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全文完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在着手编纂《山海界万物纲目》之前,夏云霄首先在朋友圈、山海界商店、两界人员服务系统以及《天界头条》几大平台,发出了“扫物支付因系统升级,即日起将暂停使用”的通知。

消息一出,天界、天堂生灵难免会有抱怨。

扫物支付已经成为他们在山海界消费的重要手段之一,暂停该功能,肯定会对他们产生影响。

但他们也不是不能理解。

正如夏云霄所说,现如今的扫物支付功能还不完善。

商品信息残缺不全不说,部分记载还是不准确乃至错误的。

有些时候他们甚至无法通过介绍判断一件物品的用途,以致于在游览过程中见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却不敢购买。也不晓得他们因此错过了多少美物。

如果系统升级能够解决这一弊端,他们倒是非常乐意等上一段时间。

更何况看夏云霄的意思,仿佛是想撰写一本山海界博物志,这对于痴迷山海界的众多生灵而言,可是大好事一件,就算平时用不上,拿来当典籍收藏也是好的。

基于以上想法,两界生灵纷纷跑到夏云霄的朋友圈里留言,请他尽快完成系统升级。

太上老君还专门打电话过来,将夏云霄大大地夸赞了一番,然后乐呵呵地询问他需不需要帮忙。

得到顾客们的理解和支持,夏云霄就放心了,委婉回绝了太上老君的自荐,而后心无旁骛投身到《纲目》的编纂工作中。

根据他的设想,《纲目》将沿用《山海图鉴》分类法,即将界内物种分为水、植物、动物、金石、神五大类,同时在现有基础上进行针对性的校正、补充和完善,力求全面准确。

以植物为例,除却学名/别名、形态特征之外,还将包括分部范围,营养成分,食用/药用/园林等价值,栽培技术,植物文化,注意事项等六大方面。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扫物支付功能仅匹配《纲目》中的前四大类,神类不在其中,也就是说,只要前四大类撰写完毕,扫物支付功能就可以重新上线。

明确了框架结构,夏云霄便召集白泽和敖摩旸,组建三人攻坚小组。其中夏云霄和白泽负责采集、补充和完善各物种数据,敖摩旸负责排版和系统对接。

攻坚小组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工作,但因为界内物种繁多,哪怕他们的速度已经够快了,这项工程也不是一时三刻就能完成的。

在他们编纂《纲目》期间,凡间伊甸园建设成效斐然。

由于天堂和凡间存在时间差,伊甸园从立项至实施,在天堂不过数日,于凡间而言却已经过了四年,至于真正开始建设,也就是最近小半年的事。

但因为有夏云霄的指导,少走了许多弯路,建设过程非常顺利,如今伊甸园已成为基督教第四大圣地,甚至还有了“西方山海庄园”的美誉。

伊甸园的存在让基督教徒空前坚定团结,对上帝的爱戴和拥护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上帝还因此给夏云霄发去感谢信,并赠予亲手誊写的《圣经》一册。

天堂和山海界的关系越发融洽,越来越多的天堂生灵在山海界消费,甚至入住山海界,无形之中又增加了山海开发的收益。

同时,经过数年的发展,山海庄园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凡间第一生态庄园。

受山海庄园逸散的灵气滋养,熊猫市乃至辣椒省的生态环境都有了显著改善,又因为有大量华国道门人士聚集,庄园周边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无数人口和资源自发汇聚,更隐约形成了以山海庄园为中心的新型经济圈。

凡间发展日新月异。

山海界也发生了重大变化。

在夏云霄三人的努力下,《纲目》前四类顺利撰写完毕,山海界商店扫物支付功能重新启用。

有了升级之后的扫物支付,两界生灵只需用手机扫一扫,灵植异兽的介绍便会自动弹出,顾客们只消根据介绍放心大胆地采买,再不用担心会否威胁到自身生命安全。

以往无人问津的灵植异兽有了归处,山海开发的收益再度上涨,短短一个月内便筹集了巨额能量点。

办公室内。

夏云霄激动地看着对公账户上的能量点,而后将《山海图鉴》翻出来。

这里就不得不感慨天庭仗义了,竟然提前将十日、蚩尤这等尊神作为任务奖励解锁了。因而剩下的神人咖位都不是太高,与之相对应的,解锁需耗费的能量点也不过分,通常在100亿左右。

夏云霄第N次计算了解锁剩余洪荒神人所需金额。

最终确认,公司账户上的钱刚好包的住!

他看着白泽,眉飞色舞,“知道有什么好事吗?!”

白泽自然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开心,不过今天他的笑容却有些浅淡,“恭喜,山海界重建任务终于要完成了。”

夏云霄忍不住走到他面前,握住他的肩膀前后摇晃,“是啊啊啊!我现在就把他们全都复活!”

白泽没搭话,脸上依旧是浅浅的笑容。

夏云霄松开他的肩膀,手指戳到虚拟界面上,就要往下按,忽然顿了一下。他低头看着白泽,“如果……山海界重建任务完成了,你是不是就要返回天庭了?”

白泽虽然是洪荒神兽,却不是由他解锁而来,而是受天庭派遣协助他重建山海界,因而一旦任务完成,也就该功成身退了。

白泽坐在椅子上,表情不变地看着他,“是。”

夏云霄放在虚拟界面上的手指蓦地蜷曲了一下。

在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答案了,可是听见白泽这么说,内心依然产生了不小的波动。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已经习惯了白泽的目光,习惯了白泽的陪伴,习惯了遇到问题第一时间求助他。白泽就像是能让他毫无顾虑冲锋陷阵的后盾,若是从明天起,他的视线范围内再没有白泽的身影……

心脏收紧,鼻腔发酸。

他不知道导致这种反应的根源是什么。

是相互扶持,共同奋进培养的革命友谊?

还是悄然在心中生根发芽,却始终被他忽略的暧昧情愫?

他看了看白泽。

白泽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一如既往的温和和包容,从他恢复原形的那一刻起,他看着他的时候就一直都是这样的神色。

他能感觉得到,白泽对他有好感,白泽在等他。

但他对白泽呢?

他曾经想过很多次,如果他会有对象,那么一定是像白泽这样的,外形符合他的审美,脾性对他的胃口,思想总能同步,交流从不费劲。

可是现在的他,并不敢确认自己对白泽抱着什么样的感情。

说他是刻意逃避也好,退缩也好,他在感情上过分执拗,一旦认定了,就永远不会放手,所以他想要一些时间和空间,认清楚自己对白泽到底抱着什么样的想法。

但如果这样告诉白泽,白泽会接受吗?

“解锁吧。”

白泽忽然出声,从椅子上站起来。

在山海界期间,夏云霄也长高了不少,但跟白泽比起来,还是稍稍矮了一些。因为这样的身高差,再加上两人站得也近,夏云霄竟然有点被压迫的不适感。

白泽后退了半步,拉开两人间的距离。

“既然能量点已经够了,便将他们都解锁了吧,这项工程完成,你也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公司的其他员工也可以松口气了。”

“你……”

“待你解锁完,我就返回天庭复命。”

夏云霄干巴巴地张了张嘴,居然有些庆幸白泽这么说。他知道,对现在的他们而言,这才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心里却免不了为白泽无条件的妥协包容而酸涩。

他沉默着确认解锁,《山海图鉴》中所有物种名称全都变成了流火一样绚丽的色彩。

山海界重建工程圆满完成。

之后,白泽果然离开了。

夏云霄则独自返回山海庄园,等待洪荒大神的到来。所有洪荒大神到齐后,夏云霄将他们的信息收录到《纲目》,而后根据他们各自的能力特点安排了相应岗位。

又将来自天界和凡间的员工分成两批次回乡探亲,享受长假。

夏云霄和第一批员工一同返回山海庄园。

第一批员工回到山海庄园之初,好些修真者都认不出他们了,只远远地瞧着,不敢靠近。

还是领头人青衣道人主动叫出他们的名字,他们才又惊又喜地围了上来。

也不怪修真者们忘性大。

而是青衣等人在山海界工作了三个多月,在凡间就好比度过了二十多年,不论当初他的名声多么大,这样长的时间也足够消磨过往的记忆了。再加上这些员工接连突破境界,形容举止越发清俊出尘,与从前可说是判若两人,旁人不敢认也不奇怪。

青衣道人等员工与山海庄园的修真者们相谈甚欢,甚至当场指导起修真者们修炼。

夏云霄则只身前往京都。

他此行的目的地并不是福利院,而是位于京都郊外的一座公墓。

院长奶奶的年纪本来就很大了,即便后来有充满灵气的果蔬鱼肉滋补,也只是减缓了她的衰老而已。

半年前,院长奶奶在睡梦中安详离世。

夏云霄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个消息,但当时他忙于安置新解锁的洪荒大神,未能抽开身,直到这时,才有时间过来拜谒老人。

他在墓园里待了半晌。

照片里的老太太慈眉善目,一双温柔的眼睛仿佛能直接看进人心底。

也不知怎么的,他想起了奶奶离世前发来的最后几条消息。

或许那时老太太就已经预感到时日无多,所以说的话也跟平日里的嘘寒问暖格外不同。

她说,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内心都是孤独的。有些人好运地遇到了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得以摆脱孤独;有些人却一辈子也遇不到。

她知道他对待感情非常谨慎,可这种谨慎有时候也会让人错失一些东西。

她希望当他遇到对的那个人时,能大胆把握住机会,勇敢迈出第一步,而不是任凭岁月蹉跎,时光荏苒,等到错过了才幡然悔悟。

夏云霄几乎是不可抑制地想到了白泽,那个曾默默陪伴他左右,处处为他着想的男人。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命中注定的另一半,那么一定是白泽了。如果未来证明白泽并不是……

他也死死抓住,永不放手。

想明白了,夏云霄便不再纠结,郑重其事地朝着墓碑鞠了一躬,返回山海界,而后通过仙程旅游订购出行服务,前往天界。

天庭,凌霄宝殿。

一月一度的朝会上,因山海界重建工程圆满结束,玉帝着意嘉奖了以陈曦、白泽、敖摩旸为代表的责任人,并根据功劳大小,赏赐仙丹法器若干。

会后,玉帝命白泽留了下来。

白泽参与山海界重建工程之前,因神魂受损能力受限,并未在天庭任职。

而今神力恢复,玉帝身边也正好缺他这么一个能透过去晓未来的幕僚,于是想问问他,是否有意愿在天庭任职。

白泽没有立刻回答。

玉帝道,“你离开山海界也有三日了,他可曾联系过你?”

如玉帝这等天命主宰,能看透白泽的想法,白泽一点也不奇怪。

其实这些天来,他一直试图使用他的能力了解夏云霄的情况。

但大概是因为夏云霄已完全融合了山海界的灵力,与圣人无异,他的能力也受到了限制,有关夏云霄的一切,都仿佛雾里看花,不甚真切。

他当初之所以离开山海界,是因为感知到了夏云霄的迟疑。他愿意依照夏云霄的想法,给他时间,空间,让他慢慢想清楚。他相信,夏云霄总归会认清对他的感情,只是时间早晚不同而已。

可是现在,他却不那么自信了。

玉帝看他垂目不语,也没强求,只道:“好好考虑,你且下去吧。”

白泽行了一礼,转身离开大殿。

沿着万重台阶步步往下,思绪却渐渐飘远了。

他是否应该主动与夏云霄联系?若是与他联系,会不会让他感到被逼得太紧?若是不联系,万一他某日忘了自己怎么办?

想到这里,白泽自嘲地笑了笑。他素来以睿智善辩著称,却不料竟也会遇上解不开的难题。

浑浑噩噩返回洞府,尚未走近,便瞧见一人立在院落里。那背影太熟悉了,以致于他都觉得恐怕是自己过分思念产生了幻觉。

他站在背影五步外,不甚确定地喊了一声。

“夏云霄?”

他的声音不大,像是生怕将这忽然出现在眼前的人惊走,喊了这么一句之后,便莫名紧张地盯着那人,直到那人转过身来,他才蓦地松了口气。

是夏云霄。

几日不见,夏云霄和分别之时并没有什么不同,却又有什么不同了。

他定了神,复又露出夏云霄最熟悉的温和无害的笑容,“怎么想着到我这里来了?”

夏云霄站在原地,整个人绷得笔直,“就是想过来问你一件事。”

“什么?”

夏云霄停顿了几秒,“你还在等我吗?”

白泽瞳孔微张,片刻后,笑着回答:“一直在等你。所以,你的回复呢?”

夏云霄默默松了口气,走到他两步外,主动握住他的手,“恭喜你,你等到了。”

当天,玉帝收到了来自白泽的回复,只有简短的一句话。

【感谢陛下垂爱,但,抱歉。】

(全文完)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