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卫可颂离开医院之后去了和秦玥约定的地方,秦玥还没来,他一个人坐在咖啡店里发呆,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的客人看他微妙的眼神。

卫可颂现在可是个红人,比他当初都还红,他自己心里大概有点底闹到现在自己风评是怎么样的,但卫可颂也不上网看,他没有给自己找不自在的习惯。

不到五分钟秦玥就来了,穿着一身厚厚的风衣,脸上还戴着黑色的口罩,安安静静地坐在了卫可颂对面,咳嗽了几下哑声开口道:“你找我有事?”

这声音听着和秦钺那种嘶哑有点像,但又要清透一点,像是感冒导致的。

卫可颂一想到秦钺,实在是对这个自己曾经善待的女生提不起什么绅士的心思,开门见山道:“我和你的婚约早就作废了,秦玥,我希望你不要拿出来再搅三搅四了,我不知道卫方强和你说了什么,但我不需要我也很反感让你这样的人来和我合作。”

秦玥沉默了一下,又轻笑了一声道:“怎么,你当初对我那么好,我那个哥哥和你说几句话你就全部相信了,你说很反感和我这样的人合作,那你和秦钺那种人合作,岂不是更恶心?”

卫可颂也没有生气,他对女生一向气性不大,只是很冷静地道:“我为什么不信他?”

秦玥轻声道:“你为什么要相信一个除了害过很多人,名声不好还搞垮你家的畜生?”

卫可颂这个时候动了点怒,打断秦玥的话:“他是畜生,你是什么?!”

秦玥慢慢悠悠地扫卫可颂一眼:“我说他是畜生我都没急,你急什么,卫可颂,难道你假戏真做,真把他当成未婚夫了?”秦玥说这句话不紧不慢,但手却死死攥紧了桌面上的咖啡杯,似乎这杯子的温度是她冰冷的全身仅有的热度。

卫可颂却皱眉反驳刚想反驳,却一下子警惕地看向了旁边,秦钺那么费劲心思就是想要维持住他和自己未婚夫夫的样子,要是秦玥带了什么媒体来拍下他否认这一幕,秦钺那边就难做了。

卫可颂迟疑了一下:“什么叫假戏真做,我们从头到尾都是真的。”

秦玥的手指猛然收紧到指节泛白的地步,她低头让长发垂落遮挡自己过于□□和濒临崩溃的眼神,第一次有些庆幸自己沙哑的声音让卫可颂听不出自己那些张牙舞爪的占有欲:“……..你倒是会哄人,我那个哥哥,怕是被你哄得神魂颠倒吧?”

卫可颂想了想秦钺那张泰山崩于面前也不改色的脸,有点无语和好笑:“他,神魂颠倒?怕是我脱光了他也会让我去隔壁睡好。”

秦玥若有所思:“……你倒是挺相信这个畜生。”

卫可颂烦躁地一蹬杯子:“别这么说他!我告诉你秦玥,你不配!你除了那个莫名其妙的命格,那点比的上你哥?!他样样都甩你八百条街!说真的,一开始我爹让我和你联姻,我其实是想过的。”

秦玥的眼神陡然暗沉下去:“哦,是吗?后来怎么反悔了?是因为你还喜欢褚明洲那个老男人?”

卫可颂低头嗤笑一声:“不关褚明洲的事,我当时的确还对他有余情,但总归不可能在一起,我又没什么能力,这辈子唯一对得起我的人就是我爸,我的确是动过和你商业联姻给他做棋子的心思,但后来我看到你,看到秦钺,我就反悔了。”

卫可颂的目光沉浸在回忆里:“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你家有多神经病,我只知道你生病了还要和我结婚,你爸不喜欢秦钺,要借着我和你联姻搞他,如果我答应了,对你和秦钺,都不公平,你本来说不定可以得到一个真心爱你的人和一段完美的婚姻,而秦钺可以得到一个不被压制的未来。”

秦玥的呼吸顿了下,然后又突兀地急促起来:“…….你当初拒绝联姻,有他的原因?”

卫可颂诚实地点头:“是,我希望他和你,都能过得好。”

多愚蠢和天真的卫家少爷啊,希望一个恶魔得到完美的爱情,希望一条畜生得到幸福的未来,如果是当初的秦钺可能会为这个难得荒谬的笑话笑笑。

但现在的秦钺,离这些东西,完美的爱情和幸福的未来,似乎只有一步之遥了。

卫可颂长叹一口气,给恍惚呆滞的秦玥又倒了一点热咖啡:“你离开这里吧,你哥不会也不应该放过你,但你的罪不应该让秦钺用报复的手段来赎,你不配,他父亲也不配,秦家也不配,秦钺已经彻底自由了,你们这些肮脏的东西,不应该浪费他精力。”

秦玥捂着眼睛低低地笑:“……..秦家也不配,他父亲也不配,我也不配,卫可颂,你到底以为他是个什么东西,他比我们肮脏恶臭多了,你不会知道他心里有多少恐怖和无法控制的想法,如果你真的嫁给了他,你会…..”

卫可颂思考了一下,打断了秦玥的话道:“我觉得我应该会挺幸福的。”

秦玥顿住了,声音嘶哑得不像话:“…….幸福?”

卫可颂点头,客观地评价道:“对,我觉得你哥很适合结婚,虽然看起来很冷血,但一旦确认我是未婚夫,基本对我言听计从,也不会出轨,看样子也不会嫌弃我只会做泡面,诶,我嫁给他其实他也挺亏的,我谈恋爱除了喜欢黏人好像也没啥了,我就是喜欢谈恋爱两个人时时刻刻沾在一起,褚明洲就不喜欢我这一点,但我感觉你哥是那种心里不喜欢,但也会迅速调整接受的,你哥应该不会明着嫌我烦。”

秦玥像是听到什么无法理解的事情:“……..嫌你烦?”

卫可颂:“今天早上陪他去体检,我感觉他就挺嫌弃我絮絮叨叨的,诶,这还没结婚呢,就开始了。”他说完又看向秦玥:“我言尽于此,希望你不要配合卫方强那个人搞事情,你拿出婚约我不配合,那无论卫方强许诺要给你什么,你一样都得不到的。”

卫可颂觉得自己好话坏话都说尽了,离开咖啡店的时候秦玥还一个人怔怔地坐在那里,似乎被这个事实冲击得不清。

卫可颂看聊天结束那情况,秦玥这姑娘能反咬的可能性不大了,就打了个电话给秦钺:“秦钺,我和你妹聊完了,我准备回去了,麻烦你了,对了,你检查结果怎么样了?”

秦钺的语气还是淡淡的,但卫可颂却觉得莫名有点黏:“你不过来接我?”

卫可颂:“……………”

怎么回事,这种理所当然的女朋友口吻。

卫可颂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用什么话接,只好懵懵地回了句:“…..那我来接你?”

秦钺“嗯”了声,又道:”我体检没怎么吃东西,订了家餐厅,等下我们过去吃。”

卫可颂心说七百多卡的高热量巧克力我亲自给喂进你嘴里的,你这叫没吃东西?!

但就和那些不敢说自己减肥的女朋友不可以吃大餐的男朋友一样,卫少爷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怂地闭了嘴,刚想拒绝:“不了吧,我还要回封荼那边…..”

卫可颂这话还没说完,对面的秦钺就呛咳了几声,他声音本来就低哑,这样克制的咳嗽声就有点讨人怜爱,秦钺道:“是我考虑不周了,我自己感冒了,可能会传染你,下次再约吧。”说完了也没挂电话,而是隔了一下又道:“巧克力很好吃,第一次有人在我流血的时候给我吃东西。”

其实也就被抽了三毫升的血的秦董脸上毫无情绪地卖惨:“……之前看我妹妹都有,谢谢你了,卫少。”

旁边的保镖:……..

秦董,你和你妹从小根本就不一起吃饭和体检,您从哪儿看来的?

不愧是我老板,谈恋爱都玩战术,心可真脏。

卫可颂心一下就收紧了,脑子都没过话就从嘴里蹦出来了:“我也饿了,你订的哪家?干脆就一起过去吃算了,你那点感冒能传染得了我?!”

秦钺瞬间从善如流:“是居善阁。”

卫可颂本来不怎么情愿的,听到这名字也眼前一亮:“我喜欢这家的菜!我现在就过来接你!”

居善阁是家川菜,卫可颂破产前一直很喜欢,他在俱乐部鬼混的时候经常点这家的外卖,但后期破产了就再也没吃过。、

他还这家店当时还有个专门的包间,他来了就第一时间供给他,叫天下第一,名字都是卫可颂亲自取的,他当年中二,就是一门心思指望着俱乐部拿第一。

这家味道好,材料正,手艺牛,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贵,一个菜四五千,之前的卫可颂真不当一会儿事儿。

卫少一顿吃个两三万多正常啊,他在酒吧随手开的一瓶酒都不止这个价格。

卫可颂最喜欢这家的泡椒牛肉,但后来没钱,就只能吃泡椒牛肉的方便面,才发现居善阁的泡椒牛肉——是真他///妈好吃啊!

他当时喜欢做这菜的厨子,还专门花了大价钱请到了俱乐部食堂给大家改善了一段时间的伙食,后来发现他一门心思结交的哥们儿穆星根本一点辣都吃不了,才又把这厨子给居善阁送了回去。

卫可颂虽然现在手里宽裕了点,但能阔绰地吃一顿居善还是没这底气的,秦钺说要带他吃,他还真的不太能拒绝。

秦钺带着卫可颂熟门熟路地走到了居善阁,一下车就拉卫可颂的手往天下第一那个包间的位置走了,结果在包间门口被人拦下了,服务员满头冷汗地看着这个来头不小的客人,拦人的手都在抖:“秦,秦董,包间里有人了,给您准备的,是另外的包间。”

秦钺身上的气质顿时一沉:“是谁?我预订的时候说得很清楚,只要这个包间,你们当时告诉我,这个包间我来的时候应该空了。”

服务员也快要哭了:“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本来这包间的确是您的,但上一位客人八点了就来,点了一桌子的泡椒牛肉,现在都还没走!我们以为这包间能空出来给您的!之前有位客人都还在等这个包间,八点到现在,怎么都该轮换两桌了,现在第一个客人都还没走呜呜呜…….”

包间的门被打开,里面出来一张卫可颂无比熟悉的脸。

穆星和卫可颂四目相对,穆星怔了一下,身子下意识侧了一下想要遮挡着后面的一桌子菜。

穆星后面缓缓推出一辆轮椅,褚明洲坐在上面静静地看着牵着卫可颂手的秦钺,他垂眸道:“今天这包间,想要的人还真不少。”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