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她唇上涂了口红,谭叙深指腹在她唇瓣轻轻摩挲,颜色沾染在手上,很像此刻她因为情动眼底的媚红。

闻烟极力控制着自己,才没有伸出舌尖去舔他的手指,只是呼吸越来越重。

她刚才没站稳被谭叙深抱住,一侧的衣服滑落,露出半边肩膀和锁骨,半遮半露让人有种想扯下来的冲动。

白皙的皮肤和他深灰色家居服贴在一起,散发着难以言说地诱惑,然而她仿佛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形成了一幅怎样的画面,平静望着他的眼睛,干净得什么都没有。

目光落在她光洁的肌肤上,男人的眸光晦暗不明,时间仿佛静止了,谭叙深放在她腰间的手仿佛受到了蛊惑,过了片刻他缓缓抬起,不由自主地靠近她的肩膀。

房间内的氧气似乎越来越少,他的手越来越近,闻烟只想大口呼吸,胸膛也跟着微微起伏。

然而他的指尖落在她的肩膀,停顿了几秒,接着,不疾不徐地将滑落的衣肩提起,为她整理好衣服。

所有的暗流和蠢蠢欲动,随着他的动作都被按下了暂停键,一切戛然而止。

紧绷的弦忽然松了,闻烟暗暗舒了一口气,但在他看不见的角度眼底闪过几分遗憾,没过多久,闻烟从他身上起来,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虽然很贪恋他怀抱的温度,但现在的距离也很近。

“你不困吗?”闻烟看了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

谭叙深将电影投在墙上,扭头看着她,这个角度他的下巴恰好碰到她的耳朵:“想睡了?”

今晚太多次掉入他的陷阱,闻烟一时间不知道他说得哪个意思的睡……

心又开始乱跳,有点害怕还有隐隐的期待,由于他刚才的碰触,身体异样的感觉还没有消失,嘴唇好像还在发烫,闻烟呆滞地摇了摇头。

“每天都这么晚睡吗?”闻烟心虚地换了个话题。

“有时候加班,就比较晚。”在片头悠扬的音乐中,谭叙深倒了杯酒。

“对身体不好。”闻烟潜意识地说。

端着酒杯微愣,谭叙深偏头,她正低着头在玩裙子的衣角,很专注,仿佛刚刚那句话只是随口一说,这种感觉有些熟悉,他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出易阳玩橡皮泥的画面。

谭叙深笑了,不自觉又起了逗弄的心思:“心疼了?”

酒精带来的眩晕感越来越浓,但闻烟的意识还很清醒,只不过动作有些迟钝,她望着谭叙深,缓缓点了点头:“嗯。”

她的眼睛黑亮,谭叙深嘴角的笑慢慢收了起来,在他的定义里,她是那种一眼就能看透的女孩儿,但现在,他竟然看不出来她的眼睛里有几分是真。

身体慢慢前倾,谭叙深笑着贴近她的脸:“想要什么奖励?”

突然贴近的距离,闻烟下意识地想往后躲,但酒精作用下迟钝的身体,没有跟着大脑做出反应,

如果在一周前,肯闻烟定会说,想要他的联系方式和电话号码,然而她现在已经坐在了他身边……

闻烟想让他做她的男朋友。

但是,她不敢说。

“我有点醉了。”闻烟看着他,眼睛充斥着点点水光。

“嗯?”谭叙深注意到了她迷离的眼神,以及脸颊的酡红。

“想靠在你肩上。”半醉的状态,闻烟已经完全卸下了伪装,单纯得像只不谙世事的小鹿。

她的声音带着隐隐撒娇的味道,谭叙深心弦微动,忽然觉得有几分燥热。在她直勾勾的眼神中,他伸出手臂,抚摸着她的头发将她轻轻扣在肩头。

她总是能把清纯和欲|望揉合得那么好,那双干净的眼睛,她不知道有多勾人。

片头的音乐结束,影片开始了。

昏昧的光线下,闻烟无力地靠在他的肩头,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让她恍惚,还是他身上的气息让她无法思考。

闻烟很想顺势抱住他的手臂,但在昏暗中,她的手慢慢起来,在碰到他的前一寸又无奈地落下。

她还是不敢。

悸动和心跳又回来了,连酒后的微醺都淡了几分,由于靠在他肩上,两个人的手臂碰在了一起,闻烟很害怕这么近的距离下,不小心泄露出心底炽热的秘密,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正片开始,因为朋友生病,大四的女生代替朋友去采访了GREY集团的总裁,因缘际会,由此擦出爱的火花。

谭叙深又倒了杯酒,酒杯放在玻璃圆桌上发出轻微的声响,这部电影他看过,清纯女孩儿和年轻企业家的故事,浪漫得有些不真实,因为现实中没有几个CEO有时间过杯酒人生,私人飞机和游艇的生活,也没有大学生能直接采访到一个企业的掌舵人。

所以对谭叙深来说,并没有重温的价值,只是觉得她可能会喜欢,以及,那个电影名字突然出现在脑海,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试探什么。

这部电影,闻烟不仅看过,还看过两遍。

她很清楚每个时间节点会发生什么,比如下一刻,男主角Christian和女主角Anna会在酒店的电梯里拥吻。

嘴唇还留着他的触感,闻烟靠在他肩头情不自禁地抿了抿唇,不禁想起来以前和他单独乘电梯的场景。

虽然没有感情经历,但她是个成年人了,对于今天晚上可能发生的事,闻烟很清楚。

以及,不可置否的,她有隐隐的期待。

因为在无数个梦里,在无数件凌乱的衬衣下,她很渴望他。

这也许不是故事最好的开始方式,但或许也是最好的方式。

谁知道呢?

房间内只有电影的声音,他们依偎在一起的姿势像极了亲密的恋人。

“你们公司CEO好看吗?”闻烟忽然想打破室内的安静,因为她知道电影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好看。”谭叙深笑了,他换了个坐姿玩味地开口,“一位五十三岁的女士,你没机会了。”

竟然夸别的女人好看,闻烟吃醋了,她从他的肩膀起来,目光落在投影上:“那等你升职到CEO,我可以有机会吗?”

谭叙深视线飘向她:“你现在就有机会。”

忽然心跳加速,闻烟抬头看着他,她很想看明白他的眼睛,但不知道是不是灯光太暗了,闻烟什么也看不出来。

“我想……”闻烟声音有点颤,似乎又回到了当初偷偷给他打电话的时候,紧张得什么都说不出来。

“想什么?”谭叙深慢慢靠近,将她鬓边的碎发撩在耳后。

想和你在一起。

闻烟望着他的眼睛,已经深深陷了进去,但这几个字,还是没有勇气说出口。

“没什么。”闻烟心虚地移开了脸。

明明已经以这么亲密的姿势坐在一起,闻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敢问出口,好像她先问出来就输了。

但她不知道,她早已经输了。

在不小心看见他换衬衣她慌忙逃离的时候;

在她主动打电话的时候;

以及踏进他家里的时候……

“不乖。”谭叙深揉了揉她的头发,看得出来她的犹豫,却没继续问。

不是什么都知道吗?这时候怎么看不出来了。

电影还在继续,他们乘坐私人飞机来到他的别墅,Christian带着Anna走进了他的玩具室,成功企业家不为人知的秘密,是性癖。

闻烟忽然感觉口干舌燥:“你喜欢吗?”

视线依旧落在墙上的画面,谭叙深想去拿烟,但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打消了这个念头:“你呢?”

没想到问题会回到她身上,闻烟忽然语塞,心里渐渐产生了一种无力感,如果不是他想说,她好像永远在他身上问不到答案。

但今天她已经得到了太多,她还是不敢相信,她现在坐在他身边,靠在他肩上,躺在他怀里。

回忆着最初和现在,闻烟看着眼前的男人,爱意控制不住地往外涌。

“我……”闻烟眼睛闪躲,呼吸有些不稳,“我不知道。”

谭叙深端着酒杯顿了顿,“不知道”这个答案,可以有很多含义。

可能是真的不知道,也或许是,可以为了某个人试一试。

谭叙深没有这种癖好。

但他清楚记得那天加班的晚上,看到她扭到脚匍匐在地上的身影,身体产生了很陌生的冲动,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

从那天晚上,谭叙深记住了她。

FA三十五楼的门禁是玻璃的,有点重,后来看见她推不开玻璃门的时候,谭叙深就在想,力气这么小,在床上挣扎的时候一定很有趣吧。

久久没有听到他说话,电影里忽然响起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闻烟伸手挡在他眼前。

“嗯?”谭叙深回过神,抓住她调皮的手扭头看她。

“少儿不宜,”闻烟的脸好像红了,在昏暗中看得不是很清楚。

当然,她也没有看到男人眼里的猩红,以及渐渐沙哑的声音。

娇憨的让人怜爱,谭叙深忽然笑了,他慢慢向前倾着身体,在她唇上轻吻:“这样呢?”

闻烟的心跳忽然停止了,这是……她的初吻。

然而男人并没有给她太多的反应时间,谭叙深将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看在眼里,然后缓缓撩开了她遮住耳朵的黑发,小巧的耳垂露出来,红得仿佛被抹上了玫瑰汁液,诱惑着人的亲吻。

谭叙深缓缓靠近,眼看就要吻上,但在距离几厘米的位置停下了。

闻烟要疯了,他温热的气息细细密密得全部洒在她的耳窝,整个世界只有他呼吸的声音,那么轻,又那么重。

情不自禁地仰起脖颈,墙壁上她的影子,像只垂垂欲死的天鹅。

“这样呢?”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