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无论是晨间早高峰,还是夜幕降临霓虹闪烁,最近A市各大商圈的LED屏幕上,最显眼的位置全都投放着FA 6系的预热广告,连荒无人烟的郊外公路,也都被他们强势包揽,以绝对霸道的姿态侵略消费者的眼球。

以此宣告顶级轿跑的震撼驾临。

一切都准备就绪,只等九月中旬北京车展正式上市。

而在这个节骨眼,却出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周二早晨九点半,FA召开紧急会议。市场部下每个分支的负责人全部到齐,长方形会议桌上,谭叙深坐在正对着LED屏的最前端。

每个人都低着头,神情凝重,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紧抿着嘴唇降低存在感,等待着有个人能打破室内凝滞的空气。

九点三十二分,会议室还是一片安静。

所有人都在等谭叙深说话,而谭叙深手里拿着那只镌刻着暗系繁花的黑色钢笔,目光掠向窗外,36楼能俯瞰整个CBD商圈以及远处的港丽Soho,视野很好。

谭叙深出神地望着,偏头的动作露出鲜明的下颌线,脸上没什么情绪。

“连夜排查了相关人员和第三方公司……应该不是人为泄密。”似乎是忍受不了这种变相惩罚,CRM组的负责人凯莉,也就是罗文的领导,往日里凌厉的女人现在正硬着头皮打破会议室的沉闷。

“应该?”

谭叙深收回了视线,他的声音并不重,但随着他说出的两个字,办公室的气压更低了。

“从时间上来看,Evens今天上市,至少两个月前已经策划好了活动,而我们的方案是半个月前敲定的,所以百分之八十的概率是巧合。”另一个部分的负责人看着谭叙深说。

Evens,FA最强有力的对手,同样是来自德国豪华车品牌,每年都和FA在汽车销售市场争夺第一的头衔。

然而,今天凌晨Evens有一款车上市,线下活动的主题和FA还在襁褓中的活动完全撞了。

谭叙深将笔帽缓缓扣在钢笔上,发出微弱清脆的咔哒声,在会议室里很清晰。

他抬头:“问题出现了,首先要做得是怎么解决,问责这些留在上市之后。”

“好的,我们尽快调整,一周后拿出一版新的方案。”

“三天。”

随着谭叙深的话音刚落,下面坐着的人顿时哑口无言,面面相觑,但也不敢作出太大的动作。

“……好的,没问题。”各个部门负责人一一应下,所有的话都咽到了肚子里。

离上市还有不到两个月出现这种事,每个人都很焦虑,但看到谭叙深镇定自若的样子,他们似乎又有了主心骨……

但是,这是要压榨干的节奏吗?

行业内定律,老板压榨下属,下属压榨乙方。

一个小时后会议结束,罗文还没回到工位就开始给李明新打电话,一分钟后李明新来到罗文的位置。

“现在事出紧急,每个部门都得拿出方案,CRM也不例外,两天之内能给我一版吗?”罗文把前因后果给李明新讲清楚。

“两天?”李明新很惊讶,“时间似乎有点紧。”

“现在不行也得行了,恰好让闻烟多想想,年轻人比较有想法。”罗文开始打开电脑,一边和李明新说话,一边噼里啪啦地发邮件。

“闻烟今天休假了,我和其他同事先安排……”

“休假?”罗文惊讶地扭头看着李明新,“火烧眉毛了哥哥!”

谭叙深拿着电脑从旁边走过,听到某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眼前忽然浮现出,餐厅洗手间外那只藏在发丝间发红的耳垂……

他往罗文这里看了一眼,随后若无其事地走过去了。

能感觉到罗文的焦虑,李明新不知道该哭还是笑:“她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而且就休一天,我和其他同事先安排。”

.

一辆粉色的Evens疾驰在马路上,闻烟坐在副驾驶,风吹乱了她的头发。

“开慢点。”闻烟撩开脸上的碎发,关上了窗户。

“烟烟,我有点紧张,你说我可以吗?”白星棠透过后视镜照了照镜子,难得认真一回。

“肯定可以,这是你擅长的,不要怕。”很少见她对什么上心,闻烟竟然有些欣慰。

闻烟已经工作了,白星棠觉得自己也得找点事做,虽说她除了漂亮一无是处,但多少也能找到一个优点。

她从小到大唯一喜欢的就是画画,白先生宠溺女儿,给她请最好的老师,还给她办了画展,请了很多圈内的朋友一起参观,单从技术水平来说,白星棠足够了。

所以闻烟介绍她去私人教育机构,教小朋友画画。

和小孩子打交道,没有太复杂的人际关系,很适合白星棠的脑子。

车子在路边停下,对面一座三层高的花园小洋楼,墙壁上有可爱鲜艳的涂鸦,被黑色的铁栅栏围着,在繁华的闹市区显得几分幽静。

白星棠隔着栏杆往里张望,又低头整理了下衣服:“烟烟,我今天的穿着还好吗?”

闻烟偏头看过去,她今天一改往日的浮夸风,从衣柜里翻出为数不多的长裙,还烫了个浪漫的法式卷,很有美术老师的样子。

闻烟走到她面前,笑着为她整理了下衣服:“自信点,我在外面等你。”

“不行,你得陪我进去……”白星棠揪着闻烟的衣角,用她专属的白痴眼神勾着闻烟。

闻烟告诉自己坚持住,但只过了不到五秒,她就败下阵来,随之无奈地叹了声气。

“走吧。”

这是一所私人教育机构旗下的幼儿园,从校园环境和坐落位置就能看出来比较高端。

面试很顺利,院长看了她的作品集,然后又交待了一些事,比如说在这里上课的孩子非富即贵,让白星棠多注意点。

白星棠很乖地连声应下。

闻烟坐在旁边,听到这里忍不住轻笑,还真不一定谁富谁贵。

“烟烟,我好开心,不靠我爸的关系我竟然也能找到工作!”刚从院子里出来,白星棠就忍不住欢呼。

外面阳光很晒,闻烟直接回到车里:“所以要请我吃饭吗?”

“小意思,今天去你那里睡。”白星棠朝闻烟眨了眨眼,珠光色的眼影在阳光下很耀眼,她很漂亮,是那种即使素颜都有几分明丽的相貌,然而这么优越的脸,总透露着脑瓜不太灵光的气息。

.

两个人吃完饭,正准备去逛街,闻烟忽然收到李明新的电话。

“喂,明新哥。”闻烟在一家咖啡店前停下,接起了电话。

“不好意思闻烟,本来不想打扰你,但现在出了点事,可能得麻烦你现在回来。”李明新单手举着手机,另一只手敲着键盘。

“好的,是FA吗?”他语气凝重,闻烟感觉应该不是小事。

“嗯,这段时间我们可能会一直在这里。”李明新说。

“好,我现在过去。”

休息被打扰,闻烟倒也没有不快,而且她刚入职,同事们都在忙她却在休假,特殊时期,难免会让人心里不平衡。

“怎么了?是工作吗?”白星棠皱着眉头。

“嗯,改天再陪你逛,现在我要趟去FA。”闻烟一边往商场外走,一边看手机里的留言。

白星棠还停在原地,抱着的奶茶突然就不甜了,她不情愿地跟在闻烟身后:“人家上班的衣服都还没买呢,你们老板也太压榨人了。”

嘴里碎碎念,白星棠还是把车开到了蓝珀大厦。

车子在大厦前的车道上缓缓行驶,离旋转门还有一段距离,闻烟忽然看到大厦前的公共吸烟区域,一个修长的身影背对着她,穿着深蓝色衬衣,手里夹着香烟和对面的德国人谈笑风生,很像……

还没等闻烟继续猜测,男人微微转身,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让闻烟忽然心头一热。

陌生是因为他们确实不熟,闻烟已经好几天没看见他了。

熟悉是因为……每天晚上,那件衬衣都如期而至在她的梦里,好像是穿在她身上,又好像是被他脱掉。

仅仅是回忆,梦里的画面却也惊动了心脏,悸动地跳个不停。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距离,以及越来越清晰的身影,闻烟忽然很不想让星棠停下。

“到了宝贝,别太累了,我在家等你。”白星棠揉了揉闻烟的脑袋。

粉色的Evens在大厦前停下,闻烟忽然回过了神。

“Wow!Nice car.”漂亮招摇的车子进入视线,德国的同事忍不住惊讶。

随着他的目光,谭叙深扭头,刚转身就看到她从副驾驶下来,目不斜视地穿过旋转门进入了大厅。

饶有兴味地望着她的背影,谭叙深缓缓收回视线,烟快燃尽了,他抽了最后一口,喉间弥漫着浓郁的烟草味,嘴边的烟还没散尽,猩红的烟蒂被碾灭插在白色石粒中,灭了。

粉色的Evens从大厦前疾驰离开。

“我先上去了。”谭叙深转身。

“OK,有空聊。”是个会说中文的老外。

乘着扶梯到三楼,闻烟到星巴克买了杯冰美式,出来的时候往外面看了看,她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或者等什么。

现在是下午四点多,电梯间的人很少,闻烟刷卡进入电梯,只有她一个人,她靠着后面冰凉的墙壁微微休息,但电梯关到一半忽然又打开了……

余光扫到外面的人闻烟立即站直了身体。

男人看了她一眼,然后走了进来。

电梯,缓缓合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