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他闭着眼睛,闻烟看不透他在想什么,她忽然很害怕听见下面的答案。

如果时间久远,她的嫉妒心会隐隐作祟,羡慕那个女人可以那么早遇到他;如果时间很短,闻烟又担心他忘不了那段婚姻。

无论是什么,她都很害怕。

“五年前。”谭叙深依旧闭着眼睛,声调没什么起伏。

“什么时候离婚的?”闻烟顺势问。

谭叙深睁开了眼,眼眸一片清明,他微微侧身,将她脸上每个细微表情都看得清楚:“两年前。”

一段三年的婚姻,似乎很长,也似乎很短。

但闻烟忽然松了一口气,好像也没有她想象中得那么难以跨越。

“从今往后的时间,都是我的。”闻烟笑着宣誓主权,然后在他唇角轻吻,“晚安。”

谭叙深愣了愣,似乎没想到这么早停下,他笑着说:“不问了?”

“以后慢慢问,现在困了。”闻烟抱着他一条手臂,心满意足地准备睡觉,但无论是声音还是眼睛,都没有丝毫睡意。

今天已经了解了很多他以前的事,到目前为止她都很满意,也很知足。但如果继续问下去,闻烟不知道会不会破坏现在美好的氛围。

说她胆小也好,但她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好,晚安。”谭叙深笑了笑,揽在她腰上的手臂微微收紧。

.

自从闻烟和谭叙深在一起,周六的Girl's Day就变得时有时无,星棠化完妆后看着发过去的一排消息都没有回复,一个视频电话就打了过去。

听到手机震动,闻烟睁开惺忪的双眼在枕边摸到手机,看到是星棠后,迷迷糊糊地接通了电话。

“喂…”闻烟按了接听后,又闭上了眼睛。

听到旁边的动静,谭叙深也从睡梦中渐渐苏醒,他皱着眉头翻了个身,顺势把闻烟禁锢在怀里。

星棠望着手机屏幕震惊地瞪大眼睛:“闻烟!后面那只手是谁!”

星棠的声音从扬声器传出来,闻烟和谭叙深瞬间清醒。

望着手机屏幕愣怔了一秒,怎么会是视频?闻烟慌忙将谭叙深蒙在被子里,然后自己连忙拿着手机去了客厅。

“闻烟!又夜不归宿是不是?”星棠还没从刚才的画面中缓过来,开始质问。

闻烟惊魂未定地坐在沙发上,连按音量键将声音调小,声音有气无力:“大早上的,干嘛这么大声音?”

“大早上?你看看几点了?”星棠化身时钟报时器,“北京时间九点三十八分,以前这时候你都已经来叫我起床了。”

闻烟以前确实没睡懒觉的习惯,不过九点半好像也不算太晚,但没想到谭叙深竟然也没起床,这个一向自律的男人,今天有点反常。

闻烟笑了笑,软绵绵地躺在沙发上又闭上了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困,她怀疑昨天晚上的酒里被老男人下了安眠药。

“想什么呢?”星棠看着她一副春|梦未醒的样子,很想从屏幕里钻过去把她晃醒。

“让我睡一会儿好不好?”闻烟半睁着眼睛,举着手机的那只手无力地往下掉。

“闻烟,你现在跟我说话,十句里有八句在撒娇。”星棠心里非常郁闷,明明她才是小公主好吗?

以前都是她撒娇烟烟嫌弃她的!

闻烟被她的话乐醒了,仔细想想似乎是有点,她打起精神坐起来,像之前那样哄大小姐:“听话,明天陪你逛街,今天有点累。”

“刚起床就累?昨天晚上干什么了?”星棠探究的目光,恨不得把手机戳个洞。

“……没干什么,就是睡得太晚了。”闻烟心虚地把手机往旁边移了移。

“为什么睡得晚?”星棠步步紧逼。

“看了会儿书,还看了个电影。”闻烟没看屏幕,装作若无其事地打量着房间。

“我才不信!不管,你把那个老男人给我叫出来!”星棠的火气急速往上升。

她的烟烟现在越来越爱说谎了,还用这么没有脑子的理由来侮辱她的智商,这都是因为那个狗男人!

准备去厨房简单弄个早餐,谭叙深刚从卧室出来就听到有人叫他,而且是从扬声器里传出来的。

老男人?

谭叙深笑了笑,不疾不徐地走过去,到沙发前他坐在闻烟身边,手非常自然地搭在闻烟的肩膀,抱着她往沙发后面靠。

“叫我?”谭叙深看着屏幕,美人在怀,双腿交叠,好不悠闲。

“你做什么…”闻烟没想到他忽然出现,连忙拍掉了他的胳膊往旁边移了移,在星棠面前,她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但看他的样子,刚才星棠说得话似乎听到了……

“……”星棠看着屏幕里突然出现的人,愣了一秒,不知道为什么,从他的神态中感觉很不好惹,气焰在他的注视下不自觉地变弱,但看到旁边的烟烟,星棠立即重燃斗志,“就是你吗?你还敢出来!”

听到小公主的怒吼,闻烟连忙把手机往旁边移:“星棠,听话。”

在闻烟的安抚中,星棠深吸了一口气,刚刚是有点泼妇了,不能给烟烟丢脸,她平复好心情换了张脸:“我跟他说几句。”

“说什么?”闻烟怕他们吵起来。

星棠用眼神朝闻烟飞出一记刀子,胳膊往外拐的女人。

小公主从小娇生惯养,大多数情况下有点“欺软怕硬”,以前跟同学吵架吵不过的时候都是躲在她身后,所以闻烟真没想动她刚才能和谭叙深大喊。

看她似乎平静了,闻烟把手机递给谭叙深,小声威胁他:“好好说话。”

谭叙深坐在沙发上耐心地等着,从闻烟手里接过了手机,闻烟顺势坐在了他身边,以便第一时间做调解员。

“你好谭先生,”星棠乖巧地笑了笑,仿佛这样就可以把刚才那个疯女人的形象抹去,“我是烟烟的好朋友星棠,不知道你今天有时间吗?我们一起吃个饭。”

“不好意思,”谭叙深此刻满满商业谈判的腔调和姿态,似乎在为老男人三个字耿耿于怀,“今天没空,你需要提前预约我的时间。”

星棠嘴角有些抽搐,心里藏着的暴躁泼妇似乎马上就要撕破这层乖巧的假皮,被她强行忍下:“那请问谭先生什么时候有时间?”

谭叙深思索了片刻:“一个月后吧。”

虽然没吵起来,但听着他们说话闻烟不知道为什么想笑,她连忙把手机抢了过来:“星棠,明天我们两个出去不带他,等下周再和他一起。”

“如果下周没有的话,我就去蓝珀大厦楼下挂横幅——FA CMO谭叙深欠我一顿饭,不知道您今天有时间吗?”星棠说着说着忽然笑了,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好,”真像个喜怒无常的小孩,闻烟笑了,“我继续睡了,有点困。”

“去吧,养精蓄锐,明天和我一起逛街。”星棠已经把谭叙深忘在了脑后。

小公主还是很好哄的,闻烟笑着把电话挂了,随后转身斜了谭叙深一眼:“干嘛欺负星棠?”

谭叙深没有回答,伸手把闻烟抱在了怀里:“还困吗?”

经过星棠这么一闹,闻烟似乎没有那么困了:“还好,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去爬山吗?”谭叙深似乎已经有了安排。

“不要。”闻烟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明天还要和星棠去逛街,会很累的。”

谭叙深捏着她细瘦的胳膊,轻笑道:“太瘦了,体力也不好。”

“你在说什么…”闻烟从他腿上起来,脸颊微热,隐隐感觉他在暗示什么。

“平常没事多锻炼下身体。”谭叙深手移到了她腰上,轻轻一握就能环住。

“不要乱动。”肚子和腰都很敏感,闻烟连忙起身躲开了他的手,“饿了,你快去做早餐。”

看着她发红的脸,谭叙深捏了捏才满意地起身进了厨房。

“不吃烤面包和午餐肉。”上次的早餐闻烟还记得,不是不好吃,但她不喜欢西式的早餐,“喝粥,要甜甜的。”

闻烟来到他身后,指挥监督作业。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谭叙深感觉她敞开了很多,身心似乎完全打开,虽然还是会脸红,但在一些事上没有之前那么生疏。

余光从她唇上掠过,颜色浅浅的,似乎很甜。

“出去等着。”谭叙深往平底锅里倒了油,怕她被油烟呛到。

“好,男朋友加油。”闻烟从后面环着他的腰,闹了一会儿出去了。

闻烟把房间和客厅简单收拾了一下,脏衣服扔进了洗衣机,二十分钟后,她又进到厨房去监督作业。

但闻烟看到盘子里的食物时,五官都皱在了一起:“不是说不吃这些吗?”

谭叙深把煎好的午餐肉和鸡蛋放在餐盘里,没有丝毫心虚:“煮粥时间会很长,怕你饿。”

他很少进厨房,一切都是怎么简单怎么来。

“……”闻烟的不情愿在他后面三个字中,慢慢消失了,“那下次不吃这些了。”

“好。”谭叙深从冰箱里取出牛奶,倒进玻璃杯中,早餐就算完成了,“这个盘子端到餐厅。”

白色的餐盘里有煎蛋,午餐肉,还要烤面包,闻烟其实不挑食,但是有喜好。

“吃过饭我们去商场吧。”闻烟在面包上涂了一层花生酱。

“要买衣服吗?”谭叙深不是很喜欢陪女人逛街,隐隐想拒绝。

“不是,买几盆花,再买块桌布,再买个窗帘。”闻烟往四周张望。

第一次来的时候不好意思打量,但闻烟刚刚收拾房间,发觉整个房子的装饰太沉闷了,窗帘是灰色的,桌布也是黑白的格子,缺少几分烟火气。

“好。”谭叙深看着她兴致很高的样子,好像已经把这里当成了家,这种感觉似乎也不错。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