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闻烟怎么了?”罗文走出去几米发现她没跟上来,表情似乎有点反常。

“嗯?没什么。”闻烟回过神,立即把手机收起来往前走,浑身隐隐燥热。

然而她刚抬头,刚才发信息的男人从她身边若无其事地走过去,还在和身边的德国人谈事,视线只在她身上简单掠过,仿佛一切都是她的错觉。

胸腔内有股气息在慢慢膨胀,闻烟郁闷极了,为什么总是被他欺负?

他走在她前面,差不多有四五米的距离,闻烟悄悄注视着他的背影,他今天穿了件黑色衬衣,整个人显得深邃沉稳,走起路来风度优雅,为什么连欺负人都这么好看……闻烟拿出手机回了条消息。

- 你也很软。

脸颊的热度一路上都没有消退,直到和罗文到了餐厅,闻烟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条回复好像哪里不对。

闻烟慌忙拿出手机,但想撤回已经来不及了。她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习惯这么赌气说话……

满脸懊恼地看着消息框,闻烟准备跟他解释,但这该怎么解释呢?说什么都有点欲盖弥彰的意味,闻烟删删减减,但还没编辑完,消息框忽然跳出来他的回复。

- 试试。

愣怔地看着那两个字,闻烟身体像是暴|露在夏天四十度的高温,仅仅坐着,就不停发烫。

“闻烟是不是交男朋友了?”罗文倒了两杯水放在他们面前,看着闻烟的表情玩笑道。

“……没有。”闻烟笑了笑,连忙把屏幕熄灭,仿佛里面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她最近是不是太不会管理自己了?不仅总被谭叙深捉弄,连罗文都能看懂她?

闻烟可能意识不到,恋爱中的女生身上总会透露出一些信号,喜怒无常,脸上总会弥漫着傻笑,他简单的一句话,就会牵引着她所有的喜怒哀乐。

.

到了下班时间,闻烟的工作已经结束了,但是谭叙深还在忙。怕打扰到他,闻烟没有给他发消息,就坐在位置上默默地等,顺便把明天的工作准备了一下。

但没过多久,闻烟还没等到谭叙深下班,反而等来了星棠。

“下班了吗烟烟?”星棠坐在自己的爱车里,双腿翘在方向盘上,嘴里噙着棒棒糖好不悠闲。

“快了,怎么了?”办公室已经快没人了,闻烟的声音显得有些空旷。

“好饿,我们一起吃晚饭吧。”星棠拿着平板在搜附近的餐厅。

“你不是减肥吗?”闻烟笑了笑,抬头往他办公室的方向看了一眼。

“明天再开始。”星棠说得理所当然,这已经是她减肥常态了。

看着他的办公室,闻烟犹豫不决,不知道他几点下班但似乎是等不到了。

“你稍微等我几分钟,我现在下去。”闻烟关了电脑,整理好桌子上的文件。

“我在路边临时停车的这里,到了打电话给我。”星棠怕她找不到。

“好,知道了。”闻烟挂了电话,其实星棠的担心是多余的,毕竟那辆粉色的Evens太过招摇。

从他办公室路过,闻烟穿着高跟鞋脚步不自觉放轻了,他好像在开视频会议,办公室的门没有关严,声音从缝隙里隐隐约约露出来。

他真得好忙,中午吃饭也是在谈工作,一天下来,消息框里也只有那几个让她脸红心痒的字眼……

闻烟五指不自觉地收紧,无论走得再慢,还是从他办公室过去了。

.

从大厦出来,果然一眼就看到了星棠的车,闻烟走到跟前敲了敲车窗,然后坐进了副驾驶。

“今天怎么这么晚?”天色已经暗了,星棠双腿从方向盘上收回来。

“加了会儿班。”闻烟整理了下裙子的下摆,泰然自若地开口,

“是吗?”星棠把脸凑了过去,眼睛像雷达似的在闻烟脸上扫来扫去。

“不然呢?”闻烟笑了笑,脸上没有一点心虚,对付星棠她还是可以的。

“不是在等人吗?”不会玩弯弯绕绕,星棠挑明了问。

她才不信什么加班,虽然她比较白痴,但她也是谈过恋爱的。就像当时上学的时候早恋,为了不让老师发现,放学了总是假装等他,然后两个人偷偷摸摸一起去地铁站。

“又在想你的小学生恋爱了吗?”闻烟轻笑,但调侃的话刚说出口,她忽然愣了愣。

这种感觉有点熟悉,她忽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谭叙深调笑她的时候是不是就是这种感觉?明晃晃的一张白纸,无论她在想什么他一眼就能看透?

难道自己在他面前,就像星棠这么傻吗?

不会吧……

“成年人的恋爱很骄傲吗?”星棠噙着棒棒糖,不满地撇了撇嘴。

闻烟还没从自己给的打击中缓过神,她扭头看着星棠,试图从两个人身上看出点不一样来。

“吃什么?”闻烟放弃了,因为从星棠身上她只能看到傻。

“别着急,再等个人。”星棠眼睛从墨镜里露出来。

“等谁?”闻烟疑惑地看着她。

“那谁,还没下班吧?”星棠嘴角挑了一抹笑,竟然有点邪气。

“……你要做什么?”闻烟愣道。

“吃个饭而已,别紧张。”星棠又把墨镜往上推了推。

“他很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班,我们先去吧,我都饿了。”闻烟直觉大小姐今天心情不太好,还有点作妖的势头。

“再忙能没有时间吃饭吗?”星棠想起来那男人就牙痒痒。

“你猜对了,他吃饭也是在和同事谈工作,改天再和他约好不好?”闻烟半骗半哄道。

“不行,我就在这儿等他!”星棠开始闹。

“还去吃上次那家日料吧,”闻烟转移话题,怕她乱来还拔了车钥匙,“你休息一会儿,我来开。”

提到日料星棠就饿了,但今天不见到那个男人又不甘心,她挣扎了两秒:“那行,明天我再来堵他。”

.

周五,罗文来找hr提交休假单,半年没休假了,他得缓一缓。玻璃门是开着的,他刚抬手准备敲门,却发现hr在打电话。

“不好意思,我们总监周二临时外出,所以面试时间可能要推迟一天,您下周三上午十点方便吗?”

“好,那我们下周见。”

等她打完电话,罗文才进去。

“应聘助理的吗?”罗文把休假单放在她桌子上,随手拿了颗花生糖。

罗文在FA跟谁关系都很好,尤其是女性同事。

Hr打完电话喝了口水:“面试的人倒是挺多,但Jarod的时间订不到,dar上都是满的。”

“那更得快点招人了,”整天这么忙,罗文有点心疼老板,“这周不是面试了个吗?”

Hr往后靠在椅子上,疲惫地摇了摇头:“Jarod不太满意。”

“不满意?”罗文疑惑地皱眉,但随后又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他声音放低了问,“Jarod看颜值吗?”

“应该不看吧,你看你都还没被辞退。”Hr撩了下耳边的头发打趣道,从抽屉里抓出一把零食塞给罗文,“不过那个简历确实没有太出彩,下周这个还可以。”

“我这张脸在公司肯定是食物链顶端好么!”罗文不允许别人诋毁他的颜值,但零食还是拿着了,“待会儿还有个会,走了。”

“晚上一起吃饭?”Hr看着他的背影笑问。

“请先预约我的时间。”罗文的造作劲儿又上来了。

“吃得给我放下。”

“不放,”

Hr翻了个白眼,直接关门相送。

罗文刚从hr办公室出来,恰好看见谭叙深从外面回来,门禁自动识别打开了。

“Jarod.”罗文叫住他,猜他应该是刚抽烟回来。

谭叙深转身:“怎么了?”

“hr姐姐给你找助理脑袋疼,我直接给你推荐个人怎么样?”罗文走了两步到他身边,两个人一起往前走。

“简历给她。”公司内推也可以,但谭叙深现在没时间看。

“就我们的vendor,凯扬那个女孩儿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

谭叙深微愣,脚步隐隐停下来,看着罗文的目光里多了一层审视:“嗯?”

“你可能不记得,但确实挺优秀的,在凯扬做现在的工作发挥不出来她的优势。”罗文对闻烟的印象很好,也想给她提供一个机会。

谭叙深暗暗打量着罗文,直到没发现什么异常,他才缓缓开口:“尽量男生吧。”

几乎没有思考犹豫的时间,谭叙深拒绝了。

“……”罗文心里缓缓打出一个问号,他猜想过很多被拒绝的理由,但没想到竟然卡在了这里,罗文讪笑道,“那就让hr姐姐找个帅的,大家都养养眼。”

其实罗文最想说都什么年代了还搞性别歧视,但是他不敢……

回到办公室,谭叙深望向窗外若有所思,远处的港丽Soho和蓝珀大厦遥遥相望。

关于助理他确实更倾向于男性,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过了片刻,他看着邮箱里的简历给了hr回复。

谭叙深不会同意闻烟来做他的助理,理由和闻烟拒绝罗文的理由一样,但闻烟是为了他,而谭叙深是为了自己。

他不会跟同事或者下属发生什么,也永远不会给别人留下他的任何把柄。

现在她只是vendor,和他没有工作对接,也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一切都还在他的限制之内。

但如果越了这个界限,私生活和工作混在一起的时候,谭叙深就需要考虑舍弃一个了,而具体舍弃哪一个,答案不言而喻。

所以,现在是最好的局面。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