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番外五 家长里短的那些事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春初冰雪消融,中原来报信的信使立即以最快的速度渡江。

一时,汉王全歼西戎百万大军,入主帝京称帝的消息席卷晋阳城,整个晋阳城陷入了狂喜之中,王宫内更是犹如过年。

“恭喜太上王,恭喜太后!”

“恭喜太王太后!”

宫人纷纷来道喜。

“恭喜大王子!”

“不,以后要称呼大皇子了。”

刘攸宁还恍若梦中,没有太大的真实感。

一旁长辈直抹眼泪,尤其是老太君,激动得满面红光,又哭又笑的。

“汉天子有令,请诸位长辈进京团聚。”信使深深的作揖。

不只是王室长辈,还有勋贵大臣都接到了进京的圣旨。

除了郡州县的地方官和各城关的守备将领,内阁、六部衙门等等官员都在进京的名单中。

“林医典,您听说了吗?”李医官闻讯而来。“六部衙门的官吏家眷都开始打包细软了,咱们医署何去何从?”

上午,林修砚跟往常一样给疑难杂症的病患会诊,百官入京的消息让这些医官都坐不住了,纷纷来问询。

“我还没收到消息。”林修砚看似淡定,其实心中也是纷乱。

闻青山是内阁首辅,必定是要进京的,而他是北疆医署的医典,按例不会进京。

就在这时,闻青山的贴身侍从满面笑容的来到医署。“林医典,大人请您回府打点行李,咱们明天就启程南下了!”

“我也南下?那医署……”林修砚又惊又喜,但医署是他亲手办起来的,总不能就这样丢下不管。

“啊,瞧我一高兴竟忘了。”侍从忙解释。“王后御批,您升为太医院院判了,北疆医署的医典由李医官接任。”

太医院院判官至四品,虽然品阶不高,但那可是汇聚天下名医的太医院!

林修砚整个愣了。

他的父亲是上一任的太医院院判,荫恩的医官职位也给了大哥,从小林修砚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当上院判,连幻想的资格都没有。

当真是命运弄人,林修砚怎想到自己还有这等缘法。

此时的文亭侯府,下人们忙着收拾行囊,因闻青山还要交代内阁事宜暂时还没回来。

“老大这是什么意思?!”

林修砚才进门就听到了闻老夫人尖厉的嗓音。

侍从唯唯诺诺的答。“侯爷的原话,要老夫人,还有二爷三爷不必跟着进京了,这侯府便让老夫人安享养老。”

“娘,大哥要把我们落下?”

“这怎么能呢!我们可是亲兄弟,他怎么可能不带我们!”

闻青河闻青林两兄弟你一言我一句,加上闻老夫人的嚎叫,那阵势仿佛是要上断头台似的。

文亭侯府大门,林修砚才踏进去的脚收了回来,实在是他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一家子。

就在林修砚踌躇不前时,闻青山回来了。

看到自己珍视的人进退不得的难堪,闻青山庆幸自己突然决定回家看看。

“修砚。”他按住林修砚的肩膀。“你回咱们院里,旁的我来处理。”

林修砚只觉得浑身一松,他实在是不知道如何面对闻老夫人。

“老大回来了?”

听到下人通传,闻老夫人盛势凌人的冲出厅堂。“老大!你为什么要留下娘,你连娘都不要了吗!”

闻老夫人身后同样跟着气愤不已的两兄弟。

“大哥!是不是他撺掇的你不带上我们!”闻青河指着还没走远的林修砚。

“大哥!从前你可不是这样!”闻青林也急得跳脚。

闻青山闭眼叹息,突如其来的疲惫让他倍感无&#eab9。

“我会给你们二人每人五十亩地,这些是你们的私产,其余的百多亩田产的产出用以奉养娘直到百年归老。”闻青山直直的看着老娘和兄弟俩。

“这侯府就留着给娘住,你们也可以继续住,待娘百年后,我再收回。”

在收到进京的旨意之后,闻青山就已经拿定了主意,也明白老娘和兄弟必定会闹起来。

“老大,你是认真的?”闻老夫人既痛苦又伤心。

“帝京没有你们想象的简单,帝京也不只是荣华富贵。”闻青山疲惫的叹息。“娘,经历过茶话会一案您还没醒过来吗?”

茶话会一案牵连甚广,不只是被降级的勋贵,还有多少富商一夜之间家破人亡,汉王雷霆之怒将官商勾结的苗头掐死在了摇篮里。

汉王将世家势力视为毒瘤,闻老夫人闻家兄弟却依旧不开窍,一言一行无不学着豪强世家的做派。

他们认为闻青山贵为文亭侯,他们便是人上人,嚣张跋扈都是应该的。

“儿啊,娘已经没有跟他们来往了,这还不行吗?”闻老夫人悔不当初,她觉得大儿子只是在气她那天太莽撞。

“我意已决。”闻青山没有一丝动摇。

实在是他太了解自己这娘了,别看她现在可怜无助,当到了帝京该怎么折腾还是怎么折腾,子嗣一事她根本没死心。

还有很重要一点,闻青山不希望林修砚在家中如此卑微。

“娘,儿子不孝了。”闻青山狠心离去。

文亭侯府不带亲眷南下的消息很快传遍勋贵圈子,这闻老夫人有多能闹勋贵圈里谁人不知,没想到文亭侯竟能当断则断如此果决。

同时这事也给其他勋贵提了醒,确实没必要把兄弟亲眷都带上。

“管家,去告诉大姑姐二姑姐二叔,他们不必跟着南下了。”曹壮的媳妇小周氏端坐在正堂,她也果决的拿了主意。

“趁这机会把家分了吧。”

小周氏一向说一不二,她早就想分家了,二叔一家就罢了,大姑姐二姑姐两家人竟也住在侯府,看着都闹心。

“大夫人,那老太爷和老夫人……”管家迟疑。

“自然是要带的。”小周氏一脸看蠢材的表情。“快去安排吧,也好早些去跟侯爷团聚。”

曹壮的武威公降了一级,如今是武威侯,虽说降了一级府中也没有什么不同。

下人忙碌的打点行李,小周氏端坐在厅堂喝茶,未几已经是曹老太爷的曹铁气汹汹的来寻她。

“两个外嫁的女儿也就罢了,我的儿子为什么不能一并南下!”曹老太爷声如洪钟。

小周氏不见半点惊慌。“老太爷,咱这不是要留个本家人守着祖业嘛。”

北疆可是还有数百亩赏田,曹老太爷这一下子便噎住了,实在是他自己也没想到这茬。

“若是没个本家兄弟留在北疆照看,让下面的人贪了去可怎么办?”小周氏好整以暇的说。

“对呀。”曹老太爷一砸手。“瞧我差点就坏事了,等我去跟曹银解释。”

曹老太爷风风火火的又离开了。

当人走远小周氏便忍不住笑出来。

“大夫人,您真舍得?”侍候的嬷嬷一脸的肉疼,这可是几百亩田啊!

“你当我傻?”小周氏没好气的瞟了她一眼。“底下的管事都是我的人,何况我还有娘家兄弟在晋阳,就凭曹银能跟我夺产?每个月给点花用打&#e29d他就是了。”

这些可都是曹壮辛苦挣来的家业,田产地契都在她手里握着,包括这武威侯府,里里外外全是她的人。

一个文不行武不就的小叔子,想跟她夺产?小周氏还真没放在眼里。

“正好趁这个机会把家分了,免得侯爷家业越来越大,这些人成天的惦记。”小周氏冷哼。

“大夫人英明!”嬷嬷恍然大悟,佩服得五体投地。

瞧着屋外下人忙碌的模样,小周氏十分自得意满。

她的丈夫是大将军是侯爷,他的儿子也在驱逐燕人一战中立了功,可见也是一员将才,她的武威侯府未来会更鼎盛更晋一层楼。

就在这时曹惺路过前院要出门。

“惺儿,你去哪?”小周氏满面笑容的唤。

“娘,我去信安侯府看有什么帮忙的。”曹惺说罢人已经出了门。

看着儿子出门,小周氏满脸没好气。“有什么好去的,信安侯一门眼见的要没落,再帮能帮多少?”

张老太爷早两年就走了,如今信安侯一走,家中除了幼子便是一府的女眷。

信安侯可是三代单传,人丁如此凋零,不是没落是什么,无怪乎小周氏瞧不上。

当曹惺来到信安侯府,一进门是忙碌着帮忙打点行李的宫中总管。

“宫里来人了?”曹惺一路往里走。

管家回道。“回世子爷,是太弟殿下派来的人,还有太后和大皇子也来了。”

没想到太后竟然来了,曹惺忙走快两步去请安。

厅堂里,张老夫人和小陈氏陪着太后,说起往事,三位不住的抹眼泪。

从前在山上,太后赵氏与张老夫人的关系最好,哪怕后面发迹了,两位私下还维持着关系,经常走动。

“本宫已经吩咐下去了,南下的时候,你们一家与王室车驾一并走,路上也好有照应。”太后抹着眼泪说。

南下进京路途遥远,信安侯府上下没个男人主持怎么能行,太后第一时间就带了人来,直接把所有琐事都包揽了。

“谢太后体恤。”张老夫人十分感动。

“哪怕以后到了帝京也要常来往。”太后此番也是表态,决不能让人觉得信安侯一走就能随便欺负她们孤儿寡母了。

后院凉亭,曹惺请了安便来找张及琛,没想到曹恬也在,还有刘攸宁和慕容熙南。

遭逢大变之后,原本阳光开朗的少年整个沉默了下来,可见的成熟了,也可见的瘦了。

“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张及琛的腰杆依旧笔挺,管家有什么疑问来问他,他都一一安排,还能一边与兄弟们闲聊。

张老夫人和小陈氏都是农户出身,且性格低调不争不抢,从前信安府内外诸事都是听张小满安排,现在便全落在张及琛身上。

“世子爷。”管事急匆匆赶来。“小的听您的安排把东街的商行变卖,结果那商行的张掌柜拒不交出账册。”

“岂有此理!”曹惺一听立即火冒三丈。“他一个掌柜还敢忤逆家主不成!”

刘攸宁也是蹙眉,之前刘记商行也是出过陈功一事,这世上就不乏拎不清的蠢人。

“让张掌柜来见我。”张及琛脸上也是愠怒。

管事气道:“小的回来报信前就已经叫过他一起来见您,但他不愿意动身,说是侯爷在世时有交代。”

摆明了是欺负张及琛年幼,更不把府中两位不顶事的夫人放在眼里。

“我去会一会他。”张及琛站起来。

刘攸宁却抬手。“你身为家主怎能亲自去见一个家仆,差人去把他抓来,让他跪着给你回话,得让下人知道谁是家主。”

印象中的刘攸宁淡然无争,这一番话着实打破了大家对他的固有印象。

一句话便分了高下,真不愧是王后亲手教出来的儿子。

刘攸宁指了两名侍卫跟着管事去拿人,随行还有数名家丁,到了商行二话不说就把人扭到地上。

那张掌柜从前在军营跟着张小满做事,后来刘湛麾下全都要上战场,他以独子的身份推脱不去,又百般狡辩。

事情传到刘湛耳里,便被刘湛下令赶走了。

张小满见他确实有点才干,便收到自己的店铺里当管事,后面生意渐渐做大了这才又成立了商行。

“我又没犯事,凭什么拿我!”哪怕进了信安侯府张掌柜依旧十分嚣张。“商行里我可是有三成的股份,我可是东家!”

“掌嘴!”张及琛咬牙。

方才刘攸宁的话提醒了张及琛,他若立不住,这样的事情还会层出不穷。

家丁上前噼里啪啦的一顿把张掌柜打蒙了。

“你说有商行三成股份,可有字据!”张及琛气得胸膛起起伏伏。

“是侯爷在世时亲口承诺,还没来得及写下字据。”张掌柜梗着脖子。

“要卖商行可以,得把我那三成股份折成现银给我,否则谁也别想动商行,账册我也不会交出来。”

听到这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是讹上了,摆明了欺负张及琛年幼。

都说不怕君子就怕小人,这种卑鄙小人,哪怕打了出去他还有层出不穷的手段,诸如纠缠买家散布恶言等等。

商行可以结业,但卖不卖得出去就难说了。

恰巧信安侯府上下都要随同王室车驾南下,给张及琛的时间不多。

张及琛要怎么处理这件事?

甚至一旁的曹惺曹恬都觉得十分棘手,汉国讲王法,他们不能随便把人打杀了,若要把这地痞无赖治罪,也要有证据证明他讹诈家主才行。

刘攸宁低头喝茶没有开口,慕容熙南在一旁侍候也没有开口。

这样的事情以后还会层出不穷,张及琛也要自己学着处理才行。

“以偷盗账册的罪名把他扭送到郡衙,请沛郡守严加审问。”最终张及琛想出了对策。

霎时间张掌柜惊住,这个偷字把他钉死了。

张及琛不跟他谈股份的事情,也不去辩驳有没有这一回事,因为这件事理不清也说不明白。

但是,拒不交出账册,不是偷是什么。

到了衙门,让衙役上刑逼供,他自然什么都说出来,何须自己动手。

年纪轻轻便有这样的谋略,可以预见张及琛能撑得住信安侯府的门楣。

当天太后要留在信安侯府用晚膳,想到不日就要南下离开北疆,刘攸宁讨了个赏,想四处走走。

初春的北疆,路边的积雪还没化全,凛冽的寒风依然刺骨。

刘攸宁生在北疆长在北疆,跟宋凤林畏寒体质不同,他很享受冬天的感觉。

骑马奔跑在白雪还没化开的田野间,北风吹起了他的披风,吹得他双颊绯红,直直奔跑到一望无际的平原里方停下。

“殿下,您的骑术又精进了,可把我们追得够呛。”慕容熙南畅快的笑着。

尾随的四名侍卫也是笑容满面。

刘攸宁心情很好。“儿时习武的第一天父王就说了,别的都不要紧先把骑术练好,要是打不过还能跑。”

慕容熙南乐得前俯后仰。

现在听起来觉得十分可乐,没人知道那时候刘湛说这话是真心实意的要刘攸宁学会逃跑。

那时大楚还没亡国,北疆内外风波诡谲,多的是人想把刘湛置于死地。

刘攸宁极目遥望,白雪覆盖下一望无际的田野,还有不时掠过天边的群鸟,再过不久就是春耕了,这里将一片喧腾热闹。

“殿下,时候还早,要不要再往前走走?”慕容熙南看出了刘攸宁眼中的不舍。

到了帝京怕就再也没有这样肆意奔跑的机会。

“我还会有机会回来吗?”刘攸宁忽然问。

“会有的。”慕容熙南肯定的答。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