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番外一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那天秦炎挨了一棍子,在医院躺了半个月。

苏瑾羽心疼他,每天将工作交给自家蠢弟弟,早早下班回家熬了粥去看他。

这天也是一样,只是时间比往常晚了一点。

苏瑾羽不知道的是,到点秦炎就开始盯着门口,坐立不安起来。

他今天会不会不来了?

难不成是发现他装柔弱?

还是发现他是装失忆?

没错,秦炎落水后躺了三天,这三天他脑子像是要 炸开似的,三年的一幕幕全都浮现在脑海里,包括他每次喝醉酒后爬床的事情,通通都记起来了。

他足足回味了三天才醒来,醒来后看到那人惊喜的样子,扑上去给了大大的拥抱。

苏瑾羽惊喜的看着他,叫他小秦秦。

秦炎眸子闪了闪,小秦秦是那人三年前叫自己的昵称,他想起自己受伤和落水,那人脱口而出的一句秦子渊,刚刚恢复记忆还没有适应的他心里莫名一酸,脑抽撒了个弥天大谎。

他装成三年前自己和苏瑾羽相处的样子,结果苏瑾羽真信了。

于是这段时间,他真是痛并快乐看,一边享受苏瑾羽对自己的好,一边又要想办法解这个局。

因为三年前的自己太容易害羞,弄的他现在也动不动就脸红,反而没能占到便宜,连牵个小手亲个小嘴都心惊胆战,生怕被发现。

他开始想着,怎么“恢复”他的记忆。

而昨天他憋狠了,苏瑾羽好像发现了什么,今天迟迟不出现。

秦炎急了,几次拿起电话,拿起放下,犹豫了好久,终于还是拨过去。

苏瑾羽看着跳动的电话,想到电话那头紧张兮兮的某人,心里觉得好笑。

他接起电话,“小秦秦?”

那边支支吾吾,“你……现在很忙吗?”

苏瑾羽轻笑,“堵车,怎么,想我了?”

听到那边松了口气嗯了声,苏瑾羽嘴角抽了抽。

这货还以为自己演得多好,其实他第一天就发现了。

不过,既然小秦秦喜欢玩,那他就不介意陪他玩玩。

别说,每天看他抓耳挠腮拼命想要粘他,又不得不维持三年前的人设的样子,加上他时不时坏心眼的撩他,发现他每次没忍住快要爆发又生生收回去那种生无可恋的小表情,他在心里都快笑抽了。

到了医院,他先去程风那,拿了堆维生素之类的保健药物,在他喝完粥后,给他投喂。

见他一脸菜色含着药,每天一次借口上厕所去吞,也没有出声阻止。

出来后,秦炎暗搓搓摸到苏瑾羽身边,粘着他坐下,深吸一口气,淡淡的薄荷味窜进鼻尖,总算压下了口中那股子药物的酸苦。

苏瑾羽侧头看他,“好吃吗?”

秦炎心虚:“什么好吃?”

苏瑾羽挑眉,“粥啊,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秦炎被他看的头皮发麻,舌头还残留那股子药的味道,“好吃。”

“那就好,医生说你可以出院,我们收拾一下。对了,记得提醒我去拿药。”

偷偷往苏瑾羽身上蹭的秦炎一僵,“好……好。”

因为某人又“失忆”,所以苏瑾羽这次带他回不是两人的小窝,而是苏宅。

秦炎条件反射拖着行李往苏瑾羽的房间去,被苏瑾羽一把拉住,“你的房间在这边。”

秦炎:“!!!”

一朝回到解放前?

他真是脑子抽了,他为什么要酸那一下下。

他要恢复记忆,立即,马上!

秦炎转头对上苏瑾羽似笑非笑的眸子,瞬间泄气,拖着自己的行李一步三回头,可怜兮兮的看着苏瑾羽,希望他能改变主意。

这个可怜的小表情,苏瑾羽差点就松口,最后还是移开视线。

秦炎只好不甘心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不过,他并不灰心,之前他不也一样进去那人的房间了吗?

何况,他现在醒来能够接收酒醉后的记忆。

秦炎很快找到办法。

于是,吃晚饭的时候,这些天忙的脚不沾地的苏瑾翼看到把酒当水喝导致他这么忙的罪魁祸首,磨磨牙忍不住出声找事:“秦炎,你什么时候变酒鬼了?”

秦炎有点心虚的偷看苏瑾羽,见他没说话,仰头喝完杯中的酒水,“我叫秦子渊。”

苏瑾翼一脸懵,“你是不是被那棍子敲坏脑袋了?”

秦炎趁机又喝一杯,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给我醉。

然而,他喝了两瓶,一点事都没有,他还要第三瓶。旁边苏瑾羽都看不下去,这才消停。

苏瑾翼看向他哥,“哥,他这是?”

苏瑾羽点头,说的意味深长:“记忆倒退回三年前。”

苏瑾翼笑了,“哈哈哈,秦子渊啊,你也有今天。”

秦炎没理他,他现在正在纳闷,为什么自己喝了两瓶还不醉。

看来现在要喝醉是不可能的了,得看睡着后梦游。

可能是因为他太心急,结果回房翻回覆去就是睡不着,一直到深夜,他瞪大眸子看着天花板,一脸的不可置信。

秦炎坐起来,在思考人生。

半响,他忽然往浴室走去,对着镜子弄乱自己的头发,眼神跟着调整,直到里面变得迷离,他才慢慢打开房门走出去。

失忆他能装,区区梦游又算的了什么。

他一路摸到苏瑾羽的房间,像是做贼一般闪身进去,看着床上睡得正香的人,他慢慢走近,坐在床边静静看着苏瑾羽的睡颜。

看了好久,他缓缓低头,轻轻印在苏瑾羽的额头上,慢慢往下,然后就是他薄唇……

秦炎流连良久,他回忆之前梦游做的事情,跟现在一模一样。

看来他梦游,就是为了亲近这人,做的事情也是他心里最想做的,就像现在一样。

秦炎嘴角微勾,继续往下。

他动作很轻,并不想吵醒苏瑾羽。

可是苏瑾羽知道他会过来,也等了挺久,才刚睡着。

秦炎亲他额头的时候,他就醒过来了。

见这家伙还要继续,他将人往旁边一拉,“晚了,睡觉。”

秦炎措手不及的被拉倒,侧身躺下,慌乱中无意间一瞥,正好看到某个地方。

他的眸子忽然定住,他记得那里装着不少美男图,都是躺在这张床上画的,还有那张少年晏安城的画像。

按理来说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可是……

他很在意,疯狂的在意,根本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忽略这事。

他知道自己爱吃醋,之前他就强忍着,想找个机会去问苏瑾羽。

现在他又是失忆,又是梦游,正是个好机会。

秦炎垂下眸子,“我不。”

他直接站起来,往柜子走去,打开柜子,拿出一叠画。

苏瑾羽眸子微闪,从床上坐起来,“你怎么知道的?”

他都快忘记这些画了,除了三年前晏安城找出来过一次,三年后又被梦游的秦炎找出来。

秦炎将画拿出来,捏得紧紧的,他的眸子锁住苏瑾羽的,想要看清他眼底的神色,“这画是你画的?”

苏瑾羽一愣,点头又摇头,“是又不是。”

秦炎走近他,在床上坐下,跟他面对面,眼神一刻都没有从苏瑾羽眸子上离开。

他控制自己心里翻滚的酸意,歪头问:“什么意思?”

苏瑾羽伸手接过他手中的画,一张张看下去。

秦炎双手紧握成拳,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看到苏瑾羽翻到最后一张,正是少年时期的晏安城,落笔明显比其他人更加形象生动。

苏瑾羽叹了口气,就看到一只修长的手张开整个压在画上,将上面的少年遮住一大半。

抬头就看到秦炎委屈巴巴的问,“你是不是喜欢他?”

这家伙,就算是梦游,依旧这么大醋意。

“我没有。”

“那你把他画成这样?”

苏瑾羽拿开秦炎的手,看了执着的盯着自己的人,“这是另外一个苏瑾羽画的。”

他原本打算将这事一直瞒下去,毕竟这种事情说出来,除了当事人,其他人也不会信。

至于秦炎,他不跟他说,只要是怕他胡思乱想。

不过,他现在是梦游状态,说了他也不会记得。

秦炎伸手紧紧抓住苏瑾羽的,“什么意思?你是我的。”

难不成他有双重人格,另一个人格喜欢晏安城?

那也不行,这个人从头到脚,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苏瑾羽反手握住秦炎的手,“我还没说呢,你急什么?”

秦炎直接凑过去,把头埋进苏瑾羽的脖子里,蹭了蹭,感受到对方的体温,才开口:“那你说。”

“说起来话长……”苏瑾羽将他和原主互换的事情说了,还有晏安城的事情。他摊手,“所以那些画是原主画的,喜欢包括晏安城那幅。至于原主喜不喜欢,或许是真有吧。他们两个算是阴差阳错,最后晏安城追过去,也算是完满。”

秦炎听他说完,将他抱得紧紧的,呼吸急促,“那你以后会不会回去?”

想到这人会消失到他触摸不到的地方,他心里止不住的涌上来一阵阵恐惧,他脸上有点苍白,固执的问:“你会不会丢下我回去?”

苏瑾羽对上秦炎的眸子,反抱回去,手在他背后安抚的轻拍,“不会。再说了,我现在也回不去,我来到这里,就从来没有回去过。”

秦炎还是不放心,“那如果真有这个机会让你回去呢?”

苏瑾羽愣住,“如果能回来的话,我就回去看一眼,看看他们过得好不好,然后回来陪你。我有你,还有小翼他们,这么多年,我已经在这边扎根,已经放不下了。相信原主也一样。其实晏城,也就现在的晏安城他都告诉我了,我们都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

秦炎还紧紧抱住他,“我记住了。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能找到你,但是你要在我能触及的地方。”

苏瑾羽点头,继续安抚他。两人拥抱好久,直到秦炎冷静下来。

苏瑾羽这才想起来,看着眸子一片清明的人,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画的?”

秦炎对上苏瑾羽的眸子,心里暗道一声糟糕,他刚刚太过激动,忘记伪装了。但是他控制不住,他是真的兴奋,原来前面99个小情儿全是摆设,就连这床都换过无数遍。

秦炎立即半合上眼睛,遮住里面的神色,不停的在苏瑾羽的脖子蹭来蹭去,试图蒙混过关。

苏瑾羽将他拉出来,回想起这次和以往的不同之处,眯眼:“你假装梦游?”

这家伙,装失忆,现在还装梦游?

秦炎不敢跟苏瑾羽直视,猛地用力,将人推到,覆上去,不给他问话的机会。

他早就想这么做,这几天规规矩矩的,都快把他憋坏了。

苏瑾羽却有点恼怒,直接将人推开,踢下去。

“怎么,失忆你也不装了?”

秦炎在地上保持一个姿势,“原来你早就知道。”也对,他向来聪明,自己又怎么能瞒地了他?

苏瑾羽:“不然,你以为你为什么要吃那么多药?”

秦炎可怜巴巴的看着苏瑾羽,“QAQ”

苏瑾羽不为所动,“别用这种表情看我,回去睡。”

秦炎干脆躺在地上装死,苏瑾羽被他这无赖的举动气笑了,直接躺下盖上被子不理他。

秦炎躺了好久,见苏瑾羽没动静,他才站起来,慢慢摸到床边。偷偷看一眼苏瑾羽,轻轻拉起被子,束手束脚从床尾钻进去,像只蚕宝宝似的,一点点往上挪动。

苏瑾羽感受到身边的动静,侧头看着被子那一块的小动作,哭笑不得。他倒要看看这家伙还要怎么作妖。

他直接翻身过来,被子里面的人被他吓了一跳,停住不动。

过了好一会,他又开始慢慢挪,最后在床头那端的杯子悄悄探出头,正对上苏瑾羽似笑非笑的眸子,他猛地盖上被子,闷声说:“我这就下去。”

说完,又慢慢往下挪,轻轻挪一下,然后半天不动。

苏瑾羽:“……”

他直接拉开被子,“按你这速度,天亮也不可能挪不到床下。算了,不早了,睡吧。”

秦炎眸子瞬间亮得惊人,他抱住苏瑾羽的腰,心满意足的睡去。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