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咳咳……”

没抽过烟的人对烟味都格外敏感,闻烟下意识地夹走嘴里的烟,她微微起身,脸朝外忍不住咳嗽。

谭叙深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背:“不喜欢吗?”

咳了几声渐渐停下来,闻烟看着两指间的缓慢燃着的烟支,摇了摇头:“没抽过。”

A市是一个快节奏压力很大的城市,不论男人还是女人,大厦下面经常有人抽烟,闻烟对这件事并不排斥,但也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想试试吗?”谭叙深轻笑,目光在她身上流连。

裙子拉链完全被拉开,她上身大片的皮肤半遮半掩,女孩儿的脸很干净,还带着酡红,香烟在她漂亮的指间明明灭灭。

让人很想欺负。

闻烟看了眼谭叙深,又看了一眼手里的烟,有点不知所措。

“嗯?”谭叙深不动声色地引诱。

缓缓燃着,烟灰似乎快要掉了,闻烟望着他漂亮的眼睛仿佛受到了蛊惑,两指夹着缓缓凑近嘴唇……

轻轻吸了一口,又慢慢吐出来。

“咳咳……”对烟草味还是不适应,闻烟轻咳了两声,把烟放到了谭叙深唇间,“不要了。”

谭叙深笑了笑,把她环在怀里,亲昵地吻了下她的耳尖:“喜欢吗?”

耳朵格外敏感,闻烟情不自禁地躲了躲,勾着他的脖子:“有点晕。”

刚才抽得不急,也不多,但闻烟却像是喝醉了一眼,躺在谭叙深怀里晕晕乎乎的。

“习惯了就好。”谭叙深将车窗微微开了条缝隙,弹了弹烟灰,又合上了。

“不要开车窗。”闻烟慌乱地往谭叙深怀里躲,怕窗外有人看见。

“没有人。”谭叙深安抚地刮了下她的鼻尖。

闻烟稍微起身,视线悄悄掠向窗外,就看到有人牵着狗刚过去:“那是什么,鬼吗?”

将烟掐灭,谭叙深笑了:“看见她过去我才开的。”

闻烟的视线带着探究,在他脸上游移:“是么?”

微微嘟起的唇,分明是引!诱人去采撷,谭叙深低头,在她唇边蜻蜓点水:“嗯。”

承受不住他侵略的吻,也抵抗不住他温柔的眼神,闻烟脸上的红潮还没有退去,下一轮的滚烫又起了。

“我先穿好衣服。”闻烟从他身上起来。

“我帮你。”谭叙深笑着伸手。

“不要。”闻烟躲开了他的手,让他帮忙可能得再过一个小时才能穿好。

谭叙深微愣,随后双手交叠在胸前,饶有兴味地看着她自己穿。

闻烟今天穿了件连衣裙,后面的拉链有点紧,她拉到一半突然头发缠在了一起,顿时上下两难,她僵持了一会儿,然后目光转向了谭叙深。

“男朋友……”闻烟轻咬嘴唇,可怜兮兮地望着谭叙深。

“嗯?”谭叙深双臂依旧抱在胸前,嘴角上扬,看着她卡在那里无动于衷。

“帮帮我。”闻烟往他身边移了移。

“不是不需要吗?”她的身体已经贴着他了,谭叙深还是没动。

“刚才不需要,现在需要了。”闻烟仰起脸,甜甜地笑了笑,然后转身撩开头发,把后背露给他。

拉链拉上一半,大片肌肤还露在外面,谭叙深看了两秒,缓缓伸出手。

“你轻点,夹着头发了。”感受着后背微凉的触感,闻烟忍不住缩了缩身体。

“好。”谭叙深放轻了动作,将夹在中间的头发抽出来,然后缓缓拉上拉链。

闻烟有点意外,竟然没有动手动脚。

等她整理好后,谭叙深打开了一半窗户,车内浓浓的情!欲和烟味被稀释,他下意识地又拿起了烟。

但是下一秒,被闻烟抢走了:“为什么抽烟?”

谭叙深被她问住了,不是所有事情都有答案,而抽烟已经成了习惯:“有时候会困。”

烟,咖啡,酒。谭叙深的提神方式。

“那以后困得时候就想我,不要抽烟了。”闻烟笑着揽住他的肩膀。

“好。”谭叙深轻笑。

他们已经在这里逗留了两个多小时。

“你下班的时候是不是说今天晚上有事?”闻烟忽然想起来他回答罗文的话,“现在晚吗?”

“没事,有个朋友在家。”谭叙深看了眼手机里的留言。

闻烟眉头微蹙,撒娇的语调里带着不满:“男性朋友还是?”

这么晚了,去家里做什么?

“跟我回去看看吗?”谭叙深合上车窗,然后扭头揉了揉她的头发,注视着她,“小醋坛子。”

小醋坛子?

“快说,不要逃避。”闻烟的脸有点热。

谭叙深笑了:“还是周寻,出差提前回来了,去家里领他的狗。”

闻烟安心了,但又为刚才自己的醋坛子行为感到不好意思:“那现在回去晚吗?”

“没关系,恰好在家里陪着易阳。”谭叙深将她凌乱的头发整理好,“我送你回去。”

“好。”虽然舍不得和他分开,但闻烟还是点了点头。

谭叙深打开车门绕到前面,闻烟也从后面移到了副驾驶。感受着他饶有兴味地目光,闻烟也不看他,自顾自地系好了安全带。

半个小时后,谭叙深车停在了闻烟家楼下。

闻烟看了眼时间,还不到十点,莫名地不想放他走。

谭叙深也不催她。

“不想让你走。”闻烟看着车窗里他的身影。

“跟我回去?”谭叙深笑了笑,单手放在方向盘上。

闻烟很想答应,但想到易阳在家,她缓缓摇了摇头:“下次带你上去。”

透过车窗,谭叙深往上看了看:“在几楼?”

“十三。”闻烟说。

“那可能没有机会翻窗进去了。”谭叙深玩笑说。

“想做采花贼吗?”闻烟轻笑。

谭叙深倾身,环住她的身体:“吃你。”

“不要,”闻烟脸往旁边偏了偏,嘴角的笑藏不住。

勾着她的腰,谭叙深在闻烟唇上落下一个深吻,深邃的眸光里只有她:“晚安。”

和他鼻尖只有一厘米,闻烟手还放在他的肩膀,目光恋恋不舍:“晚安。”

闻烟下车后,站在楼下跟他挥了挥手,谭叙深等她上去,才开车离开。

.

景华城。

客厅里,茶几上摆着各种玩具和酒杯,周寻和易阳玩累了,两个人分别瘫在沙发的两端,yellow在地上安静地趴着。

“爸爸怎么还不回来?”易阳爬到周寻身边,扯了扯他的衣角。

“给你找妈妈去了。”周寻闭着眼睛玩笑说。

易阳到动作顿住了,嘴角不自觉往下耷拉。

平常周寻这么跟他开玩笑,他都会大喊着否认,而这次,久久没听到他出声,周寻不由得睁开了眼,就看到他眼泪汪汪的样子。

“宝贝儿怎么了?我跟你开玩笑的。”周寻连忙把他抱进怀里,捏了捏他的脸,“你爸在加班,马上就回来了。”

易阳坐在周寻腿上,撇了撇嘴:“上次我看到他往家里带了一个姐姐。”

姐姐?周寻忽然想到上次那个女孩儿,看着年龄确实挺小的。

“然后呢?”周寻声音有点低,脸上的笑不见了。

“我把她气走了。”易阳低着头。

周寻乐了:“你还挺厉害,你爸骂你了吗?”

“没有。”易阳摇头。

“所以说,你爸最爱的还是你,别多愁善感了知道吗?”周寻亲切地摸着他的小脑袋。

“知道了。”易阳终于笑了。

就在这时,房门开了,易阳快速跳下沙发,连鞋都没来得及穿。

“爸爸!”易阳跑到玄关,抱着谭叙深的腿。

“你周寻叔叔呢?”谭叙深把皮鞋放到鞋架上。

听到声音,周寻缓缓从沙发上起来,靠墙看着他们,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再晚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谭叙深看了眼时间,十点半了,他低头看着易阳:“洗脸刷牙了吗?”

“还没有。”易阳摇了摇头。

“去洗漱,要不然明天早上又起不来了。”谭叙深拉着他走进客厅。

“明天早上你送我去幼儿园吗?”易阳学会讨价还价了,眼睛里的期待毫不掩饰。

“那你得起早一点。”谭叙深笑着说。

“好,没问题!”易阳高兴地去洗手间了。

来到客厅,谭叙深坐在沙发上,目光不经意掠过茶几上开的酒,他不由得看向周寻:“挺自觉。”

“帮你照顾儿子,总得有点酬劳。”周寻又重新瘫回沙发上,无精打采的样子和趴在地板上的yellow很像。

嗯,周寻开了谭叙深最贵的那瓶酒。

谭叙深笑了,倒了半杯。

洗手间,易阳踮着脚刷牙,依旧是光着脚,周寻的视线一直落在他身上,声音刻意放低了:“你认真的?”

谭叙深微愣:“什么?”

“你让闻烟和易阳见面了?”周寻忽然想起来,他说上次怎么觉得闻烟有点熟悉,原来是餐厅里的那个女孩儿。

“意外。”谭叙深视线低垂,手里拿着玻璃杯轻轻转动,琥珀色的酒液在灯光下很诱.人。

“这也是意外?”周寻目光落在他脖子上,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谭叙深不明所以,顺着他的视线摸了摸脖子,再抬手,指腹染上了淡淡的口红印。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