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房间只有沙发旁的立式台灯亮着,电影还在继续,谭叙深接通电话的同时把声音调小了些,但久久没听到回应。

“hello?”过了几秒,谭叙深又问道。

而电话另一端,闻烟听着男人低沉的声音,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好像突然失语,又好像突然失聪,脑海里轰隆隆的什么都听不清楚。

而谭叙深,竟然也很耐心地没有挂断电话。

心快要跳出来了,闻烟捂着胸口不敢动,生怕心跳声顺着听筒传过去,她的兵荒马乱,他听到了吗?

白色的墙壁被投下斑驳的光影,拼凑在一起形成了唯美的电影画面,女人曼妙的身影漫步在街头,吸引着路人的频频注视。而在这部意大利原声电影中,谭叙深忽然捕捉到几声不属于画面的呼吸。

微微急促。

房间的光线都很暗,电话里也只有彼此的呼吸。闻烟抿了抿嘴唇,尝试着想说点什么,但还是发不出来声音。

手心不停地冒汗,在心脏骤停地前一刻,闻烟挂断了电话。

“啊——”

忍不住叫了一声,闻烟把手机扔在被子上跳下了床,她快步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冰水,一口气喝下去半瓶,剩下的半瓶被她贴在脸上降温。

她快要着火了。

嘴巴,脸颊,额头,耳朵……身体的每一处都快要着火了。

闻烟站在冰箱前愣怔,刚才真的是他吗?

脑子乱糟糟的,她现在已经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闻烟一边冰着脸一边往卧室走,被子上的手机屏幕还亮着,她站在床前,想拿起来又不敢拿。

终于,闻烟把自己扔在床上,她半撑着身体拿起手机,屏幕里显示着通话时长——

13秒。

才13秒吗?闻烟感觉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

所以她刚刚真的给他打了电话?不是梦,也没有在拨号键停下,而他也接了……闻烟看着手机屏幕开始傻笑,傻笑的同时在心里骂自己没出息,

没关系,反正他不知道是谁打的电话。

这注定是个不眠之夜,闻烟躺在床上好久都平静不下来。

刚刚还在满足他接了电话,而现在,闻烟又开始心痒,心里的贪婪在隐隐作祟,就这么过去吗?

所以,他到底结婚了没有?

像是在做过山车,刚刚激动的心情已经开始极速下降,闻烟脸上的笑也渐渐消失了。

她拿起手机看着那13秒的通话记录。

不知道看了多久,时间仿佛凝滞了。闻烟顺着号码点开信息,在编辑框里开始打字,打一句停好久,然后又全部删掉。

十几分钟过去,编辑框里密密麻麻的几行字,漂亮的指腹离发送键只有5毫米,时间再次停滞,下一秒,闻烟又全部删掉。

“啊,怎么办?”闻烟把手机扔在一旁,无助又难为情地在床上翻滚。

从床的左边到右边翻滚一圈,闻烟又把手机拿起来,在编辑框飞快地打下几个字——

你结婚了吗?

看着消息已送达,闻烟立即关机,把手机放得远远的,仿佛那是个定时炸|弹,然后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强迫自己睡觉。

“没关系,反正他不知道是谁,不知道是谁,不知道,不知道……”

闻烟躲在被子里,默念着入睡咒语。

.

电影接近尾声,谭叙深又倒了半杯酒,刚才的电话他并没有放在心上,然而放下酒杯的时候,玻璃圆桌上的手机忽然亮了,在光线昏暗的房间内显得突兀。

-你结婚了吗?

密闭的房间,充斥着淡淡的酒味,墙上投影的光又折射在男人脸上,谭叙深看着短信微愣,但随即又笑了。

是他的小鹿吗?

并不像闻烟想得那样,谭叙深看见这句话的同时,脑海里就浮现出了她的脸。

血液里的酒精似乎开始起作用了,谭叙深逐渐变得兴奋,愉悦,他点了支烟,继续看着那条短信。

还以为她消失了,原来是在森林里迷了路。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小溪边,清晨的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打在她漂亮的毛色上。谭叙深似乎可以看到她眼睛里的疑惑,以及胆怯和小心翼翼。

房间内的酒味被烟草味冲淡了,谭叙深打开窗户,他的半边脸隐匿在光影里。目光依旧落在那条短信上。

却没有回复的意思。

.

闻烟几乎一晚没睡,好不容易天快亮了迷迷糊糊地睡着,但连梦里都是她打电话发短信的场景。

昨晚手机关机,早上没起来还差点迟到。

今天可能是闻烟入职以来工作最不认真的一天,每隔几分钟就看一次手机,但一天下来也没有收到他的回复。

是没看到吗?

还是不想回她……

从心神不宁慢慢变得失落,闻烟坐在工位上,无精打采地看着工作报表,然后李明新忽然打电话过来。

“明新哥。”闻烟接通了电话。

“hello闻烟。”李明新刚把电脑放下,“是这样的,6系敞篷后天就要上市了,明天你过来一下,我们和罗文再把所有的东西过一遍,千万不能出任何错。”

“好的,没问题。”闻烟应下。

事情的重要性闻烟很清楚,然而她首先想到的却是,时隔一个月,整整三十天,她终于又要见到他了。

但昨天的短信,再遇到会不会尴尬?

闻烟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开始为挂掉电话后悔,电话只会紧张几分钟,而现在,她每时每刻都在等待。

第二天早上,闻烟比往常早起了半个小时,但却比之前到FA更晚。

纠结了很久不知道穿什么,她几乎把衣柜里所有的衣服都拿了出来,试了一套不满意,另一件还是不满意,床上的衣服逐渐堆积成小山。

最后看上班来不及了,闻烟才挑了件白色波点连衣裙,法式方领带着复古的味道,衬得锁骨白皙漂亮。

没有再像之前似的穿玛丽珍鞋或者高跟鞋,闻烟从鞋柜里取出来那双黑色马丁靴,纯纯的欲里带着几分活力。

.

可能周五车就要上市,今天FA人特别多,应该都是在做最后的检查。

闻烟在三十五楼看了一圈没有空位,准备去三十六楼,但刚踏上台阶,她就开始紧张。

会不会遇到他?

时隔三十天不见。

三十六楼几乎也没有位置,最后闻烟在他办公室附近找到一个空位,背对着他。

背对着的时候很没有安全感,看不见他是不是在办公室,而自己却暴露在灯光之下。闻烟脑海里忽然闪过那晚梦里的片段,脸逐渐染上红晕,然后不自觉地坐直了身体。

.

谭叙深从会议室出来,直接回了办公室,他刚坐下,就有人敲门。

“请进。”谭叙深解开一颗衬衣扣子。

“谭总,这是比较符合您要求的几个简历,您看下有没有合适的。”进来的是一个穿着职场通勤装的女人,FA的hr。

“好,先放这里吧。”谭叙深潦草地翻了几下,放到了一旁。

最近工作很忙,以及那天孩子的话,让谭叙深有了找个助理的念头。

“好的,有消息您告诉我。”hr笑着转身,关上了门。

谭叙深坐在椅子上轻揉眉心,将衬衣纽扣又解开一颗,过了片刻他起身走到书柜前,准备拿一份文件,但余光忽然捕捉到外面格子间一个白色的背影。

对她的身影似乎格外敏感,因为别人穿白色没有这种味道,单纯中带着**的味道。

办公室的玻璃上挂着百叶窗,谭叙深忽然想到前天晚上那通电话,以及那条短信,他不禁勾了下唇角,百叶窗微微合着,外面看不见办公室的场景。

谭叙深注视着她的背影,拿出手机,在那条13秒的通话记录上,拨了回去。

此时此刻,男人像个等待着猎物上钩的捕食者,藏在树后打开了瞄准镜。

闻烟正在给罗文更新一个报表,比较紧急,下午两点之间就要,然而就在这时手机忽然响了,还没来得及看是谁,她直接滑动接听了。

“你好。”闻烟拿着手机靠近耳边,另一只手还握着鼠标在修改内容。

但过了几秒也没听见声音。

闻烟又问了一遍:“你好?”

依旧没回复。

过了片刻,闻烟终于察觉到一丝异常,她拿着鼠标的手顿住,屏住呼吸一动不敢动,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来,只觉得贴着手机的耳朵很热。

过了好久,她缓缓将手机移到面前……

看到那串熟悉的数字,闻烟脑子一片空白。通话还在继续,她条件反射地立即挂断了。

呼吸瞬间变得很乱,心脏的灼热似乎要把她烫伤,望着已经熄灭的手机屏幕,闻言感觉有种被揭穿的赤|裸感,她仿佛能察觉到身后有一束目光,正落在她身上。

不能回头,不能回头,不能回头……

从她接电话那一刻,谭叙深的眼角就弥漫上了笑,她的声音,她的动作,以及从背影都能看出来的惊慌失措,都让他很满意,男人眼睛深处的意味越来越浓。

谭叙深缓缓收起手机——果然是她。

对于闻烟来说,今天又是艰难度日的一天,直到下班回到家,她还没从那通电话的惊吓中回过神。

晚上她躺在床上偷偷看通话记录。

13秒。

11秒。

两通无声的电话,谁也没开口,但却让她慌乱了整个夏天。

闻烟躲在被子里打开信息,那条短信依旧没有回复,但她再也不能骗自己他没看到了。

今天的电话是试探吗?但他怎么知道是她?难道她平常表现得太明显了吗?好像也不是。

男人精明地让闻烟害怕,也越来越不可自拔。

又是意乱情迷无法入睡的夜晚。

.

周五,FA 6系敞篷轿跑在北京车展正式上市。

今天的办公室氛围格外轻松,忙了三个月,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各个部门也都没有出现任何纰漏,很多同事已经在计划休假了。

闻言今天还在FA,但除了上午远远看见他一眼,就没再遇到,甚至有时候还会躲着。

别人都能喘口气了,但谭叙深的工作还没有结束,中午他直接去了车展,有个环节需要他致辞,然后又和几个高层一起参观了几个竞争品牌的车型,之后又是饭局。

回到家已经九点多了,谭叙深洗了个澡,深灰色的浴巾将下半身围起,肩膀上还泛着诱人的水光。

酒架上放着昨天没喝完的酒,谭叙深从冰箱里取出冰块,放入玻璃杯中,然后看着他们慢慢被浓醇的威士忌淹没。

夜色因为酒的气息而魅力加倍,谭叙深端着酒杯来到落地窗前,凝望着无边夜色和城市的夜景,忽然闲下来似乎还有点不习惯。

被风吹着,刚洗过澡的黑发有些凌乱,血液里的酒精因子也开始蠢蠢欲动。

谭叙深拿出手机,看着那条短信唇角噙笑,玻璃杯里的酒只剩下四分之一,随着时间慢慢流逝,味道被融化的冰块冲淡了。

他仰头将剩下的酒喝完,喉结微动,唇齿间留下一片冰凉清冽,谭叙深将杯子放在一旁,迎着夜色在短信编辑框打字。

.

房间只亮着一盏暖黄色的夜灯,而闻言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她强迫自己不要去拿手机,但心还是静不下来。

和自己僵持了一个晚上,没有结果,闻烟去客厅拿了瓶果酒,按照自己的酒量,应该很快就会醉吧。

坐在床边的地毯上,闻烟一个人喝得醺醺然,没过多久脸上就染上了酡红,然而就在这时,静谧的房间突然响起了短信的提示音。

还以为是星棠,闻烟伸手拿过来手机,但当她看到熟悉的电话号码时,心脏瞬间停止跳动。

- 景华城B座13号楼1701

- 过来。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