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似乎是想到了她会这么问,谭叙深脸上没什么变化,他将半开的车窗缓缓合上,车里仿佛顿时和外面隔绝了联系,形成一个密闭的空间。

“烟烟。”谭叙深扭头看着她。

虽然接下来的话对她来说有些残忍,但这就是事实,他必须让她清醒地意识到,一个成年男人不是她想得那么好。

“我比你大很多,也比你经历过很多,所以不管是在结婚前,还是离婚后……”

“我知道。”预感到他要说什么,闻烟连忙打断了。

虽然做过心理准备,但她还是不想听到他说之前有很多女人,这很残忍,委屈和难过要比想象中来得猛烈。

怪只怪她没有早点遇到他。

“我的意思是,从昨天晚上之后,你还会叫其他女人去家里吗?”闻烟直视着他,眼睛酸涩,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稳。

但谭叙深还是从她声音里听出一丝颤,他看着她的眼睛:“不会。”

知道她含蓄的潜台词下在问什么,他没有滥|交的癖好,工作很忙更没有时间去玩这些,而且他只是对感情吝啬,私生活还是很自律很干净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谭叙深并不是纯粹的坏,小众精英的缩影,或许说是成年人的精明更准确。

他不会隐瞒,更不会欺骗,只是冷漠地看着你一个人越陷越深,而他永远独身事外。

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好。”闻烟松了一口气,“那你以后也没机会了。”

他说不会,闻烟就相信,或许是风度涵养,也或许是他骨子里暗藏的某种高傲,闻烟知道他不屑去说谎。

没想到她情绪转变得这么快,谭叙深笑了,他倾身靠近她,在她唇上留下一个安抚性的轻吻。

而闻烟却顺势勾着他的肩膀久久没有放开,让这个吻变得绵长深入,仿佛这样才能忘掉刚才的难过,以及让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越来越深。

“不想下去了吗?”谭叙深被她勾出了火,连声音都暗哑了几分。

“不想。”闻烟和他的鼻子轻碰在一起,眼睛里的委屈和不安还没有褪尽。

“那好,跟我回家。”谭叙深轻刮了下她的鼻子,说着就准备重新启动车子。

“朋友还在家等我,”虽然闻烟也想每时每刻都和他在一起,但除了星棠还有她爸妈那里,“明天还要回家和我爸妈一起吃饭。”

而谭叙深却从她的话里捕捉到其他信息:“自己住?”

闻烟微愣,然后点了点头。

“看来以后我过来很方便。”谭叙深的笑里带着几分意味深长,

“不给你开门。”闻烟口是心非地笑了,然后解开安全带下车,“你路上小心。”

“好。”谭叙深透车窗看到她脖子里若隐若现的红痕,“回家好好休息。”

“知道了,拜拜。”

谭叙深启动车子离开,闻烟站在原地看着车的背影,直到在拐角消失不见,她才上楼。

.

回到家,床上那一堆衣服还在,星棠大小姐不擅长做这些事,窝在在沙发上睡着了。

闻烟开始整理衣服,每挂进去一件,好像都在告诉自己昨天晚上她有多冲动。

“回来了……”听见了声音,星棠揉了揉眼睛从沙发上起来。

“嗯,去床上睡吧。”闻烟已经快收拾好了。

“去哪了?”星棠的意识忽然清醒,站在闻烟面前颇有种严刑拷打的架势。

闻烟目光有些闪躲,拿着衣服绕开她走到衣柜旁,她不会说谎,索性就不说话。

星棠不依不饶地跟了过来:“说实话,闻烟烟。”

闻烟挂完衣服,又开始整理衣柜,整张脸都快藏在衣柜里了。

“脖子上是什么?”星棠瞳孔放大,看着闻烟脖子上的草莓印,脑子忽然死机。

闻烟往后退了一步,心虚地立即捂住脖子:“星棠~”

“去哪了?”星棠还没从刚刚他脖子里的红痕回过神。

“去……找他。”闻烟知道瞒不住了。

“睡了?”星棠死死盯着闻烟。

“……”闻烟忽然语塞,没想到星棠这么直接,而且小白痴现在看起来一点都不好糊弄,闻烟脸上的红云一直蔓延到耳根,最后才缓缓点头,“嗯……”

“闻烟!”星棠大喊一声,接着转身就往外走。

“你去哪?”闻烟立即追上她。

“狗男人狗东西狗男人!我要去弄死他!别拦我!”星棠现在一股气直往脑袋上冲,感觉自己要冒烟了。

“星棠,你先冷静听我说。”她现在力气大的,闻烟根本拦不住,所以率先走到玄关把门堵住。

“有什么好说的!闻烟你平常的智商都被狗男人吃了吗?”星棠满肚子火,一时间消不下去。

闻烟知道这件事自己做得冲动,所以站在门边乖乖被星棠骂,但如果再来一次,她还会这么做。

站着生气太累了,感觉只想往地上倒,星棠走了几步回到沙发上,继续生气。

“之前跟他出去过吗?”星棠喝了口冰水,消消火。

“没有……”闻烟摇了摇头,看她不打算走了,才慢慢回到沙发边。

刚缓过来一点,听到她的话星棠脑子又是一片空白,她无力地靠着沙发,开始掐自己的人中。

“闻烟,第一次出去就把你骗上床的男人,他安的什么心你能想想吗?还有你了解他吗?”星棠边掐人中边说。

人情世故方面或许她比较白痴,但感情方面肯定要比闻烟懂得多,然而她清清白白的烟烟,她才一会儿没看住就已经被猪拱了。

“虽然不是特别了解,但比之前要了解一点。”闻烟拿起桌子上的水果,讨好地往星棠嘴边送。

“没结婚?”星棠偏了偏头,不接受她的讨好,主要是得掐人中没空吃东西。

闻烟犹豫了片刻,坦白道:“离婚了。”

“为什么离?”星棠步步紧逼。

“……不知道。”由于心虚,闻烟声音越来越弱了。

“这叫了解?”星棠嗓门儿瞬间提高。

“这不是刚开始,我不好意思问嘛…”闻烟拽着星棠的胳膊,试着撒娇。

“那他刚开始就好意思睡你?”

星棠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总之她现在就是非常自责,没想到最后会变成这种局面,烟烟没有感情经历,第一次喜欢人肯定会非常盲目,更何况是一个三十多的男人。

她现在只想穿越到一个月前,把那个他单身分析得头头是道的白星棠掐死。

“星棠,我是真的喜欢他。”闻烟忽然很认真地看着她。

她总是有种让人安静下来的力量,星棠渐渐平静下来看着她。

“不管怎样,至少现在有了交集,不会再像以前似的只有我自己胡思乱想,星棠,我不想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就错过,或许他现在没那么喜欢我,但是我能感觉到他对我是有好感的。”闻烟说给星棠听,同样也是说给自己。

她的烟烟好傻,星棠慢慢坐回沙发上,突然眼红了:“什么嘛,突然说得这么认真,还不是怕你吃亏……”

“不会的,那时候我就跑。”闻烟安慰她。

“还不是因为我谈恋爱总被人骗,才不想让你再被骗嘛……”星棠坐在沙发上,不掐人中了,开始擦眼泪。

最后,又变成了闻烟安慰小公主,不过看这情况,不到万不得已闻烟一定不会把他有孩子的消息说出来。

.

车上市之后就没那么忙了,闻烟也不用再去FA,周一她很早就去公司了,到了之后他们组还没人。

打开电脑后她看了眼手机,没有电话也没有消息,聊天记录还停留在昨天晚上的“晚安。”

可能在忙吧……

“早,闻烟。”

听到有人和她打招呼,闻烟扭头:“明新哥早。”

“来得挺早。”李明新笑着说。

“今天不太困,起早了。”闻烟从包里拿出来一盒饼干,“昨天在家闲的没事,烤了点饼干你尝尝。”

“你烤的吗?谢谢,我拿一块就好了。”李明新不太好意思。

“你拿着吧,家里还有。”闻烟说。

“你家住哪?没听你说过。”前段时间太忙,可能他们都没时间聊这些。

“就住在公司对面,日月湾。”闻烟边看邮件边说。

“……是吗?”李明新看着闻烟,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

在寸土寸金的A市,他们公司在三环,而日月湾又是属于很高档的小区,公司给他们老板租的房子就在日月湾,一个月租金三万五,还是三年前的价格。

李明新脸上的笑渐渐消失了,鼠标在电脑屏幕上来回移动,有些心神不宁。

“闻烟,是这样的,罗文说虽然车上市了这段时间不会太忙,但还是让我们过去一个人,方便工作交流,要不你去吧,锻炼下自己。”李明新笑着说,但是明显笑容不达眼底。

“还需要过去么……”事情很突然,闻烟一想到以后要经常在办公室遇到他,就觉得脸很烫。

“对,从明天开始你就过去吧,别有太大的心理压力。”李明新扶了下黑框眼镜。

“嗯,好的。”闻烟若无其事地点了点头。

对于他们来说,谁都不愿意去客户那里办公,除了高强度的工作还有快节奏的氛围,肯定没有在自己公司待着舒服。

想到闻烟是新人怕她在那里不习惯,李明新原本打算自己去,但是刚刚听到她家住在日月湾,再联想到她平常的衣服牌子,李明新就改变了主意。

因为无论在FA多忙,总监是看不到的,而且长时间去那里和公司的同事慢慢就疏远了,对于以后升职加薪……肯定会有影响。

而这些本身家境就好的人,他们得到一些东西太容易了,工作可能只是个消遣而已。

李明新喝了口咖啡,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闻烟还不知道暗地里发生了什么,满脑子都在想明天遇到他了该怎么办。

晚上,闻烟站浴室,镜子被水汽模糊了,她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身影,有些地方的红痕还没有下去,刚洗过澡似乎更明显了。

洗完澡闻烟拿起手机,看到他半个小时前回的消息说快忙完了。虽然每时每刻都想打电话给他,但怕打扰到他工作,闻烟已经很克制了。

然而现在这么晚了,不知道他下班没有,犹豫了一会儿,闻烟还是打了过去,那边很快接通了。

“下班了吗?”电话接通的那一刻,闻烟心跳开始变快。

“刚到家。”谭叙深从易阳卧室退出来,看到他睡了,关上了门,“怎么了?”

“明天要去你们公司。”闻烟围着浴巾坐在床上,脸上弥漫着浓浓的笑意。

谭叙深倒没有意外,他笑着回到卧室:“所以要来我办公室玩吗?”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