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不去。”只是想到这个画面,闻烟就忍不住红了脸,她一定不会告诉他,她不止一次梦见和他在办公室的场景。

“脸红了吗?”从她的声音,谭叙深似乎都能看到她发红的脸颊和耳垂,让人忍不住想咬。

闻烟微愣,他怎么什么都知道?她都怀疑他是不是在她身上装监控了。

“当然没有。”闻烟摸着自己微热的脸,否认得很没有底气。

只听到电话那端一声轻笑,然后忽然挂断了,闻烟疑惑地看着屏幕,是她刚才不小心挂了吗?

通话时间还不到一分钟,闻烟懊恼地皱着眉,但还没来得及沮丧,他的视频电话忽然打了过来。

闻烟瞬间一惊,她拿起旁边的镜子,刚洗过澡的素颜好像不是太丑,但似乎也不是很好看,头发还湿着,她散下来几缕碎发在脸颊,这样显得脸小一点……

视频声音还在响,预感到快要挂断了,闻烟才慌忙接起来。

“我看看。”谭叙深左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在解衬衣扣子。

“看什么?”闻烟小心翼翼地将手机靠近自己,还以为脸上有东西。

谭叙深看着她脸上的红晕,满意地笑了:“还说没脸红,学会骗人了?”

他打视频过来竟然只是为了看她有没有脸红,闻烟立即把手机离自己远一些,牵强地解释道:“刚洗过澡,浴室有点热……”

谭叙深也不说话,只是饶有兴味地看着她,看她想着一些不太有说服力连她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

“你干嘛脱衣服?”

他刚才在解衬衣扣子,等闻烟回过神后他已经上身赤|裸了。一时间不知道到底要不要看,闻烟拿手挡住脸,堪堪把眼睛从手指的缝隙中露出来。

正确的捂眼姿势。

“洗澡,要看吗?”谭叙深将脱下来的衬衣扔在床上,不知道为什么,总想逗她。

“不要。”闻烟看着他肩膀流畅的线条,摇了摇头。

“真不要吗?”她露在浴巾外面的皮肤很白,谭叙深看了一眼继续诱惑道。

“……嗯。”在脑海里挣扎了一番,闻烟不太坚定地点了点头。

虽然很想看,但面子还是要的,闻烟不想让他感觉自己就是个色眯眯的痴汉。

谭叙深眉眼藏着几分淡笑,也不再玩笑:“不看的话就早点睡。”

闻烟其实不太想挂,感觉还有好多话没跟他说,虽然也不知道说什么,但就是不太想挂断:“好,那明天见。”

“嗯,晚安。”

“晚安。”

挂断电话好久,闻烟吹干头发,看了眼时间猜他现在应该洗完澡了,又过了十几分钟,现在他应该躺在床上了吧?

胡思乱想了好久,但闻烟也没再发消息,脸上挂着满足的笑进入了美梦。

.

第二天到FA,闻烟依旧在36楼找了个位置,一个抬头就能看到他办公室的位置,但只远远看到他一眼,

闻烟刚坐下没多久,忽然接到了罗文的电话。

“Hello闻烟,有空吗?我们一起开个会。”罗文说。

“好的,你稍等,我现在下去。”闻烟应下,把刚编辑完的一封邮件点了发送。

感觉FA每天都有开不完的会,然而有些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闻烟抱着电脑起身,路过他办公室的时候脚步不由自主地变慢了,她余光往里看了看,里面并没有人。

“闻烟。”

闻烟刚从楼梯上下来,就看见罗文往这边走,她走近问道:“我们去哪个会议室。”

“不好意思我忘了约会议室,我们看看哪个会议室没人就进去。”罗文说。

“好的。”从他这随心所欲的态度,闻烟猜应该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接下来,他们就开始在三十五楼找会议室了,但连着三个会议室都有人在开会。

“我们去开放区域的沙发也可以。”闻烟感觉能找到的可能性很小,FA的会议室很多,但不提前预约的话,一般是不会有空置的。

“有文件需要连接LED屏,再看看。”罗文抱着电脑往前走,走了几步来到另一个会议室,“这个小会议室是谁在用?”

会议室的玻璃门,拦腰的中间是磨砂的,但上面和下面都是透明的。

罗文鬼鬼祟祟地趴在会议室的玻璃门上。

然而还没等罗文说话,闻烟已经从玻璃磨砂门的缝隙中看到了熟悉的半截衬衫,她不由得顿住了脚步……

“竟然是Jarod,快走……”罗文心虚地低下脑袋,抱着电脑快步往前走。

“不是说你们总监不吃人吗?”闻烟笑了,离开的脚步不自觉地变慢,她忍不住扭头往里看了一眼,但隔着磨砂的门,除了模糊的轮廓什么都看不见。

“让老板看到我偷窥他面试不好吧。”罗文似乎还惊魂未定。

“面试?”闻烟疑惑地看向罗文。

会议室里,谭叙深看着罗文离开,接着那双熟悉的红色高跟鞋也跟着过去,深邃的眼底闪过一丝轻笑,他继续看对面人的简历。

“嗯,Jarod最近在找助理。”罗文终于找到一个会议室,他们抱着电脑进去。

“是太忙了吗?”闻烟首先想问的竟然是,男助理还是女助理?

“职位越高责任越大,忙是肯定的。”罗文边连接LED屏边说。

“有办公室为什么还要占用会议室面试。”闻烟有点不开心,助理是跟他工作上相处最久的人。

“这两层楼都是他的,他愿意用哪个用哪个。”罗文笑了笑,“其实我觉得你挺合适的。”

“我?”闻烟手指着自己,忽然有点心虚,罗文不会是看出来什么在试探她吧。

“跟在Jarod身边肯定要比你现在学到的东西多,成长也会更快,而且你英文德文都很好,助理不需要太硬性的条件,只要对FA工作流程熟悉就OK……”罗文说着抬头看向闻烟,“怎么越说越觉得你合适,要不你去试试,成了之后还能在Jarod身边给我美言几句,顺便给我升个manager。”

闻烟笑了笑:“开始畅想未来了?我看你也挺合适。”

“我不行,我走了谁来做我现在的工作,而且如果我是Jarod,我肯定用你不用我。”罗文朝闻烟眨了眨眼,一副你懂的表情。

虽然这句话有点绕,但闻烟还是听明白了。

“刚刚是开玩笑,但单从你的发展空间来看,我觉得挺适合你的,考虑一下?”罗文说,“有意愿的话我给你内推。”

“谢谢罗老板这么认可,”虽然是半开玩笑的语调,但闻烟是从心底很感谢罗文,“但考虑到我目前的工作能力,还是凯扬比较适合我,你们公司压力有点大。”

“OK,这个看你自己,现在在CRM也能帮我很多忙,我还不愿意放你走呢。”罗文玩笑说。

闻烟笑了笑,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开始了今天的会议内容。

如果闻烟知道李明新暗地里做了什么,也不会怪他,只会觉得他目光有些短浅。

虽然在客户这里on site比较累,但如果和客户处理好关系,他们会想把你留下,或者给你推荐更好的职位。

很多乙方的人,工作好几年也不过是为了跳槽到甲方而已。

其实她不应该拒绝罗文的。

如果没有喜欢上谭叙深,如果不是爱他到不能自拔,闻烟一定不会拒绝这个机会。

当初选择凯扬广告,是想以第三方的角度来观察FA和agency之间的工作有哪些可取之处或者不足,以及更了解FA的内部流程。

现在,第一点她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但是第二点,FA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她作为乙方,对他们公司内部的流程只能了解个大概。

按照她的职业规划,她不该拒绝的。

但是,她喜欢他。

如果跟他走得太近,她怕别人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从而成为同事茶余饭后的谈资,闻烟不想他陷入这种局面。

.

和罗文开完会已经快中午了,闻烟把电脑放到三十六楼的座位,抬头刚好发现他进到办公室。

不知道他吃饭没有,闻烟坐在位置上不动声色地张望,犹豫了片刻后给他发了条消息。

- 记得吃午饭。

过了几分钟没看到他回复,这时闻烟接到了罗文的电话。

“我们新来了个实习生,一起吃个午饭吗?”罗文说。

“好,我现在下去。”闻烟收拾了下桌子,从椅子上起身。

“不着急,我们在电梯这里等你。”

挂断电话,闻烟准备下楼,其实她今天的位置顺着另一个方向下楼更近,但闻烟还是不由自主地走向了他办公室的方向。

他在办公室,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闻烟视线不自觉地往里飘,嘴角的笑也控制不住。

但还有四五米距离的时候,他忽然从办公室出来,身边还站着一个德国人。

没想动他忽然出来,闻烟看见他的背影心里一紧,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谭叙深视线在她身上停了两秒,眼底闪过不经意的调笑,然后和身边的同事继续往前走,仿佛只是掠过。

虽然很短暂,但闻烟还是看清了,心跳莫名加速,她连忙低下头,怕脸上控制不住的表情被别人发现。

这种感觉很奇妙,有点禁忌。

他们边走边谈事,闻烟跟在他们身后下楼,直到来到电梯。

“hello闻烟,这里。”罗文朝她招了招手。

闻烟从谭叙深身边路过,走了几步到罗文旁边,他们好像也要下去吃饭。

“来跟你介绍下,这是我们新来的小朋友Cassie,这是闻烟。”罗文跟两个人介绍着。

“闻烟姐姐你好,我是Cassie。”女孩儿很热情。

“你好,叫我闻烟就可以。”闻烟笑了笑。

她们年龄应该相仿,但Cassie属于活波可爱的类型,微微有点胖,看着很奶,一看就是还没有经历过工作磨练的小朋友。

电梯来了,闻烟进去之后刚转身,就发现他站在身边,熟悉的气息让她心弦瞬间紧绷,人还在陆陆续续得往里面进,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Jarod中午吃什么?”罗文和他打招呼。

“林栖餐厅。”谭叙深说。

“好,那我们就不去了。”罗文玩笑道。

谭叙深不动声色地低头,笑着看了眼闻烟,没说什么。

他们站在电梯的最后,跟罗文打过招呼后他继续和那个德国男人说话,听起来是工作上的事情。闻烟沉浸在他磁性的英文发音中,眉眼不自觉地露出浅笑。

中午的电梯有点挤,在人群的拥挤下他们手臂不小心碰到,身体也微微贴在了一起。

闻烟心里一紧,怕别人发现,她连忙往右边移了移,想离他远一点。但这时电梯又进来一个人,Cassie不小心往她身上靠了一下,闻烟身体忽然没站稳,慌乱之间腰上突然传来一片温热……

瞳孔微微放大满是震惊,闻烟连呼吸都屏住了,她身体僵硬得一动不敢动,生怕别人发现。

“不好意思闻烟姐姐,你的手好软哦!”Cassie站在闻烟右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拉住了她的手。

身体所有的感官都在腰温热酥麻的触感,闻烟心脏乱跳着,心不在焉地笑了笑:“没关系。”

随着她话音刚落,明显感觉左手被他握住了,突如其来的碰触,闻烟吓得连忙收回了手。

他在闹什么?心脏快要跳出来了。

还好电梯里每个人都在小声说话,不会注意到他们这边,在闻烟的煎熬难忍又心痒中,电梯终于到了一楼。

走出电梯后,闻烟深深呼出一口气,明显感觉手心出了汗。

然而刚走出大厦手机忽然震动,有一条信息进来,闻烟划开屏幕的瞬间就愣住了,脸上的酡红迅速往耳后蔓延。

-确实很软。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