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完结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邢野陪温承书在C国待了几天,温承书比他想象里还要忙,大多数时间是没有办法回来陪他吃饭的,却总是不忘记让人避开他的忌口,准时准点送餐到房间里来。

温承书时常到深更半夜才裹着一身寒意回来,再把等他等到在客厅小沙发上睡着的邢野抱回房间,有的时候是搂着睡觉,被迷迷糊糊的邢野蹭起火气的时候就按着他做爱。

温承书出去工作的时候,邢野偶尔一个人出门逛逛,搭环城巴士兜风,或者购物,还有一天搭了酒店专车独自去附近的游乐场玩了一圈,回来神采奕奕地跟温承书分享传说中的断轨式过山车究竟有多恐怖多刺激。

温承书认真地听他讲完,摸着他柔顺的黑发说,抱歉,没有空出时间陪你。

邢野没心没肺地抓着他的手笑,问他是不是很羡慕,以后有机会再带他玩。

温承书心头柔软,抱着他说,好。

温承书结束工作的那天,在酒店房间里搂着邢野的腰睡了一整个下午。

起初邢野忍不住一会儿碰碰温承书的睫毛,一会儿摸摸温承书的鼻梁,最后被温承书抓起手感受他身体某处炙热的变化,哑着嗓子问邢野:“还玩吗?”

邢野抿了抿唇,强行压下自己荡漾的春心,十分体贴地抽回了手,眨着眼睛柔声说:“先好好睡觉吧,乖乖。”

温承书被他一句“乖乖”逗得埋在他颈窝里抖了好久,邢野好似一本正经地抱住他的肩膀,像哄小朋友似的在他背上轻轻地拍着,颈边的呼吸逐渐均匀起来。

到后来邢野也蜷在他怀里睡着了。

不过到了傍晚,邢野还是被他咬在耳朵上的酥痒唤醒了,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温承书翻了过去,睡前身上好好穿着的棉t也被撩到了胸口上,赤裸着的胸膛陷入柔软的床垫里,紧贴在后背上是结实有力的胸膛,他甚至能数清楚温承书的心跳。

邢野微微偏了一下头,半梦半醒间的嗓音里带着些慵懒与软侬,低低地哼了一声:“嗯......”

“醒了?”温承书叼着他的耳垂低声问,手一边从床垫与他身体的缝隙间摸进去,朝他身前探。

“没呢......”邢野半眯着眼睛,睫毛轻颤了两下又懒洋洋地合上,微噘着嘴说,“才醒了一半。”

温承书的吻从他耳侧蔓延上眼下那颗泛红的小痣,又落在他嘟起索吻双唇上,轻轻咬着他的唇珠,手包裹着他敏感的位置逗弄:“我看你挺精神的。”

邢野反手摸着他的脖子,喘息稍乱:“嗯……让它先醒了……”

温承书轻声笑了,圈着他的腰往上提:“小东西,屁股抬起来一点。”

“唔……”

.

晚上有一场庆功宴,本来温承书是没打算去的,但邢野过来了,时间上自然也松散下来,他作为宴会主角若不露面有些说不过去。

被要求陪同出席的邢野难得面露慌张,一直到温承书让人将衣服送来,他都有点紧张。

“头发撩起来。”

邢野扬手抓起自己的头发,漆黑柔软的长发从他白皙的指间泻下来,虚垂在后背。

温承书耐心地帮他把衬衫扣子一颗一颗系好,又挑了条和衣服搭配的领带帮他打好,指着手边桌子上的两个领带夹,问:“喜欢哪个?”

“都行。”邢野看都没看就随口应了,抬眼看着他,眉头微皱着,“你带我去真的没问题吗?会不会有人说你什么闲话,我,我前段时间闹出那种新闻,好丢脸,会不会让你难堪……”

温承书抬起他的手,把攥在一起的手指慢慢分开,神色自始至终都沉稳自如,拿起一只工艺相对精致的领带夹帮他别上,又自顾自地环抱双臂欣赏了片刻,眼睛里是浓郁的笑意——温承书是很会笑的人,他的睫毛很浓密,导致笑起来时的眼睛看起来黑而深邃。邢野逐渐分得清楚他脸上的笑容是敷衍是礼貌还是真的,他真的笑时眼里会有很好看的光,让人移不开眼睛,比如现在看着他的时候,也比如每一次看着他的时候。

“宝贝儿穿正装也漂亮。”

温承书没回答他的话,而是扬着唇角轻声夸赞。

他的声音轻柔,很奇怪,邢野很快就不慌了。

他拉起温承书冷白修长的手,亲了下他的手背,扬着笑眼俏皮地说:“要是有人说我不好,你要罩着我。”

“不会。”温承书顺势扬手挠了挠他的下巴,像逗弄一只小猫,“你是最好的。”

邢野环抱住他的腰,抬脸看着他,眉眼柔软而温柔:“你也是。”

.

庆功宴的举办地点就在他们所住酒店一楼的宴会大厅,进门前邢野经过了好一番心理斗争。

现在是要牵手还是挽臂?

牵手会不会太像小学生春游?

挽手臂的话是不是有点娘?

况且也太正式了吧,又不是结婚典礼……

他转过头抬眼看看温承书,温承书明显是没领会他的潜台词,反而握住他的手,拇指在他柔软的掌心里搓了两下,还没等他开口,身后听到有人叫了一声:“温总。”

温承书没松开邢野的手,转过头,礼貌地道了声:“阮先生。”

“怎么不进去?”

来人着一身烟灰色西服,右胸口别着一颗略显浮夸的钻石胸针,在灯下甚是闪眼,他的长相倒是白净,只是稍有几分奶油相,平白让邢野看出几分眼熟来。

他的目光慢慢移向温承书身旁站着的邢野脸上,稍稍挑眉,话却是对着温承书说的:“难得见你带了人。”

温承书嘴角拉出微微上翘的弧度,眼睛里没有太多笑意,淡淡地应了声:“嗯。”

邢野余光留意到这点,有些奇怪,抬眼看着对面的人,眼睛里可能不自觉带上了些打量的意味,对面的人却像是早已习惯了这种目光,毫不介意地任他看。

“怎么了小朋友?”那人开口,眉眼中尽是戏谑,轻声笑了一下,“这么直白的眼神,如果你身边站着的不是温承书,我今晚可不会放过你。”

邢野微微眯了下眼睛,把对他不舒服的态度也坦率地摆在脸上。

温承书唇角的笑意冷了些,握着邢野的手改为揽上他的腰,以一种十分有侵略性的姿势将人半拥进怀里,温声道:“小孩儿没见过人,失礼了,阮先生见怪了。”

那人见他护得这么紧,若无其事地微耸了下肩,道了声“没事”,便推门进去。

温承书的手臂搭在小孩儿腰间,带着他走进去,邢野偏头在他耳边小声解释:“我没看他。”

温承书跟与他打招呼的人点了下头,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压低下来的声音却淡:“你看了。”

“……”邢野被他突如其来的醋意惹得无奈地笑了一下,只好承认,“好吧,我看了。我就是觉得他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嗯……”温承书刚应了一声,还没等他说完,又听到远远有人唤了一声:“Wen?”

一个西装革履的金发男人端着香槟迎面朝他们走过来,温承书对邢野道了声“稍等”,从手边端起一杯香槟,与来人碰杯寒暄起来。

邢野在旁边听了一会儿,其实他的英文还行,但两个人聊天的时候偶尔用到一些专业名词就让他有些云里雾里了,最后百无聊赖地拿起旁边的小糕点撕着纸衣小口吃着,边眨着眼睛四处乱瞟。

进门时那位“阮先生”就在不远处,半拥着一个男孩谈笑风生,两人的目光无意中相接,那人大方地抬手向他举起香槟,邢野迟疑了片刻,见那人还盯着自己,呆呆地举了一下手里啃了两口的纸杯蛋糕,与他隔空相碰。

那人颇得趣味地笑起来,玩味地看着他,将细长的高脚杯送到嘴边,抿了口浅金剔透的酒液。

温承书原本轻柔地搭在邢野后背上的手突然轻轻在他背上拍了一下,邢野扭头看他,他正与人谈话,手却一边从他背上滑到腰上。

等面前的外国男人离开了,邢野才好笑地问:“我没有故意要看他,是他跟我举杯的,我都没有拿酒。”

“不许乱看。”温承书把喝了两口的香槟放回桌上,带着他往人少的地方走,“你应该见过他。他近两年在国内发展的不错,去年有部上星的刑侦剧,据说收视率还不错。”

“嗯?他是艺人啊,怪不得。”邢野恍然,被他带着走了两步又蓦地停下来,扭头看着他,眉头蹙起,“他是艺人?”

“嗯。”

“那他是不是就是你那个,那什么……”邢野皱着一张小脸,有点赌气地撇开他的手,“怪不得从刚才就一副要吃了我的表情。”

温承书神色复杂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见他脸上是真有薄怒,万分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他是想吃了你,所以离他远点。”

温承书带着邢野去了露台,C国的天气还处于初秋,晚风清爽。

邢野半俯在阳台上,手肘抵在大理石台面上,撑着脑袋偏头看着温承书,撇着嘴说:“你和他还没有断啊。”

“想什么呢。”温承书帮他理了下被风吹起的头发,“你知道B.O娱乐吗?”

“好像听说过,是个经纪公司?”

“嗯。他是B.O娱乐的幕后老板,也是C国这个合资项目的另一位出资方。前几年与我公司也有过不少合作,由于他的职业特性与身份的特殊性,所以我们时常会把工作事宜放在正常工作时间后在公司会面,偶尔被公司加班的职员看到,就有了莫名其妙的流言传出来。”看着邢野将信将疑的表情,温承书好笑地在他鼻尖捏了一下,“我们俩属性都是一样的。”

“啊!”邢野睁大了眼睛,“原来他是……”

温承书细长的手指在他唇上点了点:“嘘。”

邢野忙捂住嘴,扭头朝身后张望了一下,见没人才小声叹了口气:“唉,我还以为你们……刚刚还有点伤心。”

“叹什么气。”温承书好笑地捏他软乎乎的脸,“怎么感觉你还挺失望的?”

“哪有啊。”邢野傻笑了一会儿,在他含笑的目光里说,“好吧,只有一点点......本来以为有个明星情敌,结果还不是输给我一个纯情男大学生。”

温承书勾着他纤细的腰,覆在他耳边的嗓音低沉而极富磁性:“你勾人的时候可一点也不纯情。”

邢野迅速红了耳朵,抓着他的袖口,撇开眼睛嘴硬道:“年轻人本来就是定力差啊,谁让你总乱撩拨我。”

露台上亮着几盏暖色的球形装饰灯,淡淡的光线从藤球的缝隙里透出来,将小孩儿眼下的泪痣映出柔软的浅红。

温承书凑唇在他眼下的小痣上轻轻吻了一下,问他:“等下想去散步吗?”

邢野把被风拂上脸颊的发丝扒开,靠在他怀里,眼梢染笑:“好啊。”

温承书握住他纤细的手,将五指嵌入他的指缝中,两只手紧紧相扣。

“这次我会走慢一点,不会再让你追。”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