温漾的那些事,他把自己划入温家人的范畴,对待封瀚的态度一直是觉得他自作自受。

但这段时间过去,小马看着封瀚这副为情所困的样子,或许是被他感动了,也或许是因为封瀚给了他太多小费,所以情不自禁地偏向他,总觉得封瀚也是个可怜人。

小马坐在沙发上吃香蕉,看了封瀚一眼,问:“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听见这话,封瀚脸上的笑消失了,对啊,接下来怎么办,他连见都见不到她了。

“我觉得吧,”小马三口把一整根香蕉吃完,噎得直翻白眼,“我觉得,温夫人这一关,你不能总想着逃,得勇敢地面对啊。你先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漾漾小姐?”

“喜欢。”封瀚正色,“漾漾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女孩子,在她之前我根本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为了她我付出什么都可以。”

小马想起他之前螳臂当车的壮举,深有感触地点了点头,想起什么,又道:“不是我说你,你这个第一次来的有点晚啊?这么大岁数了……”

封瀚再次紧张起来:“我年纪很大吗?”

小马反问:“你以为呢?”

“……”封瀚之前从来没想过这些,他一直以为自己年龄正当好,事业有成,还不算太老,而且他身体健康,觉得和温泽也没什么区别,现在被小马一提,他忽然想到,他确实比漾漾大了四岁。

封瀚试探问,“温夫人不喜欢我,年龄是不是也是个问题啊?”

“你的问题很多,不要只看一个。”小马坦诚回答,又摆摆手,“这个不重要,咱们先回到温夫人的事情上,你就准备这么一直躲着吗?太怂了吧,而且也没有用。你要想真的把漾漾小姐追到手,她的家人,必须得一个个地摆平啊,而且我再和你透露个消息……”

封瀚把耳朵凑过去:“什么?”

小马神神秘秘道:“我听说,国内,大少和二少正在挑选新的世家少爷,准备给漾漾小姐相亲。”

封瀚大为震惊:“真的?”

“我骗你干什么?”小马又拿起一根香蕉,“我劝你还是抓点紧,该上就要上,我问你,你现在对你的身份定位是什么?”

“……”封瀚想了想,“舔狗。”

小马问:“舔狗要脸吗?”

“……”封瀚说,“不要。”

小马又问:“舔狗怕被揍吗?”

“……”封瀚说,“不怕。”

小马翘起腿,神神在在道:“那你还犹豫什么,你都不要脸了,你无敌了啊!就算温夫人手段再狠,性格再强硬,她比不过你的地方就是,温夫人是个体面人,她要脸面,总不可能做出当众拿着扫把把你赶出去的事吧?况且你现在是个伤员,还是为漾漾小姐负伤的,总要留有余地。”

封瀚顿时豁然开朗,说的对啊,想追女孩子,还要什么脸,连胳膊腿都可以不要了,还担心什么被漾漾妈妈训斥会没面子。

况且他现在这一身伤,正是有着天然优势的好时候。

封瀚感激地看了小马一眼,掏出手机,给虞盛川打了个电话。

作者有话说:

如果我说这是双更合一……是不是会被骂

这章评论送红包哈!

明天爆更补上!

感谢在2020-12-14 20:53:56~2020-12-15 20:56: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范十六 8瓶;咫尺经年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