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圆满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小萌简直无语,也知道陈冠生一旦没皮没脸起来毫无下限,只好让他进来,她接过他手中的化妆包和衣服跑到洗漱台,“我卸妆先了。”

“行!老婆,你慢慢来。”陈冠生笑得一脸春意,然后跑去洗浴缸。

透过镜子,她看到了弯着腰认真搓洗着浴缸的男人,小萌忍不住想笑,她是属于那种正经八百的性子,遇到陈冠生这种油腔滑调的男人,也是没辙了,甚至觉得自己都有点被他给带歪了。小萌卸好了妆,洗了个脸,陈冠生便凑了过来,他动作很是轻柔,修长的手指很是不安分的从她的腰间划上后背,然后将她紧紧的搂在了怀里,顺着耳垂往下亲着,喘着气道,“老婆,我把浴缸给洗干净了,水也放好了。”

浴室里升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好似催化剂,让人忍不住想去占有。

次日俩人是睡到自然醒的,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小萌怕弄醒陈冠生,于是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拉开落地窗帘,外面银装素裹的白茫茫的一片,洁白的雪花在空中飞舞着,她忍不住打开窗子去触碰那飘舞的雪花。

寒风裹着雪花从窗缝中带着呼啸声卷了进来,她只穿了件薄薄的打底衫,不由得打了个冷战,然后很是不舍的把窗户给关上了。

就在这时,她的后背突然有了一股子暖意,陈冠生双手交叉环抱着她的肩膀,脸贴着脸蹭了蹭,柔声道,“怎么?想出去吗?”

小萌点了点头,“嗯!”

“我听说北京的冰糖葫芦很好吃,要不我带你去试试。”陈冠生说。

“行!”小萌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迅速跑去浴室刷牙洗脸,她今天懒得化妆,反正他老公说她素颜也漂亮。

怕冷的她涂了一些滋润皮肤的面霜,然后套了件呢子大衣,裹上一条羊毛围巾,穿上雪地靴,便坐在客厅里等起了陈冠生。

陈冠生刮干净了胡子,然后打了点摩丝把刘海给梳上去,一脸的阳刚帅气。

他走了出来,摸了摸脸问道,“老婆,你那什么膏借我擦一下,脸上有点起皮了。”

小萌拿着盒面霜,扭开盖子,“把脸凑过来,我给你擦擦。。”

陈冠生觉得空气都充斥着幸福的味道,他急忙把脸凑了过来,一米八几的个子高出他媳妇一个头,怕她媳妇擦得费劲,于是拉了张凳子坐下。

小萌用食指勾了点面霜涂他脸上抹均匀,陈冠生两手搂着她的腰身,仰着头一脸的享受,“老婆,明天记得也要帮我擦。”

男人眉毛浓密,鼻梁高挺,五官精致,菱角分明,略长白皙的脖子,她再一次被她家男人给迷住了,这张脸真是让人白看不厌!小萌给他擦完,忍不住低下头,亲吻了一下他的唇。

陈冠生一向的得寸进尺,用数倍的吻还击着,亲得她嘴巴都肿了,她甚至有些后悔自己的不理智,俩人磨磨蹭蹭又拖拉了半个多小时才出得了门。

夫妻俩去了天.安.门.广场和主席的头像拍了张合影,然后又去故宫逛了下,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那么快,转眼间她们便在北京玩了三天两夜,准备启程回深市了。

回来一个多月的时间,小萌竟然发现自己怀孕了,陈冠生有点接受不了,有孩子便意味着俩夫妻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恩爱。

小萌怀孕会有呕吐的症状,搞得她都没心思上班了,但又放心不下公司里的事,每天只好去公司逗留两小时再回家。

从北京回来后,陈冠生是越发的粘人了,小萌怕他会一时忍不住伤害到胎儿,于是建议分房睡。

分房的日子过得格外的煎熬,陈冠生几乎是数着日子过的,盼望着盼望着,终于熬到了小萌的预产期。

老婆生第一胎时他就没有陪产,这一胎无论如何他都要陪伴在老婆身边,守护着她。

冠生这几天都不敢出门,把公司全权交代给老九去打理。

今天小萌吃完午饭突然觉得下腹有些疼,再看了下预产期就知道自己是要生了。

听说第二胎会生得快些,她托着肚子急忙喊道,“老婆,品姨,我好像快要生了,你们赶紧帮我准备下待产的东西。”

陈冠生在房间里查着账单,一时跑得太过着急,还摔了一跤,“老婆,我这就准备。”

有了第一胎的经验,待产的东西已经提前打包好了,拎包就可以直接走人。

品姨从厨房里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一把扶住了她,然后往她们小车的方向走去。

陈冠生拎着待产包,动作火速,把门给锁上,当他跑向停车的后院时,已经看到老婆和品姨坐在车后座上等他了。

透过车镜他看到了一脸痛苦的老婆,他紧张得手心都冒汗了,他听人说过女人生孩子会很疼很疼,就像断了几根肋骨似的,想着他那仙女似的老婆要遭这种罪,心里很不是滋味,“老婆,你忍忍啊...医院很快就到了。”

他脚踩油门,一路风驰电掣的往医院开去。

下车的时候,小萌已经疼得脸都白了,陈冠生看得心疼得不得了,恨自己不能与老婆分担一下痛感,她亲吻了一下小萌的额头,“老婆,辛苦了。”便火速的跑去办理住院手续。

等到进待产室的时候已经开到三指了,他们这次来的是私立医院,可以给男人进来陪产,订的也是VIP房,好几个医生专门替她接生。

小萌疼得额头冒汗,陈冠生一手紧紧的握着小萌的手,看到她老婆疼得呜呜叫的样子,心像被刀子给挖了似的难受。

他蹲下身子,吻了下小萌的手背,一手拿着张纸巾不停的给她擦着额头上的汗,此时此刻他竟然连张嘴说话的勇气都没有,因为一张嘴,喉咙会莫名奇妙的哽咽住,眼泪会夺眶而出,不受控制的。

他嘴唇有些发抖,“老婆,辛苦了,加油!”

小萌感觉到了脸上有股滚烫的液体滴落,她看了眼身边的丈夫已是泪流满面。受苦的时候,她男人知道心疼她,这个男人值得她去生二胎,或许这就是爱的力量吧!这一刻她的身体好像被注入了麻醉剂,痛感在逐渐的减退。

她一手握着床把,一手握紧着陈冠的手,深吸一口气,然后用尽全力……

她所有的付出,他老公都看在眼里,一段美好的婚姻就是要彼此成长,相互成全,互相扶持,相互理解、包容,才能走得更远。

这辈子她是幸运的,这些他老公不仅都做到了,还做得很好。把她宠成了一个孩子,全然记不起前世泼妇时的模样了。

陈冠生在心里暗暗的发誓,余生定会好好待她,老婆嫁给他后太不容易了,又要拼事业,又要相夫教子,还要承受生孩子的痛。

结婚这么多年,小萌在陈冠生心里一直都是超凡脱俗的女神,她的一瞥一笑,依旧会让他为之着迷。

这是他这辈子里爱到极致的女人,就像鱼儿离不开水,树木离不开土地......

就在这时,小萌感觉肚子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似的蔫了下去,很快医生便报起了时辰:“孩子出来啦!是十六点二十分出世的。”

陈冠生见孩子出来,母子平安,如释负重的吐了口长长的气,他蹲下身子,轻吻了下小萌已经湿润的眼睛,“老婆辛苦啦!我老婆真棒,老公爱你。”

“你太不容易了。”

小萌脸上露出笑容,小声道,“我也爱你。”

一旁的医生将小孩给清理干净后,抱到小萌面前,说道,“快看看,是男孩还是女孩。”

如他所愿,是个儿子,小萌一脸的满足,“是个男孩。”

陈冠生看了一眼儿子,用袖口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喉咙有些哽咽,“臭小子,看把你妈给折腾成什么样了!可把你爸给心疼死了。”

一旁的医生听得在那里偷笑,“我接生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恩爱的夫妻呢!真是羡慕死人了。”她说把孩子抱到陈冠生面前,“别只顾着老婆,儿子也一样重要,赶紧抱着。”

陈冠生握着小萌的手还不舍得放,他看了小萌好一会才接过医生手里的孩子,“怎么那么丑?”

医生正在给小萌缝伤口,痛得她忍不住哼哼的叫了两声,陈冠生忙把孩子交给一旁的护士,“你帮我抱着。”然后看像给小萌缝伤口的医生嘱咐道,“医生,你轻点,我媳妇疼呢!”

医生忍不住笑了,“哪有缝伤口不疼的啊!喂!这位同志,我还没见过像你这样当爸的,孩子才刚出生,抱一会就扔给姑娘了?这爸爸当得不称职啊!”

小萌忍着疼痛,推了推陈冠生,“抱过来给我看看。”

她看了下,好像是挺丑的,和她女儿刚出生时差不多,跟只扒了皮的兔子似的。

等伤口处理完毕,出产房的时候,小萌便看到了她的家人全都来了,瞬间好像有一束阳光正穿透过胸膛照了进心房,暖得不得了。

这辈子她儿女双全,有个体贴的老公,父母健在,事业有成,此生已经足矣!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