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密闭的空间让人呼吸不畅,虽然只有闻烟一个人而已。

要打招呼吗?似乎还很陌生。

他们之间唯一的熟悉,却是难以启齿的暧昧。

电梯的四面都是镜子,方便员工上班时整理自己的仪容,然而现在,无论闻烟面向哪个方向,都能看见他的身影。

今天陪星棠去面试,也不知道还要来FA,所以闻烟穿得比较随意,上身一件饱和度很低的米色无袖针织,露在外面的两条手臂纤长,显得皮肤很白。

她从容自若地端着咖啡,眼睛看向正前方,如果他不说话,那她也没必要说什么。

然而面前的镜子,余光却能将他修长的身型尽收眼底,闻烟忽然想到那天晚上,在自己快摔倒时他抱着她的腰,那挥之不去的灼热触感……

想到这里,闻烟忽然低下了头,她怕眼睛里的东西不小心泄露出来。

表面上,闻烟依旧是温和款款,没有丝毫破绽。

然而相比闻烟的强装镇定,谭叙深的视线却是明目张胆地将她的身形笼罩,打量的目光中隐隐透出几分耐人寻味。

像是在弥漫着雾气的原始森林里漫步,薄雾笼罩又散开,猎人忽然发现一只稚嫩的麋鹿,好久没见过这样的小玩意儿,有点新鲜。

他打开猎|枪,在倍镜里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漂亮的毛色和犄角,看她穿过小溪轻嗅花朵,犹豫要不要按下扳机。

“叮!”

一声脆响,惊醒了各怀鬼胎的两个人。

36楼到了,电梯门打开,谭叙深缓缓收回视线,迈开修长的双腿从电梯里出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里,闻烟跟在后面故意放慢了脚步,等他打开门禁进去,她才不慌不忙地继续往前走。

闻烟还不知道,就是因为面前的男人,她一天的假期忽然中止。

.

由于事出紧急,今天下午几乎所有的代理商都来on site了,在甲方爸爸的注视下完成作业。

李明新已经把事情告诉她了,闻烟在三十五楼和三十六楼看了一遍,都没有空位置,她抱着电脑来到三十五楼楼梯转角的小圆桌,恰巧罗文也在那里,闻烟坐在他的对面。

“不是休假了吗?”罗文愣了愣,还以为自己累得出现了幻觉。

看见闻烟,罗文只觉得很清新凉爽,在遍布着黑白通勤装的办公室增添了一丝明媚,办公室很少有人穿这么浅色的衣服,因为那些雷厉风行的女人会觉得不庄重。

“被明新哥叫回来了。”闻烟笑着打开电脑。

“……”罗文忽然有点过意不去,虽说早上是那么说的,“实在对不住,等忙完这段时间你再休。”

罗文三十左右,在FA算是很年轻的,精神小伙,做事很利索,也没有大甲方那套做派。

“没关系,你怎么坐这里?”闻烟打开邮箱,收到李明新发来的上一版上市线下活动。

她入职的时候这些方案已经敲定了,闻烟对这些完全不熟悉。

“两个老大吵架,我过来避避风头。”罗文疲惫地叹了声气,往后靠在了那张五位数的沙发上。

“吵架?”闻烟抬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凯莉和另一个组的负责人,不说了,有什么想法吗?”罗文的目光往闻烟电脑屏幕上移了移。

甲方到底是改不了剥削的本质,闻烟这才刚坐下,罗文就开始了。

“明新哥大致跟我说了发生的事,但对之前的背景我不是很熟悉。”闻烟忽然很担心罗文问到她的盲区,虽然感觉他很亲近,但毕竟是客户,闻烟害怕自己说错话。

“不了解没关系,这个你也别看了。”罗文把她正看的方案关掉,“再看之前的案子可能会限制你的想法,你就把它当成全新的来想,说不定能想到有趣的活动。”

闻烟点了点头,线下活动和Evens撞了,不知道该不该笑。当然,罗文说得有道理,但她心里一直有个疑问。

“其实对于车企,线下活动的本质是维护和车主之间的关系,无非就那几种,不像快消品牌那么多变,如果仅仅是线下活动相似,就推翻整个方案,似乎……”似乎没有必要,但闻烟没有说出来。

“你说得对,所以我们这次最重要的不是活动撞了,而是核心概念的slogan都撞了,意思是包在这些活动外面的包装纸都一个颜色,这么说理解吗?”罗文越解释越焦虑,这真是撞得稀碎,三天一套完整的方案,然而这已经快过去一天了。

“那按照你的意思,我们把外面的包装换掉,重新提炼核心主题,继续沿用线下活动也可以?”在这么紧急的时间下,这是闻烟能想到最有效的办法。

“不行,如果没出今天的事,线下活动相似也没什么,但主题撞了之后,Jarod不会同意用之前的活动,况且是Evens这个死对头。”罗文太了解这个变态老板了。

Jerrod?

再次听见这个名字,闻烟放在鼠标上的手往回收了收:“所以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没有。”罗文断了闻烟所有的念头。

往后靠在椅背上,闻烟无奈地笑了笑,摸着这熟悉的皮质沙发,她有点想家了,或许她是不是该回家问问老爸,为什么会和他们撞得那么巧?

六点钟,已经有人陆陆续续下班了,虽然工作紧急,但车企工作作息都比较正常,而且大多数员工都是有家室的,他们可以回家线上压榨乙方。

“我也要回去了,熬不住了。”罗文开始收拾东西,今天的精神小伙蔫巴了。

“好,明天见。”闻烟准备重新找个位置,这里是开放区域,时不时有人在这里谈事,比较吵。

罗文把文件整理好,转身离开的时候不忘提醒闻烟:“有什么需要打电话给我,明天下班前一定要给我一版。”。

听到他前一句话,闻烟“谢谢”两个字已经在嘴边了,但后一句……现在已经下班了,他的潜台词是让他们熬通宵吗?

闻烟轻抿嘴唇:“好。”

.

从会议室出来,谭叙深抱着电脑回到办公室,看着邮箱里各个team重新规划的timeline。一个公司品牌的强大,绝不是因为一个人怎么样,而是拥有一群优秀的合作伙伴。

能在这么短时间重新规划进度,并且每个细节都填充的很丰满,谭叙深很欣赏他们的工作能力。

拿起玻璃杯却发现里面没水了,谭叙深走到茶水间,De’longhi半自动的咖啡机,他取出一些咖啡豆研磨成粉,放在机器相应的位置,按下start。

咖啡机运作的声音让茶水间显得更安静,谭叙深靠着吧台,望着窗外越来越暗的天色,片刻后,他端着咖啡回到办公室,继续和德国的视频会议。

.

闻烟在三十五楼找了个位置,打开收藏的几个外网,认真浏览着一些获奖案例。

时钟一圈一圈走,夜幕越来越暗,闻烟不知道看了多久,眼睛很酸,她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

已经十一点半了。

总监说今天每个人都发散想,明天再一起整合,脑海里已经有大概的框架了,闻烟准备收拾东西回家,明天再细化流程。

她提着包走到三十五楼门禁,刷卡,但没有丝毫反应。

闻烟皱眉,又刷了一遍,没有门禁磁条通过的声音,她尝试着去推门,但门锁得死死的,打不开。

心里一阵不好的预感,这是被锁在里面了吗?

办公室是一个环形,闻烟在35楼转了一圈,办公室已经没人了,她又走到门禁这里,这才发现刷卡的地方贴着提示。

Regur Employee:7:00-24:00

Temporary and Supplier:7:00-22:00

意思是,她的卡在十点之后就打不开门禁了,为什么之前没发现?

闻烟翻开李明新的电话,正要拨出去,但看到墙上的时间她停住了,已经很晚了,会打扰到他吗?

三十五楼没人,闻烟准备去三十六楼看看。

高跟鞋在台阶上留下清脆的声音,闻烟尽量放轻脚步,只前脚掌着地,后面细细的跟悬在台阶外。

正对着台阶的那片办公区没人,闻烟又往里走了走,只是走了几步她忽然停下了。

不远处,亮着灯的,是他的办公室……

所以,她要向他借卡吗?

只是刚产生这个念头,闻烟的心脏就敲起了鼓点,浑身都在拒绝,她承认总是梦见他,但是在看到他真人的时候,又会很抗拒。

同样是加班的深夜,同样是只剩下他们两个的办公室。

上一次看见他在换衣服,看见他赤|裸的臂膀,这一次,如果主动去找他,会发生什么?

闻烟闭上眼睛没有再往下想,原路返回到35楼的沙发,或许,她可以等他下来,跟在他后面离开。

等了半个小时他还没有下来,发给明新哥的消息也没回,闻烟有点困了,撑着脑袋,靠在沙发里渐渐闭上了眼睛。

半睡半醒中,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很轻,几乎察觉不到,梦里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只能看见落在地上的皮鞋。

紧接着,忽然响起门禁的声音。

闻烟突然醒了,她看见门边男人的身影,提着包往门边走。但由于坐着睡了太久身体很乏,闻烟刚站起来腿有点软,忽然没站稳倒在了地上。

听到后面的动静,谭叙深皱眉转身,但看到身后的画面时,他忽然凝滞了。

弥漫着雾气的原始森林,清晨的薄雾变成了夜晚的月光,他还没有开枪,温顺的麋鹿已经倒在了他的脚下,她的半边脸沐浴在月光里,正用受伤的眼神看着他。

谭叙深忽然觉得血液有些隐隐躁动。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