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CBD周末的人流并不多,周围都是写字楼商圈,不是周末逛街的好去处。但这家意式餐厅在A市排名top 3,白星棠以前是这里的常客,然而最近因为工作已经好久没来了。

走进商场,放眼望去人很少,很多餐厅也只是零星坐着几个人,但往前走了一会儿到那家意式餐厅,里面几乎快坐满了。

“您好,请问您几位?”站在门外的侍者问。

“两位。”闻烟说。

“请问有预约吗?”侍者问。

“白,订的八点。”白星棠说。

侍者查询确认后,对她们说:“好的,两位里面请。”

闻烟和白星棠被侍者带到窗边的位置,餐厅的装修呈暗调,整面墙壁用酒瓶作为装饰,桌子上摆放着高高的烛台,昏黄的光线显得氛围很浪漫。

“烟烟,你吃什么?”白星棠坐下开始点餐。

“奶油培根意面。”闻烟以前和星棠来过这里,还比较熟悉。

“每次都点这个,能不能换一下?”星棠完全是自言自语,还是帮她点了意面,然后又点了几道其他的。

对于吃饭,闻烟不太挑剔,可能在其他方面也是,喜欢一道菜,一支笔,下次还会选择这个,没有太大的**去尝试新的东西。

这或许就是藏在骨子里的温和,没有猎奇的嗜好。

“你的脚怎么样了?”白星棠问。

“快好了。”闻烟的脚恢复得差不多了,但淤青还没有散尽,走路也隐隐作痛。

“要不明天我在陪你去医院复查看看。”白星棠边问,边拿手机发短信,屏幕上的光照亮了双眼。

“大小姐照顾人上瘾了?”闻烟笑了笑。

她们从小认识,虽然一直联系,但在她回国前,这几年在一起的时间很少,闻烟的记忆还停留在她哭闹撒娇的时刻,现在的星棠,她还有点不习惯。

“人家是关心你。”星棠撇了撇嘴,带着几分娇嗔。

不一会儿,点的菜陆陆续续上来了。

“终于来了。”在这里等了半个小时,听到对面椅子被拉开的声音,周寻抬头。

“和西区的经销商谈了点事。”

拿着叉子手突然顿在半空,闻烟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浑身每寸皮肤都紧绷起来,在他的范围之内,她的感官和注意力就变得很敏感。

闻烟忍不住向那边扭头,果然是他,在FA on site的时候,她听到旁边有个同事打电话,仅仅从电话里传出来的微小声音,她就知道电话对面的人是他。

明明两个人说话的次数,屈指可数。

而他的声音,却像刻在了骨子里。

闻烟的视线还没收回,他突然往这边看,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相遇,碰撞在一起发出无声的火花,有意外,有心悸,有意味不明的玩味,还有不知道是谁的期待。

所有暗流涌动的情绪,都藏在了谭叙深微微勾起的唇角,和闻烟平静的神色之下。

“看什么呢?”周寻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没发现什么。

工作了一天的疲惫,在看见她的那一刻忽然不见了,相反还激发了他骨子里暗藏的兴致,谭叙深忽然想到她匍匐在地上的画面……

好久没看见她,这种感觉慢慢沉寂,然而现在又浮了上来似乎比之前更浓了,藏在表皮之下,随着血液慢慢流动。

“找我什么事?”谭叙深收回了目光,嘴角挂着微不可查的笑。

“我下周出差,明天把Yellow送到你那里。”周寻穿了一件白衬衫,鼻梁上带着一幅银边的眼镜框,显得很是斯文。

Yellow是条金毛。

“有区别吗?”谭叙深夹了些冰块放入酒杯,抬头看着他,“我上班,没人帮你照顾。”

“易阳放学不是挺早。”周寻说得理所当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仿佛这本来就是他想好的答案。

谭易阳,四岁的孩子,承受了太多。

谭叙深本来没想答应,但转念一想,似乎也还不错。

他爸妈年龄大了,路上车多谭叙深不放心,所以今年请了阿姨每天去幼儿园接易阳放学,给他做晚饭。

但阿姨八点就下班了,而他有时候会加班到很晚。

跟Yellow玩,似乎也不错。

“明天晚上送过来,他今天在我爸妈那里。”谭叙深说。

他们离得不远不近,然而闻烟却听不见他们说得话。

“怎么了烟烟?”看她心不在焉的,星棠倾身在她面前摆了摆手。

“嗯?”闻烟回过神。

“没有胃口吗?”星棠都吃了一半的披萨了,然而她盘子里的意面还是那么多。

闻烟看着星棠的眼睛,犹豫要不要告诉她。

“他在那里。”心是诚实的,闻烟脱口而出,理智已经被甩在了后面。

“谁?”星棠好奇地往四周看。

“不要往那边看。”这就是闻烟担心的,怕告诉星棠,她会在下一刻指着他叫出来。

然而她的心早已经乱得跳个不停。

“是他?”听闻烟的话,星棠收回了视线,试探地问。

“嘘……”闻烟竖起食指缓缓点了点头,星棠真得长大了,害她虚惊一场。

但随着闻烟点头,星棠眼睛瞪得像夜明灯似的,溢满的好奇心驱使她不断往四周看。

“星棠,别乱看。”闻烟刚放下的心瞬间提到嗓子。

平日里偷看男人的时候,星棠都还会伪装一下,但刚刚太过震惊,真得像是在满餐厅找人。

“是那个黑色衬衣的男人吗?”星棠收回目光,在听到姐妹的花花心事之后,她就对这个男人充满了好奇。

闻烟抿了抿嘴唇:“嗯。”

“原来我们烟烟喜欢这样的男人。”星棠笑了笑,“从小到大把男人所有的属性排列组合,都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

喜欢吗?

好像是。

起泡酒的度数很低,在酒杯里冒着泡,粉色的酒液折射出禁忌的诱甜,闻烟是不能喝酒的,稍微一蘸就会醉的那种,但她现在很想喝。

以前也想过会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每个女生应该都会想过吧,干干净净的,很阳光,成绩很好,会给她买小礼物,一起做题一起学习,对她很好……

但从小到大,闻烟的社交圈子很简单,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家长眼里的好孩子,从来不需要操心的那种,也遇到过她想的那种男孩子,但却没有心动的感觉。

闻烟没喜欢过人,没谈过恋爱,但她知道,她对旁边那个男人,是喜欢的。

尽管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周寻今天穿了件白色的衬衣,和谭叙深的黑色坐在一起,总有人往他们的方向看,不过周寻已经习惯了。

但对面的人,今天似乎有点反常。

“左边那个,还是右边?”周寻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笑了笑。

餐桌上的花瓶里插着几支玫瑰,谭叙深没说话,他轻轻摘下一片花瓣,在手里慢慢揉捻,红色的玫瑰汁液在指腹留下诱人的余香。

闻烟靠窗的位置光线比较亮,而谭叙深和周寻的位置在角落。

她在昏黄浪漫的灯光下喝着粉色的起泡酒,他在昏暗的光线中打开了瞄准镜,不动声色地窥探着那只匍匐在地上的漂亮麋鹿。

闻烟浑身不自在,感觉后背好像被人盯着。

这到底是她自作多情的错觉,还是他真的在看她?

“哪个?”两个女孩儿都很漂亮,不一样的漂亮。周寻突然很好奇,但以他对谭叙深的了解,还真猜不透。

“猜猜看。”谭叙深拿纸巾擦拭着角,笑着又倒了杯酒。

周寻也笑了,能看出来他今天兴致很好:“怎么认识的?”

喝了酒有点热,谭叙深解开衬衣的两颗纽扣:“vendor,不认识。”

周寻刚才还想是他公司的新人,但下一秒又被他否定了。FA不招工作经验少于三年的人,那两个女孩儿……看着过于年轻了。

更重要的一点是,谭叙深不碰身边的人。

闻烟把碎发撩在耳后,目光往他那边偏了偏,看到他正端着酒杯轻轻摇晃,半张脸被餐桌上的玫瑰挡住了,看得不是很清晰。

趁他没有看到,闻烟收回了视线。

等小鹿偷偷看完,谭叙深才笑着看过去,不想再吓她了。

“烟烟,不跟他说话吗?”白星棠迫切地想帮她追求幸福。

“说什么?”闻烟没喝多少,但感觉已经微醺了,“好像也不认识。”

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没有关系,说什么都显得突兀。

“怎么不认识?都抱你了还不认识?”白星棠说。

星棠的话,让闻烟又想起了那天夜晚脚上的触感,脚也忍不住动了动,但刚动就传来一阵隐隐作痛。

“哎烟烟,他们要走了。”星棠看到他们从椅子上起来,忽然很着急,“要过去打招呼吗?”

要走了?

闻烟没忍住往那边看了看,心里忽然很失落,但打招呼,她似乎也做不到。

想抓住什么,然而什么也没抓住,没过多久闻烟就看到他离开餐厅的背影,没有回头,也没有转身。

今天晚上,除了一个对视,什么都没有。

心情忽然变得不那么明朗,他毫不转身的离开,一点也不留恋什么,也不在意她。

闻烟知道,他当然不可能在意她,但是,这真的只是她一个人的梦吗?

没过多久,她们也吃好了,星棠去了洗手间,闻烟走到吧台去结账。

“你好,买单。”闻烟从包里拿出手机,打开付款的页面。

前台的收银员在电脑上查询账单,过了几秒抬头说:“您好,刚刚有位先生已经帮您结过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