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为什么是他?

因为闻烟从来没有想过其他的答案,她期待的人是他,心底潜意识地忽略掉除他以外所有的名字。

但这一刻,他的反应让她从未有过的心虚,像是欢喜地跑向一条笃定的路,还没走到尽头,就忽然变得烟雾飘渺,而她一脚踏空不停坠落。

他的目光深邃,专注,又似乎淡淡的,眼睛里好像只有她一个人,又好像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闻烟看不透。

忽然感觉,在这场无声的感情中,她被拿捏得死死的。

“叮”的一声,三十五楼到了。

所有慌乱的情绪在这一刻戛然而止,像是水龙头没有关紧,还往下滴水,闻烟强迫自己又拧紧了一些。

在他的注视下,闻烟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看着他笑了笑:“不好意思,那是我弄错了。”

没等他说话,闻烟转身,从容地走出了电梯。

望着她款款的背影,谭叙深不禁微微皱眉,这似乎……跟他预想的不太一样。

温驯的麋鹿,并不像表面那么温顺。

.

接下来的一周,李明新有事回公司了,闻烟自己在FA。

罗文有什么事就找她,知道她刚来不熟悉工作背景也不会故意为难,遇到自己实在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打电话给明新哥,渐渐的,闻烟也就熟悉了这种节奏,一切都很顺利。

除了他。

他有时候会在自己的办公室,有时候会在35楼,有时候会在36楼某个位置。

走在路上难免会遇到,但闻烟刻意的不去看他,远远地看到他走过来,闻烟就已经低下了头,感受到他的注视,她也只目不斜视或者低头走过去。

因为她没有勇气,为自己的冲动和自以为是。

在餐厅的那个人究竟是不是他,闻烟纠结了好久,从最初的笃定到慢慢怀疑,她现在自己都不知道了。

想和他更进一步却不敢接近,想和他对视却又不敢抬头,她只能在角落里看着他和别人优雅谈笑。

这种矛盾在闻烟心里渗透扎根,压抑得难受。

周五,不知道大家都在计划周末的安排,还是已经把这周的工作做完了,闻烟今天没收到几封邮件,不是很忙。

她坐在一个角落,浏览一些外网汽车营销的动态,忽然手机屏幕亮了。闻烟拿起手机看了看,是星棠发来的消息。

-烟烟,最近怎么不理人家。

闻烟笑了笑,看着上一条聊天记录显示的时间是中午十二点半。

-在上班,怎么了?

-好朋友的日常慰问,跟老男人怎么样了?

星棠回消息非常快,就像在那边守着似的,她这个时间没课,就在校园树下的阴凉处荡秋千,想到好姐妹的感情两眼忍不住冒星星,散落在外面的阳光都没她的眼睛亮。

如果不是担心闻烟上班不方便,按照她以往的性子,早已经打电话过去了。

消息框跳出来的消息,闻烟脸上的笑,渐渐消失了。

她抬头往不远处他办公室的方向望去,尽管知道他不在办公室,但闻烟还是看了好久。

-他说不是。

白星棠猛地从秋千上站起来,由于太过突然差点没站稳摔在地上,她双手捧着手机,开始噼里啪啦的打字,打了密密麻麻两行又删掉。

-你问了?

问?回想着电梯里的场景,密闭的环境,闻烟似乎能感觉到近距离下,彼此不小心碰到手臂的温热触感。

-算是吧。

星棠坐回秋千上看着手机里的消息,脚没有离地无精打采地荡着,替她着急却又使不上力。

-能不能通过同事打听下他的八卦?兴趣爱好什么的,了解之后好下手。

星棠按完发送忽然意识到,这是烟烟,二十二岁了初恋还在的闻烟,八卦两个字好像不太适合她。

-要不我辞职去FA吧!

闻烟忽然笑了,心中的沉闷被扫去大半,还没来得及回复她,只见又跳出来一条消息。

-但好像进不去,我爸在这种事上不会管我……

白叔叔是一个没有原则又很有原则的人,他可以在他设置的度里,尽情宠溺自己的女儿,他会花无数钱给她请老师办画展,但不会花一分钱让她进好学校好公司。

不好意思一直拿着手机,在客户这边还是要注意一点的,闻烟打下一行字,

-好好工作,不用担心我,明天一起吃饭。

- okkk,我也去上课了,么么么~

放下手机闻烟继续浏览汽车营销的案例,但心思却已经不在上面了,她确实不是会主动打听别人消息的性格,但凡事都关心则乱。

他今天在三十五楼的一个位置,两个人一天都没怎么遇到。闻烟把电脑往里扭了扭,打开FA的官网,官网有个页面是FA风云,里面有关于公司的一些活动记事,像是做亏心事似的,闻烟往周围环视了一圈,发现没有人注意她才打开了页面。

好像没什么特别的,闻烟打开三篇报道,都是CEO参加的一些峰会论坛和讲座,以及车型上市改款的消息,暂时还没找到和他相关的内容。

就在闻烟继续往下翻的时候,罗文忽然打来了电话,她心虚地立即把正在浏览的页面关掉,仿佛罗文就在她身后。

电话还没断,屏幕一直亮着,闻烟缓缓舒了一口气,来不及平缓心情立刻接了电话。

“hello罗文。”声音听起来和平常别无二致,像水面一样平静,闻烟望着上午收到的邮件,脸有点烫。

“hello,你现在有时间吗?我们简单开个会。”罗文说。

“好的,我现在下去找你。”罗文在三十五楼,闻烟需要下去。

“好,我在3512会议室等你。”罗文抱着电脑往会议室走。

挂了电话,闻烟简单整理了可能需要的文件,抱着电脑去三十五楼了。

从旋转的楼梯下来,每次路过沙发这里,闻烟脑海里总会浮现出一些画面,那么暗的光线在她心里却无比清晰。

目光在沙发前的那片地毯淡淡掠过,除了他,没有人知道她在这里摔倒,也没有人知道他在这里温柔摩挲她的脚踝。

闻烟的视线还停留在沙发旁边,一不留神,电脑中夹的文件飘在了地上,她正准备弯腰去捡,忽然,视线中出现了一双皮鞋,裁剪精致的黑色西裤,将双腿衬得修长。

闻烟顿在原地,看着他弯腰捡起来掉落的文件,向她缓缓走来。他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目光却没在她身上停留,而是落向沙发旁边得地毯……

闻烟呼吸瞬间一滞,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所以,他还记得那天晚上?还是知道她刚刚在胡思乱想?

闻烟微愣,而他已经走到了她面前,把捡起的文件放在她抱着的电脑上,只神色淡然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没有丝毫停顿地离开了,仿佛两个人完全不认识。

但在旁人看不见的角度,闻烟发现了他眼睛深处微不可查的笑意。

有种被看透的赤|裸感。

闻烟的呼吸忽然很热。

“谢谢……”他已经走过去了,闻烟望着地面失神,轻轻地开口。

不像是在和他道谢,更像是喃喃自语。

走在楼梯转角,谭叙深一条腿已经踏上了台阶,听着她隐隐约约的声音,唇角向上勾了勾,既没有回她,也没有转身。

开放区域有很多人在谈事开会,但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们之间的异常。因为确实,他们只是彼此路过而已。

没有片刻的停留。

但一个擦肩,就足以让闻烟心悸乱想整个夜晚。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