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end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明明应该是很严肃的场景,但因为当事人之一身上出现的某个“意外”,竟然临时突变成了——只要一回想就忍不住想笑的闹剧。

该说不愧是【】和【】吗?

这也太让人意料不到了!

当事人一号被说出禁词本就会暴跳如雷,再加上还是被最看不顺眼的“自己”用嫌弃语气说出,当时就暴怒到变形。

如果不是他没跳几下就被两个已经拖人拖习惯了的朋友抓住胳膊拖走,现场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儿。

惹出这一番祸事的当事人二号感觉倒是很良好。

他的心里完全没有愧疚之情,反而觉得很好玩,越想越想笑,最后真的不客气地放声大笑了出来,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还好前面当事人一号已经怒气冲天地被好朋友们拖走了,不然此时听到这里爆发的惊天大笑,怕是不用三女神同盟来毁灭人类,他自己一个人就能化身魔王毁灭世界。

“……看埼玉先生他们熟稔又默契的动作,应该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吧,哈哈。”

终于赶到喧闹中心的迦勒底众人如是说,稍稍有点遗憾没能看到埃迪与埃利克两人对峙的现场。

不过,他们也不用太遗憾。

没有同一个人的两种不同形态(?)的对峙现场,但取而代之,还有当事人二号,连带着某位过劳死去了冥界又莫名其妙回来了的王的爆笑现场。

说实话。

银发男人笑得那么开心,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让大家很是意外了。

毕竟男人的爽朗笑容自恩奇都死后,就已经属于甚少机会能够得见的奢侈品。

他平时没遇见过值得他这么高兴的事情,此刻笑得开怀,便感染得周围得见的人也跟着高兴了起来。

甚至在刚赶到的人里面,还有两个对那发自内心畅快的笑容看得呆住,不知心神飞到了哪里去的(达芬奇亲批注:丢脸的)家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很有默契地,旁边受到感染的人们也不禁笑了起来,本是一件悲伤(?)的事情,却没想到激起了欢乐的海洋,这也是意外中的意外。

只是——

金发的王也混在了大笑的行列之中。

只有他跟银发男人表现得最是夸张,两人笑着笑着,还不知怎么无意识地对上了话。

一个人把眼泪也笑出来了,拍着腿说“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好笑的现场本王的腹肌都要笑痛了”。

一个人随口应着“是啊也太好玩了吧未来的我,简直像是个逗一下就要炸的炮仗哈哈哈哈哈”,同时把手顺便一伸,把笑到腹肌疼的那家伙从地上拉起来。

这番应和,还有这个动作,绝对没错,就是纯粹的习惯成自然。

跟埼玉和齐木楠雄已经习惯了在埃利克发真火之前把矮子捞走一个道理,埃迪和吉尔伽美什——再加另一个人,也有一段三人形影不离时为某件事笑得前俯后仰,最先缓过来的人伸手把另一个人拽起来的过去。

恩奇都不在这个行列里,因为他并不会跟另外两个人哈哈大笑。

所以,通常都是埃迪不客气地吉尔伽美什勾肩搭背,亦或者吉尔伽美什把混熟之后就很不顾形象的埃迪从地上拽起来。

此时此刻,这个动作也是习惯复苏,随手就做了出来——

埃迪在发现自己居然伸手把吉尔伽美什拉了起来的那一刻,脸色就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想要甩手,再把闹了极大矛盾还没和好的金毛扔出去。

可在这么做之前,他就紧接着意识到,拉了再扔的行为实在是幼稚到了极点,实在不像他会做的事。

“……哼!”

也就只能冷冰冰地哼上一声,哼完就要把无关人士置之不理。

但是,有个声音非要在此刻突兀地响起:

“喂,埃迪。”

埃迪不想理他,奈何前面不懂事一样的冒牌货还在那里杵着一动不动,专挡他的路。

四周乌鲁克人民围了一层又一层,也像是想要无声地阻挡他离开,所有人的视线都默默地集中了过来。

男人的脚步慢了下来,最后彻底停下,也是完全能预料到的结果。

从遥远的地方——好像叫什么迦勒底?——过来的那群人也在人群里,投来了他不能完全理解,但却能隐约察觉到复杂的目光。

没办法。

他只能回头了。

目光所及之处,那个烦死了的王,他曾经的朋友,也在注视着他。

吉尔伽美什一直都是这个德性,不管做什么都很少考虑别人的感受。

就像此时,这家伙把手往前一伸,脸上还露出了胜券在握一般的微笑,仿佛在明示他——

“回都回来了,你还在闹什么别扭?”

王的手就摆在面前,不达目的不罢休。

埃迪瞪着这只爪子,内心却是刹时间五味具杂。

他大概还是不高兴。

但又不得不承认,自己既然回到了乌鲁克,就不可能再潇洒离开了,

因为这片土地,这个国家,还有这个国家中的所有人,都是他才算是刚刚启程的人生开端中最重要的浓墨一笔。

无论后面会发生什么,他还会遇到什么人……

总之这里的一切,都是永远都无法割舍的。

对啊,就是“永远”。

没看到在过去了不知多久的后来,未来的他听说了乌鲁克的危机,也义无反顾地回来了么?

“…………果然是‘我’啊,那家伙。”

“真不愧是‘我’!遇到这种情况了还能怎么办,当然只能这样做啊!”

他释然了,也懒得管那么多。

“吉尔伽美什你说谁闹别扭呢!”——这么说着。

在旁人的欢呼声中,银发男人抬手,重重地把王抬起的手臂拍了下去。

……

“言归于好了吗,那边?过去的埃利克,比想象中的还好说话啊。”

“因为还没有变得像后来这样别扭,对比起来直白多了。”

“对哦!还是楠雄你观察得仔细,埃利克原来是越老越幼稚的那种类型……”

埃利克:“…………”

“你们话也太多了!”

远离了嘈杂中心的三人组此时正站在没人的神坛最上方,抬眼就能俯视这一整座气势恢弘的城市。

埃利克默认了埼玉他们把自己拖走,所以才走得这么干脆。

他懒得参与吵死人的喧闹,还是离远点好,至少清净……

“只不过,真的没关系吗?埃利克,这里的人都是你的故人,你和他们应该也有很多话想说吧?”

埼玉的这句话让埃利克沉默了一秒。

可是,他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就仿佛心中早就分清了过去与现在,那边发生的一切,至少在此刻牵扯不到他这里。

“有什么话,交给那家伙去说就足够了。”

“有什么事,也那交给那家伙……哼,就算做我和他对半分吧。”

只不过没有再过去搅浑的必要。

埃利克想起来了,他曾经是遗憾过的,遗憾当初没有再真正回一次乌鲁克,没将那个很早就覆灭于黄沙之下的国家多看几眼。

现在的埃利克没有遗憾。

虽然那家伙——指的是谁不用多说了——还意识不到这一点,但在这里,就让他自己去看便好。

“老是那家伙的那家伙的,你们不是同一个人么。”

埃利克撇嘴:“切——”

居然没有否认。

“是同一个人,所以这不就行了。”

他转身,背向自己这段漫长故事的开端,银发被风吹起,金色的双眼不知何时凝望向神坛之上。

“走吧。”

少年突然说。

埼玉和齐木楠雄对视一眼。

“走哪里去?”

“哦,你要去找给你当免费劳动力的那个女孩子,那就走呗。”

两人跟了上去,随后三人并作了一列。

不远处的天空下,另外还有三道显眼的身影同样簇拥到了一起。

银发男人算是勉勉强强和金发的王和好了,借用了绿发少年壳子的冒牌货虽然无法下手干掉,但必须严加看管,随时都要拴在身边。

“——走吧!”

谁曾想到,这边的男人也说出了和某个少年同样的话。

他周围的人问:“去哪里?”

男人爽快回答:“问我做什么,我当然也不知道!”

“只不过,总感觉要一直一直向前走,脚步不能停下……”

“哈哈,这之后会发生什么呢,我居然,突然开始期待起来了。”

-end-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