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7 一支穿云箭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另一边,黑星军团领地,机械生命文明,使徒星。

使徒星位于闪耀世界西戈玛星系的中央区域,这是一颗巨无霸般的超大型行星,地表满是纵横交错的机械建筑,巨构建筑比比皆是,处处都充斥着工业风格的美感。

在多年的发展历程中,使徒星作为机械生命文明的母星,经历了数次改造,机械生命动用星球工程学将整个行星掏空,以金属替代了大部分星球物质,近乎完全机械化了,如今整个使徒星就是一个可以移动的星际战争堡垒。而随着机械文明人口指数级增长,星球体积也多次人为扩大,本来只是个一般大小的行星,现在改造成了超巨型行星。

四个巨型卫星拱卫着使徒星,主要被机械生命用来开展星际巨构工程。

此时此刻,一道巨大的虫洞裂隙在一颗卫星旁浮现,黑压压的机械部队拉着巨人般的未知机体飞出来,宛若勤劳的蚁群。

一道道流光从使徒星飞出,悬停在机体不远处,正是幽祖等使徒兵器。

随着韩萧技术水平上升,这些使徒兵器也个个鸟枪换炮,一次次主动更新强化身上的载件,外观有了明显变化,如果说几十年前的样子是穷酸平民版,那现在则是土豪氪金版。

这时,幽祖身边光芒一闪,韩萧的身影传送而至,众多使徒兵器早已接到消息,此时纷纷行礼。

幽祖的电子眼闪烁着光芒,望着这台机体,头上冒出一个好奇表情的绿色虚拟屏泡泡,用毫无情感起伏的声线问道:

“主宰,这是什么东西?”

“一具蕴含着未知技术的机械残骸,我研究用的,先寄存在你这里,我不想让它被太多人看到,所以不适合放在黑星行宫。”韩萧回道。

幽祖点点头,“我会安排人手建立一个秘密研究所,专门存放这台机体,现在就立项吗?”

“唔,成立档案吧,以后这个大家伙的编号就是SWY-001。”

韩萧随口取了个代号,SWY也没啥特殊意思,只是顺手用了“啥玩意”的拼音首字母,他觉得这个代号的意思表达得十分清楚,以后又遇到啥未知的东西,全都用这个代号系列算了,一目了然。

趁着工程队运输SWY-001的间隙,韩萧扭头看了一眼机械生命文明的景象,暗暗点头。

经历了七八十年的发展,机械生命文明借着军团的资源供应,已经在西戈玛星系大幅扩张,展现了他们星际工业级的发展水平,完成了自给自足,蒸蒸日上,并且人口爆炸,已经成为韩萧手上的主要兵源之一。

即便没有自己的械力加成,如今的机械生命文明也足以对付一般的星系级文明了,毕竟机械文明最大的优点就是资源调配高效率,思想高度统一,生理、娱乐需求几乎为零,全民皆兵,称得上是穷兵黩武,但又不会像正常文明一样遇到各种负面的民生、社会问题,可以说机械文明的工业体系就是为战争而生的。

韩萧不禁想到在隔壁埃德尼星系发展的黑灵族,同样具备高效率调集资源的蜂巢思维,通过惊人的群体学习力迅速消化科技树,并且从中推演新的技术方向,也是发展迅猛,已经开启了星际殖民,正在朝着星系级文明转化。

因为心灵网络的强悍族群学习力,黑灵族培养了大量基础学科的科学家,目前已经为后勤部、超能学院输送了大量人才。

不过由于个体差异性,黑灵族走上了另一条路线,不像机械文明一样变成了战争机器,而是繁衍出了新的文化,相比之下,黑灵族这种才是得到星际社会承认的文明形式。

两个文明都发展迅猛,手上捏着这两张牌,黑星军团自给自足的能力还是很出众的,韩萧对两者的发展颇为满意,只花了数十年的时间,就迅速追赶上了星系级文明的标准,已经极其惊人了。

其中虽然有黑星军团不遗余力的资源、技术支持,可拥有相同待遇的海蓝星,如今距离星系级文明依然还有巨大的差距。

“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海蓝星除了人杰地灵以外,恐怕就没有别的优点了……”

在他感慨之时,工程队终于将SWY-001运了过来,定向虫洞旋转着收缩消失。

韩萧定了定神,招呼机械部队迅速围绕SWY-001的机体建造研究室。

星际工程学极其高效,没过多久,一个巨大的研究所雏形便从无到有建立了起来,将SWY-001包裹了起来。

“让我康康,你都有什么好宝贝……”

韩萧心情愉悦,走进研究区域,迫不及待唤出各种科研器械,立即投入了热火朝天的逆向工程研究之中。

他第一步便是寻找SWY-001的记忆模块,很快便发现了损坏的记忆芯片模组,以及带有脑组织结构的巨大生物器官,不过无论是机械科技还是生物科技,都在他的技术范畴之中。

韩萧使唤机械助手摘下记忆芯片模组,放入专门的数据解析设备,开始读取其中的数据,同时让另一批助手拿出一套探针状的缆线,没入生物器官的淡白色脑髓液,自动吸附在记忆触突上面,分析其中储存的记忆信息。

很快,一份份报告便在屏幕上显示了出来,由于融合的原因,记忆模块之中似乎蕴含了所有献身机械师的人生经历,只是SWY-001的记忆文件损坏严重,并且夹杂着大量无用的冗余信息,解析拼凑的过程颇为缓慢。

韩萧有几个研究目标,其中一个是通过挖掘记忆模块,直接获取这些机械师的图纸知识,如果成功,就可以节省大量时间,不用对SWY-001机体的所有部位进行全盘逆推。

放置设备持续解析记忆,韩萧又专门找到了智能总控模块,里面大概率储存了机体所有功能的使用日志,对他而言就像说明书一样。

只是智能总控模块受到虚拟防火墙的保护,使用的是这个未知文明的基础代码,与星际社会的虚拟技术有差异,同样需要基础解析,就像当初智能瘟疫的虚拟叛变病毒一样。

这对如今的韩萧来说,倒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要花一点时间。

根据SWY-001的特点,意识的存在性质很可能也是双份的,一个是沉睡在生物大脑中的灵魂意识,另一份是储存在机械记忆元件中的智能意识,即是正常生命体与机械生命的合体,所以只要能突破防火墙改写对方的智能程序,大概率可以做到洗脑的效果。

毕竟韩萧也掌握了刑徒技术,对于这样的思想改造并不陌生。

就在他忙活的时候,面板忽然一动,弹出了信息。

[你从目前的研究中收获了些许感悟]

[专属专长研究进度+16.4%]

[目前进度:61.1%]

“又触发一次专属专长了?今天可真是我的幸运日!”

韩萧动作一顿,眼神一亮。

这几十年来,他一共才触发了三次,现在专属专长进度总算又有进步了,要是这个提示不跳出来,他差点忘了这茬。

在版本更新期间,经验储备有点紧,韩萧没有拿觉醒点去换专长进度,不过现在玩家回归了,这个路子倒不是不能考虑。

不过进阶才是目前的首要任务,韩萧不打算乱用经验,打算凑齐进阶需求之后,再拿出富余的经验用来点技能拿觉醒点。

毕竟他也不知道更高层次的门槛到底是什么,早已决定在进阶前尽量提升能级,虚空神性蜕变是一方面,多一个专属专长也不错。

……

得到了SWY-001,韩萧的研究重心发生了偏转,接下来的大部分时间都泡在研究所解析SWY-001,抽空和圣约成员挨个谈话,说服了一批人,等待合适时机再出山。

而在外界,三大文明与超A级协会明面上没有继续产生冲突,但在黑市的斗争态势越发激烈。接管不同区域黑市的玩家遇到不同的挑战,多数人自发合作克服困难,缓步提升着黑市整合的进展。

无尽星云,迪朵拉星系,某个中转站星球。

“咔擦……咔擦……”

仿佛踩着碎玻璃的脚步声在昏暗的房间里回荡开来。

军团长的大机机斜靠着墙壁,浑身都是伤口,身下已是一滩血泊,陷入了重伤僵直状态,动弹不得,只能睁大双眼,怒瞪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很快,脚步声渐渐靠近,一个厚重人影的轮廓在昏暗的灯光下渐渐清晰,穿着一身黑红色机械铠甲,手里持着一柄血色的机械重斧,正在滴滴答答往下流血。

在他身后是一片狼藉的景象,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尸体,血流满地,墙壁上到处都是弹孔,大量的弹壳与金属碎片散落在地,看上去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这是一座黑市基地,不久前由军团长的大机机接管,逐渐走上正轨。

然而就在今天,一个人找上门,独自捣毁了这个黑市渠道,将基地里的所有人杀了个精光,只剩下军团长的大机机一个活人,被人连杀了好多次,花完了全部复活机会,毫无还手之力。

因为上门的敌人赫然是天灾级!

机甲战士停在军团长的大机机面前,打开了头盔,露出一张褐色鳞片脸庞,像是穿山甲化人了,淡淡道:

“只剩你一个了……”

“达费斯,咱们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你为什么要对付我们?!你接受了三大文明附属势力的雇佣?”

军团长的大机机咬牙切齿。

在这里经营了一段时间的黑市,他对附近的势力了解了一番,眼前这个长得像穿甲山成精似的家伙,便是这片星系一个知名民间武装组织的首领,天灾级的械武者!

闻言,达费斯发出了一声短促的笑声,带着淡淡的嘲讽。

“我干掉你,还需要通知你?”

“别嚣张!你毁了我的任务,我记住你了,给我等着!”军团长的大机机咬牙,放下狠话。

“怎么,B级超能者还想向我报仇?就凭你是所谓的不灭者?”

达费斯一脸冷漠,根本不为所动。

接着,他缓缓举起了手中的重斧,漠然道:

“你太弱了,来多少次都没用……死在我的手里,是你的荣幸。”

话音落下,重斧劈落,鲜血四溅。

这一次,军团长的大机机没有复活,他已经花完了六天内的复活机会。

见状,达费斯头也不回,转身就走,只留下满地尸首。

军团长的大机机直接被弹出身体,一天之内都无法上线,只能登陆论坛。

“妈的,这是你逼我摇人的!”

军团长的大机机怒火中烧。

好不容易接收的黑市,被一个天灾级降维打击灭了,他的任务算是失败了,只能前往其他区域,重新开始。

退一步越想越气,忍一时越想越亏!

他恼火无比,实在是气不过,咬牙打开了论坛内置的群聊功能,在军团频道里发言:

“我的黑市被人砸了,对方是个天灾级!兄弟们,咱们沉寂这么久,有没有兴趣开一个BOSS,给军团长长脸?我愿意出钱!”

频道里沉寂了一下,紧接着消息如瀑布般刷屏,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

是谁?在哪?什么时候?多少钱?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