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三十这天晚上,早早地吃完了年夜饭,网络电视上播放着转播的春晚,不过沙发上没人看,热热闹闹的晚会成了背景音。

温漾陪着温小星在书房里画画,长着电吹风脑袋的小猪佩奇。

她画好了草稿,温小星负责上色,他好像有选择困难症,对着颜料盘里的一排粉色愁眉不展,不知道要选哪一个。

温漾哄着他玩,边抽出空来打开手机看了眼,封瀚还是没有消息。

对话框里最后一条消息的发送时间停留在下午六点钟,温漾问他有没有吃晚饭,但是迟迟没有回信,现在已经快要六点半了。

……他是睡着了?

以前没有过这种毫无预兆就不回消息的情况,温漾蹙起眉,又等了几分钟,心中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她坐不下去了,想着封瀚这两天没人做饭,会不会又把自己给饿出了胃出血。

他那个人对身体健康根本不上心,这情况也不是不可能。

温漾站起身穿衣服,温小星疑惑地歪头:“小姑,你干什么去?”

“宝宝乖,自己玩。”温漾摸摸他的头,“小姑很快就回来。”

想着封瀚可能没吃饭,温漾先去了厨房,把冰箱里剩下的饺子拿出来热了热,又热了个肉菜和汤,新炒了鸡蛋,勉勉强强算是顿看得过眼的饭了,她找来两个保温桶,把饭菜都装进去。想了想,又洗了两个水果。

陈茭白说,封瀚长这么大以来,从来没好好地过个年。

过个好年她是帮不上忙了,但好歹是大年三十,至少要让他吃一顿合口味的热乎饭吧。

温漾把羽绒服的领口拉得高高的,戴好毛帽子,看了眼客厅里没人,松了口气,提着保温桶想出去。

不能被温伟江和温绍发现,要不然她怕是连这个家门都出不去。

还没走一步,从门口晃进来个黑影,温漾心一紧,刚想躲,被温泽叫住:“姐,你干什么去?”

还好是温泽,温漾心情大起大落,温泽打量了眼她手里的东西,笑问:“大晚上去的喂流浪狗吗?”

“……”温漾轻声责怪,“哪来的流浪狗。”

“开个玩笑嘛。”温泽嬉笑,“我知道你去喂谁。”

温漾从袋子里掏出个红苹果塞进温泽手里,意图贿赂:“不许告诉别人我去哪了。”

“放心吧,没人知道。”温泽道,“除了妈和嫂子在楼上打扑克,其他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吃了饭就没见着人影。”

温漾奇怪一瞬,也没多想,摆手道:“那我去了,你去陪小星玩,他一个人害怕。”

……

封瀚的房子和温家只隔了三栋,但是这边房子之间的间隔太远,温漾提着大袋子,足足走了十五分钟才到。她指尖被冻得发麻,后悔没戴着手套出来。

到了门口,温漾先是按了门铃,透过铁门的栏杆看,里头的灯是亮着的,米团也听见声音跑了出来,但是等了好几分钟,就是没人来开门。

温漾更担心了,她知道大门的密码,是她的生日,也不等封瀚来开门了,输了密码径直进去。

果不其然,房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客厅灯光大亮,温漾看了眼米团的饭盆,还是满的,她心稍稍放下,想着封瀚可能是去洗澡了没有时间回信,或者是开车下去买东西了。

温漾第一次来封瀚的房子,很干净简洁的设计,东西摆放很整齐,不过他也没什么东西。

唯一的亮点是,客厅的一面墙上,挂满了琴。

温漾盯着那面墙愣愣地看了许久,直到眼睛发涩,才移开了目光,走去厨房。

米团应该是闻到了饭菜的味道,围着她的脚转来转去,不停地叫。

人工耳蜗毕竟不是人耳,在某些声音的处理上,有些变型,在一开始,温漾甚至没听出那是猫叫。

“这些东西你不能吃。”温漾蹲下身摸了摸米团的头,又站起来,把保温桶都拿出来。

封瀚的厨房里空荡荡的,冰箱里也只有几罐啤酒,唯一能算作食材的东西,是摆在流理台上的生姜和三袋红糖。

温漾忽然想到,每次生理期的时候,封瀚总会变戏法一样地给她变出一碗姜糖水,她一直以为是黄阿姨熬的,没想到,竟然是他自己做的。

想象着封瀚在这个小厨房里笨拙地熬糖水的样子,温漾忍不住笑了下。

她靠在门上,又被封瀚发了条消息,依旧没有回答。

温漾只好去客厅里找了纸笔,给他写留言。

她咬着笔头想了半晌要写什么,最后还是只留下了简单的八个字。

新年快乐,记得吃饭。

……

裤袋里的手机已经传来了好几声消息提示音,封瀚没有办法拿出来看。

他站着,对面是坐着的温伟江,温绍和温缙立在他两旁,身后是两排黑衣保镖。

封瀚笑了下:“伯父,不是说聊聊天吗,这阵仗——”

“我什么时候说要和你聊天了?”温伟江向后靠在椅背上,指尖在扶手上轻点,“封瀚,你挺好了,今天,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现在就收拾包袱滚,不要再缠着我的女儿,我保证你能站着,体体面面地离开这个门。”

封瀚敛起笑:“第二呢?”

温绍开口:“或者你今天,躺着出去。”

封瀚静静地看着温伟江半晌,忽的笑了下,他声音很恭谨:“伯父,我知道,您心里有气,我理解。如果我是您,宝贝到大的女儿被一个混小子伤害了,我也恨不得把那个男人千刀万剐。但是伯父,我在这里恳求您,能给我一个悔过的机会,我知道错了,我会穷其一生去弥补我的错误,我会照顾好漾漾,我会变成她喜欢的,能配得上她的人。”

屋子里很安静,只有他的声音,封瀚右腿往后退了一步:“伯父,如果您不信,古时候有磕头赔罪的传统,今天,封瀚给您跪下磕个头吧。”

听见这话,温伟江愣了,温绍和温缙的脸色也变了。

封瀚用行动证明他没有在说假话,眼看着他的右膝已经贴在了地上,温缙低头骂了声,冲过去揪着封瀚的衣领把他揪起来。

“行,看来你要选第二种是吗?”温缙点头,“行,有骨气。”

他回头喊了声:“曼尼!”

说着,从后面的两排保镖中,走出来一个面色黝黑,看起来十分精瘦的小个子男人。

“这是今年泰拳WBC金腰带获得者曼尼。”温缙看向封瀚,银边眼镜后的目光复杂,“听说你也格斗方面也有些造诣,不如来切磋一下?”

曼尼微扬下颌,冲着封瀚露出了个挑衅的笑。

封瀚的脸上看不出情绪。

温伟江淡淡开口:“小子,我给你一条活路,打赢他。三局制,只要你能胜一局,我就可以不计前嫌。但先说好了,这是比赛,死伤自负。”

“你还有后悔的机会。”温绍道,“现在出去,离开瑞士,我们会转告漾漾实情,想必漾漾也不会怪你。”

封瀚始终没有开口,他的视线落在曼尼的脸上,过了一会,抬手解开衬衫的扣子。

封瀚的外套落在地上,曼尼看了眼温缙,得到暗示后,也开始脱衣服,他脱成了泰拳选手的常见装束,只穿了一件黑色的搏击短裤,赤着双足,双拳端起,摆出进攻的姿势。

封瀚活动了下手腕,腰背微躬,紧盯着曼尼的眼睛。

温伟江挑了挑眉,他拿出一个计时器,开机,发出一声短促的“嘀——”。

仓库内安静异常,温伟江掏出一根雪茄点燃,问:“准备好了吗,小子。”

封瀚扯了扯唇角:“来吧。”

话音落的下一秒,曼尼便挥舞着拳头冲了过来,一记摆拳挥向封瀚的右脸,封瀚躲开,曼尼随后抓住他的肩膀试图用膝盖顶他的腹部,封瀚猛力击打他的手肘后挣脱,两人擦肩时,封瀚听见曼尼鼻端发出兴奋的呼吸声。

“Come on.”曼尼吹了个口哨,冲封瀚扬眉,再次发起攻击。

封瀚的格斗术再厉害,面对WBC冠军这种级别的职业选手,也根本没有胜算。曼尼的典型的泰拳选手,攻势凶猛,追求KO,偏爱重击,封瀚的散打优势是快速灵活,擅长躲避。一个回合三分钟,一场三个回合,每个回合间休息一分钟,第一场的十一分钟眼看就要过去,两人各有击中,但比分仍然持平,曼尼抓不住封瀚,气得咬牙。

温伟江慢慢地吸烟,饶有兴味地看着场上的比赛。

温缙瞄了眼秒表,嘴欠道:“刚才忘记说了,平局也算是失败啊,第一场马上就结束了,注意下。”

封瀚猛地抬头看了温缙一眼,汗水已经把上衣湿透了,嘴角也已经青肿。

平局也算失败?

温缙心虚地移开眼:“你之前也没问,问了不就告诉你了……哎哎哎注意后面有偷袭。”

温伟江道:“还有三十秒。”

封瀚躲开曼尼的一记侧踢,他攥了攥拳,喝了声,主动朝着曼尼扑上去,一拳击中了曼尼的头部。曼尼上体本能地后仰,下盘露出破绽,封瀚抓住时机,右脚上前一步,两只手从外向内回抱住曼尼的膝窝,准备用抱摔将他放倒。曼尼毕竟是职业选手,一眼识破封瀚的意图,在倒地瞬间以肘撑地,借力起身抱住封瀚的腰部,两人在纠缠中一同倒地,滚成一团。

封瀚不肯放手,曼尼也不肯,封瀚的体力渐渐不支,抱着曼尼的胳膊开始发颤,温伟江开始倒数:“三——”

“二——”

“一——”

温伟江停下计时器,淡淡道:“算平局吧。”

曼尼终于松开手,轻松地弹跳起身,冲着封瀚歪头笑。

封瀚勉强站起来,他松了松肩膀,额上青筋直蹦,地面坚硬,他隐隐觉得浑身每一块骨头都在叫嚣着疼。

温绍解围道:“封先生,你随时可以退出的。”

“不必。”封瀚目光坚定,用拇指抹去嘴角的血迹,“再来。”

作者有话说:

心疼了吗?对不起,我又狗血了。

感谢在2020-12-23 00:04:57~2020-12-24 00:04: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lonel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偏偏yuyi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