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不需要。”闻烟看了他一眼,男人眼里明晃晃的全是笑意,但却是坏笑。

好想打人。

他的神情总让闻烟感觉自己在被捉弄,很想打他,但是她一抬胳膊就会走光……

闻烟去他手里拿,但谭叙深却使坏抬高了手臂。

“给我~”他总是这样,闻烟不知道该怎么办,索性扑进了他怀里开始撒娇。

她的脸贴在他胸口,感受着腰上却缠越紧的手臂,谭叙深情不自禁地笑了,没想到对付他的方法倒是用得越来越熟练。

拿她没办法,谭叙深抱着她开始让步:“穿哪个?”

闹够了,也得逞了,闻烟从他怀里起来,看着他手里的两套内衣。一套是很正常的款式,法式半杯蕾丝的,淡淡的杏色甜美中带着性感,但另一套……

那极少的布料闻烟看不出来是什么样子。

“这个。”

对于闻烟来说这并不是个选择题,她毫不犹豫地把手放在了那套法式内衣上,然而,手放上却拽不动。

闻烟抬头,他还是那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但手上却在暗暗用力,他嘴角挂着淡笑,耐心地和她玩耍。

“你不要吓到我。”闻烟开始控诉,同时还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

谭叙深微愣,渐渐反应过来她才初尝情爱的滋味,而昨天这个时候,她还是个什么都没有经历过的小女孩儿。

但不知道为什么,谭叙深总是想带她更深入一点。

“好。”谭叙深揉了揉她的头,答应得很爽快。

果然男人都喜欢会撒娇楚楚动人的女孩儿,闻烟满意地拿着内衣回他卧室换了。

但闻烟不知道的是,内衣已经买了回来,迟早都是要给她穿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

换好衣服后,两个人一起吃饭,已经下午四点多了,不知道是午饭还是晚饭。

但不论是早晨的阳光,还是下午的骄阳,或者是晚上的月亮,能醒来一起吃饭的感觉真好。

“你待会儿做什么?”餐桌上,闻烟坐在他对面,试探性地问。

“没什么事,你呢?”谭叙深问她。

“我应该也没……”

就在闻烟以为还能和他待一天的时候,她手机屏幕忽然亮了。

是星棠。

不知道为什么很心虚,闻烟看着来电显示发愣,直到快断了才接起:“星棠。”

“你在哪儿呢?一直不接电话!”

果然刚接通,就是星棠的咆哮和质问,声音太大闻烟不由得拿着手机离耳朵远一点,不知道对面的男人听到了没有。

闻烟抬眼,只见他优雅地拿着撕了一块面包,嘴角浮着一丝轻笑。

听见了吧……

“我在……”闻烟咬了咬嘴唇,不知道怎么撒谎,“我在家。”

“你在家?不好意思小姐,我正在你家,以及你家是被抢劫了吗?床上这一堆衣服怎么回事?”星棠已经在这里待了一个小时,叫天天不应,饿得她还点了个外卖。

星棠的声音控制不住地越来越大,闻烟连忙把音量键调小了一些,但电话里的声音还在继续。

“电话也不接,都学会夜不归宿了?”

“星棠,”不想再被对面的男人看笑话,闻烟需要立即安抚住电话里这位大小姐,声音又恢复了往日的温柔冷静,“我待会儿就回去。”

“……、”星棠顿了顿,慢慢安静下来,“哦,好,回来的时候给我买点好吃的。”

“嗯,待会儿见。”闻烟挂了电话。

其实除了在他面前会不知所措,会慌乱,会被他牵着情绪走,闻烟生活中是一个很冷静的人,星棠对这一点体会最深。

因为从小到大,她没什么主见几乎所有的事都会问闻烟,她很听闻烟的话,所以很清楚她的语调和潜台词,这次还不是好不容易抓住她的把柄,想好好抨击威风一把,但闻烟一认真,星棠就不敢再闹了。

“要回去了?”谭叙深放下了餐具。

“嗯,怕我妈打电话过来。”星棠她还可以糊弄过去,但妈妈那边她撒谎会被一眼看穿的,闻烟不知道怎么办。

“怕什么?”还真是个乖女孩儿,谭叙深心里暗叹,饶有兴味地看着她。

“怕你被我爸妈打。”闻烟嘴上沾了点牛奶。

谭叙深目光落在她嘴角,抽了张纸巾抬手帮她擦掉:“哦,是吗?”

脸被他的手碰到有点热,他忽然的动作让闻烟愣住,一动不动地乖乖等他擦好。

“是。”等他手收回去,闻烟低头吃着面包,虽然她不挑食,但男人准备的东西实在不好吃,“你不会做饭吗?”

餐盘里是煎蛋,烤面包,午餐肉,还有一杯牛奶。

“平常有阿姨做。”他很少做饭,也没有时间。

“阿姨呢?”从昨天到到现在,家里只有他们两个。

“周一到周五过来。”谭叙深说。

闻烟点了点头,视线落在盘子里的面包上,其实她很想问孩子在哪,难道和妈妈在一起吗?

但另一个儿童房间,明显经常有人住。

“孩子没在家吗?”闻烟边吃边问,视线从他脸上一闪而过,接着低头继续吃饭。

“周末会去我爸妈那里。”谭叙深已经吃完了,靠在椅子上看着她吃,所以她的每个表情他都能看清楚。

“嗯。”闻烟淡淡应了一声,不知道接下来该问什么。

后来闻烟也没再继续问,谭叙深也没提,一顿饭就这么结束了,闻烟把餐桌收拾干净,他在洗盘子。

这种感觉,像是在过日子。

闻烟难以抗拒这股细水长流的温柔,很想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他的腰。

然而等她回过神,男人已经转过了身。

“在看什么?”谭叙深从厨房走出来,顺便合上了推拉门。

“没什么。”闻烟往后退了退,有点心虚。

谭叙深也没继续追问,笑着从她身边走过,到洗手间用洗手液又洗了一遍手,洗过碗的手总感觉会沾上油渍,所以谭叙深一般很少做饭。

谭叙深回到卧室的时候,闻烟正在换衣服。

“干嘛不敲门?”闻烟正在拉裙子后面的拉链,听到声音吓了一跳,连忙背过了身。

“需要帮忙吗?”他没有进自己房间敲门的习惯。

“不要。”刚才拉链拉了一半,看到他一步一步走来,闻烟往后退了退,每次被他帮忙都是她吃亏。

谭叙深站在她面前,她不算特别矮,但也不是很高挑,脑袋刚好到他的下巴,抱起来很舒服。

撩开她的头发,谭叙深注视着她的眼睛,手伸到她背后,摸索着拉链的缝隙慢慢拉到最上面。

整个过程他都看着闻烟,直到最后拉好很绅士的移开了手。

这个姿势闻烟刚好被他抱住,然而他的神情和动作分明是在笑她,被他看得内心火热,闻烟索性移开了眼不再看他。

“那……我先回去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闻烟忽然很舍不得。

“等会儿我去送你。”谭叙深说。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挺近的。”闻烟从小就没有麻烦人的习惯,在国外生活了几年也更独立。

然而她不知道,会哭的女孩儿有糖吃,这种独立会让她在感情里很吃亏。

谭叙深的视线在她脸上停了几秒,不黏人,他很喜欢。

毕竟他工作很忙,没有太多时间照顾她的情绪,有时候撒娇闹闹小性子是一种情趣,他很喜欢,但过多就不好了。

谭叙深唇角轻扬,女孩儿的耳朵在微微泛红,总之,让他越来越满意。

“我去送你。”不容她再拒绝,谭叙深把她拉到了沙发上。

“为什么要等一会儿?”闻烟怕晚点回去,星棠会再闹。

“有个朋友过来。”谭叙深说。

“嗯?”闻烟猛然坐直了身体,“我……”

太突然了,闻烟没有丝毫心理准备,也不知道合不合适。

“他就送点东西过来,送完就走。”看出了她的紧张,谭叙深笑了笑。

然而随着他的话刚说完,门铃响了,谭叙深摸了摸她的头去开门。

闻烟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要不要跟着过去。

门刚打开,一条大金毛率先破门而入。

谭叙深站在门边,微微皱眉:“不是说玩具吗?”

“易阳的玩具,”周寻强词夺理,移开了他挡在门边的手,非常自觉地进来了,“我又要出差,一个月后回来取。”

谭叙深关上了门,如果知道他口中的玩具是狗的话,绝对不会让他进来。

听到外面的说话声,闻烟还在犹豫要不要出去,贸然出去好像不太好,但不出去好像也不太礼貌。

然而就在闻烟犹豫的时候,周寻路过谭叙深卧室余光忽然捕捉到一个人影,首先是震惊,随后他笑着看向谭叙深,目光有些意味深长。

在周寻看到她的那一刻,闻烟身上的忸怩就不见了,她落落大方地笑着走过去。

“你好,我周寻。”这女孩儿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周寻暗自寻思。

“你好,闻烟。”闻烟笑了笑,没人看见她藏在头发里红透的耳朵。

“我要去机场了,你们玩。”

周寻知道现在不是问的时候,非常识时务地走了,从进来到出去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

他送她回家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闻烟坐在副驾驶上,望着窗外的景色思绪有点乱。

昨天这个时候,她做梦也不敢想会坐在他车里,但是现在,他们是什么关系呢?

他应该是喜欢她的,也愿意把她介绍给朋友,但总感觉缺少了点什么。

谭叙深从后视镜里看着她,看得出来她有心事,但也没说话。

终于,半个小时后车停在了她家楼下。

“谭叙深。”闻烟深吸一口气,纠结了一路还是想问他。

“嗯?”谭叙深扭头。

“你会找别的女人去家里吗?”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