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到了谭叙深的这个年龄,物质上不缺什么,该经历的也都经历了,能给他带来精神满足的似乎只有工作。

所以周寻听到他带闻烟来家里还恰巧让易阳碰见,有点惊讶。

男人之间不擅长讲那些语重心长,嘱咐的话周寻也不用说,都是成年人,他相信谭叙深比他缜密清楚。

但为朋友两肋插刀他还是可以的。

“你要是不方便,可以把易阳放我那里。”周寻懒洋洋地起来,也倒了杯酒。

“你?”谭叙深笑了,斜斜地看着他,眼睛里满是不信任。

两个人多年的朋友,彼此都什么人再清楚不过。

谭叙深生活极其自律,有时候也只是成年人的需求,而周寻,完全是放浪不羁,玩得很花。

周寻是个导演,平常工作很忙,在剧组片场连轴转,一出差就是两三个月,有空的时候完全就是扎在温柔乡里。

“那算了。”周寻也不太相信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脑袋一热说出这种话。

“爸爸,我刷好牙了。”易阳从洗手间出来,刚洗过脸头发上沾了水,白白净净的。

“把鞋穿上。”拖鞋东一只西一只,谭叙深怕他着凉,弯腰捡起来放在他脚边。

周寻喝完最后一点酒,把玻璃杯放在茶几上发出微微的脆响:“我走了。”

“不是要和我一起睡觉吗?”拖鞋上印着两只小熊猫,易阳穿好后来到周寻身边。

“改天跟你睡,今天叔叔有事。”周寻低下头,指着自己的脸,“来亲一个。”

易阳点着脚在周寻脸上啵了一下,然后又坐在地上,轻轻顺着狗狗的毛:“yellow再见,改天再去找你玩,要记得想我哦!”

金毛年纪不小了,站起来体型比易阳还大很多,周寻工作忙,还没易阳和yellow呆在一起的时间长。

它乖乖趴着,享受着易阳的抚摸。

“yellow走了。”周寻站起来,给狗拴上了绳子。

谭叙深送他们到门外:“跟叔叔再见。”

“叔叔再见,yellow再见。”易阳站在谭叙深身边,抱着他的腿。

“晚安,快去睡吧。”

周寻领着狗走了,谭叙深和易阳回到客厅。

“爸爸,我今天晚上能和你一起睡吗?”易阳双手抓住谭叙深的胳膊。

“好,等爸爸洗个澡。”谭叙深能感觉到,孩子最近格外黏他。

易阳开心极了:“那我先回房间了。”

“等我出来要睡着知道吗?”谭叙深看了墙上的挂钟,已经十一点了。

“知道啦。”易阳松开他的手,欢快地跑进谭叙深卧室。

客厅的茶几上还摆着各种玩具和空了的酒瓶,谭叙深简单收拾了一下,随后走进了浴室。

深蓝色的衬衣有点皱,他解开纽扣,镜子里露出男人精壮的胸膛和臂膀,脖子里的口红印格外明显,肩膀上还有几道抓痕。

男人的手放在口红印的位置,慢慢摩挲,不知道是想擦掉还是晕开。

谭叙深笑了,今天的她似乎格外敏感。

.

和谭叙深恰恰相反,闻烟今天身上没有那么多草莓印,她将头发吹了个半干,从浴室出来。

拿起手机看了看,不知道他到家了没有,闻烟发过去一条信息。

围着浴巾坐在床边,等了两分钟没有等到他的回复,她就把房间收拾了一下,去厨房温了杯牛奶。

但闻烟回到卧室,还是没有收到他的消息,已经十几分钟过去了,心里忽然产生一阵不安,不会是出……想到一半闻烟连忙打住了念头,连忙给他拨了电话。

易阳今天晚上似乎是跟周寻玩过了,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怕谭叙深一会儿回来发现他还没睡,于是拿被子蒙住了脑袋。

但过了片刻,安静的房间内忽然响起了手机铃声。

易阳从被子里探出头,不知道要不要接,但过了一会儿电话还在响。

手机放在床头的柜子上,易阳从被子里爬出来到床的另一端,他拿起手机,但屏幕上的名字他不认识,犹豫了两秒,他还是接了。

“喂,你好。”

闻烟愣住了,听着电话里熟悉的奶音手腕一僵,突然紧张得不知道说什么,想到上次见面的场景以及孩子对她的戒心,她不敢发出声音,连呼吸都想藏起来。

“你好?”电话里没有回复,易阳还以为电话断了,他拿起来看了看,发现通话还在继续,于是继续说,“爸爸在洗澡,您找他有事吗?”

闻烟抿了抿嘴唇,话卡在喉咙里却说不出来,她想挂断又怕小孩子多想。

易阳等了几秒钟,发现还是没有声音,最后挂断了。

但他刚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就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声音,易阳连忙回到被窝里,把自己藏起来,装作睡着的样子。

谭叙深轻轻推开卧室门,床头的壁灯亮着,光线很暗,他走到沙发旁边换上睡衣,然后擦着未干的头发。

视线落在床上,孩子身体很小,盖着被子几乎看不见,谭叙深忽然意识到易阳和闻烟都喜欢蒙着被子睡觉,他不由得笑了笑。

但不经意间,他发现床上的被子动了动,过了几秒又动了,随后还从被子里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

“怎么还没睡?”头发擦了个半干,谭叙深把毛巾挂在衣架上,走到了床边。

被发现了,易阳藏了一会儿干脆坐了起来:“睡不着。”

谭叙深掀开被子:“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爸爸,刚刚有人打电话给你。”易阳往旁边移了移,给谭叙深让出半边床,“电话一直想,我就接了。”

“说了什么?”头发还没干,谭叙深半坐半躺着,拿起了手机。

“不知道是谁,没有说话,很奇怪。”易阳又躺了回去,手臂放在被子上,躺得规规矩矩。

打开通话记录,谭叙深看着最近打来的那通电话,是她。

还有好几条消息。

“快睡吧,明天早点起送你去上学。”谭叙深帮他把被子盖好。

“好,爸爸晚安。”易阳乖乖的。

“晚安。”

易阳听话地闭上了眼睛,谭叙深把手机屏幕的光调暗了一些,看着那几条消息微微失神,过了片刻他回消息过去。

- 刚刚在洗澡。

虽然刚刚被孩子接到电话有点不知所措,但知道他没事就好,闻烟躺在床上准备睡,但又因为没收到他的消息久久睡不着。

就在这时,手机屏幕亮了。

闻烟拿起手机,屏幕里的光照亮了她的脸,还有嘴角无意识的笑,她侧躺着身体,捧着手机给他回信息。

- 抱歉,刚刚打电话易阳接到了。

头发还没干,谭叙深没有吹头发的习惯,他低头看了一眼易阳。

- 没关系。

- 身体有不舒服吗?

尽管没有人在,但闻烟看着那条消息还是脸红了。

刚刚洗澡的时候,谭叙深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今天似乎有点狠了。本来没多余的意思,但看到消息框上面,正在输入的提示出现了又消失,谭叙深嘴角上扬,隔着屏幕似乎都能看到她脸上的酡红。

- 没有。

最后只是简单的两个字,谭叙深笑了笑:好,早点睡吧。

已经到了闻烟睡觉的时间,但只说了几句话似乎有点不满足,但她又不想让自己太黏人。

- 晚安。

- 晚安,明天见。

他最后但三个字,闻烟情不自禁地嘴角上扬,看了好久才熄灭手机。

从来没想过能有这样一场恋爱,白天在办公室偷偷看他,晚上下班一起约会。

脸上挂着笑,闻烟甜蜜地睡着了。

.

时间不紧不慢地过了一个月,平平淡淡,又充满很多小惊喜和浪漫。

这周五,又下起了暴雨。

闻烟端着一杯热咖啡站在茶水间的落地窗前,看着雨水像瀑布一样从玻璃窗上淌下。忽然身后出现了微弱的脚步声。

落地窗倒映着他的身形轮廓,闻烟一眼就辨认出了他,她微微扭头。

谭叙深左手抱着电脑,右手拿着手机,似乎也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她,有点意外。

刚从会议室出来,还没来得及回办公室,谭叙深把电脑放在茶水间的吧台上:“不要怕,我一会儿就回去。”

然而他刚说完,天空就劈下几道闪电,然后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天越来也暗。

闻烟不由得身体一抖。

“好的……”易阳正说着,突然忍不住哭了,声音越来越大。

闻烟和谭叙深的距离很近,就隔着一张桌子,隐隐约约听到了电话里的哭声。

现在想来,上次暴雨他站在这里打电话,也是打给易阳的吧。

“乖,别哭,爸爸现在就回去,害怕就把灯打开。”谭叙深望着窗外的雨,脸色不是很好。

阿姨今天有事,把易阳送到家之后就请假回去了。他爸妈年纪大了,谭叙深不愿意他们下雨天出来,而周寻又在片场……

“打开了……”易阳躲在房间的角落里,忍不住抽泣。

“你看两集动画片爸爸就到家了,好吗?”谭叙深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耐心极了。

“好,爸爸路上小心……”

茶水间还是暖黄色的灯光,谭叙深挂了电话,看了眼闻烟:“下班不送你了。”

余光掠向走廊外的人来人往,闻烟声音放低:“没关系,快回去吧,路上慢点。”

谭叙深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茶水间,闻烟跟在他身后,也出去了。

但他们刚出去,就迎面碰上了谭叙深的助理。

“Jarod,十分钟后有一个远程的视频会议。”男人带着黑框眼镜。

“能推迟吗?”谭叙深迈着修长的双腿,继续往前走。

“恐怕不行……Steven三十分钟后要登机了。”

谭叙深渐渐停下脚步,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Steven是总部的CEO,行程比谭叙深还要忙,能一起约到合适的时间很不容易,而且这件事又比较紧急。

跟在他身后,他们的谈话闻烟听得很清,从谭叙深身边路过的时候,闻烟顿了顿身体,边走路边给他发消息。

- 要不然我过去吧。

看着忽然进来的消息,谭叙深视线落在她的背影上,犹豫了片刻抱着电脑回办公室了。

- 834051

- 门上的密码,路上注意安全。

离下班还有一个多小时,闻烟回到座位收拾了下东西,和罗文打了声招呼就下楼了。

外面的雨很大,站在旋转门外衣服被吹湿了一点,还好不是下班晚高峰,还比较好打车。

坐在车里,闻烟目光望着窗外。虽然还是很害怕孩子抵触她,但刚才听到电话里的哭声又很心疼,而且和他在一起,这个问题总是需要解决的,她不能一直逃避。

中途路过一家甜品店的时候,闻烟让师傅停下,进去买了几块蛋糕。

出租车很快到达景华城,闻烟乘着电梯上楼。站在门外,她正要去输密码,但手停在半空顿了顿,最后还是敲了门。

听到声音易阳连忙跑过来,但看到监控视频里的人不是谭叙深,眼里立即又泛起了泪光。

“易阳,你爸爸突然有个会走不开,让我过来陪你,”门后似乎有声音,但门却迟迟没有开,闻烟知道他在门后,她又轻轻敲了两声,“我可以进去吗?”

五指不自觉地握在了一起,闻烟很紧张,她害怕孩子不让她进去。

而确实像她预料的,门一直没有打开。

闻烟没再说话,也没输入密码,只站在门外静静等着。

过了很久,将近有十分钟,门后传来微弱的动静,随后,门缓缓被打开。

而门刚被打开,闻烟就看到了站在门里满脸泪痕的小家伙。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