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可能是周五,大家下班都特别早,闻烟工作结束之后看了会儿书,时不时抬头往他办公室看看。

尽管现在几乎已经没人了,但她还是不敢过去。

窗外的天色越来越暗,谭叙深从电脑中抬起头,捏了捏泛酸的肩膀,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他抬头看了眼时间,刚八点半,似乎很久没有这么早下班了。

他刚关电脑,余光忽然注意到外面空荡荡的格子间,两台电脑显示器中间露出一个脑袋。

谭叙深笑了笑,将桌子上的合同文件放在架子上,随后拿出手机拔出一个电话,站在百叶窗后饶有兴味地看着她的反应。

闻烟正在看书,看到手机来电显示的名字一惊,她心虚地往四周看了看,直到确认没人才慢慢接通。

“怎么了?”闻烟声音很小,头也往下低了低。

“怎么还没走?”她的声音带着几分小心翼翼,谭叙深不由得笑了。

“还没忙完。”隔着电话,闻烟倒也不怕说谎被他看出来。

修长的双腿往前迈了一步,谭叙深拨开百叶窗的缝隙,嘴角噙着一丝笑:“是吗?”

“嗯,你结束了吗?”知道他在办公室,闻烟心虚地头又往下低了低。

“刚结束。”谭叙深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

“……”闻烟目光微滞,没想到他今天这么早忙完,一时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圆“还没忙完”的谎,随意翻着书,闻烟缓缓开口,“你要回去了吗?”

“嗯。”谭叙深抬眼,轻飘飘的目光锁定在她身上:“准备带一只小猫回家。”

嘴角的弧度以控制不住的势头往上扬,闻烟心里逐渐升温发热,她抿了抿嘴唇,偷偷抬头往他办公室的方向看了看。

“喵~”

闻烟捏着鼻子软软出声,耳垂瞬间红透了。刚叫完就后悔得想把自己藏起来,觉得口干舌燥。

谭叙深愣了愣,随即不由得笑出了声,心脏被那声细软的声音轻拂,泛起一层细密的痒,正在蠢蠢欲动向身体四周蔓延。

“过来。”谭叙深压低了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地诱哄。

“不要。”闻烟趴在桌子上,把脸藏起来,这下更不敢抬头偷看他了。

“听话。”谭叙深继续诱哄。

“会被人看到。”闻烟小声说。

办公室临着走廊的那面是整面玻璃墙,谭叙深往周围看了看:“没人了。”

平复着心情,闻烟直起腰缓缓吐出一口气,心里坚持的那根弦仿佛他再轻轻吹一口气就要断了。虽然她也很想去,也梦见无数和他在办公室脸红心跳的场景,但她不能。

经常能听到一些办公室的风流韵事,在小公司可能大家闭口不谈就过去了,但像FA的国际化外企,会直接影响到他的事业。

这周来上班的时候,闻烟就暗暗在心里写了一条规矩,如果不是工作上的事,无论周围有没有人,她一定不能进去他的办公室,一步都不能。

她很清楚,流言蜚语可以很轻松地毁掉一个人。

“我去车库等你。”闻烟趁自己意志还坚定,连忙挂了电话,因为对他,她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谭叙深看着忽然挂掉的电话,虽然略微遗憾,但也很满意,她要比自己想象中的懂事有分寸。

闻烟关了电脑放在柜子里,提着包从他办公室门前路过,灯还亮着,他应该也在收拾东西,闻烟往里看了一眼就低下了头,准备若无其事地走过。

然而她刚走过去两米远,就听到身后的门打开又关上,闻烟的脚步顿了顿,接着加快了脚步,但是她穿着高跟鞋不太方便,身后的脚步声始终很近。

看着她渐渐加快的步伐,谭叙深笑了笑,然后不疾不徐地在后面跟着。

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电梯间,闻烟不满地看了他一眼。

谭叙深笑了笑,假装看不懂。

电梯很快到了,望着缓缓打开的电梯门,闻烟却没进去的意思,她想等下一部。

千万不能低估了格子间白领们灵敏的嗅觉,八卦对于他们来说,是工作中不可或缺的调味剂。

这栋楼都是FA的,这个时间不排除楼下的其他部门都还有人,虽说在一个电梯里没什么,但次数多了难免让人怀疑。

感情这种事,总会不自觉露出些马脚,所以在能注意的地方还是多注意点比较好。

闻烟站在原地没动,然而下一秒,谭叙深路过她身边时直接将她拉进了电梯。

“不是说要错开吗?”闻烟皱着眉头,站在电梯里离他很远的角落。

“我没说。”谭叙深笑着看向镜子里她的身影。

“……”闻烟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好像确实没说。

他站在电梯中间倒是坦坦荡荡,闻烟气恼地拿起包打在他的后腰上。

谭叙深向退了一步,站在她身边微微低头:“为什么要错开?”

面对他突然的靠近,闻烟又往里躲了躲,停了两秒抬才头看着他:“被别人看到……对你不好。”

谭叙深目光微滞,他一直以为是她害羞,才不肯在办公室跟他亲近。

对面的镜子里,站在角落里的女孩儿有些娇瘦,目视着前方一副想跟他划清界限的模样,让谭叙深微微触动,目光落在她轻抿着的嘴唇,谭叙深忽然产生了渴望。

懂事的女孩应该得到一个吻。

还没有深思熟虑,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谭叙深将她拉到身边,低头在她嘴唇上轻吻。

突如其来的靠近,闻烟震惊地睁大了双眼,望着男人近在咫尺的俊颜和气息,连呼吸都停止了。

反应过来后,闻烟用力往后推他,但谭叙深却抱着她的腰越来越深入。

“谭……有人……”闻烟明显感觉到电梯下降的速度变慢了,右上角的数字慢慢停在9,然而她却挣脱不开他的禁锢。

闻烟不停地捶打他后背,在最后一秒,谭叙深放开了她。而随着谭叙深刚放开闻烟,电梯在9楼停下,门缓缓打开。

“Hello Jarod,刚下班?”那人进来后将电梯关上。

“嗯,你今天也挺早。”谭叙深若无其事地扭头。

“回家陪孩子,总不能天天加班。”男人笑着说。

听到他们说话,闻烟要窒息了,把头低得不能再低想要降低存在感,生怕那人发现什么异常。

电梯很快到达1楼。

“我先走了。”男人提着公文包。

“没开车吗?”谭叙深问。

“今天限号,打车回。”男人笑着跟谭叙深打招呼,“改天见。”

随着男人出去,电梯缓缓合上继续往B3停车场,闻烟强忍着动手的冲动跟在他身后,一句话也没说。

过了片刻和他一起上车。

“还在生气?”坐到车里,谭叙深倾身为她系好安全带。

“谭叙深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本来走了一段路闻烟的气已经消了,但被他这么一提,刚才提心吊胆的禁忌感又拼命往上涌。

听着她教训小孩子的语气,谭叙深笑了:“你教教我?”

“能不能不要在公司动手动脚,还有周二那条在电梯里,被人看到了怎么办?”由于绕安全带,他的身体还在她身前,闻烟气恼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

到现在回想都心有余悸。

“好。”抓住她的手,谭叙深应下了。

“刚才那个人是谁?”闻烟担心那个人看出什么。

“After sales的,”谭叙深启动车子,抬起手臂刮了刮她的鼻子,“别乱想,没事。”

闻烟拍掉了他的手,不知道自己辨识度很大么,还总爱乱来。

.

谭叙深带她去一家餐厅吃过饭,两个人才一起回家。

第一次走这条路,满心的期待和忐忑,闻烟从来没想过,第二次走这条路是跟他一起。

走出电梯,谭叙深来到门前准备输入密码,而闻烟忽然想到什么连忙抓住了他的手。

“孩子……没关系吗?”闻烟抬眼,抿了抿嘴唇缓缓开口。

手上的触感很轻,谭叙深的目光在她脸上停了几秒:“这周住在他妈妈那里。”

“……”闻烟顿时愣住,一时间连伪装都忘了,回过神她连忙低下头,想遮住眼睛里的黯然,“好。”

下班后的浪漫晚餐,一起回家的甜蜜,本该是个圆满的周五,但闻烟的心情在这一刻突然不受控制得低落。

他结过婚,有孩子,这些都是她知道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忽然很失落。

跟着他进门,被他抱进浴室,无论闻烟怎么把情绪藏起来,整个人还是无精打采。

或许之前还沉浸在和他在一起的喜悦里,她刻意把他结婚的事压在心底最深处。然而他刚刚的话,将她藏在心里不愿意提及的事成功唤醒了。

这一刻,闻烟清晰地意识到,他们之间有孩子,而因为孩子的缘故,他们永远不可能断了联系。

或许他们会一起去给孩子开家长会,周末带着孩子去游乐场……

但是,她现在连问他的资格似乎都没有,因为他并没有明确说过他们之间的关系。

“怎么了?”谭叙深吻着她的锁骨慢慢停下,昏昧的光线里,看着她的眼睛。

在浴室就感觉到了她的心不在焉,更确切地说是在他说完那句话后,谭叙深很清楚她在想什么,所以最初他不会隐瞒,原本打算让她自己慢慢想,继续还是结束,谭叙深都尊重她。

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了。

“谭叙深。”闻烟眼睛里没有一丝情动,却把这个名字说得深情。

“嗯?”谭叙深看着她。

“我们是在谈恋爱吗?”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