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闻烟推开会议室的门,罗文已经在了。

“hello,我跟你讲一下我们接下来的工作流程。”罗文把PPT连接到LED投影仪上。

“好的。”这是个小会议室,闻烟把门关上,坐在罗文对面的位置。

“关于6系敞篷,我们把这几个重要的时间点捋一下。”罗文跳到PPT的第一页,全是英文的文件资料,“从6月末我们开始SOC,SOC就是Start of unication,是我们第一次与客户沟通,在这个阶段发了两轮预热,这个知道吗?”

闻烟七月初入职到现在,已经一个月了,但罗文怕她不明白,而且女孩儿可能对车不是很了解,所以尽量解释的详细些,没有一点甲方的架子。

“明白,您继续。”闻烟目光落在LED屏上,很专注,尽管罗文说得这些,她在高中的时候已经有所了解。

“所以接下来……别您了,怎么感觉那么老呢。”罗文正说着忽然转身看着闻烟。

闻烟看着PPT忽然愣了,扭头就看见罗文一副别扭的神情,她忍不住笑了笑:“好,你继续。”

“我们正式上市的时间是九月中旬北京车展,SOC和上市之间隔了两个多月,时间有点长,我们不能断了和客户的联系,要不然在信息爆|炸的大环境中他们很快就忘了,所以要持续进行沟通,因此在8月10号,我们会发布一个Mission 6的活动,就是6系敞篷的特别行动,对于要发布的内容你有什么想法吗?”罗文解释完突然把问题抛了过来。

“SOC阶段我们主要沟通了车型外观,内饰,发动机和智能互联系统,”屏幕里呈现着各个阶段的时间节点,会议室的灯光较暗,显示器发出的蓝光映在闻烟眼睛里,她回想着以前发布的内容,思考了片刻说:“在Mission 6 阶段,6系敞篷已经从工厂运输到了授权经销商门店,所以我们可以结合车型信息,重点发布邀请消费者到店预约试驾的信息。”

罗文愣了愣,有些意外:“不错嘛,还有吗?”

闻烟温和一笑,由于在FA待得时间比在公司还长,直接和客户沟通成长很快,而明新哥又比较忙,很多时候都是罗文教给她一些东西,很难得的甲方。

“消费者对价格还是比较在意的。”闻烟想了想说。

“上市之前售价属于绝密,我们拿不到。”天色渐渐暗了,罗文打开会议室的灯,否定了闻烟的这个念头。

“没有人知道吗?”闻烟拿一次性纸杯接了点水。

“Jarod知道,你去问他吗?”罗文玩笑说。

“咳咳……”闻烟正在喝水,忽然听到那个藏在心里的名字,顿时呛到了。

“别害怕,我们总监不吃人。”罗文忽然乐了,抽出两张纸放在闻烟面前。

不吃人吗?

可能是因为心虚,闻烟不敢抬头看罗文,低着头擦了擦嘴角:“谢谢。”

“好了,继续说正事,总之售价不要想了。”罗文继续看PPT。

“好的,那能不能跟金融部门沟通一下,如果在Mission 6阶段消费者去店里预约试驾,预付订金的话,可以享受60期超长贷款期限,或者降低0.5%的贷款利率。”闻烟边说,边用笔在笔记本上面计算。

罗文看着投影页面若有所思。

“刚才提到的期限以及利率,只是我初步估算的数值,具体可以找金融的同事计算一下,看看哪个临界值最合适,主要意思就是说,在Mission 6特别行动中,我们会给交付订金的消费者一些特别礼遇。”闻烟简单概括了自己的想法。

“下周一我找金融的同事问一下。”罗文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并不是闻烟的建议不好,而是涉及到金融政策,这不是他们CRM能做得了主的,但另一方面罗文又觉得这么放弃有点可惜,这种方式能刺激消费者的购买欲,而且提前圈住一部分忠诚客户,“可以呀闻烟。”

罗文扭头朝闻烟眨了眨眼,眼神中带着欣赏。

“您教的好。”闻烟淡然一笑,这段时间已经习惯了和他开玩笑。

“再说您扣月费了。”罗文结束了投影,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

“……”闻烟语塞。

“就是刚才说那些东西,下周二下班前给我一个详细的计划,包括活动流程和发布的文案,有问题吗?”罗文抱着电脑起身。

周二?现在已经是周五下午五点半了。

闻烟抿了抿嘴唇,片刻后摆出职业化的微笑:“好的。”

这或许就是甲方吧,改不了剥削的本质。

“我下面还有一个会,先不跟你说了。”罗文抱着电脑往门外走。

“好的,你先忙。”闻烟也起身了,准备回三十六楼。

“对了,Mission 6的活动还比较着急,所以之后你跟明新必须要有个人on site,当然,两个人都在更好。”罗文推开会议室的门,让闻烟先出去,很绅士。

“好,我待会儿跟明新哥说一下。”两个人抱着电脑走在走廊里。

没走几步就到了前面的3513办公室,好像也是刚开完会,会议室的门被打开,人陆陆续续的出来,最后一个,是谭叙深。

“Jarod。”罗文喊道。

闻烟一惊,没想到罗文会突然叫住他,西装笔挺的身影就在眼前,一时间她不知道该继续往前走,还是停在原地。

谭叙深抱着电脑转身,首先看到的是闻烟,视线在她身上停了一秒,然后很自然地转到罗文身上,仿佛在闻烟身上停留的那一秒根本不存在。

“什么事?”谭叙深问。

“凯莉休假了,关于Mission 6我有些东西想跟你商量一下,你有时间吗?”凯莉是罗文的老板,她不在,他只能越级找谭叙深了。

罗文想约他个时间,把闻烟刚才说得方案先跟他提一下,看看能不能行得通,得到老大的首肯才能继续去找金融的同事。

谭叙深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下周一吧,待会儿我有点事。”

“哟,今天不加班了。”罗文跟谁都能开得了玩笑。

闻烟站在罗文身后,就这么离开似乎不太好,但如果打声招呼离开就更让人注意了,她不动声色降低存在感。

谭叙深笑了笑,抱着电脑继续往前走:“看一下我邮箱的dar,有合适的时间告诉我。”

“OK,我待会儿看看。”

总监的时间需要预定,晚了会安排不上。没等走到座位,罗文边走边打开邮箱查谭叙深的邮箱,周一周二周三的安排已经密密麻麻了,周一下午两个会的间隔,有三十分钟,罗文赶紧订了下来。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上去了。”男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拐角,闻烟收回视线看着罗文说。

“上去吧,记得周二给我一版。”罗文边定时间还不忘叮嘱。

职业化的假笑,闻烟运用的越来越熟练:“好的。”

.

她坐在离他办公室不远的位置,将开会的内容传达给李明新后,闻烟就望着他的办公室及发呆。

三十五楼三十六楼这么大,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坐到一起。

而且最近几天,他几乎都没怎么看她,虽然她不敢抬头,但也能感觉到他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停留的时间越来越少。

闻烟单手撑着脑袋,无精打采地在笔记本上乱写乱画,不知不觉中,写下无数英文名字。

Jerrod,Jerold

Gerrard?Gerard?Jerroca…

突然感觉很委屈,同时又为自己的沉闷感到懊恼,如果她主动一点,是否就不会是现在的样子?

等再抬头,闻烟忽然看到他从办公室出来,还锁上了门。

今天不加班,是有约吗?

他的身影像是致幻剂,闻烟只要一看到,就会止不住得胡思乱想,晚上还有一个接着一个的梦。

没过多久,闻烟也收拾东西下班了,在出来大厦的时候,恰好他开着车从她面前过去。

但是他并没有看到她。

望着那张早已经熟记于心的车牌,闻烟忽然感觉要被失落淹没了。

但她不知,车里戴着墨镜的男人,正通过后视镜看着旋转门外那一抹纤细的身影。大厦前的车速很慢,直到要转弯的时候,谭叙深才嘴角噙笑地移开了视线。

.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一个月总做梦,闻烟的睡眠质量很不好,她温了一杯牛奶放在床头柜子上,明天是周六,可以安心睡个懒觉。

洗过澡,看了会儿书,夜已经很深了。

闻烟只留了一盏壁灯,拉上窗帘抱着电脑半躺在床上,昏暗的光线和密闭的空间,这样的环境她可以把心底的秘密释放出来。

打开官网FA风云的页面,继续看白天没看完的消息,但一个小时过去了,闻烟已经看到了四年前的消息,还是没有关于他的信息。

关掉这个页面,闻烟又打开FA中国的官方微博,从最新消息的往下看,车企的官博无形中透露出澎拜的高级感,大多是日常运营的内容,也有节日营销的活动。

看了一会儿,闻烟似乎已经忘了自己的目的,被官博有趣的内容吸引,她潜意识地一条一条往下翻。

片刻后,闻烟端起玻璃杯抿了口牛奶,忽然间她往下滑动的手指顿住了。

12月25日,去年圣诞节,他们公司内部活动的照片。

好像在黑漆漆的地道寻宝忽然发现了宝藏,闻烟立刻放下牛奶杯,把电脑抱得离自己更近一些,好清楚地看清这些图片。

九宫格的照片,圣诞节主题,背景是三十五楼开放区的沙发,桌子上摆满了礼物,还有披萨和红酒,大家都穿着红色的毛衣,或者麋鹿的耳饰,还有绿色的裙子……

在第五张,闻烟看见了他墨绿色的衬衣。

嘴角的笑瞬间弥漫到了整个脸颊,像是偷偷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闻烟伸手放在屏幕上,轻轻抚摸着他的脸,他的嘴唇,他的眉毛,眼睛里的笑意往外扩散……

然而她的喜悦很短暂,闻烟望着照片的某处,神情忽然凝滞,脸上的笑像是瞬间被冰冻,厚厚的冰霜不停堆积,在眼睛里慢慢龟裂破碎。

他端着香槟的手,无名指带着戒指。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