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步伐匆忙,闻烟以最快的速度从36楼下来,走出大厦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她摸着自己滚烫的脸,脑海里男人的身影挥之不去。

刚刚为什么没有走开?

有那么好看……吗?

快被懊恼和自己的愚蠢气坏了,闻烟现在没有思考能力,脑海全被男人的脸占据了,她习惯性地往地铁站方向走,但刚走到路边看到有出租车路过,她挥了挥手,直接打车回家。

大半个车窗被打开,风呼呼地往里灌,夜晚的风带着点凉意,但闻烟却觉得浑身燥热。

.

出租车,路边,电梯里,在有人的地方闻烟还能强装镇定,但刚回到家关上门,她就立刻把自己扔在了床上。

“啊——”

用被子把自己蒙起来,闻烟在里面懊恼地翻来翻去,从左到右,再从右到左,过了好久都没有停下,直到精疲力尽闷热得呼吸困难,她才撩开被子,露出凌乱的头发和一张通红的脸。

“以后还怎么去FA,遇见了难道要低着头走吗?”闻烟粗喘着,望着天花板自言自语。

为什么要在别人面前换衣服?职位高就可以……

心里还没念完,闻烟忽然想到,他是在自己的办公室换衣服,而她,站在人家办公室门外,呆滞地走不动路,从头到尾痴迷地看完了……

“怎么办……”无奈地闭上眼,闻烟懊悔地嘤咛着。

可能是在被子里藏了太久,此时此刻,闻烟的脸像只熟透的水蜜桃,红白互相晕染,但在房间昏黄光影的映衬下,凌乱的发丝又平添几分撩人,勾起了纯纯的欲。

沁人的香甜慢慢发酵,弥漫在整个卧室。

.

闻烟被梦纠缠了一夜,被梦里穿着衬衣的男人纠缠了一夜。

而那个男人,在走出大厦的那一刻,似乎已经不记得晚上发生的事了。

.

谭叙深回到家已经凌晨,洗完澡回到卧室,他倒了杯酒,又点了支烟。

床头的壁灯光线昏暗,猩红的烟头明明灭灭。烟和酒,不是为了麻痹,也不是为了清醒,可能是跟深夜比较配,以侵蚀身体来获得短暂的快感。

“爸爸。”

谭叙深站在落地窗前凝望着夜色放空,房间门忽然裂开一条缝,然后探进来一个小脑袋,一口烟充斥在喉间,谭叙深缓缓把烟掐灭扔进烟灰缸里,然后打开了窗户。

“怎么还没睡?”谭叙深走了几步,到孩子身边蹲下。

“刚刚睡醒了。”男孩儿睡眼惺忪,声音带着奶气,身上穿着的棉质睡衣没有任何花色图案,一看就是眼前男人的风格,“你又加班了?”

“嗯。”谭叙深摸了摸孩子的头,“快回去睡觉。”

谭易阳站着没动,谭叙深蹲下的姿势,两个人可以平视,孩子看着地毯又望着谭叙深的眼睛,缓缓开口:“想跟你一起睡……”

谭叙深笑了,点着他的鼻子:“多大了,羞不羞?”

男人高大的身躯弯下,在孩子面前自然而然地散发着柔情和暖意,说着把孩子凌空抱起,抱回了床上。

“四岁了,不羞!”谭易阳抱着爸爸的脖子,眼睛里有无数小星星,小心愿达成很是开心。

把室温调高了几度,谭叙深给他盖好被子:“快睡吧。”

谭易阳听话地闭上眼睛,但还没过五秒钟就又睁开了:“爷爷奶奶明天来接我去姑姑家,你和我们一起去吗?”

谭叙深想了想明天的安排:“白天可以,但晚上爸爸要去见一个朋友。”

“好,那我明天住在爷爷奶奶家。”易阳慢慢往谭叙深身边移动。

“嗯,睡觉了。”

谭叙深伸手把壁灯关了,房间瞬间暗下来。

.

天色渐暗,一辆玫粉色的Evens在路边停下,十分高调亮眼,引得路人频频注目。

女孩儿带着墨镜打开车门,一条腿率先伸出来,纤细修长,然后提着包走进对面商场,直奔三楼预约的餐厅。

“呜呜呜烟烟,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白星棠一进来就扑进闻烟怀里,开始哭,“我那么爱他…他还要骗我!呜呜呜…”

闻烟抽了几张纸巾,替擦她眼角的泪:“别哭了,别人都在看你呢。”

听到有人在看她,白星棠立即停住了哭声,她往周围环视了一圈,不情不愿地慢慢坐直了身体,但抽泣还是止不住。

闻烟比她早来十分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好朋友哭得这么伤心,她竟然控制不住地想笑。

“你还笑!人家都要难过死了…”白星棠说着又忍不住哭起来,但又担心哭花了妆变丑,立即抽了张纸巾小心翼翼地擦着。

“再找下一个,你看看这餐厅里有没有合适的?”闻烟笑着倒了杯红酒。

不是她冷漠,而是她太了解星棠了。

总是把爱不爱挂在嘴边,每一次都全身投入,每一次都所托非人,难道是太漂亮的女孩儿都容易被骗?星棠确实很美,白痴美人也很适合她,除了漂亮,什么都不会。

闻烟这么想着又忍不住笑了,然而等她再抬头,刚刚哭得梨花带雨的人已经在补妆了。

比起闻烟让人舒服的美,白星棠的漂亮更多了几分明艳。她穿了一件白色短款连衣裙,V领的设计多了几分性感,泡泡袖的公主垫肩又添了几分可爱。

“你工作还好吗?”白星棠把化妆品放回包包里。

她话音刚落,闻烟的记忆瞬间回到昨天晚上,都已经快过去一天了,现在想起来还是忍不住心悸,脸有点热,闻烟心虚地端起酒杯:“挺好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你都是有工资的人了,今天这顿饭你请。”白星棠打开了菜单。

“点吧,我去趟洗手间。”闻烟离开了座位。

谭叙深到餐厅的时候,“朋友”已经到了。

“不好意思,刚刚把他们送回家。”谭叙深在女人的对面坐下。

“没关系,我也刚到。”叶漫点了两个菜,又把菜单放到谭叙深面前。

谭叙深随便翻了两页,点好之后交给了服务生。

他们之间一直都是这样,明明再清楚不过彼此喜欢吃什么,然而最终还是会把选择权交给对方,不做干涉。

“阳阳知道你来见我吗?”提到孩子,叶漫视线低垂,藏不住的期待,然而更多的是害怕。

“没告诉他。”谭叙深看了眼对面的女人后,目光就掠向了窗外。

叶漫神情微微失落,却还是笑了笑:“嗯,我也还没做好准备,等孩子下周生日我再去看他。”

闻烟从洗手间出来,走了几步一眼就看见白星棠拿着口红在照镜子,仿佛刚刚哭闹的人是她的幻觉,闻烟笑了笑,顺着原路回座位。

然而她路过窗边的餐桌时,余光忽然注视到一张熟悉的脸,一瞬间的晃神后闻烟瞬间愣在原地……

阴魂不散吗?

昨天晚上在她梦里挥之不去的男人,此时此刻又出现在了她面前。

似乎察觉到了旁边灼热的目光,谭叙深潜意识地抬头,看到眼前的女孩儿他也一愣,有些意外。

似乎每次看到她都很有趣。

被她眼里的惊讶取悦,一瞬间的停滞后,谭叙深看着她勾唇,和昨天晚上注视着她换衣服时的笑如出一辙,甚至连弯起的弧度和神情都一样。

这个笑,成功勾起了闻烟并不美妙的回忆,连带着衬衫里的身体也若隐若现,没有再像昨天似的犯蠢,她镇定自若地离开了,虽然这双腿现在沉得迈不动步子。

“怎么去了趟洗手间脸这么红?”白星棠看她脸红得有些异常,以为她生病了,“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可能是室内太热了。”她可以装作若无其事,但脸却把她的心事泄露了,闻烟往酒杯里加了些冰块,想借此冲淡心里的燥热。

“有吗?冷气挺足的,我还有点冷。”白星棠搓了搓手臂。

还好这个好朋友只是长了双机灵的眼睛,然而脑袋并不灵光,闻烟心里暗叹。

闻烟背对着谭叙深,而谭叙深的位置抬眼就能看到她的背影。

谭叙深和叶漫坐窗边,闻烟和白星棠坐在靠墙的位置。闻烟心不在焉地切着盘子里的牛排,她来的时候想坐在窗边,而服务员告诉她,那个位置已经被预定了。

所以他们是什么关系?

闻烟有点好奇,但却不敢扭头去看。

“星棠。”闻烟抬头。

“在,我的烟烟。”白星棠擦了擦嘴边的酱汁。

“窗边那个男人,好看吗?”闻烟鬼使神差问出这句话,随后余光往那边偏了偏。

白星棠自然地往窗边扫了一眼,然后又若无其事地收回,显然偷看这种事情已经做得很习惯了。

“怎么,喜欢这个类型?”白星棠眨巴眨巴大眼睛,带着白痴的好奇感,她又往窗边看了一眼,差点跟男人视线撞上。

“没有。”闻烟毫不犹豫地否认。

“有点老,一看就是很会骗人的那种,”白星棠端起高脚杯摇了摇,故作姿态,“成熟稳重都是假的,这种男人往往都很会玩。”

“你这是被男人骗出经验了吗?”闻烟笑了笑,只是心里却在想她的另一句话。

老吗?

“烟烟,我切不动。”白星棠拿着刀叉切牛排,划了几下就没耐心了,抬起一双星眸望着闻烟。

闻烟挑眉,看着对面无时不刻都在撒娇的女人,拿她没有办法。白星棠痴痴地笑了两声,非常自觉地将两个人的盘子换了一下。

“你最好了!”面前摆着切好的牛排,白星棠举着叉子吃得津津有味,“以后还回德国吗?”

闻烟将碎发撩在耳后:“学校的事已经结束了,应该不会再回去。”

“太好了!这样我们就不用半年见一次了,以后周周见,天天见!”白星棠的黏人程度无法想象,特别是对闻烟。

闻烟在海德堡大学读书,今年刚毕业,回国还没多久。这所学校在德国排名前三,也是德国最古老的大学。而海德堡这个城市也是浪漫德国的缩影,曲折幽静的内卡河连接着古堡和小镇,一座以古堡闻名的历史文化名城。

当初闻烟选择这个学校,也是被这一点吸引,她很喜欢这种历史的沉淀,纯粹的学术氛围,神秘而安静,这一切都很吸引她。

“你呢,不去工作?”闻烟抬头。

“嗯……有想过,但是我什么都不会怎么办?”白星棠拿着叉子心不在焉,嘴唇微微嘟起,有些苦恼。

白星棠不是在谦虚,她是真的什么都不会。从小被家里宠着长大,温室里白痴的小娇花,不知社会险恶。

“没你想得那么难,可以先去试试。”闻烟说。

“那你们公司有没有像电视里演得那样,同事勾心斗角,领导还骂人?”对于没接触过的东西,白星棠很胆怯。

闻烟想了想,表面上是没有,但她才上班没几天,不过……

“你看窗边那个男人凶吗?”闻烟端起酒杯,冰块的凉意顺着玻璃传到指尖,和皮肤的燥热难消难抵。

“怎么又看这个男人?闻烟烟你不会真的喜欢这种类型吧,对你的理想型我可是好奇很久……”

“FA的CMO。”闻烟打断了她的碎碎念。

“CMO是什么?”

“……”闻烟突然语塞,微愣后又变得耐心,“Chief Marketing Officer,市场部总监。”

“好厉害哇!怪不得你提他,你们客户都这么好看吗?我还以为都是黑眼镜框,秃发格子衬衫的中年男人……哎!他往这里看了…”白星棠连忙收回了视线。

闻烟后背忽然僵硬,整个晚上都感觉如芒在背。为什么这么巧,昨天晚上发生那样的事,今天吃饭又遇到?

拿刀叉的动作都变得呆滞,过了片刻,她忽然长呼一口气。

闻烟虽然很低调,但却是个很自信的人,无论做什么都有自己的节奏,不疾不徐,不矜不盈,而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太不像她了。

脱衣服的人又不是她,为什么她要这么不自在,而他却好整以暇地像是在捉弄她。

这么想着,闻烟心里忽然轻松了,只是个意外而已,不用太放在心上。

自我纾解似乎很有效,但闻烟端着酒杯,晃动的酒面中渐渐浮现出男人凌乱不整的衬衫,诱惑的人鱼线若隐若现……

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只剩冰块在杯底折射出灯光的颜色。

闻烟的性子做事确实是不紊不乱,但却不是在处理男人的事上,她没有和异性接触的经验,更别提谭叙深这么精明的男人……以及那么暧|昧香|艳的场景。

“那他对面的女人是谁?”白星棠完全没注意到闻烟的异常,眼神又移到了窗边,“同事吗?”

窗边的视野很好,往下看是人影攒动的步行街,抬头就是滚动的天幕,每隔几分钟广场天幕就会换一幅画,有梵高的星月夜,还有宫崎骏的天空之城。

“或许是女朋友。”闻烟猜测。

“你见过女人出来约会穿西装的吗?”白星棠不敢看得太明目张胆,看几眼收回来,然后再看,时时刻刻带着白痴的好奇感。

说得也有道理,但刚才看到他太惊讶,闻烟没有注意他对面的女人。

餐厅的灯光很暗,每个餐桌上方悬挂着一顶轻奢吊灯,氛围营造的很好。

玻璃窗倒映着餐厅的画面,谭叙深百无聊赖地看向窗外,然而不知不觉中,视线在某一处停留了很久。

昨天的事他没放在心上,一时兴起而已,但她好像很在意……干净的让他产生了罪恶感。

闻烟和白星棠都喝了酒,所以叫了代驾,结完账闻烟去了洗手间。

水流下,透明的指甲显得手很干净白皙,闻烟对着镜子补了个口红,这顿饭终于结束了,以后on site也要离他远一点。

闻烟是那种稍微喝一点都会醉的人,所以她一般很少喝酒,不知道是不是酒劲上来了,闻烟走出洗手间,虽然意识很清醒,但踩在地毯上感觉轻飘飘的。

忽然她脚步不稳,一个踉跄就要倒在地上,慌乱下险些要失声叫出来。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有股力量托住了她的腰。

还好没有摔倒,闻烟松了一口气,但她刚扭头,脸上的笑瞬间凝滞……

怎么又是他?

情急之下闻烟很想质问为什么要跟着她,就在脱口而出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腰间的炙热,像是条件反射似的,闻烟往后躲了躲,心脏开始不受控制地乱跳。

酒意彻底清醒,是他扶住了她。

闻烟有些失神,也不敢动弹。

“谢谢。”声音轻得仿佛只有她自己听见,闻烟低着头,心头燥热。

谭叙深看着她唇上的口红,耳垂似乎也慢慢变成了这个颜色,随后,缓缓移开了放在她腰间的手。

“不客气。”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