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六十四缕白月光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个账号是今天下午刚申请的,并没有经过认证,暂时无法判断是否本人——

话说回来,能在这个风口浪尖上强制性注册这个名字的,恐怕也没有其他人吧?

这是真实存在的吗?

金丝雀和霸总?

Cp粉幸福的快要昏厥过去,亦有不少网友开始激,情转发。

两幢别墅啊,能抽到真的是人生赢家了!

且不说苏萝是否真能兑现,季临川那边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只要两人结婚,就可以愉快地等开奖收别墅了。

先前有些不知轻重的营销号开始怂怂地默默删除掉先前对苏萝的抨击。

敢和季临川叫板?

他们是脑袋瓜子秀逗了吧。

什么秃头大肚老板的话也不说了,不敢说,都在疯狂删除自己激,情慷慨时不过大脑说出的蠢话。

苏萝那条微博,转发量瞬间过千万,还在蹭蹭蹭往上涨。

而当事人季临川发完微博,放回去手机,淡定地准备叫苏萝出来吃饭。

属于苏萝的戏码拍摄结束,刚刚回到梁京;而季临川也不让她来回折腾,自己挤出休假陪她,住在影视基地附近的酒店中,顺便借用厨房,给苏萝煲养生粥,做些合她口味的菜肴。

现在的苏萝嘴巴更挑了,稍微有一点奇怪味道的东西都不吃,香菜羊肉鱼肉不可食用,变本加厉到连加了葱姜蒜的也不吃。

季临川便在煲好汤后静悄悄地挑出来,既起到调味的作用,又能叫小公主心甘情愿地吃下去。

苏萝的肚子还没有显怀,只是稍微鼓起一点点;《银楼香玉》中属于她的戏码快要拍摄结束,暂时还无人发现她怀了小家伙。

亲近的几个人都知道,易慕早早杀青,她人脉广,早早地嘱托好友们照顾苏萝。

还有范恬,也是寸步不离地守着苏萝,现在陪她看书,看她肚子中的目光也充满了慈爱:“萝萝,以后你要是生个和季临川那样的儿子——”

苏萝会意:“一定让他认你做干妈。”

“不是,”范恬十分羞涩,“你看我适不适合做童养媳?”

苏萝:“……用心险恶啊你。”

季临川推门进来,正好听到苏萝最后一句。

他不知道这两个小姑娘又在讨论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但直觉告诉他应该不是什么会令他开心的东西。

季临川说:“该吃饭了。”

范恬眼中闪光:“我能蹭一蹭吗?”

“当然可以。”

苏萝其实还不太饿,她现在喜欢吃一些磨牙的小零食,是一种特制的饼干,很小,有点硬,添加的糖分很少,尝起来只有淡淡的甜。

季临川不许她多吃,她一直都是小仓鼠一样,偷偷地囤起来,慢慢地咬。

苏萝甚至忧愁地怀疑自己肚子中的小家伙是个仓鼠精,不然她怎么会这么喜欢磨牙?

范恬是网络重度痴迷患者,时不时地刷个微博,笑嘻嘻地告诉苏萝今天下午网络上的混乱。

苏萝睡了一下午,没看手机,根本不知道这事,懵了一下:“啊?”

范恬姨母笑:“你该不会还不知道这事吧?算算年纪,你刚发那微博的时候还在上高中吧?没想到那么早你就瞄准季临川了……”

苏萝耳根通红:“没有!只是无聊跟风写着试试罢了。”

范恬一脸“我看破但是不说破”。

季临川稳如泰山:“是我的荣幸。”

范恬拿起筷子,唏嘘不已:“我今天就不该来,没想到你们夫妻俩关起门来虐狗,真叫我的小心脏承受不来哇。”

这样说着,她仍旧是吃了两大碗饭。

狗粮很饱,季临川的手艺太好。

送走范恬,苏萝才抽出空看微博,这下嘴巴惊出o型。

震惊地看着旁侧的季临川。

季临川眉头未皱一下:“梁京东区有新的开发计划,预计年底动工,只怕来不及兑奖。”

苏萝:“……啊。”

梁京啊!

梁京的两套别墅,他说送就送。

看着苏萝震惊的小模样,季临川捏捏她的脸颊:“回神了,小公主。”

他掐的并不疼,苏萝摸了摸脸颊,忐忑不已:“你认真的?”

“我不会骗你。”

“那你上次还说你是我爸爸!”

季临川笑了:“小小年纪,怎么还这么记仇?”

苏萝碎碎念:“要是我爸爸知道,一定会被你气坏。”

“夫妻间的小小情,趣而已,无伤大雅。”

苏萝低头看手机,那条微博下的转发量令她心惊肉跳,喃喃低语:“天呐,这也太疯狂了吧?”

还有些人在叨叨叨地说些不好听的话,苏萝心态平和,全当他们在放屁屁。

正看着,季临川慢悠悠地开口:“先前你给我寄的信里都写了什么?”

“废什么话当然是情——”心不在焉的苏萝瞬间警惕,硬生生大转弯,“——青少年行为守则。”

季临川挑眉:“嗯?”

苏萝:“就是些很正常的话啊,没什么的!”

……才不会把她曾经暗恋过他的这种事情说出来。

太丢人了。

她羞恼地回了卧室,独留季临川一人。

季临川其实早就知道了苏萝当初写在信上的东西——那时候,被他打到鬼哭狼嚎的季扶风表示,恶意回复的都是情书。

萝萝给他写的也是情书。

哪怕原件早已被季扶风弄丢,颇为遗憾,但一想到萝萝现在就在身旁,季临川又释然了。

还有什么比这更圆满的呢?

网络上的舆论并没有因为季临川的那条微博而停止。

苏萝看到晚上十点,上大号发微博——

[苏萝:近期在网络上看到一些不实言论,经过沉思,决定明日上午十点,直播澄清。谢谢大家的关心,祝今晚好梦。]

她没有看微博,发完后直接下线睡觉。

身侧的季临川搂着她,下巴搁在她头顶:“乖萝萝,晚安。”

“晚安。”

-

十点整,梳洗后的苏萝准时开启了直播。

观看人数蹭蹭蹭地往上涨,弹幕刷的飞快,有的是夸小仙女美貌无双,有的则是疯狂追问关于季临川的事情,也有些败胃口说脏话的,直接被禁言。

苏萝睡眠充足,此时精神很好,看着弹幕,随机地挑选几个问题回答。

“问我为什么炫富?”苏萝念着弹幕,讶然地摊手,“抱歉,那个小号只是记录我的日常生活而已,并没有丝毫炫富的意思。”

柠檬树瞬间大丰收。

记录!日常!生活!

想想也是,毕竟她什么都有,在她眼里,这些确实不是什么奢侈品,再多的钻石,在她眼中只怕和小孩弹珠没什么区别吧。QAQ

“问我东西来源?嗯,有部分确实是男人送的,不过送东西的男人是我爸爸,比如说这几辆车……我母亲?啊,我的母亲比较喜欢送珠宝。”

苏萝笑吟吟地回答着问题,铺天盖地的黄色柠檬图标出现。

在这重重包围中,有个问题脱颖而出:“你的经济来源全靠父母资助?还有片酬?”

这个问题显然要比那些“卖X钱”之类的话语温和的多了。

苏萝想了想:“不全是,一部分是股权分成,还有盈利。我名下大概有几十家度假村,还有一些公司,足够我生活了。”

艹艹艹艹艹!

苏萝越是说的风轻云淡,网友们越是不淡定。

这个女人也太太太豪了吧!

靠,这样还靠什么男人啊,有的男人跪舔她还来不及呢。

苏萝念着弹幕上最新的一条弹幕:“你身后的男人是谁?嗯?我后面?”

她转身,看到身后的季临川,黑色衬衣熨帖平整,容色淡淡,星眸朗目,正在找什么东西。

哼,就知道这个狗男人不会安分!

转身再看,弹幕已经被铺天盖地的啊啊啊啊所掩埋,有些弹幕艰难突出重围,质问:[刚刚走过去的人是季临川吗?为什么他会在你那里啊啊啊啊]

苏萝耳朵红通通,她说:“充话费送的。”

她低估了季临川的脸皮。

他站定,平静地问:“萝萝,还记得昨天绑你的那根领带放在哪儿吗?”

苏萝:“……”

啊啊啊这个男人为什么可以坦然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种话啊啊啊!

再说,他们昨天很友好的吧?

没有产生什么奇奇怪怪的play吧?明明只是盖着被子纯聊天啊!

大脑瞬间死机,苏萝看着弹幕上的“刺激”“嗷嗷嗷”“疑车有据”,开始认真考虑今天是不是需要去买个榴莲了。

晃神间,季临川已经倾身过来,凝神看着弹幕,失笑:“不要想太多,我是说,绑住萝萝头发的那根领带。萝萝的审美很独特,总是喜欢拿些新奇的东西做饰品。”

男人声音温和如水,当他与苏萝同框的时候,先前还对这两人有质疑的顿时不坚定地倒戈了。

男帅女靓,这是什么神仙小情侣啊!

季临川一现身,话题迅速转移到“转赠别墅”这件事情上。

季临川淡然:“会送,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下年春末夏初。”

这句话一出,苏萝的那条微博转发量涨的更加惊人了。

两幢别墅啊!

狂欢中,季临川平和地说:“不过兑奖可能要稍稍延后一段时间——”

嗯?

延后是什么意思?

空头支票?

质疑调侃的弹幕还没来得及发出去,季临川下句话跟上来:“梁京西郊的动工在下年初,建设周期为一年,所以验房应该会在开奖后六个月之后。”

梁京,别墅,两栋。

算了算价值,这是一奖中成千万富翁的级别啊!

弹幕被铺天盖地的“爸爸”“握草”“嗷嗷嗷”覆盖住,而微博……

微博暂时不能转发。

客户端瘫痪掉了。

直播时间结束,季临川关闭相关设备,轻柔地亲吻苏萝的脸颊:“萝萝,是不是该去产检了?”

苏萝点头。

医生早就预约好,例行检查之后,医生又让多做了一项。

做完之后,苏萝心里面有些担忧,她现在好像更加容易胡思乱想了,抓着季临川的手,她问:“医生,是有什么问题吗?”

医生慢慢地说:“问题倒是有的……”

苏萝拽住季临川的手紧了紧。

他推推眼镜:“恭喜您,怀了双胞胎。平时要更加注意……”

苏萝感觉有只蜜蜂在她耳朵里飞:“什么?”

医生好脾气地又重复了一遍。

但苏萝脑子里只有那个“双胞胎”。

两个、两个崽崽?

她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季临川淡定多了,向医生道谢,扶着呆若木鸡的苏萝往外走。

一直到上了车,苏萝才醒悟过来,摸着肚子,大惊失色:“我觉着自己好像是在做梦。”

季临川愉悦无比,亲吻她的脸颊,低笑:“现在呢?”

“还是有点不清醒。”

长长的一个吻,吻到苏萝几乎喘不上气来,季临川才放开她,抵着她的额头,珍而重之:“萝萝,谢谢你。”

苏萝快哭了:“呜呜呜怎么是两个啊……”

季临川失笑,摸摸她的脸颊,软语安慰:“不哭不哭,回去给你天天做好吃的好不好?”

苏萝抽抽搭搭。

季临川捏着她手,认真地说:“先前有些事情我没告诉你。”

苏萝泪眼朦胧:“你背着我调戏漂亮小姑娘了?”

“没有。”

“难道是漂亮小男生吗?”

季临川失笑:“更没有。”

他抽出纸巾,擦拭着苏萝脸颊上的泪珠儿:“萝萝,在你到来之前,我不曾怨憎过这个世界,只是觉着不公;而你,让我先前的困难都变的甘甜。”

苏萝抬着泪汪汪的眼睛看他。

他鲜少说这种话,如今说出来语调也不再平静,带点微颤。

季临川说:“我想说,我爱你。”

苏萝扑过去,搂住他的脖子:“你早点说多好呀,我等了好久好久啦。”

——从高中到现在。

——从青涩胆怯到如今的骄纵蛮横。

“……其实我也爱你呀。”

——正文完——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