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你我之间(终结篇)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1、关于工作

自打墨卿从沉睡中醒来,两人认认真真的进行感情交流之后,司渊就默许墨卿使用各种手段在外高调秀恩爱,闹得上下冥界无一鬼不知。对于自家儿子喜欢上他手底下勤勤恳恳工作上千年的下属,冥主心情极其复杂,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是默认两个人在一起的事实。

“我不管,阿渊他不能再做这份工作了。”

冥界议事堂,一身耀眼红衣的少年冷着脸,全然没有在心爱之人面前的娇俏样,散发出来的迫人黑气压得很多小鬼瑟瑟发抖。

“暝月现在是九幽之主,不可能再当这个引魂使。现在整个冥界只有司渊想做。你若不让他当这个引魂使,你就得给我找一个回来接任。”引魂使一职是冥界一直以来必要的职位,一开始确实有很多人抢着做,毕竟能到各个位面去走一趟,听起来还蛮爽的样子,结果一上任都做不了百年,一个个说精神在一堆负能量之下出现了问题,不能再做了,于是出现了接二连三的辞职情况。

冥主承诺给一堆福利,可依旧没人愿意担任此职。到现在,就剩下司渊一个人在做。

因此冥主是绝对不会依着自家儿子的性子,随意放人。

“你可以去九幽境地招聘,那全里是一堆怨鬼,他们肯定乐意做这些。”墨卿说什么也不会让阿渊再担任引魂使一职。这个职位一点也不好,做的越长,阿渊的性子会越发的淡。

他费尽心思的把他焐热了,绝对不能在这种地方被坑,还是在阿爹的阻挠下被坑。

“那是暝月的地盘,他们能听我的指挥?你若是有这个能耐,自己去。只要有一个肯做这份工作,并且保证千年之内不会辞职,我就让司渊离开。”冥主说到做到,当初他说过不会再管墨卿非司渊不可的劲头,就一直没插过手,让他自己解决。

“这个可是你说的。”墨卿是行动派,转身就朝“九幽境地”方向去。好巧不巧,碰上了正带着怨鬼去孽城的司渊,身上那股阴冷的气息立马消散。

司渊现在不仅担任着引魂使一职,还接任了孽城城主。总之,凡是暝月曾经管辖的范围全部落在了他身上。

“过来。”司渊朝着一秒换脸的墨卿招手。

“阿渊。”墨卿冲上去抱住司渊,小脸在他怀里蹭来蹭去,路过的其他小鬼默默望天。少主也只有面对引魂使大人才这么可爱,平日里那气势简直可以杀鬼。

“你打算去哪?”司渊捏着墨卿特意冒出来给他摸摸的猫耳朵。方才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一看就是要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小猫咪越长大越不省心。

墨卿心虚地摸着耳垂。“哪也不去,就是和阿爹聊了会儿天,正打算回家。”

所谓的回家,就是去司渊的住所。他从小就喜欢那里,房子是阿渊亲手设计的,里面很有多阿渊亲手做的稀奇古怪的小玩意,特别好玩。

现在他们都在一起了,墨卿可以正大光明地进出各种撒欢。

“呵——”这是一声很明显的冷漠嘲讽。

是司渊从位面世界带回来的怨鬼,一个女鬼,看穿着就知道是从古代世界来的。

“孽城在哪?我自己去。”在司渊二选一的选项中,这个女怨鬼果断选择留在孽城。这走到一半,就看到强制把她带往这个鬼地方的黑衣冰块男,对着一个头顶猫耳朵的少年亲亲又捏捏的,她心里顿时堵得慌。

这女怨鬼是为情而死,为情而怨。做了鬼都要被塞狗粮,不憋屈才怪。

“我带你去。”墨卿为了避开司渊,忽略了女怨鬼方才地嘲讽,主动请缨帮司渊分担工作量。

司渊会不知道墨卿心里的小九九?伸手把人捞了过来。“我们一同去。”

把人放在身边好好地看着才不会出问题。司渊不由分说地把墨卿的小手攥在手里,带着他和女怨鬼一同前往孽城。

“好吧。”墨卿低头,头顶的猫耳朵无精打采地耷拉着。他的直觉再告诉他,他的计划会被阿渊发现,接着无情驳回,顿时感觉好生气哦。

给女怨鬼在录入处办好手续,司渊拉着墨卿前往他们的住处。

“说吧,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或者准备去做什么坏事?”司渊坐在院子的凉亭里,打量面前不肯抬头看他的爱人。

“没有。”墨卿使劲摇头,这还没来得及做的,他才不会傻到不打自招。

司渊抿唇,思索几秒,勾手。“过来。”

墨卿闻言,立马开心地冒出猫尾巴,朝着司渊扑过去,一句甜腻的“阿渊~”还没来得及冒出来,耳朵就被咬了,不是很重,力度保持在惩罚的范围内。

司渊在墨卿人形耳朵边,压低声音,问:“你当我傻吗?”

墨卿不甘示弱,扑上去,恶狠狠地咬着司渊的下唇。“你咬我,我不跟你好了。”

自从得到司渊回应的情意后,墨卿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以前不敢说的赌气话,现在是一套一套的开口就来,也不怕司渊真把他怎么着。

应了那句被宠爱的人都嚣张无比。

“你也咬我了。”司渊摸着被咬的唇瓣,这力道可是比他狠多了。墨卿猫咪尖牙一不小心蹭到他的嘴皮,现在正在冒血珠。这鬼也有鬼身,该疼的地方一样没少。

“亲亲就不疼了。”说着,墨卿就要凑过去进行一场治疗么么哒。

司渊手指抵着他的脑壳,禁止他靠近。“别想转移话题。”他不吃这套。

真是一点都不好忽悠,墨卿气哼哼地坐在司渊的腿上,鼓起腮帮子瞪他,干脆把话说开。“我不想你做引魂使,这孽城城主也不要做,我要你辞职陪我去玩。”

他醒来的这些年,两个人都没时间好好地加深感情,阿渊只知道工作,天天和一堆怨鬼待在一起。

司渊就知道墨卿在暗搓搓的计划这些事情。“所以你方才是打算去哪?”

“我要去九幽招聘下一任引魂使。”九幽那么多化为实体的鬼,他就不信找不到一个愿意做引魂使的。

“你法力这么弱,还敢去那种怨气深重的地方,不怕精神力被反噬?”司渊真的拿这个小家伙没办法,做事一点也不考虑后果。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不管过了多久总是让他无奈。

没办法,谁让是自己从小把人宠出来的,司渊认栽。

“因为阿爹不肯放你离开,我只能出此下策。”墨卿手勾着司渊的脖子,小屁屁在他腿上磨蹭,开始撒娇。“阿渊,不要做引魂使了,好不好?”

司渊没说话,墨卿眼睛轱辘转溜,立即化为猫形,灵活地跳上石桌,对着司渊喵喵叫。他四肢朝上,露出粉粉的小肉垫和软乎乎小肚皮,扭啊扭啊。

墨卿知道阿渊最喜欢化形的他了。

果不其然,司渊一只手摸着肉垫,另一只手在墨卿的小肚皮戳来戳去,酥酥痒痒的,让墨卿叫得更欢快。因为太舒服,墨卿后期忘了最初的目的,沉迷在司渊的抚摸种,一个翻身蹭着司渊的手,尾巴缠着他的手腕。

“方才那名女怨鬼是我职业生涯里最后一个引魂对象。”

在墨卿和司渊的手玩的正欢时,那道好听低沉的声音响在猫耳边。墨卿呆滞在原地,猫瞳愣愣地望着面目只对他柔和的司渊。

“喵?”真的?

“真的。”司渊按着墨卿的粉鼻子。

“喵?”没骗我?

“没骗你,我已经找好接替我的人,那人你也认识。”墨卿不喜欢他做引魂使,司渊很清楚,其实在墨卿没醒前,他就考虑不做了,带着他的小黑猫去各个位面逛逛,弥补之前一直不愿面对的感情。

“是谁?”墨卿抖抖身体,在一阵幽暗的蓝光中化为人形,在石桌上保持作为猫形趴跪的姿势,好奇地问:“谁啊?”

哪个二傻子愿意做这种苦差?

“子婴。”司渊认真想了想,那个女童应该是叫这个名字吧?自从当了引魂使后,看过太多的人和事,脑容量不够,导致他记性一向不大好,转眼就忘了,也只有他家小黑猫让他上心了上千年,换做旁人一两年不见,足以让他忘得一干二净。

“她不是被关在意识之海吗?”居然会是那个长不大的小屁孩。据说她是干扰了某个位面的女子的命数,被罢免了司命殿准殿主的身份,关在意识之海不知道多少年,反正比他和阿渊的岁数还长。

“追根究底还是因为你的缘故。”司渊单手捏着墨卿的小肉脸。“若不是你逼她打乱了意识之海的世界,她就不会被来做这个引魂使。”

谁都知道冥界的引魂使是个大苦差。

司命殿那群老顽固发现子婴犯下的错误,准备给她做惩罚的时候,司渊打通关系让某人在裁决时提议,把子婴调到冥界做新一任引魂使,省得她在意识之海利用职务之便闹出其他的错误。

这个提议被司命殿接纳,子婴等会儿就能到冥主那接任职务。

“那她应该挺高兴的。”墨卿知道子婴一直想从那个不知今夕是何夕的破地方出来。

“她确实挺高兴的。”司渊没告诉墨卿,子婴知道他不仅救了她一次,还把她从那鬼地方救出来,立即兴奋地扑过来要给他一个感恩地么么哒。

虽然对方长相上是个五六岁的小屁孩,这灵魂可是不知道多少岁,若不是司渊反应快避开,就被子婴吃豆腐了。

墨卿要是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气到炸毛,撸起袖子找子婴对打。

“暝月都和妖主去其他位面恩恩爱爱了,我也要去。”司渊不再做引魂使,墨卿心里贼开心,恨不得现在就带着人就离开主世界,去其他世界浪去。

他要玩到尽兴!

“好。”司渊眼底含笑,都依他。

2、关于蛋糕

第一个位面世界,墨卿选择了现代位面。

司渊在这个位面开了一家糕点店,墨卿要么各种吃吃吃,要么在门店里当招财宠物,他太懒,不想在人多的地方化为人形应付客人,只缩在阿渊能碰到的地方甩尾巴。

帅哥加萌宠的组合,很容易吸客。一堆小年轻,不管男女,都有和司渊套近乎,要联系方式的。墨卿一看到有人跟司渊搭讪,就冲上去捣乱。

这一幕被觉得有趣的客人拍到网上,火了,吃醋猫的名号从此传遍,很多来客都是故意冲着他来的,就为了看他怎么阻挠帅气铲屎官的爱情之路。

墨卿发觉人越来越多,觉得这样不行,某天化成原形大咧咧地进入蛋糕店,一点也不害臊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勾着司渊的小指头调情。他这是在向旁人宣告,这家店的老板是他的人,你们不准动歪心思。

司渊也任由他胡闹,别人来问他也大大方方地承认这是他另一半,说这话的时候,司渊冷硬的脸上带着暖意,让人看了不免感叹“这是什么神仙爱情啊”。

墨卿很了解司渊喜欢做东西,自从开了蛋糕店,他就一个死心的扑在研究各种好看又好吃的糕点,两个人一起恩恩爱爱的时候比以前少了一大半。

一向不容易满足的墨卿更加不满足了。

他们的房子有专门的糕点室,大晚上的司渊还在做着蛋糕,墨卿洗好澡,把自己弄得香喷喷,从背后抱住司渊的腰,嘴巴甜腻腻地叫着:“阿渊~”

“乖,先去睡觉。”司渊扭头,下巴蹭着司渊的脑袋安抚,转身继续装裱蛋糕。

“天天做蛋糕有什么好的?”墨卿气哼哼地踮起脚,咬住司渊的后颈。在店里做就算了,到了家还做,还把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司渊专心致志的在上面装裱,听到问话下意识地回答:“它好吃。”

等到司渊弄好,小猫咪已经不在了。

想到方才的对话,司渊沉思,小猫咪是不是生气了?这么晚了应该睡了吧?明天起来哄哄他,他知道他家小猫咪最好哄了。

卧室的灯果然是暗的,司渊去外面的浴室洗好澡,才暗搓搓走到床边。

“开灯!”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冷不丁地响起。

“我以为你睡了。”他不想打扰到小猫咪睡觉,才摸黑走到床边。

“快,快开灯。”墨卿的语气开始有些急促,似乎还带着羞涩?

贺归依言,开了床头灯,一转身,眼神不动了。

仰躺在穿上的墨卿冒出的猫耳朵动了动,扭过脸,凶巴巴地说:“好吃就多吃点。”

原来他在身上涂了一层打发好的奶油,和他的白腻肌肤呼应,尾巴从下头探出来,盖住重点部位。

墨卿故意用手摸了一层奶油,用舌头裹进去,小眼神有很意思。“吃不吃?”

司渊捂着额头,笑出声。

他能不能不要这么可爱,太招人疼了。

“有什么好笑的?”墨卿涨红脸,鼓起腮帮子。怎么可以这样,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阿渊应该二话不说的猛扑过来,好好的“收拾”他,怎么可以像现在这样嘲笑他?

“笑你可爱。”司渊撑着手,在墨卿的上方俯视炸毛的猫咪。

“可爱还笑。”墨卿气不过,伸脚蹬他。“我要睡觉了。”

司渊把人捞过来。“等我吃饱了再睡。”

从里到外,吃了个遍。

3、关于孩子

等到他们晃悠到了不知道多少个位面世界,和前任引魂使,也是九幽之主的暝月在来往的人群里碰上头,暝月身边站着一银发紫眸男子,长得很妖。他们正处于一个修仙位面世界,这副长相不足为奇。

司渊和墨卿都知道他是谁,妖界之主黎曦,也是暝月现在的爱人。

暝月和司渊好歹也是共处近千年的同事,二人遇见同时朝着对方点头,算是打招呼。他们的性子很相近,感情都很淡漠。可能是这个原因,他们二人在引魂使一职上没出现什么状况。

“你怀孕了?”墨卿注意点落在暝月有起伏的腹部。听说生孩子可遭罪的,一界之主的暝月居然肯生孩子,真是不得了的事情。

暝月斜眼看旁边的某只心虚的老狐狸,冷笑。

黎曦揽住自己眼神可以杀人的老婆,对着墨卿微笑。“嗯,怀了,很快就会生。”

暝月身材纤细,快临盆肚子也不是很大。

只是一个简单的碰面,回去之后司渊发现墨卿喜欢趴在墙头,看着外面一群拍手又跳又唱的双髻孩童发呆。

他们正处于一个古代位面。

司渊坐在上面,把化为原形的墨卿抱在怀里,挠他下巴。“怎么了?”

墨卿趁着没人注意,变为人形,坐在司渊身边,脚在空中晃荡,闷闷不乐的询问:“阿渊喜欢小孩子吗?”

好像很多人都喜欢小孩子,墨卿不会生宝宝,而且他也不喜欢身边冒出第三个人,闯入他和阿渊的生活中。

他就想两个人一直这么过下去。

这是他极其自私的想法,也理所当然的认为阿渊同他一样。

“不喜欢。”司渊没有犹豫的回答。他没说谎,确实谈不上喜欢,也没有想拥有一个的冲动,因为没必要。

墨卿歪头,“真的?”

“真笨。”司渊知道最近墨卿脑袋瓜子里想什么了,弯起手指敲他脑门。“我们之间不需要小孩,而且在我看来你就是个小屁孩。”

不管过了多长时间,依旧是长不大的小猫咪。

墨卿心满意足,他乐意当所谓的幼稚小屁孩。甜滋滋地抱着司渊的衣袍下紧实的腰部,仰头。“阿渊,我想亲亲你。”

司渊摸着小家伙忍不住探出来的尾巴。“先下去。”

虽然这个位面世界挺开放的,可终究是个古代世界,光天化日之下坐在墙头亲热依旧不可行。

等落了地,墨卿立即扑上去,踮着脚,对着司渊啵唧几大口。

温暖的阳光透过树杈成碎片状落在二人身上,伴着花瓣的飞落,美如画卷。

两人甜蜜的日子还很长很长。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