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皮肤有点烫,身体好像在云里陷了一层又一层,此时此刻,闻烟很想把自己藏起来。

所以现在想想,他身边的空位置根本就是因为没有人想坐在他旁边吧。

没有再过多地留神那张丢失的报告,万一他不知道是谁的呢?闻烟视线落回到电脑屏幕,以防再次被突然问到。

因为对工作背景不熟悉,所以有些问题闻烟回答得并不是很有底气,但好在明新哥会帮她,而从罗文的表情来看,似乎也很满意。

会议持续了四十分钟左右,终于相安无事地结束了。

闻烟抱着电脑回到座位上,正准备整理会议内容,靠外的办公桌边忽然多出一张A4纸——

是你的闻烟宝贝。

脸微微发烫,闻烟能感觉到自己应该是脸红了,但她若无其事地把报告收起来,正准备跟他说声谢谢,却发现他已经抱着电脑去下一个会议室了。

他只是路过而已。

深蓝的衬衣扎在西裤里,修长的双腿和劲腰……闻烟连忙收回了视线。

是她想多了,以闻烟的了解,他们这种身居高位的人,往往都是很傲慢的。会议室里他或许并不是有意帮她,可能只是不想浪费时间而已,一个刚入职场的新人,谁也不会把她的生死看在眼里。

按照会议提到的反馈,闻烟把6系敞篷预热发布的内容稍作调整,然后邮件发给罗文让他确认,又将两波预热的数据报告整理了一版最新的。

做完这些后也到了下班的时间,闻烟揉了揉泛酸的肩膀,整理好文件将电脑锁在柜子里。

只是直到她下班,旁边的位置都还一直是空的。

.

七月份的天气,六点多下班天还很亮,闻烟和李明新从大厦出来后一起往地铁站走。

“明新哥,今天一起开会的是市场部总监吗?”闻烟边走边聊。

“你是说Jarod吗?对,就坐在你旁边的位置,FA的CMO。”李明新说。

“他怎么坐在外面,没有自己的办公室吗?”闻烟只是单纯的好奇。

“好像有,但他一般不怎么去,他们公司提倡流动办公,就是想从某些方面来淡化上下级关系。”李明新背着黑色的双肩包,一点都看不出来像是快三十岁的人。

“这还挺好的。”闻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众所周知,甲方最大的问题就是上下级别太过分明,条条框框很多,运作模式僵化迂腐,一级一级压下来,很多人都不是在想如何让这个项目出彩,而是机械地提交一些漂亮的表格和报告,讨好上级,讨好老板,全在做表面功夫。

FA是外企,在公司大部分人都用英文名,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已经避免了李总王总张总这种称呼,再加上现在的办公模式,能明显感觉到高效的工作状态。

“不过别担心,我们跟他不会有太多接触,主要对接罗文就OK,以后有机会再跟你慢慢介绍其他同事。”

闻烟还在思考FA的工作模式,听见李明新的话后她回过神,笑了笑说:“谢谢明新哥。”

“别客气,都是应该的,而且你已经做得很棒了。”李明新不是在说客套话,他带过很多新人,闻烟学习新东西的能力很强,确实属于聪明的那一类,而且温和不张扬,会认真听别人的建议。

闻烟不好意思地轻笑:“没有您说得那么好,很多工作还不熟悉。”

两人边走边聊,一起进入地铁站。

.

周五,最后一天工作日,忙完今天可以休息了。明明还没有在学校学习的时间长,但闻烟总是感觉很疲惫,可能是学校不用担心人际关系的问题。

来到36楼,闻烟还坐在了昨天的座位,而旁边的位置,做工精美的黑色钢笔静静地躺在那里,还有半杯咖啡,位置上却没有人。

闻烟力所能及地处理完一些邮件,中午吃过饭后,又开始翻译李明新交给她的一份资料。

原版文件是德文,她需要翻译成中文和英文两个版本。

原本以为在德企德语用得会比较多,但闻烟来了之后才发现,不论是凯扬还是FA,外籍同事大概占百分之四十左右,平常交流和邮件都是英文,会德语的只是极少数。

下午五点,闻烟把翻译好的文件发出去,本来想着可以休息一会儿等着下班了,但明新哥忽然来到她身边。

“闻烟,有件事需要你帮忙。”李明新站在她座位旁边。

“是哪里翻译的不对吗?”闻烟说着准备打开文件。

“没有,翻译得非常好。”李明新背着双肩包,神情有几分急切,“是这样的,我朋友出了点事现在在医院,我得马上过去。”

“严重吗?出什么事……”闻烟的话停在嘴边,原本想问具体情况,但又担心同事之间这么问有些唐突,“你快去吧,反正也快下班了,我自己没问题的。”

李明新眼神有些闪躲,果然不太想细说,他指着闻烟的邮箱:“恐怕你今天得加班了。客户要我们提供一份竞品分析,我下午做了三分之一左右,剩下的得麻烦你了,非常不好意思。”

随着他的视线,闻烟看到邮箱里多出一封未读邮件:“没关系,他们什么时候要?”

“下周一早上,所以你今天得稍微加会儿班。”李明新脸上挂着歉疚,“哪里不懂记得打电话给我。”

“好的,没问题,你快去吧,”闻烟笑了笑,让他放心。

李明新转身离开了。

闻烟打开PPT浏览了一遍,这种竞品分析并不难,只是搜集资料需要时间而已,两三个小时好像做不完。

做好加班的准备,闻烟就着手做了。

就在她写完第一页市场环境分析的时候,旁边座位的椅子被人拉开,男人抱着电脑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回来,他拿起桌子上的咖啡,喝完将空的纸杯扔进了垃圾桶里。

虽然座位相临,但这是闻烟今天第一次看见他,他忙得像是住在了会议室。

很快到了六点,同事陆陆续续地都下班了,闻烟不太饿,没有吃晚饭的打算,就留在办公室继续做竞品分析。

周围的脚步声从杂乱渐渐变得安静,窗外的天色也逐渐暗淡,直到夜幕完全降临。

长时间看着电脑屏幕,闻烟的眼睛微微泛酸,她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儿,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忽然发现办公室静悄悄的,而旁边的男人竟然还没走……

他也要加班吗?

闻烟微微往四周环视,然而目光所及之处的座位都是空的,没有半个人影,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他们两个……

忽然感觉空气不是那么舒畅,要打招呼吗?好像没那么熟,但一起开过会,不说话似乎不太礼貌。

耳边是男人敲击键盘的声音,闻烟纠结了半分钟索性不想了,就当作不知道吧。目光回到搜集的资料上,闻烟继续做PPT。

其实广告这个行业加班很普遍,闻烟大学不是这个专业,但也稍微了解一点,行业内有句说法“十二点之前不叫加班”。

现在是八点半,再有一个小时闻烟应该能结束,而旁边的男人好像丝毫没有要结束的意思。

因为和德国有6个小时的时差,除了公司内部的会议,谭叙深和总部的会都安排在了下午或者晚上。

6系敞篷轿跑临近上市,所有消息更新都是实时的,谭叙深将呈交上来的数据报告浏览了一遍,比较大的问题都邮件反馈给了各组的负责人。

惯性地端起咖啡杯,却发现是空的,谭叙深准备去茶水间磨杯咖啡,起身的瞬间忽然发现身边还有人在加班,不由得往她身上看了一眼,然而余光却扫到她显示器上遍布着密密麻麻的德文,一个汽车专业性很强的网站。

德国汽车行业比国内领先很多,不是资深的车企人一般不会知道这个网站,而且就算知道也看不懂。

谭叙深视线不由自主地多停了两秒,然后过去了。

.

巨大的落地窗倒映着两个人的背影,办公室很安静,除了键盘和鼠标的声音,还有两个人微不可查的呼吸。

又一个小时过去,闻烟终于做完了,但是肩膀酸痛还有点口渴,她走进茶水间倒了杯水。

蓝珀大厦顶层可以俯瞰A市的夜景,地面霓虹闪烁,川流不息。闻烟很喜欢站在茶水间的落地窗前,把玻璃当作镜子。

她今天穿了件米色的法式连衣裙,但吊带的设计露出了肩膀和后背的大片肌肤,闻烟有点不好意思,在外面穿了件白色的针织衫,脚上一双杏色高跟细,将小腿衬得纤细修长,白皙的脚背透着骨感美,

刚走出校园的女生,不论如何打扮,性感或是知性,总能在其中找出几分清纯和稚嫩。

.

谭叙深目光落在邮件上,伸手去端咖啡杯,但一不留神没拿稳,黑褐色的咖啡全撒在了衬衣上。

他看着白色衬衫上的污渍,不由得皱眉,随后起身回了办公室。

他的办公室在茶水间旁边,虽然不经常在,但东西都在里面,谭叙深打开衣柜,随手取出一件黑色衬衣。

外面已经没人了,谭叙深就没关办公室的门,也没开灯,借着外面的灯光解开了纽扣。

闻烟喝了一杯水才缓过来,已经十点了,她看着窗外的夜色回过神,准备回座位收拾东西回家,然而她刚走出茶水间,就看到旁边的办公室,男人赤|裸着上身……

本来应该快步离开,然而闻烟双腿却像灌了铅似的,停在了原地。

没想到外面还有人,听到脚步声谭叙深的动作顿住,抬头就看到门外女孩错愕的目光,两个人正对着互相注视。

白色衬衣解完最后一颗纽扣,一时间,谭叙深也不知道现在是应该穿上,还是脱掉。

闻烟呆呆地站在那里,他的办公室没开灯,月光透过落地窗洒进来,昏暗的光线中,男人强健的臂膀好像泛着一片诱人的水光……

本来想等她离开继续脱,但看着她僵硬的身影,并且迟迟没有要走的意思,谭叙深忽然起了逗弄的心思。

他不慌不忙地将白色衬衣脱下,在她呆滞的目光中,又慢条斯理地将黑色衬衣穿上,嘴角噙着漫不经心的笑,注视着她,将纽扣一颗一颗系好。

直到最后一颗纽扣系上,闻烟才晃过神,他现在已经穿好了衣服,然而她的脑海里全是裸露的劲腰和人鱼线……

啊,救命。

闻烟终于回过神,她慌乱地离开,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电脑和文件,趁着他还没回来匆匆地下楼了。

整个办公室回荡着闻烟高跟鞋急促的声音,谭叙深勾着笑回到了座位,继续工作。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