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那天晚上之后,似乎一切都有了微妙的变化。

封瀚不知道的是,商红丽在书房的门口,听完了全程。

第二天早上,她给虞盛川打了个电话,说了自己心中的纠结。

她仍旧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放下对封瀚的芥蒂,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她也能感受到封瀚的真心。作为母亲,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女儿,如果封瀚真的可以像他所说的那样,在余生毫无保留地热烈地去爱她的女儿,商红丽想,失去这样的一份爱,对漾漾来说,或许也是遗憾。

虞盛川告诉她:“去做你认为舒服的事,如果接受会让你舒服,那就接受,抵触让你舒服,那就抵触。不要去想你应该怎么做,没有哪个选择是绝对正确的,让你舒服的,就是此刻的最优解。”

所以在第二天晚上,封瀚故技重施,又打着找猫的旗号要登门时,商红丽选择了放行。

封瀚敏锐地感受到了未来丈母娘的态度变化,虽然商红丽还是冷冷地看着他,非必要时一个字都懒得和他说,但是在行动上,是有步步的妥协的。在一个月之后,他有了大门密码锁的密码,一个半月之后,有了进入厨房的资格,两个月后,商红丽已经默许他在别墅内随意走动了。

三个月转眼过去,春节临近,封瀚在温家有了半席之地。他把自己的工作台搬到了客厅,平日里漾漾在楼上书房读书,他就在底下处理工作,到吃饭的时候,商红丽心情好了,会让他上桌,如果商红丽不说,他就只好去厨房和黄阿姨他们吃一口,或者回自己家煮泡面。

漾爱基金会的工作已经全面开展,蝶翅计划也在顺利进行。最近的一个季度里,一共点对点帮助了三百余名遇到心理问题的青少年,并组成了三十多个社群,每个群内都有一名专业的辅导老师。温漾在学习之余也接手了一个小群,她有了发挥自己所学知识的舞台,完成了自己能帮助更多孩子的理想,状态一天比一天好。

二月四号的那天是小年,瑞士不过这个节日,街上还是一派冷冷清清的,温家的宅子里已经挂起了红灯笼。

早上八点钟,温漾乘车去日内瓦大学附属医院做复查,征得了商红丽的允许,封瀚担起了后勤保障的重任。

医院里暖气足,封瀚变成了个人形衣架,左边胳膊挂着温漾的羽绒大衣,右边挂着温泽的加拿大鹅,脖子上缠了两条围巾,手上还抱着一兜子水。送温漾进了虞盛川的诊室,封瀚累出了一身汗,温泽笑嘻嘻地在一旁打游戏,商红丽忙着用笔记本电脑处理工作,没人理他。

封瀚早习惯了,他任劳任怨地把衣服叠好放在一旁的座椅上,给商红丽和温泽递水。

商红丽接过来,淡淡说了声谢谢,温泽在兜子里扒了扒,不乐意了:“怎么都是矿泉水,没有可乐啊。”

“你姐不让你喝可乐。”封瀚好脾气道,“没有矿泉水,都是凉白开,要是你嫌没味道,就喝你姐的果汁,早上鲜榨的,草莓芒果汁。”

温泽耍脾气:“我不爱吃芒果。”

“非得喝可乐吗?”封瀚把水瓶都收起来,“那你等一会,我去给你买。”

商红丽偏头看了两人一眼。

眼看着封瀚都站起来了,温泽道了句:“算了,白开水就白开水吧,下次可得记得,我要喝可乐!”

他其实也不是故意为难封瀚,就是性格原因,保留着男孩的幼稚,还喜欢耍无赖。他在温家地位太低,两个哥哥都不惯着他,温漾虽然不骂他,但是也不是要什么给什么,现在总算来了个封瀚,予取予求,温泽起初还能控制自己,后来尝到甜头了,恨不得扑到封瀚身上占便宜耍无赖。

封瀚纵着他,答应:“行。”

诊疗室里,虞盛川听见外面的对话,笑着看向温漾:“他怎么变成这样了?”

温漾埋头填量表,闻言也笑了下:“温泽总是欺负他,欺负成习惯了。”

虞盛川若有所思道:“习惯真是件可怕的事情。”

温漾笔尖顿了下,过一会回答:“嗯,是。”

虞盛川不再打扰她了,安静等着温漾把量表填完,比对一遍数据,笑着伸手:“恭喜了漾漾,所有指标都在正常水平内,回去后好好吃药,现在还不要减量,防止复发,过三个月再来复查一次。”

温漾和他握手,也开心道:“谢谢虞医生。”

“是你家里人照顾得好。”虞盛川送她出门,声音温和,“回去后好好过个年吧,明年考试要是成功了,记得给我发喜讯。”

温漾道:“一定。”

听见诊室的门打开,门外的三个人同时偏头,商红丽站起来,简短交谈后,也露出欣慰的笑。

虞盛川和封瀚对视一眼,走到他身边低语:“干得不错啊,继续保持,祝你早日得偿所愿。”

“托您洪福。”封瀚点头,拍拍他的肩,“您也加油。”

虞盛川眉梢微挑:“砥砺前行,共同进步。”

封瀚笑了下,转身去拿温漾的衣服,帮她穿上,乘梯下楼。

昨晚上下了雪,今天化了不少,成了黑色的湿滑雪泥。走在去停车场的路上,封瀚照例走在温漾的右边,怕她摔了,一路紧紧拉着她胳膊,商红丽在后面盯着他们看,本想阻止,想了想,又把话咽下去。

温泽没心没肺,贴在商红丽耳边磨磨唧唧:“妈,我要吃糖葫芦,这边上哪儿能买着糖葫芦?我还想吃烤蜜薯,想吃炒板栗,我想吃咱们海城的辣炒蛤蜊。”

“吃你的脑子。”商红丽烦不胜烦,“闭嘴。”

“什么啊,我就是要吃辣炒蛤蜊。”温泽说,“我不闭嘴,我要吃。”

商红丽怒道:“再多说一个字,打断你的头。”

……

前面,封瀚偏头冲温漾道:“又吵起来了。”

温漾低头看路,轻轻“嗯”了声。

“挺有意思的,热热闹闹的,多有家的感觉。”封瀚笑着,顺手整理了下她的围巾,“围紧点,别吹着风。”

怕她不高兴,封瀚很快收回手,掩饰性地咳了声:“走吧。”

温漾偏头看了他一眼。封瀚个子很高,走在她斜前方的一点距离,帮她挡住了大半的冷风。他还是一如既往地不怕冷,简单的卫衣和夹克,左手拉着她,右手习惯性揣在兜里,走路的时候目视前方,神情高冷,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好像还是记忆里的那个他,但好像又不是了。

温漾忽然想到那会虞医生说的,习惯真是件可怕的事。

在三个月前,她刚开始答应要和他做朋友时,她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封瀚竟然真的融入了她的家里,至少表面上融入了,以一种低姿态的、谦卑的方式。商红丽的温泽的反应是温漾早就预料到的,但她没有预料到的是,封瀚能够放弃他的面子,坚持这么久。

前天,邻居凯瑟琳太太来做客,问:“你们一家人为什么要买两处房子?”

温漾想起那句话,心中滋味复杂,她又看了眼封瀚的侧脸,心想着,在外人眼里,他们已经这么亲密了吗?

封瀚察觉到她的注视,回头挤挤眼:“怎么了?”

温漾抿了抿唇,道:“头发长了。”

“这段时间太忙了,没注意。”封瀚下意识抹了把发顶,乖乖道,“那我下午就去剪。”

回去的路上封瀚开车,商红丽和温漾坐后座,封瀚听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说家常。

大多时候是温泽喋喋不休:“你们知道吗,隔壁凯瑟琳太太家的狗,昨晚上生孩子了。”

商红丽闭目养神,温漾配合地问:“几只呀?”

“七只吧,不知道狗爸爸是谁。”温泽表情夸张,“姐,你是没看见那个狗崽子,我的天,挺大个金毛的脑袋,腿也就一厘米长。我估计是凯瑟琳家太太家的金毛,跑出去和哪只柯基那什么了,生了窝锯了腿的金毛串串……”

商红丽忍无可忍:“就你话多,快闭嘴吧。”

温漾笑起来,封瀚一直没说话,听见她笑,在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轻声问:“漾漾,你要是喜欢,我给你要来一只,你养着玩……”

话没说完,商红丽凌厉的目光瞟过来,封瀚差点咬着自己的舌头。

他故作淡定转了把方向盘,改口道:“阿姨要是不喜欢,那就不要了……”

这态度转变的速度,连商红丽都忍俊不禁。

车里的气氛变得轻松起来。

又聊几句,商红丽忽然问:“漾漾,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国?”

“没想好呢。”温漾道,“可能要十月底回去吧,在这边准备考试,不受打扰。”

她在后视镜里与封瀚对视,封瀚还是笑意盈盈的样子,没因为她说十月回去觉得不高兴。

商红丽点了点头:“妈妈可能陪不了你了,过了这个春节我就得回去,公司那边需要我。温泽也跟着回去吧,你也玩够了,赶紧回去干点正事,再蹉跎下去,连个媳妇都找不到。”

商红丽和温泽都要回国了,这个消息让封瀚有点高兴,这岂不是意味着,他能和漾漾在这边独处了?

高兴还没两秒,又听温泽问:“那咱们这个年怎么过啊?”

商红丽道:“听你爸的意思,是到瑞士来过,你哥哥嫂子他们也会过来,咱们开开心心地,过个团圆年。”

封瀚的笑瞬间僵在脸上。

温绍温缙温伟江,这下麻烦可大了。

作者有话说:

下一更12点之前~~~?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