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番外6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结果这一天做完检查回家的路上,若若流了非常多的眼泪,简直像一条小河,将孟璟整个儿的从肉身到灵魂淹了个透。她不停地道歉,却起了与本意完全相反的效果。最后她不得不停在路边,抱着哭成个泪人儿的太太,一再说“我错了我错了”。直到城市的灯和天边的月都明朗起来,车子才再度发动。

这一切的起因是孟璟说了句要做减胎手术。

医生在介绍方案时就说过,如果出现多胎妊娠,可以考虑减胎手术。

这次看完检查报告,医生再次问,要是下一次检查,两姐妹之间和平共处,没有出现一个吞并另一个的情况,也就是真的怀上了双胞胎,是否考虑手术?

孟璟脱口说要。若若身子骨单弱,单胎已经够吃苦了。而在小朋友和太太之间做选择,她甚至都不用经过大脑,就知道要怎么选。

若若在医生办公室没说什么,发车没多久,孟璟却发现她在哭,哽咽着,没声响,眼眶涨得微微肿起,眼泪像水晶帘子断了线,大珠小珠落玉盘,看得她触目惊心。

孕期的她变得非常敏感。情绪一上来,冷静和理智都悉数隐退,孩子气和任性的一面成为主打。真真和以往判若两人。

正常情况下,若若会分析利弊。现在的她只看感情。那个信誓旦旦说自己不适合和孩子在一起的人,对于还没见面的小东西,就已经有这样深厚的爱意了。

这次孟璟离开家的时候,若若甚至都没有和她说话。

孟璟也并不气馁,每天让小助理拿视频过去给老婆唱催眠曲,若若躺在那里,非常乖非常安静,被子下边的身体曲线依然流畅,看不出任何突兀的地方。她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悄悄地听着,像容易受惊吓的小鹿子。孟璟唱完,问她怎么样,好不好听,“好听的话老婆亲我一下。”若若并不回答,也不飞吻,翻个身背对,表示自己睡着了。

这种半冷战的状态持续了大半个月。有天深夜,孟璟已经睡了,手机铃声大作,是若若的视频。时间是凌晨三点过五分,她两点拍完最后一场戏。心里想着这是亲老婆,所以会挑时间,嘴里咕哝着接起,揉着乱糟糟的头发,床头本来留着一盏小灯,若若那边也是。

浅橙色的灯光里,微微闪着光泽的脸庞像是皎洁的月。

孟璟眼睛发涩,轻笑着问:“想我啦?”

若若抿着嘴看着她。

“身体好吗?还吐不吐?”

若若摇头。

“要听我唱歌?”孟璟一面问,一面在心里想,自己是猪油蒙了心才会要什么二代,一辈子宠爱这一个小孩子不就尽够了。

若若不说话,孟璟便很自觉地哼了一支小调,是夏日午后的感觉。唱完了,若若说:“名字。”

孟璟“嗯?”了一声,弯着眼睛笑了:“叫‘我爱你’呀。”

若若脸上起了点恼意,过了会儿,说:“不是这个。”

“确实不叫这个,但是我爱你。”孟璟彻底清醒了,两只脚缩上床,放进被子,下巴搁在膝头,眨眨眼再补充一句,“我爱你。”

若若脸上的神情终于放松了一点,说了个长句子,“名字不够用了。”

孟璟这下意会过来。

她们已经取了一个名字。

过程也有点曲折,首先得决定姓什么。如果像谢琼她们家会养两个,那当然先姓什么都无所谓,她们只决定要一个,免不了要考量。孟璟本来说老婆辛苦怀的,当然姓宋,我也姓宋,咱们一家人都姓宋,老婆是一家之主。由于前尘往事,若若并不喜宋这个姓,但是执意要姓孟,好像也透着点奇怪。后来她决定交给概率。抛硬币,让孟璟猜正反,她倘若猜对了,那么就姓宋,反之则姓孟。结果是姓孟了。

单名一个襄字。

襄字的读音很萌,又不至于像“香香”那么嗲。

现在是双胞胎…

硬币白抛了…

若若吩咐她:“再想一个。”

孟璟答应:“若若先睡觉,我来想,明天早上告诉你,好不好?”

对面她老婆点了点头。

次日上供,孟璟提出两个方案,或者叫“恩施”,或者叫“恩养”。

“宋恩施,或者宋恩养。”孟璟有点紧张地看着她,“你看哪个好?”

宋恩施。写起来是美的。但是——送恩师?若若轻轻皱了皱眉头,她依稀记得,恩施还是她穿之前那世界的地名,湖北还是哪里的一个旅游城市。

“恩养吧。”若若说。隐约也与人重名了。但是不要紧,同名只是缘分。

了却一桩心事,孟璟安心去拍戏。

隔了没几天老婆就来探班了。

看来这个名字取得真的让她很欢喜,小药瓶不惜挺着大肚子来送橄榄枝。

说是大肚子,其实她身材纤细,穿上一件大衣,裹严实了,不系腰带,都看不出来有身孕的。

等拍完戏收了工,连墨送了果篮到她们房间。

若若也不着急吃,脱掉大衣,拉着孟璟的手,按在肚皮上。孟璟正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忽然挨了一下,吓得她立刻要将手收回来,若若却带着几分狡黠的笑意摁着不许动,隔了几秒钟之后,孟璟的掌心又挨了一下,是比上次更有力的一踹。

孟璟讶异得说不出话来。低下头,亲了亲妻子的鼻尖。想必不是因为名字取得好,是让她感受这个来的。

过了孕初期那些难受的身体反应,现在若若算是比较游刃有余了,情绪也趋于稳定。吃完水果,找孟璟吵着要吃的。

这是一个海滨城市,是吃海鲜的好地方。于是订了口碑最好的老店,坐在能吹到温暖的略带一点腥味的海风里,热带风情的遮阳伞下,孟璟料理食物,若若负责吃。

食量是肉眼可见地翻倍了。进食可还是一样的缓慢优雅。四周有三两桌人,手里拿着大螃蟹什么的,都忘了吃,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们这一桌。有跃跃欲试想过来打招呼的,也许觉得不便打搅她们用餐,只是双目炯炯地行注目礼。

孟璟含笑看着太太。若若吃到一半,看见大鲸鱼只顾忙,也分给她一小口,一直喂到唇边,被大鲸鱼伺机衔住了手指,立刻红了脸,手缩回去。孟璟啧啧赞叹:“哎呀,我已经看到咱们家我未来的地位了,老婆孩子吃完了赏我一口。”

若若说:“有一口就不错了啊。你还想怎么样?”

一副“我劝你就知足吧”的口吻。

孟璟一笑,扶过她的下巴来,不管不顾地法式长吻。

晚上若若解开扣子,自己抹上预防妊娠纹的润肤霜。孟璟心痒,要求代劳。若若准许了。

微带一点凉意的手指在温热的肌肤轻轻拂过,很舒服。她在家里自己一天抹八遍这个保养霜。甚至听音乐做胎教的时候都不忘记做一些小的保健运动。

医生说她大概率不会留下妊娠纹。

小朋友们很乖,对妈妈挺好,引起过孕吐,时间也很短,前后三五天的样子,后来没有闹过任何别的幺蛾子。甚至若若的体重长得也不多,四肢还是修长,除了肚子,不该长肉的地方都还是瘦瘦的,维度没怎么变。胸倒是再往上升了一个字母。

孟璟在旁边看剧本,若若问她,现在拍摄进展到哪个阶段了。孟璟就告诉给她听。

这戏原著清冷得多,改编成电影,为观众考虑,增加了人情味。主线是没什么英雄主义的颓废女人,因缘际会,被宇宙选中,迫不得已承担起拯救地球文明的重任。

孟璟讲到一半,若若就睡着了。

让孟璟感到欣慰的是,若若好像终于迈过了心里那道坎儿,不再为体型上的改变感到羞耻,对她也不再避忌,恢复了之前那种决胜千里之外的沉稳气度,不过也许是有点太沉稳了,甚至住进产科病房都没惊动她,比预产期早了一个星期,那天孟璟正好接受电视台的采访,若若都上手术台了,才给她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说要开始生孩子了。

孟璟冲到医院,孩子已经安安稳稳地睡在她身旁了。是顺产的,打了无痛。若若有点憔悴,但是精神很好,对她微笑着。后来孟璟才知道,羊水破了那会儿,助理恰好出门,家里一个旁人没有,她救护车也没叫,顶着阵痛自己开车来医院的。小药瓶子生猛如斯,孟璟冷汗如瀑。

孟襄小两分钟,恩养做了姐姐。两个人完全遗传了妈妈们的美貌,性格却是恰好相反,孟襄从小就十分霸道,活脱脱一个孟璟二代,但是又继承了若若在数学上的天赋,上幼儿园的第一天就搞出几道老师们都解决不了的高阶数学题,让跟那实习的小幼师捂着脸泪奔而出。没多久小娃娃就声名在外,提到孟襄,人们就会说“噢,那孩子是个天才!”

天才孟襄生活里一切都很遂意,唯独一件事,一出生就矮别人一头,要叫另一个人姐姐,相当要命。每次孟襄都直呼她的大名,“宋恩养!”孟璟逼着她叫姐姐,她就嘟长嘴,整张脸写着我不乐意,凶巴巴地喊:“不就是早了两分钟嘛,是我让她的,我才是姐姐。”

恩养是个小迷糊。脸长得美,看着一脸聪明相,实质上十足十是个小傻瓜。从厨房走到房间都会迷路,有时候就在琴房睡着了,孟璟抱她回床上,孟襄就撑着下巴,在一旁说风凉话,“啧,这是又睡在哪里了?”

这路痴的属性也不知道是像谁。

孟璟拍的那个科幻电影原本是一个系列,第一部 票房大爆之后,又接连拍了好几部,水准稳住了,口碑持续上扬,而她也算借此成功翻盘,稳坐一线女星的位置,孩子们四岁这年她终于一口气拿了好几个影后,和若若就算是平分秋色了。

有次一家人出游,轮到若若开车,孟璟带着孩子们坐在后排。恩养趴在窗口看外面的风景,等红绿灯的时候不远处半空中有个巨型广告牌,上面短发孟璟做着眨眼的动作,恩养指着让孟襄看:“璟妈。”

孟襄很冷淡,说看到了。恩养又问:“妈妈呢?”

“这是璟妈拍的广告啊,当然只有她一个了。”孟襄鄙视地说。难道每张照片都同框吗,笨。

恩养想不明白,皱起了眉头,半晌发现了更严重的问题,严肃道:“璟妈的头发。”

孟璟忍俊不禁:“那时剪掉了,现在又长长啦。”

恩养小手碰碰她垂在肩上的发梢,质疑:“真的?假的?”

孟璟最能听懂她的话,柔声回答:“不是假发,是真的。”

恩养放心了,她最喜欢妈妈们留长发。

要叫这样的笨蛋做姐姐,孟襄心里是真的很难过。她因为性格要强,老是要强调自己天下第一,有事也不找妈妈们帮忙,久而久之,两个家长对恩养自然更疼惜一点。这也导致她觉得寂寞,有意无意对姐姐有一点敌意。这个芥蒂直到五岁上头方才解决了。

那次恩养差点走丢。阿姨带着她们俩去商场,中途逛累了,在吃东西的地方休息,恩养叽叽咕咕的看什么都很新奇。孟襄说了她一句笨蛋,离我远一点,她当了真,转身就走了。恩养个子矮一些,孟襄料想她那小短腿也跑不了几米远,没当回事。阿姨付完账端着东西过来,四周找了一圈,人已经没影儿了。急得阿姨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商场广播也喊了好几轮,就是没一点效果。若若和孟璟也立马赶过来,全家人心似油煎。

后来人是谢文聘找到的。

小谢说自己放学背着书包刚从校门出来,打眼看见有个小奶娃娃坐在马路边上大哭,手里拿着个冰激凌也化了,流得满手都是。仔细一看,不是若若阿姨家的嘛,所以就带回家了。

孟璟两口子开车去接人回来,若若全程都在发抖。

为了这件事,孟襄万分自责。妈妈们虽然没有罚她,她自己罚自己两天不许吃饭,一个月不许吃点心,学校发的小零食都给恩养。因为恩养说她出去是到商场隔壁的麦记给她买冰激凌。“不知道哪里惹襄襄不高兴,去买冰激凌给她,希望她吃了会开心。”

孟襄从此改口叫她姐姐了。并且解释说:“说姐姐笨蛋就是喜欢你的意思。我不喜欢的人,才不会叫她笨蛋。我根本就懒得给他们取小名。”

恩养说:“那你喜欢我了。”

孟襄用力点头:“喜欢的。我最喜欢姐姐。”顿了一顿,“不过,姐姐方向感也太差了一点,要多学习。”带着她看地图。但是一搜,本地地图哪里有什么好看呢,本着跳过两米八也就跳过一米五的原则,孟襄决定先看世界地图。

孟襄让孟璟买地图,当天就到货了。

两个小的爬在地上研究。自从出了恩养走失这件事,宋若和孟璟再也不敢把孩子留给阿姨,哪怕半小时也不行,两人必须至少有一个在家陪着孩子们。

孟璟盘腿坐在旁边看着两小只,恩养越长越像若若了,她一见就不由自主心软。孟襄已经能看初中三年级的课外读本,但是恩养字还认不全呢,食指点着一处,问孟襄:“‘水鸟’是什么地方?很多鸟吗?”

孟璟噗地一声。

孟襄看了她一眼,孟璟并没有察觉,把女儿抱过来,告诉她应该读作冰岛,“诺,水字旁边还多了两点水,是它的偏旁,读作‘冰’。对,冰雪的冰……”

虽然她及时端正了态度,依然埋下了一颗种子——谁敢嘲笑她亲爱的姐姐,孟襄就要给她一点颜色看看。

这个局布好的那天,恰好是若若收工回家的日子,她一回来,就看见沙发上两个小的在嘴对嘴接吻,那一瞬间的感觉好像晴天霹雳。若若把孟璟叫出来,问她是怎么管的孩子。

妈妈面若寒冰坐在椅子上,双臂抱胸,对璟妈训话。

恩养很害怕,拉拉孟襄的衣袖,孟襄握握她的手,安慰她。

若若的目光在两个女儿身上来回看了一遍,最后问孟襄:“从哪里学的?”

孟襄朝孟璟努努嘴,“和璟妈学的,她老这样对妈妈。”

若若说:“她和我是伴侣,可以这样,你和姐姐是姐妹,这样不行。记住了?”

孟襄点头,黑眼睛忽闪忽闪,双手背到身后,脊背不自觉地挺直了。

孟璟当晚被罚跪键盘。

吃晚饭的时候,孟襄特意端着碗到书房去招摇过市,还不忘了奚落:“璟妈真丢脸。”

快到九点了,孟璟还在书房跪着,孟襄心里过意不去,就跑到若若那里去自首了,说这一切都是自己策划的,和璟妈没关系,姐姐也是无辜的。

五分钟后,键盘上跪了两个人。孟璟呵呵一笑:“兔崽子。”

恩养缩在若若怀里听故事,两只小爪子搭在书本上,柔嫩的指尖泛着粉,小耳朵却始终关切着房间外边的动静。若若继续读着,小小的恩养缩在她怀里,平日里都很投入的,时不时就要提问,今天心不在焉。她踟蹰了半天,还是扭头喊:“妈妈。”

若若捋着她有些泛黄的头发,“嗯?”

“襄襄什么时候回来?”她小脸上满是期待。

若若问:“怎么呢?”

恩养说:“每天我们都一起听故事。不听的话,她会睡不着。”

若若亲她的额头:“可是她犯错了呀。犯了错,就不能听妈妈的故事了。这是惩罚。”

恩养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会儿,说:“妈妈爱我吗?”

若若放下书,抱着她转了个身,鼻尖对着她的小鼻子,心里眼里柔得要滴出水来,“你说呢。”

“妈妈爱我,那待会儿孟襄睡不着,会吵到我,你不是会心疼吗。”

若若点头,做出勉为其难的样子:“唔,那……明天再罚她,你去叫她来睡觉吧。”

恩养却没有动,搂着母亲的脖子,轻轻说:“我爱妈妈。”

“我也爱你,宝贝。”

“所以我不想妈妈被璟妈吵。”

若若抿嘴笑着:“嗯?”

“让璟妈也睡觉,好不好?”

若若亲她鸡蛋布丁一样的脸颊,“好,都听你的。”

恩养这才心满意足地爬下床。刚要走,就听见她妈妈说:“是在左边的书房,可别迷路了啊。”

“我跟襄襄学习了地图,已经记住了。”

女儿迈着小步子走出房门,若若目不转睛地看着,心想,也只有孟襄才说姐姐是笨蛋。明明她才是这个家最聪明的人。

次日是中秋节了,阿姨回了家,一家人在家里做烧烤吃,因为恩养想吃“一串一串的香喷喷的”。是在泳池旁边搞的露天barbecue,孟璟负责一切,照顾老婆和两个小崽子的胃口。孟襄嚷嚷着她要自己动手。

中途吃到一半,食材不够,需要去屋子里再拿些过来。孟璟要去,若若不许,让她看着孩子们,自己去。

宋若往小篮子里放了恩养最爱吃的藕片和翅根,孟襄最爱吃的香菇和牛肉,孟璟最爱吃的……屋子外面这时传来阵阵笑语声。她端着篮子,到落地窗那边去查看。阳光炽烈,她抬手搭个凉棚。两个小朋友一左一右骑在孟璟的肩上,这是骑大马了,“大马”走得快的时候,孩子们就笑得很厉害,银铃铛一样。

若若静静地看着,一个大孩子两个小孩子彼此打闹,喜笑颜开,声音渐渐却听不太真切了。

隔着玻璃,好像一场遥远的电影。

她想起很久以前,她梦里也有这样的场景,不过她自己是骑马的孩子,而陪她玩的人不知道是谁。

决定要孩子的契机,和孟璟说的,想要个像她的小孩自然也是一部分原因,更重要的,是她的另一个梦。

那个梦里,她穿回去了,回到了那个她本来属于的地方。

醒来之后一额头的冷汗,片场跟她的助理说她面无血色。那时她想,是有可能的,她来这里的时候毫无征兆,也许回去时也一样。

真的穿回去了,她也可以应付得很好,她如此冷静,即使置身沙漠,活下去也是没有问题。

但是孟璟怎么办。

她怕鲸鱼真的会做出极端的事情来。为了找她,她是不惜上穷碧落下黄泉的。想想那一年,她送的一个手链掉进湖里,她都没命一样地跳下去追。鲸鱼清楚她是吊威亚出意外,挂掉了之后来的这里,谁知道她又会做什么傻事?

但,这是在没有牵绊的情形下。

假如她们有一个孩子,那就不一样了。

孟璟会忌惮的。会把小朋友当作责任,当作她留给她的灿烂的遗产。精神也不至于随便崩坏。所以就一鼓作气,趁热打铁地繁衍了。孩子即使傻一点也没关系,长得不好也没关系,她和孟璟都能让她平安快乐度过这一生。

然而,为她思虑到这个地步,却也不是百分之百的信任她,并非没有怀疑过鲸鱼的爱。

毕竟再浓烈的感情,都有耗尽的一天。

宋若听说,好的故事都是点到即止。她后来并不算多的阅读体验也验证了这一点。

某种程度上称得上狡猾的作者们,笔下的恋爱故事,写到主角修成正果就打止了。流传最广的童话也如此,王子和公主幸福美满地生活在一起,就是结局了。婚姻和人生的真相,那些令人发指的阴暗面,都被技巧性地规避。现代人集体讨伐早已听不见他们声音的故事大手,谁说生活到此为止?明明还有那么琐碎那么漫长,那么祸福难料的余生等在那里。

人心是很容易摧折和改变的,人世无常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谁也不知道故事里那对璧人有没有携手走到尽头。

是在哪个岔路口分道扬镳,洒脱放手?

如果已经生了嫌隙,却又勉强相守,人生句点落下的瞬间,心中对彼此有无怨怼?

这一切,她在原本的人生里,都没来得及验证,她太忙于生计了,哪怕到了事故发生前,已经不再受到饥饿的威胁,也还是觉得心底有一个巨大的不能填满的坑洞,从来不能放下心来去接纳一个人,自然也并没有来得及,与谁修成正果。

偶然穿越到一本书里,才有了这条感情线,像是从佛祖指缝里漏下来的一点点甜。

这是第二次人生没有错,但她原本就不是什么满级选手,小号再刷一次,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尤其孟璟是这样特殊的一个人,和她原本认识的所有人都不一样,完全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竟然不再恐惧了。

那天大鲸鱼求婚时,她说没想到能结婚,这句是真的,后来改口说觉得已经结过了,却是个有点美丽的小谎言。虽说随着时间的推移,“穿书”这个概念,在她和孟璟的生活里,已经变得模糊悠远,但她始终没有忘记,自己这个角色的下场。

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矢志不渝的爱只存在于文艺作品,是人类美好愿望的投射。她和孟璟都是凡人,那就逃不掉这个魔咒。而往往,当你爱对方太多的时候,对方的爱就开始走下坡路了。此消彼长到了一定的境界,就会发生不甘、争吵和分崩离析。带着这么阴暗的感情观,发现自己对孟璟喜欢得越来越多的时候,她当然不是没有恐惧的。

好在,鲸鱼是鲸鱼。

并没有因为她这边爱得深了就有所怠慢。

这个人给她的爱,始终如一。

那天分娩完,真是辛苦,但与想象之中比死还要惨烈的痛楚比起来,还可以接受。半夜醒来,却发现孟璟坐在窗边无声哭泣,月光下满脸的泪痕,像落了水却不会游泳的孩子。她说怕自己赶来时出了什么事,已经见不到她了。白天撑了一天。夜深人静,后怕才一寸一寸地漫上来。她逼着她发誓不许再一个人,不许把她当外人。因为她是她的内人。

有清亮的嗓音刺破空气而来,传到她耳膜:“若若!”

阳光下孩子们的笑脸让她有些晃眼。更明亮的,是鲸鱼的眼睛,她脖子上骑着孟襄,手里拉着恩养,朝这边招手笑着:“老婆快来啦。”

——不用害怕了,跟着这个人就好。

她不会松开她的手。她会陪她,一直抵达人生的彼岸。

“老婆?”鲸鱼又喊了一声。

“来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