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番外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如同做了一场冗长的梦。

何斯言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他半眯着困倦的眼睛,伸手在床头摸着手机,半响只摸到了一个冰冷的桌柜一角。

浅浅的消毒水味混杂着花香弥漫在空气里。

何斯言睁开眼睛,愣了几秒,头顶是白色的聚光灯,对面是一个挂壁电视,监护仪的声音滴滴滴的响着。

这是在医院。

他花了好几分钟,终于想起来之前在地下停车场晕倒,醒来后医生说他得了一种罕见病,最多只能活半年时间。

在这个时候系统出现了,给予了他重生的机会,何斯言义无反顾的抓住了这次活命的机会。

何斯言摸了摸胸口,感受到胸腔轻微的搏动,心脏一下一下的跳着,力气渐渐的回到了身体里,如同拨开云雾见月明。

活着的感觉真好。

他办理了出院手续,检查身体的时候医生惊愕的睁大了眼睛,直呼“这是医学奇迹!”

何斯言微微一笑,这是我的奇迹。

在现实世界几个朋友全在国外发展,偶尔过年回来聚一次,所以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出院了。

何斯言坐在车里从口袋摸出手机,刚才打电话的是助理小周。

他就职于一家传媒娱乐公司,从小职员做到了总监的位置只用了短短五年的工作。

何斯言手指在屏幕上轻轻滑动,现实世界不过昏迷了一个下午,光是未接电话和短信有几十条。

他无奈的吐了一口气,人活着就得工作,他还没到那种因为小情绪就能抛开一切去度假的段位。

压下心头对眼前陌生一切的情绪,给小周回了一个电话,专心的投入到了工作之中。

“言哥!出大事了!”电话一接通,小周慌忙的说。

何斯言皱了一下眉,“毛毛躁躁的干什么?出什么事了?”

小周上气不接下气,“元佐半夜从四零的公寓出来被媒体拍到了。”

何斯言回忆了一下,时间隔得太久远,好一阵才想起来元佐是星娱力捧的艺人,而这个四零是知名的娱乐圈人士。

本名不叫四零,这是圈里私下给他起的外号,源于一个圈里段子,说如果后~庭花~有密码,那么XX的密码就是四个零,久而久之四零这个称号叫开了。

和这样的人的接触,免不了一身的污水。

何斯言眯了眯眼睛,修白的手指轻轻扣着方向盘,吞下了你让他去死的这句话,轻声说:“先找媒体把热搜撤了,和几个大的营销运营公司谈谈,暂时先压一下,不要报道。”

“好。”小周的心安了一点,“言哥你没事吧给你打了一下午电话。”

“没事。”何斯言心底琢磨一下,“公关的事交给宋仪,我只相信他。”

小周笑了一下,“我已经给宋总打过电话了,宋总列了好几个方案,大家正在讨论呢。”

何斯言心底安了安,宋仪是公司里的艺人统筹,圈里知名的金牌经纪人,公关和营销从未失手。

电话那头静默了几秒,小周欲言又止的嗯嗯几声。

何斯言淡问一句:“什么事?”

“唉……言哥你回公司再说吧。”

“别磨叽。”

“这……”小周压低了声音说:“早上董事长的公子来公司了,据说打算让他空降宣传部,看着挺刺头一个人。”

何斯言想了想,倒也不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行了,我知道了,我一会回去会会他。”

对付刺头这件事上,他一向很有手段。

何斯言回到了久违的公司,踏在停车场地上,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建筑,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那些曾经和他唇齿相依,耳鬓厮磨的人不过是一场梦幻。

梦醒后只剩他一个人。

何斯言为自己这股矫情劲牙酸,说白了每回都是他甩了别人,没必要这么伤春悲秋的,可是吧,心里还是怅然若失。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捏了捏车钥匙,大步向停车场上办公楼的的电梯走去。

一辆橙色的车灯闪了闪,在昏暗的停车场里无比明显,伴随着喇叭尖锐的嘟嘟声。

何斯言回过头看了一眼,想不起这是公司谁的车了,敢这样没礼貌给他按喇叭的人也没几个。

车里的光线阴暗,看不清楚脸,隐约能看到男人分明的轮廓,下颚的弧度削瘦漂亮,似一笔勾勒出来的。

何斯言不理会,转头往前走去,刚走了一步,喇叭声又响起来。

嘟嘟的回荡在停车场,分外刺耳。

何斯言心底啧一声,大步走了过去,伸手不轻不重的拍了拍车窗,“有事?”

车窗里露出一张年轻英俊的面孔,介于男孩与男人之间的年龄,尚未褪去少年的青涩感,却又具备了男人的成熟,浅色的瞳孔清晰透亮,嘴唇很薄,唇色稍淡。

他看着何斯言微微笑了一下,牙齿白洁,“你丢东西了。”

何斯言没有理由记不起公司这么一号亮眼的人,可的确两人从未见过,“我丢什么了?”

“你丢了我。”男人嘴角的笑意深了一丝,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何斯言。

赤~裸的眼神让何斯言汗毛倒立,心里道真是有病,八百年前的搭讪套路现在还要用,他微微笑了笑,“董事长公子是吗?第一次见面,多多海涵。”

他一猜猜个准。

男人缓慢的眨了几下眼睛,如同调情一样看着他,“你真聪明。”

“谢谢夸奖。”何斯言说完就要走。

男人叫住了他,“等等。”

“您还有事吗?”何斯言有点不耐烦,一上来就捉弄自己,看来小周说的没错,的确是个刺头。

男人从车里拿了一件粉色的什么东西,递了过来,“你还记得这个吗?”

何斯言没有接,垂眼扫了一眼,是一个包装精致的护手霜,上面画着卡通的水蜜桃。

他莫名其妙的看着男人,淡道:“我用不上。”

“你是装的还是真不记得?”男人轻声问一句,眼睛里的光沉了沉,又从车的储物箱拿了一个小瓶。

是一个棕色瓶的柠檬草精油。

说实话,这个何斯言有点印象,柠檬草精油的味道他能记一辈子。

他心底错愕,脸上依旧平淡,“董事长公子也兼职代购?这些我都用不上。”

男人端量着他的神色,想从这张完美无瑕的脸上找出一丝破绽了来,几秒之后,他慢慢的探出身子,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何斯言,你这演技不出道可惜了。”

他说的很慢,一字一顿,漆黑的眸子极具压迫力。

何斯言客气的笑了一下,假装没听懂话语里的内涵,“谢谢你赏识我,但我做幕后挺开心的,不打算出镜。”

男人轻轻笑了一下,眼睛一眨也不眨,“这样有意思吗?”

他一手推开了副驾驶门,用一种毋庸置疑的语气说:“上车。”

何斯言侧头看一眼副驾驶,心里突突的跳,正打算要不要掉头就跑。

“在这里你跑的了吗?”男人的声音淡定。

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何斯言总不能连工作都不要了,他认命的一低头上了车,心里的心眼转了几圈,寻思着要怎么开个头。

男人发动了汽车,径直的向外驶去。

何斯言看到杯架上放了一杯香浓的拿铁咖啡,咖啡的拉花是一箭穿心,讪讪的笑了笑,随便找了一个话题,“喜欢喝拿铁啊?”

男人侧过头看了一眼,忍住掐住他脖子好好质问他的欲望,看着前方的马路,淡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他预计到何斯言会糊弄了事,自问自答的说:“我是你男人。”

何斯言心底一颤,舔了一下下唇,这下连笑在脸上都挂不住,“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

“我不敢说。”

“呵呵。”男人冷笑一声,双手捏紧了方向盘,“有你不敢做的事情吗?”

何斯言认怂的点头,“在书里和现实不一样,我这个人遵纪守法,不该做的都不会做。”

过红绿灯路口,男人用眼神警告的看一眼他,眸子森冷如骨,平静的说:“你知道你每次离开我的时候,我有多难过?”

“这……我也不知道你是活人啊。”何斯言装出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男人鼻子里溢出一声笑,咬了咬牙,“所以我是NPC就活该被你玩弄感情?被你践踏?嗯?”

何斯言干笑一下,“这不至于吧?我对你挺不错的吧?”

他回想一下的确是,在感情上从来没有亏欠过任何人,不论是宋裴然、许晋知还是陆执和纪羡,都是诚心诚意的交往。

男人没说话,深深的抿着嘴唇,直到薄唇泛着苍白,“可是一切都是假的,你从来没有真正的喜欢过我。”

穿梭时空那段时间仿佛是虚幻的,他依稀记得半梦半醒之间绑定了一个名为男主逆袭系统的玩意,穿梭在落魄的男主身上,经历爱上一个人然后被践踏真心再被治愈又再一次被抛弃。

每一次都让他心碎欲裂,系统为了维持他的正常任务,自动帮他清除记忆。

等到回到现实中,这一切他全想起来了。

他是怎样被眼前这个人玩弄抛弃,历历在目。

何斯言有些心虚,轻轻看他一眼,“你不也说一切都是假的,我们好聚好散,大家以后要做同事,你说是不是?”

男人没说话,眼里的冷色深深。

车距离市区越来越远,天色将暗,霓虹灯升起,来往的行人稀稀拉拉。

何斯言想了想,端量着以男人的身份和社会地位,怎么着也不至于情杀,心里也没那么怵了。

男人将车停在了别墅区,下车拉开了副驾驶的门,一扬下颚,“下车。”

何斯言跟着他进了家门,屋子是简欧式装饰,色彩简洁明亮,他还没来得及看清,男人拽着他的手臂怼在了墙上,高大温热的身躯压了上来。

男人比他略高一些,自上而下看着他,眼睛里深不见底,“你说说我要怎么报复你?”

何斯言自知理亏,笑了笑,“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们握手和谈。”

男人慢慢压低了脸,紧紧的盯着何斯言,温热的呼吸蔓延,气氛一下旖旎又暧昧,“你想的美,我要狠狠的报复你。”

何斯言真的有点怕,“故意伤害罪判的挺高的。”

男人嘴角弯了一下,一手勾住了他柔韧的腰,轻轻的磨挲着,低声在他耳旁说:“你故意伤害了我,作为法官,我判你这辈子都是我的。”

何斯言轻微抖了抖,缩了一下脖子,“一辈子也太长了。”

“你犯的罪太重,刑期就是这么长。”男人的嘴唇落在了他的耳垂,轻轻吮吸着那处娇嫩的皮肤。

何斯言避无可避,耳朵迅速的泛起红晕,“你就这么恨我?”

男人抬起眼与他直视,眼睛很亮,透着认真,“我恨我爱你。”

何斯言心底猛的一跳,嘴唇颤栗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听过很多次告白,有人爱他的美貌,亦有人爱他的聪明,但从没有人能让他这样怦然心动过。

男人轻轻的吻了吻他的嘴唇,真挚淡然,如同雪落在睫毛上时一样的轻柔。

我恨我爱你。

依然。始终。永远。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