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最终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春苑别墅位于罗海南郊,占地叁万平方米。面积不大,但环境治安一流,是罗海有名的富人区。

“姜大师,就在前面。”此时邹荣在前面带路。他今年九十六岁,身子骨虽然硬朗,只是和年轻相比,多了一丝迟暮的颓气。

两个助理在旁边搀扶,就在这走走停停间,半小时后,两人来到一处中式别院。整个别院造型精致,低调中透着奢华。

“邹老。”邹荣走近,别墅保镖恭敬鞠躬。邹荣虽是沈云卿助理,但在的沈家呆了八十三年,是沈家一人之下元老级人物。

“姜大师。”邹荣转向姜砚。

“嗯。”姜砚点头,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

四周藏风聚水,是难得一见的风水佳位。

恍然间,姜砚想起了长白山一行……沈家祖墓虽然倒塌,但沈云卿商业奇才,这三十年多年,愣是将沈家风水维持下来。按照现在的气运,沈家还能兴旺两百年。只是沈云卿孑然一身,沈家接班只能从两个叔叔的子嗣中过继……

“沈先生。”就在这左思右想间,两人来到一处精致的小房前。

房门打开,姜砚和邹荣一起走进。这是一个占地三十平米的温馨小房,小房里种了不少绿植,除此,居中位置是一个原木大床。一个身影躺在床上。其四周是不少白褂医护人员。

“邹老。”邹荣和姜砚这边的动静太大,医护人员转身,得体的招呼。

“嗯。”

邹荣走向床边,接着俯下身子。因为医护人员阻挡,从姜砚这个角度,只能看到蓝白相间病服,看不到其他。

“咳,先出去吧。”就在这耐心等待中,病床传来一道轻咳,接着是一道嘶哑声。

姜砚顿了下。

三秒后,医护人员和邹荣离开。整个房间只剩姜砚和病床身影。

姜砚抬头,这是一个年约六十的花白老者。因为长期病重,老者身材消瘦,头发全白。但从气度和细节来看,他虽然病重,但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养尊处优。

“姜大师,好久不见。”双方对视三秒,老者尽可能的坐直身子,笑着招呼。

“沈先生。”姜砚坐到旁边的竹木椅上。

这是三十年来,双方第十五次见面。

“姜……咳咳。”

沈云卿想说些什么,这时,从其肺部传来一身重咳。他绝阴体质,再加上多年阴邪不断,身子骨比同龄人差太多。

“身子有点差。”整个干咳持续十秒,沈云卿有些自嘲。说完,伸手去拿床头的水杯。

因为体质太差,他的动作十分吃力。

“我来。”姜砚顿了一下,站起身来。水杯里的水太凉,姜砚将其倒掉,又换成温水。

沈云卿看着姜砚的动作,也没拦着。

“给。”半分钟后,姜砚将水杯递给沈云卿。

“谢谢。”

沈云卿道谢。只是在接过水杯时,目光微垂。他今年六十岁整,青春不在,双手布满了皱纹 老年斑。而姜砚依旧是二十岁的样子,白手如葱,骨节分明。

姜砚一直是自己记忆中的模样。

沈云卿接过水杯,双方气氛有些沉默。这么多年,沉默也一直是双方特有的相处模式。墙头闹钟在滴滴答答的响动。

“还有……多长时间?”这沉默中,姜砚开口。他问的含蓄,但双方都明白话里的意思。

“不知道,可能三个月。”沈云卿扬了扬嘴角。这些年,他的身子骨越来越差,早已做好随时大限的准备。

“现在风水修炼的怎么样?什么时候渡雷劫?”话题打开,沈云卿反问说道。现在姜砚渡劫已经是风水圈公开的话题。

“已经突破瓶颈,只差契机。”姜砚也没有藏着掖着。在近十年里,他的风水道术已经到达大乘境界,只是道家讲究机缘,他离天雷飞升总是差上一步。

“挺好。”

两人渐渐聊开。沈云卿会说一些华夏趣闻,姜砚也会讲一些风水上的轶事。双方相谈甚欢。整个聊天从下午一点持续到五点,接着又到晚上七点……

“我记得那时候……咳咳。”晚上七点,沈云卿准备说一些陈年旧事,其胸腔再次传来一阵巨咳。在交谈的六个小时里,他已经重咳了十多次。

这一次,沈云卿重咳了半分钟。其手巾还伴着丝丝血丝。

“老毛病了。”沈云卿将手巾扔掉,神色充满了不以为意。姜砚朝地上看了眼,此时地面垃圾桶已经有不少伴血手巾……

“我可以尝试治疗……”姜砚有些不忍的提议。他现在九通灵药大成,沈云卿病到了骨子里,但要是配合治疗,也能多个八年十年。

“现在……”

“不用。”

姜砚还想继续提议,只听沈云卿笑着婉拒。他到嘴的话停止。

“姜大师,这一生,你有没有遗憾的事情?”

沈云卿看着姜砚眼睛。他不再年轻,但眸中神采依旧。沈云卿虚活了六十岁,多十年,少十年,已经对他意义不大。

“没有。”

沈云卿问的太过认真,姜砚想了想,摇头。回顾这五十年生涯,他少年求学。接着绑定九通系统,这一生都是为了求道飞升。

他目标明确,真要说起来,确实没什么遗憾。

“我有……”姜砚说的太过果断,沈云卿哑然,自嘲开口。

“三十五年前,我要是果断些,是不是有另一种可能……”

沈云卿喃喃自语。他现在大限将至,躺在病床时,经常回顾自己一生。他一生衣食无忧,富贵无比。要说遗憾,那就是求而不得。

沈云卿看向姜砚。他时常在想,自己究竟看上姜砚哪里……这个问题,他想了一辈子。就像某个特定时间,某个特地节点,自己自然而然的看上了。

他对姜砚不是一见钟情,而是缓慢的细水长流。

时间久了,沈云卿不再想自己为何喜欢姜砚。而是想到三十五年前,南市玉石展的蓝舞茶餐厅。那时如果自己自私一些,成熟一些……

“叮叮——”沈云卿按响旁边的信号灯。

“沈总。”

“沈先生……”

外面保镖和医护人员进场。

“我想休息。”沈云卿闭眼,人生没有如果。道家讲究阴晴圆缺,这就是自己人生缺失的一角。

沈云卿沉沉睡去。姜砚离开,只是离开时,朝房间里看了一眼,此时沈云卿平躺在床上,周身已经没有任何求生的信念。

姜砚回到大猴山。

…………

陪伴大金小白,随缘算卦,静心打坐……

在之后的一周里,姜砚过的十分规律。这一周,钱丘和吕素强等人前往大猴山。因为同是风水中人,钱丘吕素强虽然年过一百,但精神气度极佳。

众人向姜砚请教风水问题。姜砚耐心解答,此时姜砚的风水知识已经远超众人。众人如饥似渴的学习着。只是地球是末法位面,风水一行太过艰难,除了钱丘进入道命者,其余众人依旧在风水大师盘旋。

姜砚爱莫能助,现在要靠各自悟性了。

“咚咚——”第七天上午八点,邹荣再次来到大猴山。此时邹荣身着黑色西装,胸口佩着小白花,神色是无尽落寞。

“这是沈先生让我转交给你的。”邹荣递给姜砚一个方盒。方盒打开,里面是一块拇指大小的黑色小玉。

这是二十年前,姜砚赠与沈云卿的隔阴玉。隔阴玉没有丢失,而是被沈云卿耐心收藏。

“沈先生……哎。”邹荣叹了口气,他这么大岁数,该看开的也都看开了。

邹荣离开,姜砚打量黑玉。整块黑玉整洁如镜,上面用红绳穿起。红绳有些打毛,可见收藏者平日十分喜爱。

姜砚沉默,将黑玉攥了攥,接着前往大猴山山顶。

沧海桑田,只有名川大山保持着原本样貌。姜砚在山顶站了许久,最后席地打坐。

……

“这个人在干嘛?”

“有点眼熟……好像在新闻上见过。”

……

身边是络绎不绝的游客,众人对姜砚拍照,小声嘀咕。

“是不是姜砚?”

“啊啊啊,真的姜砚!”

…………

三秒后,有关注风水游客认出姜砚,一阵吃惊。姜砚今年五十五岁,但面相稚嫩,精神面貌和二十出头毫不违和。

“咔咔,咔——”

“让一让,让让……”

游客们兴奋的拍照,大猴山安保连忙到场。在确定山顶之人是姜砚后,安保人员先是请示上级,接着将姜砚周身三百米范围封锁。

从始至终,姜砚维持打坐的动作,紧紧闭目,不言一语。

一天后,大猴山游客渐多。钱丘吕素强等人再次赶来。

“这是顿悟?”

“是不是天雷飞升……”

……

众风水师打量,最终确定,姜砚达到道家的飞升顿悟。飞升顿悟讲究机缘,现在是大机缘啊。

“清场,护道!”吕素强果断吩咐。

在大猴山安保的配合下,游客和商户被清离大猴山。之前为田渊护道的风水师再次齐聚,众人嘴唇发抖。在有生之年,他们还会看到风水师飞升,今日最终会在载入华夏风水史册!

有之前经验打底,众人寻找好自己方位,认真坐下。

众人不知雷劫何时到来,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认真再认真。

……

“亲爱的观众朋友,我们现在的位置是兰台大猴山,现在大猴山已经被官方封锁。但通过直升机传来的影响,上面是华夏八卦阵法……”

“我是主持人Alisa,这里是华夏大猴山。是华夏最为有名的道山之一……”

……

就在钱丘等人认真护道的同时,大猴山下,游客沸腾到了顶点。现在高科技时代,他们虽不能上大猴山。但有直升机啊。

在得知大猴山情景跟古老风水有关后,不仅华夏媒体,就连世界媒体也悉数到场。众人不知大猴山顶具体状况,但姜砚预测微博准确。他们对大猴山顶既期待又紧张着……

就在这紧张的气氛中,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大猴山顶并未有任何情况。众游客由之前的紧张化为平淡,接着又是狐疑。

‘大猴山直播’也由热搜第一降到第十,之后五十开外。

游客们心态渐渐佛系。

“轰隆——”

半个月后,就在众人忘记大猴山的时候,大猴山顶传来一道巨大的轰鸣声。接着乌云蔽日,大猴山被层层雷电压下,整个大猴山矗立在雷电之中。

“我天!”

此时世界游客震惊,大猴山场景已经不能用常理形容,这是世界奇迹。

为了安全,经由兰台市政府和长陵领导班子紧急会议,大猴山周围三公里范围被紧急撤离,其山上独留姜砚和钱丘等风水众人。

游客虽不知道大猴八卦阵代表何意,但从这阵仗来看……不得了。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大猴山阵仗确实不得了。此时钱丘等人一边打决,一边震惊的望向山顶中央。

经过半个月的天道感应,雷劫终于来了。这是风水师独有的雷劫,只是和预估的由小见大不同,第一道雷劫其气势风卷残涌,其气势要比田渊中期的更甚。

这根本不是普通风水师能够承受的!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

众人神色震惊,但手中道决不显慌乱。他们都是半条身子入土的人,现在能做的,就是帮姜砚护好道。至于其他……一切只能看姜砚造化。

众人望向山顶中央。此时姜砚身着藏青道袍,目光紧闭,这是姜砚自己的道。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

雷电外紧张万分。而其中央,姜砚念诵着道家口诀。根据《大姜风水》记载,风水飞升共分为九个考核。其考核主以道法恒心为主。

现在姜砚历经的是第一考核,有多年闭关 虚拟幻境打底,他道心恒定。这与其说考核,倒不如是自己的心法回顾。

“和大怨,必有余怨,安可以为善?”

“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何谓宠辱若惊。”

“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

天道和姜砚一问一答。这些都《道德经》《大姜风水》之类的风水知识。主考飞升者恒心。姜砚基础知识过关,回答的十分顺畅。

随着姜砚回答,外界第一重雷劫散去。这预示着姜砚过关,接着是第二重……

第二重是风水知识模拟,姜砚同样过关。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内,第三重,第四重……姜砚同样过关。

随着关卡的不断深入,姜砚神色古怪。能引雷电者,不管飞升与否,都是华夏风水史的风云人物。纵观华夏上下五千年,引雷劫的风水师屈指可数。飞升自古被蒙上了神秘面纱。但那是相对普通人而言。

姜砚有个修士祖宗,接着绑定风水系统,再接着……有了灵云至宝,虚拟幻境。

这一身装备全部加起来,姜砚就像满级装备进新手村。现在第一次砍怪,他发现自己一刀一个大‘BOSS’。

天道考核看似艰难,但对于姜砚而言……全都预习过。

就在这诡异的气氛中,姜砚八重考核全过。外面雷电之势更猛。

“轰隆!”姜砚调整心态,现在第九重雷劫,这也是雷劫飞升的最后一道……

三秒后姜砚似是来到一个封闭空间,四周全是虚无,大猴山没有了,雷声没有了,钱丘等人没有了……

“求道者需舍下执念,心如止水,无欲无求。这是末法位面的道,也是天道要求的道。”还未待姜砚反应,四周传来一道空灵声,周围场景转化。

……

“生了,是小子!”

简陋的青瓦房里,一个婴儿呱呱坠地,四周两女一男,脸上全是止不住的喜悦。

“快点,我先看看。”

一个六十岁的老者在外面踱步。老者面上布满沟壑,脸上同样喜悦。姜砚认得,这是自己爷爷姜大福。

姜砚将目光再次转向婴儿。他知道,这是自己小时候……

场景再次转换。小姜砚从蹒跚学步到牙牙学语。紧接着,开始上幼儿园,小学,会去村口何记等臭豆腐。

时光荏苒,小姜砚毕业回山,帮姜大福处理后事,绑定道学系统,遇见大金小白……

这是自己的一生。其中,大金小白和沈云卿的身影不断闪过。到了最后,在钱丘等人的护道中,小姜砚开始雷劫。

“求道者需心如止水,无欲无求。只有内心无所求,才能探索更强的世界大道……”天道声音缓缓消失。随之而然的,姜砚面前出现了一道金色石门。

只要踏过石门,他将真正的白日飞升。地球一切不过是黄粱一梦。可能千年后回首,他会隐约记起,千年前,其凡人一生遇到过两只金毛,一个不苟言谈的过客……

姜砚手腕传来淡淡清凉感。

姜砚低头,这是一个拇盖大小的玉石……是沈云卿还回来的隔阴玉。

“嗷呜——”

四周传来大金小白的叫喊。姜砚恍然抬头,他在小桃峰顶看到了大金小白。此时大金小白老态龙钟,但因惦记大猴山,这半个月来,一直守在小桃峰,时时望着这边。

姜砚沉默,之后将隔阴玉摘下,盘卧在雷劫中。

求大道者,需心如止水,无欲无求。

天道声音仿佛历历在耳。‘心如止水,无欲无求’也一直是自己保持的道心。但现在即将踏入石门时,道心出现了一丝裂缝。

他想到大金脾气臭,但自己外出归来,总是第一时间守在门口。大金贪吃,可每次煮完豆浆,都会把最大的一份留给小白……

三十年旧事历历在目。

他内心的道痕越裂越大。再然后,想到了沈云卿。

他想到第一次见面时,自己的内心悸动。那时自己欣赏沈云卿‘美色’,这份欣赏无关爱慕。但现在听闻沈云卿死讯,这才恍然发现,这三十年的才相处,自己不仅仅是欣赏。

欣赏中夹在一丝复杂情愫。这也是二十年前,自己在知道隔阴玉谎报丢失后,自己没有当场拆穿,而是和沈云卿保持似是而非的合作关系。

他当时远不如表面镇定。隔阴玉是他所炼,又怎会不知隔阴玉是否丢失……他想用隔阴玉断绝两人间的联系,最终失败。

最终,他不想破坏这份和谐,不想让沈云卿太过失望。至于为什么不让沈云卿失望……从未敢多想。

那一次,姜砚在虚拟幻境呆了三百年,才再次恢复‘心如止水’状态。

现在重新剖析,姜砚有些沉默,之后看向石门。他在思索‘无情’‘大道’‘取舍’三者间的关系。

……

“这都两天了,姜大师没事吧?”

“不知道,雷劫还没有消散,还在渡劫中……”

……

就在姜砚沉默的同时,钱丘等人看着面前阵法,面面相觑。

现在姜砚雷劫已经持续了两天两夜,远超田渊的十六小时。他们身为护道者,先前吃力,但从第五个小时开始,除了打打决,念念术语,似乎……并没有他们什么事了?

要不是雷声阵阵,面前场景不像渡劫,而是像一个普通打坐。

“咦,姜大师呢?”面面相觑中,一个风水师突然惊呼。

众人转身,此时姜砚渡劫的地方空无一人,就像凭空消失了。

众人一愣,这是渡劫成功?

……

“沈先生,这是餐厅特供的红葡萄酒,要不要打开?”南市体育场南侧,蓝舞茶餐厅,一个领结侍应生认真介绍。

在其对面坐着一个长相帅气的年轻男子。男子二十五左右,身着一套亚麻灰的雅痞西装,领带微开。举止随意,但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贵气。

他在蓝舞做了三年的适应生,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出色男子。此时男子望着窗外,神色愣神。

“沈先生?”侍应生见男子没回话,再次询问。

“现在几点?”男子终于回头,目光不明的问道。

“六点五十五……”侍应生看了看时间。

“嗯。”男子点头,似是在思考什么。

“这酒?”侍应生扬了扬手中的特供葡萄酒。

“不用,谢谢。”男子婉拒。

侍应生没有留下的理由,只能微笑离开。

“那是谁啊?包场了,好帅!”

“能包下蓝舞……一晚至少三十万吧?”

……

现在蓝舞被包场。在回去的路上,侍应生听到几个服务员叽叽喳喳的讨论。

“工作。”

“这就去……”

侍应生皱眉。他平日颇有威信,此时说完,其余服务生呈鸟散状的离开。

侍应生将红酒放回原位,转向六号桌的位置。此时英俊客人再次看向窗外……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在刚才过来时,英俊客人满脸欢喜,但前后不过半个小时,气质突然沉稳。

就像半个小时内,过完了一生……

还真是奇怪啊。

“铃铃——”就在这左思右想中,门口风铃声响。

“欢迎光临。”侍应生恢复微笑,得体招呼。

“六号桌,沈先生。”这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帅气青年。此时青年看了看时间,报上预约。

“稍等,这边……”

“不用,我知道位置。”

……

侍应生查了下预约信息,正准备带路,只见青年摆了摆手,径直走去。

蓝舞餐厅弯弯折折,要是没有带路,很难找到号码桌。他记性好,可以确定,之前没有见过青年。

“这位……”侍应生打算叫人,只是话说到一半,收回来了。

此时青年走的位置正是六号桌。

今天的两位客人还真是奇怪!

……

“抱歉,来晚了。”茶餐厅窗前,在悠扬大提琴的伴奏下,姜砚将餐椅拉开,笑着招呼。

此时沈云卿坐在对面,长相年轻。姜砚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在渡雷劫的时候,他在无情和大道上纠结良久,最后反应过来。有情和大道并不冲突。

大道三千。他追求心如止水,无欲无求。这使他的道法精进,但万物有圆有缺,有时太过极致,是心道一途的障碍。姜砚豁然开朗,他追求大道,但无需放弃自己曾有过的色彩。

在想通的那一刹那,大道轰鸣。他可以随时飞升……只是这次问道经历,姜砚发现自己人生有过太过遗憾。

思索后,姜砚利用石门,将时间逆转到三十五年前。三十五年前,这是沈云卿口中的遗憾。

现在系统和虚拟幻境依旧携带,姜砚飞升实力不再,但可以继续修炼。这就像做出一份满分卷子,同样的卷子,还可以满分第二张。

只是遗憾太多,他决定补全后再行修炼。作为一个‘虚拟千年’的老怪物,三十五年不过弹指一瞬。

姜砚回忆了一下,这段时间,沈云卿正被三个阴邪纠缠……

“这里的薄荷卷不错。”就在这左思右想间,沈云卿递上菜单。

“谢谢。”姜砚接过。

薄荷卷?和上次同样的剧情。

“薄荷卷,牛排,意面。”姜砚按照上一次口味点餐。

点餐中,沈云卿看着垂头的姜砚,目光隐晦不明。阴邪是生灵死后的执念所化。他曾设想过,自己死后会不会有执念……

没想到自己不仅有执念,而且执念太深,直接跳回三十年前,来到自己最为遗憾的地方……他隐忍了一辈子,自我折磨了一辈子,现在重来一次,他会放弃可笑的自我感动。

至于姜砚愿不愿意……即使不愿,他也会耗尽一切手段。

“沈先生?”姜砚见沈云卿不语,扬了扬菜单。

“蘑菇汤,牛排,夹心面包。”沈云卿神色如常,点了上一世的同款菜品。

双方互看菜单,各有想法。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