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话音落地,谭叙深把杯子拿在手里才发现不烫,他并不知道闻烟刚才接了半杯冷水。

窗外雷声大作,雨水顺着玻璃窗往下淌,两个人沐浴在暖黄色的灯光下,衬得茶水间很安静。

外面的大雨和室内的静谧,让闻烟感觉这一刻的时光是偷来的。

她缓缓转身,看着他手里的杯子,慢慢伸出了手,一切动作似乎都被放慢了。杯子里的水很满,映着闻烟的剪影。

终于,她抬头注视着眼前的男人,只一秒,所有藏在心里的情愫全部涌上眼睛,不受控制地往外溢,想让他感受到她的情绪,想让这场暗恋不再是她一个人的事。

但想到他刚刚的电话可能是打给他太太的,闻烟又想把所有的感情都藏起来。

她移开了视线,在旁边的水池中倒掉半杯水,转身离开了。

这几秒钟,是闻烟施舍给自己的。

谭叙深停在原地,脑海里全是她泛红的眼眶,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微微皱眉,仿佛手心还有余热。

.

难熬的一下午,闻烟不知道自己怎么度过的,“不要怕”这三个字仿佛成了魔咒,还有男人说话时温柔的语调,在她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播放。

她很羡慕电话另一端的女人。

半个小时后,天空异常的黑暗逐渐恢复了明亮,仿佛刚刚那场狂风暴雨只在她的世界存在。

闻烟尽量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这样可以让时间过得快一点,终于到了下班时间,她和李明新一起乘电梯。

“明新哥。”电梯门缓缓合上,看着不断递减的数字,闻烟开口。

“嗯?怎么了?”李明新看着镜子里闻烟的脸,微微扭头。

“我这段时间可以在公司办公吗?”闻烟想了一下午,她决定让自己冷静一段时间,说不定对他的注意会慢慢下降。

想不到,第一次喜欢的人,竟然是一个已婚男人。

所以,她的喜欢注定不会有结果。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李明新扭头看着她,发觉她脸色不是很好。

“每周都待在这里,感觉有点压抑。”闻烟笑了笑,让自己尽量看着轻松一些。

“不好意思,前段时间让你自己待在这里。”李明新很理解闻烟的感受,毕竟在甲方的公司很不自在,所以他前段时间也是在公司,“那之后你就回公司吧,如果罗文有需要的话我再叫你。”

“谢谢明新哥。”闻烟看了一眼李明新,随后笑着垂下视线,她不想让其他情绪泄露出来。

.

闻烟租的房子就在公司对面,不去FA后,每天早上她都按时起床去上班,每天晚上也很早回家,按时吃饭,按时睡觉。

她尽最大可能让生活变得规律,变得平静,变得可控。

然而在一切都变得平静的时候,水面下的暗流涌动却越发不可收拾。

闻烟以为不去FA,对他的感觉会慢慢沉淀,然而在这段见不到他的日子里,思念的滋味她体会得更深刻,仿佛从晚上闭上眼睛到早上醒来,全都是梦,全都是他。

所以,她失败了。

“他那天戴戒指了吗?”星棠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块草莓蛋糕,潦草地吃了两口。

她工作的幼儿园离闻烟住的地方很近,最近下课后会时不时地过来,顺路买了蛋糕店的新品,但口感不太好。

“没有。”

闻烟记忆很清楚,听到他说话的时候,脑子里全是去年圣诞节照片里的戒指,然而等他伸手过来,她却没看见。

但当时“不要怕”三个字,已经完全占据了她的理智,她不想让自己的喜欢那么快死掉,所以当时只想快点逃离。

“那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呢……”星棠坐在客厅的地毯上,双手向后撑着沙发,答案似乎越来越扑朔迷离,已经不是她这种智商能看透的了。

“如果结婚了,为什么每天都加班?如果没结婚,那今天的话是跟谁说的?老夫老妻不至于说不用怕吧。”客厅里的电视放着综艺,但却没有人看,白星棠拿起遥控器关掉了,怕影响自己的侦查能力。

“别想了。”闻烟笑了笑,从冰箱里拿出切好的水果沙拉,有些事情她一个人烦恼就好了,不想让星棠跟着一起担心,“最近工作怎么样?”

“挺好的,不会很忙,跟小朋友相处很开心,虽然有时候比较磨人。”星棠挑着沙拉里的木瓜,“你说会不会是他妹妹?”

话题转得太快,生硬又突然,闻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或者是爸妈?”木瓜伴着酸奶,口腔里一阵冰甜,星棠还在继续,“但爸妈的可能性小了点,没准儿真是妹妹。”

“为什么不能是太太?”闻烟靠着沙发,果盘里的樱桃刚洗过还带着水珠,她放到口中轻咬,香甜红色的汁液染到了唇上。

致命的一击往往都是自己给的,闻烟似乎也想找一个掷地有声的理由,让她彻底断了念头。

没想到她这么问,星棠忽然语塞:“烟烟,你别这样……当然,首先是我潜意识地不想让电话那边是他太太,另外,我真的觉得他的工作状态不像有家室,你相信我,我不是在单纯地骗你开心,如果他真的结婚了,我第一个不同意你喜欢他。”

星棠说完,像只小猫似的在闻烟身边蹭了蹭。

连星棠都这样,闻烟心里更是如此。

人都是矛盾的,一边想着干脆一点,另一方面,又总是不想相信对自己不利的结果。在不知道真正的答案之前,闻烟心底会情不自禁地浮现出千万种他没有结婚的理由。

这就是人的本性。

或许,她真的应该痛快一点,问他到底有没有结婚,但是,该怎么问呢?

问同事吗?闻烟不想把私人感情和工作混为一谈。

当面问吗?她可能会预想无数种场景,但当真正遇到他,她会心悸得一个字都问不出来。

打电话吗?没有联系方式,甚至连他的名字闻烟都不知道。

对他,她真的一无所知,却已经陷得无法自拔。

.

谭叙深依旧很忙,在各个会议室中间穿梭,忙的时候没有多余的精力想其他,但停下来的时候他也忽然意识到,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了。

最后一次见她,她用发红的眼睛看着自己。

像头受伤惹人怜爱的小鹿。

拨开窗边的百叶窗,蓝珀大厦三十六楼几乎可以俯瞰A市的全貌,谭叙深望着远处的高楼大厦,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不像闻烟每天有25个小时来想他,谭叙深属于自己的时间很少,或许这个插曲在他心里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

但从办公室去会议室的路上,他目光会情不自禁地在外面的工位掠过,看她是不是藏在哪个角落。

.

闻烟已经二十多天没去FA了,对他的感觉没有一天天变淡,而是随着时间在心里堆积得越来越厚重。

真得很想见他。

这种感觉似乎已经到了临界值,闻烟很想找一个突破口来结束这种状态,彻底失去或者得到,但总之,目前这种让她很不自信又患得患失的状态,她不想再经历了。

就在闻烟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忽然收到一封罗文的邮件。

Dear Jarod.

邮件大致说了关于6系敞篷轿跑在北京车展正式上市的一些事宜,等闻烟看完了整封邮件,才忽然反应过来收件人……

Jarod.

闻烟条件反射地坐直了身体,望着电脑屏幕里那几个英文单词,心跳慌乱地跳个不停。

是他吗?

不是Jerrod,也不是Gerrard,是Jarod。

在这段时间的苦涩里,闻烟终于尝到了第一个甜头。

她知道了他的名字。

邮件是罗文发给他的,抄送了凯莉,他们的总监Jessica和新明哥,以及她。

因为他的职位很高,一般各个部门内部的工作不会抄送他,老板们只需要结果。这也是闻烟入职以来,第一次和他出现在一封邮件里。

收件人那一栏显示着收件人的名字和邮箱地址——

Jarod.TaAurelio.

姓谈吗?或者是谭?

像是在平淡无奇或者暗无天日的路上行走,忽然乌云散去阳光普照,闻烟眼睛里全是星星点点藏不住的笑。

鼠标移到他的邮箱地址,自动浮现出他的信息页面。

Jarod.Tan || Chief Marketing Officer

Tel: 157xxxxxxxx

闻烟忽然愣住,没有继续往下看,后面的信息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她望着那一串电话号码,久久移不开视线。

想了那么久的东西,不经意地突然出现在眼前,闻烟仿佛听到心底有个声音在不停诱惑,快点打电话给他,快点……

心跳越来越快,闻烟忽然感觉有点口渴,她抿了抿嘴唇,伸手去拿水杯,却因为心神不宁差点洒在衣服上。

闻烟抽了张纸巾擦掉桌子上的水渍,等回过神,视线依旧停留在那个电话号码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