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景华城在FA附近,CBD黄金地段,闹中取静格调很高。

像闻烟刚刚说得那些,小区里都有,但闻烟私心想走得远一点,似乎更有逛街的感觉。

“谭叙深,你喜欢运动吗?”坐在副驾驶上,闻烟往他那边偏了偏。

“哪种运动?”谭叙深开着车,他今天穿得比较休闲,但依旧是深色的调调。

闻烟还是喜欢他穿衬衣。

“都可以,极限运动喜欢吗?”窗户打开一条缝隙,闻烟的头发被吹乱了。

“以前喜欢,不过现在很少了。”以前工作没这么忙,谭叙深的生活还很自由。

“那过段时间我们去蹦极好不好?”闻烟转过来身体,满脸期待地看着他。

谭叙深开着车愣了愣,余光在她脸上扫过,感觉她不像是喜欢极限运动的性格:“喜欢蹦极?”

闻烟确实不喜欢,以前去游乐场连过山车都不玩,她的骨子里没有追求刺激的因子。但昨天晚上看见一对男女一起蹦极的视频,闻烟突然想试试。

“就想试下……被你抱紧的感觉。”闻烟声音很轻,余光偷偷瞄了他一眼,脸又不自觉地红了。

车在红绿灯路口停下,谭叙深笑了,年轻女孩儿的思维似乎都很跳跃,他伸手将她被风吹乱的几缕碎发整理好:“晚上抱得不够紧吗?”

闻烟脸颊顿时更红了,说出那句话已经很需要勇气,还被他调笑……晚上,抱得也很紧。

“嗯~”闻烟抓住他为她整理头发的那只手,嘤咛一声,干脆脸红到底,“两个都要,好不好?”

她害怕蹦极,也害怕一切极限运动,但闻烟很想体验下临死时被他抱紧,两个人用最后的力气紧紧相拥的感觉。

“好。”她一撒娇,谭叙深就没办法了,而现在她似乎越来越熟练,谭叙深无奈地笑了笑,“但在这之前,先跟我一起健身吧。”

结婚之前,谭叙深有很多爱好,有家庭孩子后生活质量难免会降低,但就算现在工作很忙,谭叙深也依然保持健身的习惯,

“不要了吧?”闻烟不情愿地抬头,她对运动的定义,只是晚上吃过饭后散散步,或者哪天心血来潮跑两圈,但像他一跑就是一个小时这种,闻烟不想答应。

“嗯?”谭叙深又握起她纤细的手腕,不是很满意。

“那偶尔一次也行,但你快答应我。”闻烟很懊恼,每次都被他牵着走。

“好。”绿灯亮了,谭叙深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尖,启动了车子。

.

到了商场,谭叙深把车停在地库,两个人乘着电梯到达一楼。

“碰到熟人有关系吗?”原来和喜欢的人逛街是这种感觉,闻烟笑着揽上谭叙深的手臂。

“没有。”谭叙深笑了笑,她总是考虑得很周全。

“假如是同事呢?”闻烟有些担心。

谭叙深沉默了两秒:“没事,别多想。”

出了办公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穿西装打领带的人,脱了那身衣服谁也不知道骨子里是什么,没什么好探究的。

“好。”闻烟安心了,抓着谭叙深的手臂紧了一分。

这个商场闻烟不是很熟悉,来到一楼她看着索引的导航,家居家纺在4楼,但闻烟下一秒又被电影院的字眼吸引了。

“那个……谭先生,”闻烟暗戳戳地揪着谭叙深的衣角轻轻摇晃,“我们先去看个电影好不好?”

为了配合谭叙深,闻烟今天穿了件比较成熟的衣服,但清纯和活力却从眼睛里流露得更盛。

谭叙深对女人还是不够了解,按照他的想法,她说得那几样东西一个小时内就可以买完回家。

“最近有好看的电影吗?”谭叙深也很久没来电影院了,看着她期待的眼神实在不忍拒绝。

“走,我们去看看,带你走进我们年轻人的世界。”闻烟抓住谭叙深的手直奔六楼,鲜花窗帘什么的,已经抛在了脑后。

周末电影院的人很多,有家长带着孩子,更多的是朋友和情侣,闻烟和谭叙深混在其中似乎也很和谐。

最近上映的电影还好,但动画片居多,还有几个看着就不会好看的文艺爱情电影。

“我们看这个好吗?”闻烟指着那部热映的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

谭叙深抿着嘴唇,接着无奈地笑了,好像有点后悔出来,他在上映的电影上扫了一遍,但也没有让他特别有兴趣的:“好。”

谭叙深才是隐藏情绪的高手,他几乎不会把情绪表现在脸上,永远都淡淡的,闻烟要什么他就给什么,让人觉得无限温柔。

然而心里有多硬,闻烟终究是看不清。

还有十几分钟入场,闻烟取了票和谭叙深找了个沙发等着,沙发是休闲型的四个连在一起,但谭叙深和闻烟坐下后,后来的人从他们身上扫过就没有再坐下。

“看你把别人吓的。”闻烟忍不住嘴角上扬,她抱着谭叙深的胳膊,心里像糖在融化。

“不是你吗?”谭叙深玩笑说。

“我很丑吗?”闻烟顿时坐直了身体。

小女生的情绪总是变得很快,谭叙深被她带起了兴致,故意在她脸上细细打量了几秒:“好看。”

“需要看这么久吗?”闻烟微微嘟嘴,表达着不满。

谭叙深唇角上扬,视线在周围扫了一眼:“烟烟。”

“干嘛?”闻烟声音软软的。

“人多的时候不要撒娇。”谭叙深收回视线,笑着在她唇上有意无意地扫过。

“……为什么?”闻烟语气弱下来,只需要一句话,就被他弄得脸红。

“不方便。”视线在她眼睛和嘴唇之间流连,谭叙深眼角藏着意味不明的笑。

虽然没明白他具体在说什么,但闻烟感觉皮肤很热,那个眼神她太过熟悉,是在他……闻烟轻咬嘴唇,不自觉地往旁边移了移。

“躲那么远做什么?”谭叙深饶有兴味地看着她。

“人多,你不要乱来。”闻烟脸颊已经爬上了酡红。

两人之间细小的互动,周围时不时地有人往他们这边看。谭叙深身上沉稳的气质掩藏不住,在这嘈杂的环境中愈发明显,而闻烟外表看起来也很安静,这样的组合难免引人注意,谭叙深早已习惯了暗处的注视,对于他来说,那些只是背景而已,但闻烟却是因为心虚,有点不习惯。

“喝奶茶吗?”闻烟想找个借口走开一点。

“不喝。”谭叙深的世界里只有咖啡和酒。

“好,我去买了。”闻烟笑了笑,才不管他说什么,这段时间的接触,似乎已经找到了和他相处的方法。

谭叙深望着她的背影,她今天穿了件衬衣,黑色的,前面扣子系的规矩,但从后面看,衣服料子有点透视,走起路来腰间的线条暗暗勾人。

视线始终没有在她身上移开,谭叙深看着她在柜台前点单,他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女孩儿,忽然发觉这种感觉还不错。

几分钟后,闻烟端着两杯奶茶走过来。

“你喝这个。”闻烟把奶味没那么重的一杯放在他手里。

谭叙深皱了皱眉,看着这杯奶茶,并没有喝的想法,奶茶这种东西似乎只存在于他的印象里。

“想吃爆米花吗?”闻烟服务的非常周到。

谭叙深笑了,眼睛里隐隐透露出些无奈,总感觉是带着另一个孩子在玩:“下次应该让你和易阳出来。”

闻烟喝着奶茶微顿,她看着谭叙深,试探地问:“易阳是你的孩子吗?”

谭叙深还是刚才的表情:“嗯。”

没想到他会主动提及,闻烟很开心,她笑着往谭叙深身边坐了坐:“孩子几岁了?”

“四岁。”谭叙深说。

四岁的孩子,应该挺可爱的,闻烟很害怕不被孩子喜欢,但谭叙深刚才说得话又让闻烟很期待。

和四岁的小朋友,一起出来吗?

在闻烟的遐想中,开始排队入场了。排队的大都是女生,闺蜜居多,像谭叙深这样的老男人确实有点格格不入。

但耐不住老男人心理素质好,被闻烟拉着面不改色地进去了。

每个女孩儿心里都住着一个公主,闻烟专心地看着电影,头轻轻靠在谭叙深的肩膀。

“你怎么不喝?”闻烟发现他的那杯奶茶原封不动得还没打开,再放下去就不好喝了。

“可以不喝吗?”谭叙深对这些高度含糖的饮品不是很喜欢。

“很好喝的。”闻烟拿起自己喝了一半的奶茶放到他唇边,“你试试。”

放映厅的人没坐满,他们坐在后排的位置,昏暗的光线下,谭叙深看着眼前吸管上浅浅的口红印,电影画面中不停变幻的光线映在她脸上。

谭叙深唇角上扬,看着她的眼睛微微低头,嘴唇缓缓贴在了吸管上她唇印的位置,视线始终没有从她眼睛移开。

“好喝。”

闻烟舔了舔嘴唇,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喝,她竟然有些口干舌燥。

“那我帮你打开。”闻烟拿起他那杯。

谭叙深却拉住了她的手,嘴唇轻轻靠近她的耳朵,声音刻意放低:“你的好喝。”

呼吸倏然重了,闻烟情不自禁地偏头躲开那股温热。

明明不愿意喝,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但是,闻烟心里的甜却渐渐四溢。

.

看完电影去买东西,却远远不止闻烟说得那几样,还买了抱枕,地毯,餐具……

谭叙深看着后备箱满满的东西,有些头疼,虽然他结过婚,但这对他来说也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回家后天已经快黑了,闻烟把新买的餐具放进厨房,之前的餐具都是纯白色,或者纯墨绿色雕着暗纹。闻烟新买了几个小猴子小熊猫形状的盘子,很可爱,感觉孩子会喜欢。

客厅的书架旁放置了一个大的茶色玻璃瓶,里面放了几支百合和向日葵,闻烟耐心地一支一支插着。

客厅和阳台之间有一道窗帘,深灰色太过沉闷,闻烟指挥谭叙深把新的换上。

一切弄好后,闻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很有成就感。还是原来的那个样子,但每个小细节的填充,让整个客厅都明朗了几分。

“饿了。”闻烟看着谭叙深。

“出去吃?”谭叙深把用到的工具收起来。

“都可以。”闻烟看出来了,他似乎不怎么喜欢做饭。

谭叙深收拾好后,拿起手机看到有一条短信,二十分钟前的,他打开看了看,眉头微皱。

还没等他回复,电话进来了,谭叙深接通。

“嗯,在家。”

“好。”

“嗯。”

“我现在下去。”

电话挂断了,闻烟只听到这么简单几句话:“怎么了?”

谭叙深看着闻烟:“易阳回来了,我下去接他一下。”

“那我……”闻烟猛然从沙发上站起来,心里有些慌乱。

知道她在想什么,谭叙深看着闻烟沉默了片刻,过了几秒缓缓开口,“没事,别多想,我几分钟就回来。”

谭叙深出去了,闻烟坐在沙发上愣神,没有一点准备,不知道孩子会不会抵触她,眼睛失神地望着茶几。

刚才的电话,是他前妻打来的吧。

谭叙深走到小区门外,恰好看到易阳从一辆车上下来,车窗摇下半面玻璃,谭叙深望着那边点了点头。

等易阳走到谭叙深身边,黑色的轿车缓缓离去,谭叙深也领着易阳转身进去了。

“玩得开心吗?”谭叙深拉着他的手。

“开心,不过妈妈突然有工作,要去机场了。”四岁的孩子个头还很小,易阳拉谭叙深的手有些费力。

“嗯。”谭叙深从刚才的电话里知道了。

“爸爸想我了吗?”见到谭叙深,孩子明显很开心。

“想了。”谭叙深笑了笑。

“我也想你了。”易阳高兴地仰着脸,但他的身高看谭叙深实在费劲。

谭叙深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想到家里的闻烟,他沉默了片刻,然后弯腰把易阳抱在怀里:“爸爸有件事要跟你说。”

“爸爸说。”被谭叙深抱着,易阳笑得更开心了。

看着他天真烂漫的笑,谭叙深停滞了两秒,随后缓缓开口:“家里有个……姐姐,一会儿回家后要礼貌一点。”

“什么姐姐?”易阳疑惑地抬头。

“一个你会喜欢的姐姐。”谭叙深看着他的眼睛。

易阳没说话,脸上的笑慢慢不见了,还有浓浓的疑惑:“知道了爸爸。”

闻烟心神不宁地坐在沙发上,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她来到阳台上往下看,但十七楼太高,天色也暗,她什么都看不清楚。

就在这时,门铃忽然响了,闻烟的心瞬间一紧,她快步走到玄关,握着门把手犹豫了一秒,然后打开了门。

闻烟看了眼谭叙深,然后视线就落在了小孩子身上,看着他们进来,心里紧张得不知道说什么。

谭叙深拉着易阳进去,看向闻烟的目光带着安抚。

易阳同样也在看闻烟,

闻烟鼓起勇气尝试着和他打招呼:“你好,我……”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易阳平静地开口,但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友好。

闻烟的话瞬间卡在喉咙,孩子的话还带着奶音,但眼睛里满满的抵触和敌意,她也感受到了。

“易阳。”谭叙深皱眉。

“呃,我……”闻烟抿了抿嘴唇,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余光掠过客厅的窗帘和向日葵,忽然感觉眼睛很酸,她看着谭叙深,“要不今天我先回去吧。”

说完不等谭叙深回应,闻烟就去开门,就在她开门要出去的时候,谭叙深拉住了她的手,把她拉回来关上了门。

“抱歉,你先回房间。”谭叙深看着她,眸光深邃,“等我几分钟。”

闻烟眼睛泛红,她看着谭叙深说不出话,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

谭叙深把闻烟送回房间,然后拉着易阳回了他的房间。

“今天不听话了。”谭叙深坐在椅子上。

易阳坐在床边,书包都还没摘,低着头不说话,他不说话,谭叙深也没开口,两个男人互相沉默着。

过了几分钟,易阳终于抬头,他看着谭叙深:“爸爸是不是喜欢这个姐姐?”

谭叙深目光微滞,听了几秒淡淡应了一声:“嗯。”

“那她会打我吗?”易阳说着,话里已经有了颤音。

没想到这个观念在他印象里这么深,谭叙深走过去坐在床边,揽着他的肩膀:“不会,姐姐很好的。”

“幼儿园的小朋友不是这么说的!”易阳从眼角滑落两行泪。

谭叙深拿纸巾给他擦干,又抱在了怀里:“姐姐今天还给你买了可爱的勺子。”

易阳不相信地抬头:“真的吗?”

“嗯。”谭叙深看着他,“但你却把她弄哭了。”

易阳渐渐不哭了,但也低下头不说话,也不看谭叙深。

过了两分钟,谭叙深摸着他的头:“把你新买的糖送给姐姐一个,好吗?”

易阳缓缓抬头:“好。”

“去洗脸,我们和姐姐一起出去吃饭。”谭叙深拿纸巾擦掉他脸上的泪痕,拉着他往外走。

“好,我要吃鱼。”

“问问姐姐想吃什么。”

谭叙深带着易阳推开房门,但站在门外他愣了愣。

房间里没人。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