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闻烟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房间内的摆饰在夜灯的光线下,在墙壁和天花板上投下阴影。

从第一次见到他,到今天晚上,所有和他有关的画面一帧一帧接踵而至。

其实并没有多少,但每一次都很深刻。

白星棠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却发现闻烟还没睡:“烟烟,怎么还不睡?”

星棠闭着眼睛往她身边蹭了蹭,就在她再次睡着的时候,身边传来朦胧不清的声音。

“星棠,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

“好……早点睡,明天去医院。”白星棠的声音含糊不清,没过多久,呼吸再次变得均匀绵长。

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闻烟笑了。

这件事藏在心里,像个不能说的秘密,不知道是因为太过暧昧,还是隐秘,总之闻烟不想告诉任何人,当然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然而随着情愫在心里慢慢发酵,变得越来越不可收拾,她快要承受不住了。

.

第二天一大早白星棠就醒了,看到闻烟还睡着,刚想叫醒她,忽然想到昨天晚上她工作到很晚。

难道她的烟烟想当女强人吗?

叹了声气,白星棠悄悄下床,走到另一边轻轻撩开被子,没感受过人间疾苦的温室花朵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

“烟烟,跟我去医院,回来再睡!”本来心疼她工作太累,但她的脚踝又肿了很高。

闻烟睡眠很轻,几乎在星棠下床的时候就醒了,但昨天晚上胡思乱想了很久,又做了很多梦,只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不想睁开眼睛。

“下午再去吧……”闻烟眼皮很重,声音有气无力的。

“再晚你的脚就要被截肢了。”白星棠把她身上的被子掀开,强迫她起来。

往常怎么叫都不起床的人,现在角色倒是转换了,因为白星棠确实很害怕。

由于血液流通不畅,闻烟脚踝处的淤青经过一晚上的发酵,平日里漂亮的骨节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身上没了被子,闻烟皱着眉翻了个身,但刚一动作就不小心碰到了脚,疼得她立即没了睡意。

“等我洗漱换件衣服。”闻烟从床上起来,眼睛还闭着,头发乱糟糟得倒有几分可爱。

.

白星棠这朵娇花,平常有点小问题都是爸妈和闻烟陪着,或者直接去私人医院,这次陪闻烟来倒是锻炼了下自己,虽然什么也不知道,但她不害羞,逢人就问。

可能因为是工作日的关系,医院人不是很多,挂了号之后没排多久就轮到她们了。

医生摸了摸闻烟的骨头,还算幸运的是没错位,然后医生就开始用梅花针敲闻烟的脚踝,无数浸了药的细针,一下一下落在闻烟的皮肤上,没过多久就开始往外冒血.

“疼就抓着我。”白星棠捂着眼睛不敢看,但又不敢离开闻烟身边。

闻烟被星棠抓着手,从始至终没发出任何声音。

.

从医院出去,星棠就开车直接回闻烟家了。

“要不我送你回家吧。”红绿灯路口,星棠停了下来,她说的是闻烟爸妈那里。

“不用了,这里离公司近一点。”虽然看起来很严重,但慢慢走也没问题,这几天很忙,闻烟不想因为自己耽误了大家的进度。

“干嘛这么拼?”这句话她昨天晚上已经问过了,星棠不满地撇了撇嘴。

明明家庭环境都差不多,到底是她太废物了?还是烟烟太不懂享受?

昨天晚上她都睡醒一觉了,她竟然还在工作,迷迷糊糊地还听到她……

绿灯已经亮了,白星棠刚起步又一个激灵重重地踩下了刹车:“闻烟!”

由于惯性闻烟系着安全带身体猛地往前倾。

“哪个男人?”白星棠瞪着杠铃般的大眼睛。

由于后力闻烟的身体重重弹回椅背,听到她的话有些不明所以,但很快明白她问得是什么。闻烟忍不住笑了,小白痴的反射弧未免太长了些。

“回家说。”闻烟说。

“不行!”不怪星棠反应过激,从小到大没见过闻烟对哪个男孩子有好感,再加上她这安静的性子,白星棠一直很担心她将来哪一天会剃了头发去寺庙里当尼姑。

“听话,别闹。”闻烟看着窗外,路上太危险了。

在身后一片鸣笛中,星棠不甘心地启动了车子,只不过半个小时的路程,她二十分钟就开到了。

“闻烟你快点给我从实招来,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漏。”星棠关上门就开始了,这已经到了她好奇心的忍耐极限。

闻烟轻笑,平常总是烟烟地叫,很少听到她叫自己的名字。

坐在沙发上,闻烟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回想着和他的点点滴滴。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闻烟神色淡淡的。

星棠原本气势汹汹,然后,忽然沉默了。

窗外的阳光很盛,房间开着冷气,隔着一层玻璃却感受不到温热,一切都很不真实。

闻烟忽然很伤感,这段隐秘的故事,在她的梦里经历了千种万种,然而现实里,她们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有时候闻烟竟然分不清楚,到底和他进行到了哪一步?是梦里的难舍难分互相纠缠,还是现实中疏离的平行线?

梦和现实,究竟哪个才是真的?

.

第二天,闻烟就去公司了,入职之后在FA待得时间比公司都长。

他们公司和FA不一样,位置都是固定的,好久不在桌子上也没有落灰,应该是阿姨每天都会打扫,

闻烟正在处理邮件,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总监。”闻烟抬头发现总监站在她身后,职业装显得稳重,波浪卷发又透露出成熟女人的风情。

“你的方案我看了,很不错。”Jessica手持咖啡半倚着桌子。

“是吗?可能细节填充的不是很完整。”闻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安静的狂野,这个sense很准确。”Jessica倚着桌子,双腿交叠从黑色的包臀裙中露出来,高跟鞋趁得线条更加迷人,她目光落在窗外,好像在思考这句话的意境。

闻烟听到这句话,脑海里率先想到的竟然不是车……

“热血F城的概念也很好。“Jessica的视线收回来,低头看着闻烟笑了笑,“但是内容略显青涩。”

从闻烟的角度,恰好看见她的脖颈和下颌线,很女人的魅力,会不自觉地被她迷住:“好的,我今天再改一版。”

“慢慢来。”眼神中透露着肯定,Jessica轻笑,端着咖啡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坐在办公桌前,Jessica透过透明玻璃望着外面的格子间,看见闻烟,她总是不自觉想到年轻时候的自己。

闻烟是她很喜欢、却又很少见的那类聪明不张扬的女孩儿,她有独特的见解,缺的只是暂时的工作经验。

当时面试的时候,并没有觉得这个女孩儿有多特别,名校毕业海归背景,漂亮的简历她见得多了,然而这段时间发现,她安静的外表下似乎藏着很多惊喜。

闻烟租的房子就在公司对面,很近,这天工作结束后,总监怕她脚不太方便,就让她回家办公了。

接下来的半个月,闻烟都在家办公,没有去FA。

.

晚上,谭易阳自己洗完澡,用浴巾把自己擦干净,换上干净的睡衣从浴室出来,四岁的小朋友,似乎比同龄人懂事很多。

来到客厅发现谭叙深在沙发坐着,正在看他今天画的画。

“爸爸,我们换了个美术老师。”谭易阳爬上沙发,坐在谭叙深身边。

“还习惯吗?”谭叙深看着眼前的画,树木草地,天空白云,水粉颜色很协调,但明度都略高,或许在孩子眼里,世界就是这么鲜亮。

刚洗过澡,易阳的脸上泛着可爱的红晕:“老师很漂亮,就是有点傻傻的。”

谭叙深笑了,把画卷起来放在旁边,看着他头发还滴着水,拿起旁边的毛巾帮他擦:“有你傻吗?”

“我不傻。”易阳乖乖坐着,享受谭叙深帮他擦头发。

孩子头发短,稍微擦了一会儿头发就干了,谭叙深给他整理了下衣领:“不早了,快去睡觉吧。”

易阳从沙发上跳下去,看着谭叙深:“明天我去爷爷奶奶家,你去吗?”

“明天爸爸要去公司加班,周日接你回来。”谭叙深摸了摸他的头。

小孩子脸上藏不住心事,眼睛里的失落很明显:“哦,好。”

易阳从谭叙深手上拿过毛巾,又回到洗手间,踮着脚晾在衣架上,回房间路过客厅的时候看着谭叙深说:“爸爸晚安。”

“晚安。”

小小的身影随着关门的声音消失在门后,客厅里,只剩下谭叙深一个人,忽然间就觉得很疲惫,他靠在沙发里揉着眉心。

易阳很懂事,别的孩子都还在撒娇要糖的年龄,而他已经学会照顾自己了,也从来不跟谭叙深撒娇。

两个男人的家里,略显冷清。

.

谭叙深把谭易阳送到他爸妈那里,然后开车回了公司。

门禁对FA的员工有自动的人脸识别功能,还有几步的距离,门禁锁已经开了,谭叙深直接推门进去,路过休息区的沙发时,他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仿佛那里还躺着一头受伤的小麋鹿。

这段时间没见到她,谭叙深倒是有点期待。

FA没有周末加班的习惯,连工作日加班的也很少,但到了一定的位置,承担的责任越大,也就没有了工作日和周末的概念。

三十五楼和三十六楼两层办公室,只有谭叙深一个人。

他磨了杯咖啡,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

周六是闻烟和白星棠的Girls‘ Day,星棠刚开始工作很兴奋,还没拿到工资就要请闻烟吃饭。

闻烟坐在副驾驶看着三环的夜景,随着目的地越来越近,窗外的景色也越来越熟悉,闻烟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怎么来这里?”闻烟望着对面的蓝珀大厦前清晰可见的FA标志,她舔了舔嘴唇。

“订好的餐厅就在这里,怎么了?”白星棠把车停好,解开安全带下车了。等下车看到周围的建筑时她忽然明白过来闻烟的意思,星棠笑着走到副驾驶敲了敲她的车窗,“没关系,周六没人上班。”

心思被看透,闻烟不由得笑了笑,最近没见到他,连做梦的时间都长了,从闭上眼睛到醒来,全都是梦。

仅仅看到和他有关的东西,就感觉来到了他的范围之内。

身体,呼吸,皮肤,都忍不住拘束。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