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他喜欢的性与爱是揉碎的玫瑰汁液,

滴落在她心头成了刀尖血。

红白玫瑰,薄凉烈酒 ,

猎心游戏,不死不休。

——衬衣

夜幕低垂,厚厚的窗帘遮住了漫天星光,也将房间弥漫的春色藏了起来。

闻烟躺在浴缸里闭着眼睛,纤长的睫毛似乎也沾染了湿气,微微扬起的天鹅颈,露出优美的弧度,所有的美好都藏在了泡沫之下,皮肤被热气描摹出诱人的粉红。

像是刚从青涩到成熟的樱桃,等人采撷。

她意识不到自己的美,却已然成了诱惑,黑色沾湿的头发,干净的眼睛,一尘不染的脸,和年轻的身体。

一切原始的懵懂干净,都是诱惑,等着被人弄坏的诱惑。

闻烟确实累了,今天是她上班的第二天,工作节奏还不适应,而最让她头疼的是明天要去见客户。

【你刚入职,客户想见见你,而且最近新车上市比较忙,需要我们明天去on site】

想到同事的话,她不禁有些头疼。

闻烟刚大学毕业,22岁的年纪还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打磨,和人谈笑风生并不是她擅长的,相反,她的性子还要更静些。

但脱离了学生的身份,很多事情由不得你。闻烟有很明确的职业规划,所以眼前这些必须要经历,褪去青涩和稚嫩,学会慢慢适应慢慢成长。

想通之后好像也没那么苦恼了。

闻烟从浴缸中站起来,哗哗的水声搅动了室内氤氲的水汽,她赤着脚慢慢走向花洒,冲洗着身体上的泡沫。

.

闻烟所在的凯扬广告公司是家德企,总部在慕尼黑,服务的客户是全球著名的豪华车品牌Feint-Aurelio——法因图,常年在豪华汽车市场独占鳌头,同样也来自德国。

Feint-Aurelio坐落在蓝珀大厦,周围高楼大厦林立,形成A市寸土寸金的CBD商圈。

出租车在大厦前停下,闻烟和李明新提着电脑包从车上下来,穿过旋转门进去了。

李明新,闻烟的直属leader,二十**岁的样子。

“市场部在35层和36层,我们主要对接的CRM部门是市场部下面一个分支,所以直接上去就OK。”李明新向闻烟解释。

“好的。”闻烟笑着点头。

进去旋转门之后是宽阔的大厅,有FA的咨询台和咖啡店,扶梯从一楼直达三楼,整个大厅显得非常空旷华丽,穿着西装衬衫的男人和包臀通勤装的女人,手持着咖啡谈笑自若地走上电梯,随着电梯越来越高,颇有种站在金字塔顶端的意味。

搭扶梯到达三楼,穿过星巴克,刷FA专属的门禁卡才能进到电梯间,从而才能搭直梯到达三十五楼。

保密未免做的太好,闻烟轻笑。

“他们是流动办公,工位都是不固定的,三十五楼好像没位置,我们上去看看。”到达三十五楼办公室,李明新带着闻烟转了一圈。

闻烟跟在李明新身后,从进来的那一刻就感觉到了工作环境的不同,凯扬的氛围很轻松,然而这里,每个人都行色匆匆,节奏非常快。

流动办公可以将办公资源最大化利用,FA的每个细节,都透露出上位者的精明。

电梯不能直达36楼,因为没有这个数字,35楼和36楼之间,是一道修建精巧的旋转楼梯,像是在内部打通了一个阁楼,想要到36楼,只能走楼梯上去。

“你先坐这里,我去那边看看。”到36楼看到一个空位后,李明新让闻烟先坐下。

“谢谢明新哥,我们是十一点开会吗?”闻烟把电脑放下,看了眼时间。

“嗯,我待会儿过来找你。”李明新说完去找座位了。

陌生的环境让人不安,过了几分钟闻烟往周围环视,很多位置上并没有人,但却放着文件,似乎都在会议室开会。

闻烟坐在靠走道的位置,左边相临的位置也是空的,但键盘旁边放着一杯美式咖啡,已经凉了。

没再打量周围环境,闻烟收回视线开始准备开会的资料。

会议比她想象的简单,和CRM组两个主要对接的人碰了面,其实部门人很多,像凯扬也不止她和明新哥负责这个项目,总监和经理主要是对项目的整体把控,平日里就他们两三个人on site。

中午和客户一起吃得饭,刚开始闻烟还比较拘谨,但发现都很好相处,就慢慢放开了。

回到办公室,旁边的位置还是没人,但闻烟余光扫过去,发现桌子上多了一支黑色钢笔,万宝龙著名人物系列华特·迪斯尼限量版。

目光不由得在那支钢笔上停了两眼,闻烟暗叹,FA的工资这么高吗?

就在闻烟感叹贫富差距的时候,身后忽然带起一阵风,然后旁边的椅子被拉开,钢笔的主人回来了。

闻烟收起了心不在焉的状态,开始认真工作,因为四点还有一个会,而这次是跟FA的市场部总监一起。

有点忐忑。

“在上市前,售价属于商业机密,这个你们暂时拿不到。”

男人成熟稳重的声音传到耳边,闻烟目光微滞,像是受到磁场的蛊惑,她偏头看向旁边。

深蓝色衬衣的袖口微微卷起,男人举着手机的动作挡住了大半边脸,闻烟只看见一个大致的轮廓。

没敢过多停留,闻烟不动声色地将目光收回,然而男人的声音还在继续,像是魔音入耳。

就在这时,闻烟忽然收到李明新的消息,让她四点开会的时候,把两次预热的数据报告准备好。

闻烟收了收思绪,把先前的两份报告又检查了一遍,为了正式一点,还打印了一份纸质版的文件。

七月份的天气很干,大厦内的冷气又比较足,闻烟嗓子有点不舒服,她走进对面的茶水间倒了杯温水,对着落地窗的影子整理了下衣着。

淡黄色的雪纺衫,白色波点长裙,漂亮的脚踝从5厘米的裸色高跟鞋中露出来。

这样的搭配并不突兀,干净中透露出几分知性,然而在FA却很少看到这么明丽的颜色。

因为FA的招聘条件极为苛刻,从来不招应届毕业生,工作经历不足三年的也不录用,所以这就导致了他们的职员年龄偏高,最年轻的几乎都在三十岁以上,而且又是车企,男性居多,偏爱黑白色的通勤装。

回去的路上,闻烟看着自己位置的方向,目不斜视地往前走,然而却忽然撞上旁边的一束目光——

这次她看见了男人的脸。

只短暂的一秒,闻烟便移开了视线,若无其事地回到位置上,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难道是刚刚偷看被发现了?

指腹垫着玻璃杯底轻轻放下,闻烟没来得及细想,因为明新哥已经抱着电脑来到了她身边。

“走吧,快到时间了,”

“好的,稍等。”

闻烟抱起电脑和打印的纸质文件,随着她起身,垫在电脑下的一张A4纸滑落在地上,然而两个人谁都没有发现,一起往会议室的方向走了。

谭叙深捡起脚边的文件,看清楚内容后视线在上面停了几秒,然后放在了电脑旁边。

这是CRM组内部的会议,但他们市场部总监要了解属下的工作进度,所以相关人员都来了,凯扬作为代理商也不能缺席。

闻烟和李明新到的时候,会议室已经有好几个人了,其中还有和他们一起吃午饭的两个同事。人陆陆续续地进来,十几个人很快就到齐了,只有主位的座位还空着。

“Jarod不会是忘了吧?”

同事的声音刚落,身穿深蓝色衬衣的男人抱着电脑走进会议室,不疾不徐地在最顶端的位置坐下。

会议室电子屏幕上显示着时间,15:59.

这不是她旁边的男人么……

闻烟眼眸闪过微微的错愕,随即忍不住暗叹,流动办公有点危险,一不小心就和大老板做了同桌。

“开始吧。”

低沉的声音却稳而有力,简简单单三个字,其他人已经开始有条不紊的汇报工作了。闻烟目光淡淡地扫过他手里的黑色钢笔,移开了视线。

“最近的工作内容做了些适当的调整,我先介绍下,因为现在重心都在6系敞篷的上市,所以我们把售后和金融一些不太紧急的项目都推到了上市之后。”

闻烟依稀记得说话的男人叫罗文,中午他们一起吃饭,是FA她主要对接的同事。

“推迟的时间和售后金融确认了吗?”谭叙深问。

“已经和相关同事确认好了。”罗文说。

售后和金融两个部门是平行于市场部的,但如果有售后产品购买和金融政策的更新,他们需要通过CRM部门和车主沟通,简单来说,CRM部门就是FA和车主沟通的重要渠道之一,而凯扬作为广告代理商,会给他们提供专业性的建议和服务。

“好,继续。”谭叙深从电脑屏幕中抬头,在一片黑白的通勤装中,一抹浅黄忽然出现在视线中。

短暂地停了一秒,男人的目光又回到了邮件上。

“6系敞篷轿跑会在九月中旬北京车展正式上市,目前处在预热阶段,在过去的两周,我们分别发了两轮预热,两轮的内容稍有不同,第一轮侧重对车型外观的介绍,第二轮侧重对涡轮增压发动机和智能互联的介绍,通过对比来分析潜客的喜好,从而在正式上市时能更准确的沟通车型亮点。”罗文说。

“两次预热的数据反馈有吗?”说话的女人是罗文的领导,是CRM组的老大,眉宇间透露着凌厉。

“我这里不是最新版本,明新你那里有吗?”罗文说。

“有的,稍等。”李明新说着看向闻烟,下午的时候让她准备了。

在罗文介绍两次预热不同的侧重点时,闻烟就已经开始找报告了,然而她翻了两遍都没有在打印的文件中找到第一次预热的数据报告,没有继续浪费时间,闻烟紧接着打开了电脑里的文件夹。

闻烟动作没有丝毫停顿,然而随着李明新的话说完,她能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时间并没有过去多少,但在格外安静的会议室就显得格外漫长。闻烟看似镇定自若地找文件,其实手心已经冒出了汗。

闻烟最擅长的伪装就是别人永远看不到她慌乱的样子。

但沉默好像已经到达了临界点。

“6月25号第一轮预热,页面点击率1.7%。”谭叙深目光落在捡到的那张A4纸上,缓缓开口。

男人的话音刚落,闻烟也找到了电子版的报告,她紧跟在他后面不慌不忙地开口:“7月5号第二轮预热,页面点击率是2.55%。”

“从数据看受众似乎更喜欢硬件设施。”罗文接过了话。

“那正式上市的内容就围绕动力和智能系统展开。”罗文的领导说。

好像就这么过去了,闻烟松了一口气,但他怎么会知道第一轮数据?

带着疑惑抬头,闻烟刚抬眼就发现他也正看向自己,两个人的视线在空气中相遇,闻烟刚落下的心又提起来,而他手里拿着的那张A4纸背面,清晰地印着自己无聊地涂鸦——

是你的闻烟宝贝。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