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虞盛川接了电话,额头胀痛,心想着确实是个小畜生,他的一世英名都毁在了封瀚的手里。

但戏都做到这了,他要是不演了全套,就真的把自己的信誉也搭进去了。

虞盛川摘下眼镜揉了揉额角,声音沉稳地解释:“温夫人,您不要着急,封瀚确实身份特殊,但是据我之前的观察,有他在的地方,漾漾的情绪会比较放松,或许正是因为他们之前的经历,让漾漾能够对封瀚放开负面情绪,这是一件好事。”

“什么好事。”商红丽仍旧气愤,“我看漾漾的负面情绪都是那个小畜生给的,要是他哪天在地球上消失了,漾漾永远没有负面情绪。”

只隔了一道铁门,那边商红丽的声音清清楚楚地传到封瀚的耳朵里,封瀚舌根发苦,无奈地盯着门上的锁看。

虞盛川换了个说服的方式:“再者说,漾漾目前情况刚好转,不刻意再生活在安静压抑的生活里,她现在学习强度很高,有个朋友陪着她会好很多,心情也会放松的,封瀚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没有他,我们家也不压抑。”商红丽道,“有温泽的地方就像动物园一样,漾漾高兴得很。”

温泽在一旁也不乐意了:“妈——”

商红丽呵斥他:“滚!”

虞盛川进行最后挣扎:“温泽确实性格很好,但是他不能陪漾漾一起读书不是?古时候太子身旁都要有太子伴读……”

商红丽打断他:“那个小畜生学什么习,他不是出道七八年了吗?”

虞盛川解释:“噢,他打算攻读流行音乐硕士,也要考文化课的,中西音乐史。”

“谢谢你了虞医生,但是我不接受。”商红丽态度很强硬,“我现在就让他走!”

虞盛川只好无奈地挂掉了电话,给封瀚发了条消息:“爱莫能助,自求多福。”

封瀚在门外已经对局势了解得很清楚,有些失落,但商红丽的反应也在预料之中,所以他来之前就做好了第二手打算。

现在听见商红丽的拒绝,赶紧把背包打开,从里头掏出了一张有着很精致的外封皮的纸,上头两个鎏金大字——聘书。

不一会,高跟鞋的声音传来,商红丽冷着脸拉开门:“封先生,你——”

封瀚不待她说完,乖巧地把纸张递过去:“阿姨,其实我今天来还是有别的事情的,FK的名下成立了一个有关抗抑的慈善组织,我之前有了解到漾漾一直有这方面的想法,希望能帮助更多的抑郁症群体,我这边的基金会还缺一名常任副理事……”

“小子,和我斗,你还嫩了点。”商红丽冷眼看着他,“你心里那点小九九,以为我看不出来?”

封瀚被她噎回去,还想说什么,商红丽又道:“拿着你那张破纸,赶紧给我滚!漾漾想做什么是我们温家的事,别说一个慈善组织,十个八个我们也开得起,用不着你这个外姓人在这里瞎操心。我数三个数,你要是再不走,我就打你出去了!”

封瀚额上渐渐渗出冷汗来,他手里捏着聘书的角,听商红丽道:“三——”

“二——”

千钧一发时,封瀚忽然瞧见花园里温漾的身影,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那里的,好像在看热闹,趴在桌子上笑得很开心。

商红丽已经咬着牙说出了“一”,封瀚孤注一掷,也顾不得会不会真的被打出去了,他口里含着“让一让,让一让”,而后发动电动轮椅,绕开商红丽和倚着门的温泽,速度开到最大,朝着温漾一溜烟儿跑过去。

温泽在身后已经看傻了,“靠”了声追过去:“你他妈的当歌手真是屈才了,你怎么不去参加世界不要脸大赛,就你这个水平他妈的至少能连着得十年冠军!”

封瀚在温漾的身旁停下,一把拉住她袖子的角,满脸可怜地说:“漾漾,我一天没吃饭了……”

“……”温漾打量着封瀚的脸色,因为刚才的紧张和太阳的晒,额上有汗,脸色也发白,看起来倒真的有几分憔悴的样子。

“姐,你别相信他。”温泽追过来,指着封瀚道,“这老骗子嘴里没一句真话!”

封瀚巴巴地拽着温漾:“我没骗你,我有胃病,你知道的,我前两年还胃出血住院了,差点就死了,你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再死一次吧?”

温泽快要气撅过去,他知道封瀚不要脸,但本以为只是在手段上比较下贱,没想到他竟然能面不改色说出这种尬言尬语。

……就是欺负他姐年轻好骗!

温泽拽着封瀚的领子要揍他一拳:“我去你大爷的——”

温泽发誓,他当时真的就是虚张声势,想吓唬吓唬封瀚,他身上毕竟带着伤,当众打一个病号实在算不上威风。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明明收了力道的,拳头离封瀚的脸明明还有半寸的位置,那张脸忽然就自己撞上来了!

封瀚不仅自己撞上去了,还“哎哟”了一声,假装被打得很疼的样子,从轮椅上滑了下去。

他还算有分寸,受伤的胳膊和腿都是右侧,他滑下去时左侧着地,算计得明明白白。

“……”温漾和商红丽也看傻了。

“没事,阿泽,只要你能消气,怎么打我都没事。”封瀚声音虚弱,“是我做的不对,你打我这拳是应该的,但是我现在的身体实在是不好,要不然等过一段时间,我身体好了,你再好好地打我几下,出出气。”

“……”温泽大骂,“谁打你了?你自己撞上来的?你他妈不要脸啊,你装白莲花啊,你一大把年纪了你知道吗封瀚,你怎么能做出这种碰瓷的事啊!”

“好了阿泽,别说了。”商红丽皱眉道,“不管怎么说,他这伤也是为了救你姐,赶出去就好了,没必要打他。”

温泽头顶冒烟,封瀚左手撑着地,吃力地咳了两声:“没事阿姨,我不碍事。”

商红丽和温漾一人一边把他扶起来,封瀚无力地坐回轮椅上,脸色煞白,这不是装的,是真的疼。骨头还没长好,刚才就算再小心也难免拉扯,重新坐回去,封瀚疼得快要吐血。

商红丽问:“小马呢,让他送你回去吧,你家住在哪里,路远的话,让高管家开车送你。”

“阿姨,我好像有点低血糖。”封瀚低声道,“眼前发黑。”

他祈求地看向温漾,眼神无助得像只小狗。

温漾蹙蹙眉,问商红丽:“妈妈,要不留他在家吃一餐饭吧?”

商红丽很不情愿,但想起刚才确实是温泽将他推在地上的,他们温家是要脸的人家,不能真的把人再撵出去,何况他也刚做过一次好事。

商红丽冲温泽道:“阿泽,你去厨房和黄阿姨说一声,上菜吧。”

说完,又低头瞥向封瀚,“你这轮椅电动的?自己能走吧?”

封瀚连连道:“能,能。”

商红丽道:“自己进屋去。”说完,她拉着温漾也进屋子,把封瀚丢在身后。

封瀚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总算留下来了,要是今天被赶走,他以后可就再没有能登门的机会了。

他看向温泽,抱歉地伸出左手:“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你这么害我,你就一句不好意思?”温泽咬牙切齿,恨不得仰天长啸,“操,气死我了!”

他恶狠狠瞪了封瀚一眼,憋闷地转身走向厨房。

……

饭桌上菜肴丰盛,鱼肉蛋汤应有尽有,不过封瀚从上桌开始就没吃到几筷子好菜。

他只有左手能用,本就笨拙,温泽还处处拦他的路,无论他筷子伸向哪里,总能被温泽精准拦下,再投来一个轻蔑的眼神。

商红丽没有阻拦,她装作看不见,淡淡道:“温家规矩,碗里不允许有剩饭。”

封瀚面如土色。

温漾垂着眼,筷子尖含在唇间,她听不到,但看见封瀚吃瘪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

一顿饭毕,封瀚只蘸到了几筷子鱼汤,勉强吃完了碗里的白米饭。

吃完了,商红丽和温泽准备送客,封瀚早有预料,还没等他们开口,一把抓住温漾的手腕,把聘书塞到她手里:“漾漾,我们聊聊这件事好不好?”

温漾翻开聘书看了眼,被上面“海城漾爱公益基金会”几个字吸引了目光,她视线凝聚在“漾爱”两个字上,半晌,又看了封瀚一眼,道:“跟我来吧。”

作者有话说:

下章的疯狗将会表现出他质的变化,但是我太饿了,更不完了……

今天的爆更也不爆,明天爆哈……今天发红包

?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