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谭叙深面无表情,过了片刻眉毛微不可查地皱了皱。

有些头疼。

“爸爸,姐姐走了吗?”谭易阳看着里面没人。

“嗯。”谭叙深淡淡应了一声,拉着他去洗手间,

“那我们还去吃鱼吗?”谭易阳自己洗了把脸。

“去,先把脸擦干净。”谭叙深把毛巾递给他。

他们没走太远,就在家对面吃的,易阳很喜欢那餐厅的东西。

谭叙深点完餐,桌子上的手机屏幕亮了,一条消息进来。

- 怕孩子心里不舒服,我先回去了。

谭叙深看着这条消息,停了片刻,缓缓打下几个字。

- 好,路上小心。

随后,他把手机熄屏放下了。

在谭叙深的计划里,从来没有过安排闻烟和易阳认识的打算,会很麻烦。

他不喜欢一切麻烦的事,也会尽力避免事情变得复杂。

但今天,他没想到叶漫会突然去机场,易阳被提前送回来,而恰巧闻烟在家里。

事实证明,他原来的打算是对的。

一个年轻女孩儿,对于他离过婚有孩子肯定是介意的,所以谭叙深从不隐瞒,她可以随时喊停,他都会尊重她的决定,甚至如果她有了喜欢的人,谭叙深也会放她走。

但不是现在。

一切才刚开始,他不想这么快宣布结束。

.

闻烟躺在床上看着他回复的那条短信,不知道为什么,比听到孩子那句话更委屈。

一个好字。

仅此而已吗?

回到家,对于孩子那些话闻烟已经缓过来了,孩子的抵触和戒备心很正常。

但当时看到客厅刚布置好的花和窗帘,以及桌布,闻烟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是她想要努力融入他的生活,然而孩子的话,把她所做的一切都打回了原形。

那一刻,她清晰地认识到,她是个局外人,一切都只是她一厢情愿。

但现在闻烟很想听到谭叙深的安慰,想让他哄哄她,告诉她不是这样。

然而这天晚上,闻烟再也没收到谭叙深的消息。

包括周日,一通电话都没有。

这算是吵架了吗?

一整晚心神不宁,和星棠逛街的时候也心不在焉,闻烟看了无数遍手机,但还是没有消息。

才一天不说话,闻烟就好难受,她受不了这种无声无息的冷战,她甚至都不知道哪里出了错,是怪她自己离开吗?

很想他,想听他的声音,想被他抱进怀里。

闻烟好几次拿起手机,在消息框里输入短信,又被她删掉,最后关机放进了包里。

无力地望着周围的人来人往,闻烟眼睛红红的,她不想爱得这么卑微。

她没有错。

“烟烟怎么了?”星棠忍了好久没问,饶是她再神经大条也看出来她今天的反常了。

“没什么。”闻烟摇了摇头,将眼里的泪忍了回去。

“吵架了?”星棠从包里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

闻烟轻轻擦掉眼角的泪,没有说话。

“要我明天去FA挂横幅吗?”她们从小长大,星棠很少见她哭,“我坐在旁边拿喇叭喊怎么样?”

“可能会被保安赶走,”闻烟笑着把眼泪擦干净,“没事,我们继续逛。”

“不舒服一定跟我讲,说不定我还能帮上忙呢。”星棠说得很没底气。

“知道了。”闻烟拉着星棠往前走。

她不能告诉星棠具体发生了什么,因为她还不知道他有孩子。

入秋之后天就渐渐凉了,两个人买了几件秋装。逛了两个小时,星棠看她状态实在没逛街的心思,但放她回家,星棠也不放心。

“去喝酒吗?”星棠揽着闻烟的肩膀,“希凡前段时间心血来潮,盘下来个酒吧,我去了一次还不错,要去看看吗?”

林希凡是星棠的大学同学。

“你什么时候去的?”闻烟以前怕她出事,一般都不让她自己去酒吧。

“就上周你为了狗男人鸽我那天!想起来了吗?”星棠提起来就忿忿不平。

“下次不要一个人去。”闻烟还是不放心她。

“没事,希凡在呢。”星棠还是有分寸的,闻烟不在她身边的时候,她一般都很胆小不敢乱来,“待会儿去看看吗?”

闻烟沉默了几秒,最后摇了摇头:“有点累,明天还要上班。”

好像是这样,星棠若有所思得点了点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要不我今天去你那里睡,我们买一堆零食回家看剧,好不好?”星棠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待着。

“好。”闻烟摸了摸星棠的头,心里暖暖的。

回到家,除了她们买的零食,星棠又点了外卖,看着满茶几的食物放不下,有些零食都扔在了地毯上。

“好幸福哦!”星棠坐在地毯上,被零食包围了。

电视里放着她们最爱的美剧,闻烟看着星棠的笑心情都好了很多,但她又不自觉地拿起了手机。

没有任何消息,闻烟脸上刚浮现的笑瞬间消失了,她将手机扔在沙发的角落,坐在地毯上和星棠一起看剧。

“烟烟,我想谈恋爱了。”星棠啃着鸭脖说。

“有合适的人吗?我帮你看看。”闻烟笑着说。

“没有,而且我害怕再被骗。”星棠打开一瓶可乐,若无其事地看着电视。

她似乎已经从那段日子里走出来了,但闻烟听见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星棠从小被家里宠着长大,没经历过什么世间险恶。她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更是没有理智,把自己认为好的东西百分之两百地全给对方,她傻得单纯,所以容易被骗。

前两个男朋友都是,骗她的钱,劈腿。

“这次不会了,坏男人已经被你提前经历完了,以后都会是好人。”闻烟安慰她,但说完后却若有所思地低下了头。

她呢?第一个喜欢的人,会不会和她走到最后。

“希望是这样。”星棠忍不住大笑,然后起身穿上了地毯旁边的拖鞋,“我去拿瓶酒。”

看闻烟状态还不是很好,星棠想把她灌醉,虽说明天是周一,但起不来就请天假,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什么比姐妹的心情更重要。

如星棠所愿,以闻烟的酒量确实一杯就倒了。

也如星棠所愿,第二天她们醒来已经中午了。

闻烟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透过窗帘缝隙的明媚阳光,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几点了?”

星棠迷迷糊糊地摸到手机:“十二点半……”

随着星棠说完,两个人同时猛地坐起来。

“我今天上午有一个会。”

“完了完了完了,我上午有一节课。”

两个人坐在床上慌忙找衣服,但找了一会儿闻烟笑了,没想到衣食无忧的大小姐有一天也会因为没上课慌张。

“职业操守不错。”闻烟笑着看向星棠。

“你也是。”星棠找衣服的同时不忘回夸一句。

慌乱地穿好衣服,两个人慢慢停下了。反正现在已经耽误了,再赶过去也弥补不了上午的工作,给各自的领导发过消息后,她们把客厅收拾了一下。

“我去送你。”星棠今天就那一节课,现在也不着急了。

“不用了,你回去跟院长解释一下,我打车过去。”闻烟怕她那边处理不好,“路上小心点。”

“知道啦。”

星棠开车离开后,闻烟也搭出租车去了FA。

.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闻烟从大厦前绕过,在旋转门下车的时候,心就不由自主地被他全部占领。

是因为知道离他越来越近,心脏就情不自禁地加快跳动吗?

喝酒只是暂时忘掉,闻烟心里的结还在那里,她很想立刻就看见他,一天的冷战似乎已经到了她的极限,心里的沉郁已经堆积得变成了灰色。

但闻烟又很怕看见他,她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情绪。

为什么一天都不理她?

委屈像是关在笼子里的洪水猛兽,只要他一个眼神就会倾泻而出。

只是这么想着,闻烟的眼睛就又红了,她强忍下去,穿着高跟鞋走上扶梯。

电梯到三十五楼,她刷门禁进去,视线就忍不住往周围扫,没有去三十六楼,闻烟先找到罗文,跟他打了个招呼。

“不好意思,今天来晚了。”闻烟站在罗文工位旁边,“开会有说什么吗?”

“没什么,明新把资料都给我了。”罗文拉过来一张椅子,“今天旁边没人,你坐在这里吧。”

“好。”闻烟倒不排斥坐在罗文身边,恰好也不用去三十六楼了。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罗文看她脸色不太好。

“没什么,朋友有点事。”闻烟掩饰性地轻笑,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罗文。”

“Hi Jarod,什么事?”罗文椅子转过去。

闻烟听见这个声音心里一紧,手不自觉地握紧了鼠标,但却没扭头。

“待会儿凯莉来了让她找我一下。”谭叙深看着罗文,视线往他身后延长。

“好,她应该下楼买咖啡了。”罗文往凯莉那边看了看,位置上没人。

“嗯,我在办公室。”谭叙深余光注视着她的身影。

“好的,没问题。”罗文笑着应下。

临走前,谭叙深看了她一眼,但她却始终没回头,谭叙深抱着电脑离开了。

直到他离开,闻烟才松了一口气,注视着他的背影还是感觉很委屈。明明思念泛滥,但闻烟还是不想理他。

谭叙深回到办公室,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她今天情绪似乎不太对。

这两天心情不好,昨晚又宿醉,闻烟化了妆都遮不住黑眼圈,整个人显得有点憔悴。快下班的时候,她去洗手间补了个妆。

又是一天没有说话,虽然看见了,但闻烟心里更难以纾解。

真得要让她先开口吗?

心神不宁地走出洗手间,但闻烟刚出去,就看到他从电梯里出来……

是去抽烟了吗?

此时的电梯间走廊没人,两个人彼此对视着,好像谁也没想到会意外遇见,闻烟看见他那张熟悉的脸,情绪就已经控制不住了,很想过去抱他。

谁也没有说话,谭叙深目光落在她身上,缓缓停下了脚步,但闻烟只看了他那一眼,就低着头走过去了。

谭叙深站在原地微微皱眉。

等闻烟回到座位,忽然收到一条短信。

- 怎么了?

两天来的第一条消息,但闻烟却气得想笑,难道不是他不理她的吗?这两天她在跟鬼闹别扭吗?

闻烟纠结了几分钟,不知道怎么回复,也不知道待会儿下班要不要等他。

“闻烟,走吗?”罗文开始收拾东西了,精神小伙上班积极,下班也一样积极。

“……好的。”闻烟放下手机,也开始整理文件。

闻烟和罗文,还有实习生Cassie一起到电梯间,到的时候谭叙深也在,正和一个女人说话。

不会又要搭一部电梯吧,闻烟心有余悸。

谭叙深看到她了,视线时不时落在她身上,但闻烟却没有回应。

她没有在赌气,现在是怕被人发现。

电梯到了,五六个人一起进去,闻烟站在离他最远的角落。

“Jarod今天不加班?”罗文笑着问。

“嗯,有点事。”谭叙深说。

听到他们说话,闻烟偷偷从对面的镜子里看他,但刚抬头,就和他的目光撞个正着。

他也在看她……

闻烟心虚地收回了视线,好像已经没有那么生气了。

她为什么这么好哄?

不,他还没哄,他甚至一个字都还没说,只是一个眼神,闻烟的心就开始动摇了。

按键上除了1楼,还有B3亮着,他要去地下停车场吗?闻烟暗自思忖。

很快,电梯到达一楼,闻烟走在最后,跟着人陆陆续续地出去,但她一条腿刚迈出电梯,就被人拉了回去。

闻烟吓得差点叫出声,却被他从后面捂住了嘴。

电梯,再次缓缓合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