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封瀚终于又有机会能坐在花园的长凳上,这次他不用再躲躲藏藏地戴着口罩,他的漾漾就坐在他身旁的位置,近的他能闻见她身上的香气。

温漾声音轻轻的:“想说什么就说吧。”

封瀚正色,他认真地酝酿了一会,开口:“漾漾,就像是你看到的那样,我以FK的名义组织了一个抗抑基金会。一是因为,上次在医院,我听到你的想法,你希望有这样一个组织能够帮助到这些人群。我说过,我会实现你的愿望。”

封瀚笑了下:“漾漾,我没有食言。”

温漾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第二就是,”封瀚继续道,“在逐渐了解这个病的过程中,我知道了国内在这方面做得还远远不够,有许多病人深陷煎熬中却没有力气抽身,我也很想尽我之力,能够帮助一些人,为社会做一些事。”

“国内目前并没有抗抑相关的大规模的公益组织。”温漾问,“你知道为什么吗?”

封瀚点头:“大概知道一些。”

温漾笑着道:“愿闻其详。”

封瀚知道这是一道态度考题,他神色更加严肃,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笔记本,连画带说,和温漾道:“我自己的理解是,首先,大部分的公益组织都是以社团的形式来运行的,团内的成员会一起努力,加上外部的配合,一起实现他们的诉求。比如抗癌的公益组织,大家会交流合适的药物,如何调整心态,组织也会在这些方面提供帮助。”

温漾点了点头,看着他的目光带着鼓励,封瀚说起来更有力气:“但是抑郁症患者是难以组成社团的,他们本身在对世界的认知方面就存在问题,已经失去了互帮互助的能力,甚至是自救的能力。在国内现有的抗抑组织中,很多时候,社群内是患者们在七嘴八舌地抱怨社会的不公,但是没有人能提出有效的解决办法,群内压抑的氛围反而会加重患者的病情。这时候,就需要有专业的心理治疗师全程陪同,衍生出的另一个问题就是,高昂的费用,无论是私募还是公募,民间团体能筹集的资金毕竟有限,而大部分商业团体设立的公益组织,其本质仍旧是商业第一,为企业形象服务。所以第一个问题是,缺钱。”

封瀚的语速不快不慢,温漾看着一句句文字在屏幕上翻译浮现出来,看着封瀚的眼神也渐渐发生了变化。

她给封瀚倒了杯水。

这个小举动让封瀚的目光更加温和,他颇开心地摸了摸鼻子,继续道,“第二就是,抑郁症知识的普及,目前还是在中高文化人群中,在相对发达的地区。还有相当大部分群体,因为文化受限,他们对这个病根本不了解,有时候,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穷人,日子困顿艰难,他们就算得了病,也分不清这个症状到底是来自于病痛,还是生活本身,所以他们甚至不会去寻求帮助,需要宣传,直到产生严重的后果之后才会后悔。”

温漾点点头,声音温和:“然后呢?”

“但是这类人通常有着强烈的病耻感,很多时候,纸面上的宣传并没有办法让他们认同,治疗费用更加会让他们抗拒。很多人会觉得,不开心而已,挺一挺就过去了,挺不过去是因为被惯坏了,不坚强。”封瀚道,“这需要我们更加耐心的科普,组织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下乡指导,必要的时候可以开展一对三,甚至一对一的帮助。这不仅需要捐钱,还需要捐心。”

温漾听他说了这些,忍不住微微笑了,她能够感受到封瀚的真心,他也确实做了很多的工作,不是一时冲动,或者拿这件事做噱头来博她的关注。

他进行了严密的调查,谨慎的思考,无论如何,这样的精神让人感动。

温漾歪着头盯着封瀚看了半晌,笑道:“这真的不像是你能做出的事。”

封瀚紧张得磕绊:“我,我在你心里是怎么样的?”

温漾想了想,慢慢道:“嗯,幼稚,自我,爱财如命。”

“……”这三个词说的封瀚想死,他无力地辩解,“漾漾,我没有……”

温漾问:“没有吗?”

“……”封瀚呼吸一滞,掐着指尖比划,“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就一点点。”

温漾问:“一点点吗?”

“……”封瀚坐直身体,“漾漾,人是会进步的,我也会改变的,你看看现在的我好不好……”

温漾托着腮,故意气他:“可是人家说,狼行千里吃肉,狗……你知道的。”

“我……”封瀚一肚子的话想说,但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先说哪一句。这么长时间以来,这是他们第一次能够和谐地坐下,气氛温和地,说起从前的事。封瀚看着温漾的眼睛,沉默了半晌,道,“漾漾,如果我说,我知道我做错了,不是虚情假意,不是欺骗,我真的知道我错了,你会相信我吗?”

温漾眼皮垂下,没有说话。

封瀚嗓子干涩,他又问:“漾漾,我说,我不是个彻头彻尾的坏人,你相信我吗?”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温漾道,“人是善变的,也是善于伪装的,你那么聪明,想要装成什么模样,一定也能装得很好,才短短几个月而已,我不相信你。”

“我不急的。”封瀚定定地看着她,“三年五年,七年十年,日久见真心。”

温漾仍旧没有看他,也没有说话,天快黑了,路灯亮起来,封瀚看着她被晚风吹得微微飘起的发尾,心里知道,有些话,要是今天不说出来,以后可能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他喉结动了动,再次开口:“漾漾,很久前,温泽问我,如果我没有喜欢你,如果那个被我伤害的女孩子不是你,我会不会认错。我想还是会的,只是没有没有那么快。我之前做过很多错事,我有过很多问题,就像你说的,我自私冷漠,我凉薄,我爱财如命——”

封瀚声音有些哑:“漾漾,但我不是个彻头彻尾的坏人,只是从来没有人教过我爱是什么。我以为,那样就是最好的状态了,我需要很多很多的钱,我需要功成名就,我要站在舞台上闪闪发亮,那样才能证明我自己,我自私,贪财,其实我就是……我不知道人可以用第二种状态活着。”

温漾声音无奈:“说话就说话,你哭什么?”

封瀚愣住,抹了把眼角才发现,他真的哭了,这么多年他落泪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在温漾面前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破例。

可能是他心底知道,在她这里,他能够得到柔软的回应,她不会嘲讽他,他可以放肆。

温漾拿出张面巾纸给他:“擦擦吧。”

纸巾上沾着她的香味,封瀚不舍得擦,他悄悄地把纸巾藏在手心里。

温漾看到他的小动作,没说什么,轻声问:“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想说……”封瀚道,“之前没有人带我走进那扇门,但我现在走进来了,我会努力赎罪,漾漾……我们做朋友好不好,别赶我走。”

温漾道:“破镜没那么容易能重圆的。”

“我们不重圆,”封瀚急切道,“我会是新的我,我们重新打造一面新镜子。”

“再说吧。”温漾不看他,站起身,状似漫不经心道,“我需要看下你的企划案,可不要拿着一个空壳公司来哄弄我,有吗?”

“有的有的。”封瀚急忙拉开背包,抽出一个文件夹,“都准备好了,企划案,和项目策划书。”

温漾接过来看了眼,上面写着“蝶翅计划”,她笑了下,问:“什么是蝶翅呀?”

“这是为三线及以下城市的青少年打造的计划。”封瀚紧张得像是等待考核的学生,“意思就是,那个,给蝴蝶一双翅膀。”

温漾把文件夹抱在胸前,笑眯眯地:“你自己做的吗?”

封瀚道:“是!”

“噢——”温漾点点头,“你回去休息吧,我送送你,你家住在哪里?”

封瀚有些说不出口:“就,你家隔壁。”

温漾看了他一眼,开玩笑似的道:“财大气粗。”

她走在封瀚的旁边,到了门口,给他拉开大门:“既然是隔壁,那就不送远了。”

封瀚恨不得咬掉自己那多嘴的舌头,干嘛这么快就承认是隔壁。

但今天已经很超值了,他们一起吃了晚餐,漾漾还送他走了一段路,感情似乎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进步,封瀚恋恋不舍地仰头看她:“漾漾,那我先走了?”

温漾颔首:“回去好好休息哦。”

封瀚开心得冒泡泡,他走了两步,又回头:“我真的走了啊?”

温漾还没说话,温泽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一把关上大门,留下一句:“磨磨唧唧的,快点走你大爷的吧!”

“……”封瀚心想,他好像彻底把这个未来小舅子给得罪狠了。

温漾抱着文件夹往房间走,温泽一路鼻涕虫一样跟在后面告状,他在平板上打字,怒气冲天:“姐,你可千万不能相信他!封瀚就是个老白莲,大骗子,满嘴跑火车,三棒子打不出一句真话,他下午的时候还碰瓷我!”

温漾看了屏幕一眼,推开房门,打开灯:“你上次是不是扎他的车胎了?”

“……”温泽瘪了一瞬,立刻又缓过来,瞪着眼睛道,“一码归一码,他这次也不能诬陷我啊,多不要脸!”

“好啦,知道你不喜欢他。”温漾揉了揉温泽的脑袋,“乖,回去打游戏吧,姐姐要做事情了。”

“……”温泽气坏了,“姐,你可千万不能偏袒那个老骗子啊!”

“知道啦。”温漾将他哄走,“乖,快出去吧。”

温泽不情不愿地被推出门,恨恨地咬牙,脑子一转,回房间取了工具箱,奔去大门口。

……

温漾坐在台灯下,把封瀚的两份策划书仔仔细细都看了遍。

两本策划加在一起足有七八十页,十分详尽,还附了份简明扼要的PPT,也不知道封瀚是什么时候做的。

平心而论,温漾不得不承认封瀚是个有才华的人,他不仅是个优秀的歌手,也是个优秀的商人。

从某个方面来说,她当初看人的眼光没有错。

温漾把策划书放在一边,给封瀚发了条消息:“副理事的职位我接受啦,第一个项目的宣传画我来画吧。”

收到消息时,封瀚正在沙发上坐立难安,消息提示弹进来,他看了眼,立刻心花怒放,恨不得手舞足蹈。

好不容易镇定下来,封瀚憋不住又问了遍:“那咱们现在算是朋友了吗?”

对面回答:“算。”

看着那个字,封瀚对着屏幕傻笑,客厅没开灯,他又是捶沙发又是古怪地笑,小马惊慌地从楼梯口探头来看,还以为是闹了鬼。

封瀚笑了会,又问:“那我明天去看你好不好?”

怕温漾不高兴,他又加了句:“我们聊聊项目的事。”

温漾透过窗户看了眼在大门口忙活得热火朝天的温泽,笑着发送:“看你能不能过温泽的那一关吧。”

……

第二天,封瀚掐着点去的温家,上午十点钟,早上的忙碌刚好告一段落,正是人心情轻松的时候。

到了温家门口,封瀚想起温漾的话,有些警惕,不知道温泽能搞出个什么花样。

在封瀚的预想中,温泽的办法大概是自己在门口守着,叫保镖来,或者搞来一条狗。

但是什么都没有。

封瀚犹豫了会,按响了门铃,按门铃的时候,才发现门上竟然多了个小机器人摄像头。

门铃一响,那个圆圆的小机器人忽然动了,把脑袋转向他。

“……”封瀚莫名其妙地看过去,心想着这个监控还是挺智能的,虎头虎脑蛮可爱。

没想到更智能的在后面。

三秒钟后,一阵刺啦刺啦的电流声响起,然后是温泽的怒吼——

“封瀚,老白莲,大骗子,滚出去,滚出去!”

“封瀚,老白莲,大骗子,滚出去,滚出去!”

作者有话说:

二更在12点之前哈

感谢在2020-12-16 23:53:17~2020-12-17 18:27: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既白 10瓶;一个可爱的小菠萝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