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门只打开一个缝隙,露出孩子半张小脸,易阳躲在门后看了闻烟很久,脸上透露着害怕和犹豫,闻烟也不催他,直到他缓缓把门完全打开。

“你爸爸今天有点忙,”闻烟进门后换了双拖鞋,然后低头看着他微笑,“不过马上就回来了。”

易阳站在旁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似乎想看清楚闻烟到底是个好人还是坏人,始终没有接闻烟的话。

两人互相对视着,闻烟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客厅走还是怎样,在一个四岁大的孩子面前,她总是不自觉地紧张,所有动作也都小心翼翼,怕一不小心就会引起他的抵触情绪。

过了几秒钟,易阳沉默着自己回了客厅。

闻烟跟在他身后,看他坐在沙发上腿都还碰不到地板,嘴角轻轻上扬,心里也不由得松了口气,无论怎样,他也只是个孩子。

“饿不饿?”闻烟坐在沙发上,没有离他太近,也不是很远。

头微微往旁边偏了偏,易阳偷偷地看着闻烟,停了很久,才摇了摇头。

“这个是草莓蛋糕,还有芒果班戟,还有抹茶的,”闻烟把买的蛋糕分别拿出来,笑着问,“你喜欢吃什么?”

在闻烟拿出那些蛋糕的时候,易阳暗淡的眼睛忽然亮了几分,但很快又消失不见了,还是没有和闻烟说话。

“那我们先吃一个草莓的好不好?”闻烟打开蛋糕的包装盒,还拿了个叉子伸到他面前。

没想到闻烟忽然靠近,易阳吓得连忙往后躲,一脸惊恐地看着她。

举着蛋糕的那只手臂有点僵硬,闻烟嘴角的笑凝滞在脸上,仿佛把她看作了洪水猛兽,孩子本能的反应不知道是讨厌她,还是害怕她,但哪一个闻烟都很茫然。

手臂在半空停了好久,闻烟缓缓收回把蛋糕放在了茶几上,怕再刺激到他,就没再说话,手也不自觉地轻握放在膝盖。

看到她不说话,易阳也渐渐意识到自己有点不礼貌,但他以为她刚刚伸手是要打他……委屈地撇了撇嘴,他慢慢坐正了身体,最后还是没说话。

隔着半米的距离,两个人安静坐着,都像小学生似的很端正。

而窗外电闪雷鸣,还在下着暴雨,雨势丝毫不见减弱,在狂风的肆虐下雨点打在窗户上发出没有节奏的响声。

突然一道闪电劈过,客厅瞬间被映得明亮,两个人都吓得一哆嗦,手臂不小心碰到了一起。

易阳被吓得往闻烟身边移了移,眼神时不时偷看着闻烟:“姐姐你也害怕吗?”

没想到易阳会主动跟她说话,闻烟笑了笑:“不害怕。”

她的胆子没这么小,但刚刚想事情太投入所以被吓到了。感受到了孩子的不安,闻烟尝试着伸出手臂,轻轻地搂着易阳的肩膀。

而易阳也没推开。

他抬头看着闻烟,看了好久才缓缓开口:“爸爸还有多久回来?”

现在还不到七点,他工作应该还没有结束,闻烟低头安慰他:“应该快了,过一会儿我们给他打个电话。”

易阳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茶几上的蛋糕,看了好一会儿他抬头望着闻烟:“我可以吃那个吗?”

闻烟笑了:“都是你的。”

看着她的笑,易阳愣了愣,好像没有幼儿园小朋友说得那么可怕:“谢谢姐姐。”

“不客气。”闻烟摸了摸他的头,心里也松了口气。

沙发和茶几还隔着一段距离,易阳的胳膊和腿太短够不到,他把旁边的小矮凳搬过来,坐在茶几前看着那几个蛋糕不知道先吃哪个,最终选了草莓的。

看着他吃,闻烟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上次见面的经历并不美好,还因此和谭叙深冷战了两天,所以这次过来更担心,但好在孩子还是很乖的。

“姐姐你吃吗?”易阳扭头看着她,嘴角还沾着奶油。

“我吃一点点。”闻烟上半身往前倾了倾,抽了张纸帮他擦掉嘴角的奶油,从旁边拿了个叉子,两个人一起吃那块草莓蛋糕。

窗外的雨势似乎越来越大,噼里啪啦地敲击着窗户,房间内全是雨拍在窗户的声音。

闻烟走到阳台看了看,窗户已经关好了,她又走到厨房,卫生间和谭叙深的卧室,全都关好了。

“你房间的窗户关了吗?”闻烟没有去易阳的卧室。

“关好了。”易阳边吃边抬头。

“阳台的也都是你关的吗?”闻烟笑着坐回沙发上,对他的个头是有点为难了。

“嗯,是我踩在凳子上关的。”易阳笑着抬头。

“真棒。”孩子比她想得要懂事,笑容很干净,但脸上还遍布着泪痕。

闻烟起身去了洗手间,将毛巾用温水沾湿拧干,回到沙发旁:“来擦擦脸。”

对闻烟的戒心在不知不觉中消失,易阳把脸向她扭过去,还很配合地闭上了眼睛。

“还有手。”闻烟动作很轻。

易阳把叉子放下,伸出两只小爪子:“谢谢姐姐。”

“不客气。”尽管外面乌云密布,但闻烟心里的阴云却一层层散开,眼角满满都是笑意。

给易阳擦完后,闻烟把毛巾洗干净重新挂在了洗手间。

“晚上想吃什么?”闻烟坐在他身边。

“等爸爸回来一起吃吧。”易阳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吃了蛋糕,没有刚才那么饿了。

“好。”闻烟望着窗外的雨,很担心谭叙深一会儿回家开车会不安全。

“姐姐你看动画片吗?”易阳打开了客厅的电视,虽然窗外依旧是电闪雷鸣,他却没那么害怕了。

“你喜欢看什么?”闻烟笑着配合他,她并没有看动画片的习惯。

“喜欢看很多,我们先看这个。”易阳一边吃一边搜索。

注意力并不在动画片,闻烟坐在沙发上,易阳坐在茶几前,她出神地望着面前的小孩,到底是怎样的教育,能让孩子在父母离异的环境下成长得这么好?

那个女人,是闻烟藏在心底最深处的好奇。

“平常放学后就你一个人在家吗?”闻烟回想着在茶水间谭叙深电话里的哭声,还有刚打开门他满脸是泪的画面,有点心疼。

“爸爸请了张阿姨给我做晚饭,我们一起吃过晚饭张阿姨就回去了,”易阳闷闷不乐地说,“但是今天张阿姨有事请假了。”

闻烟摸了摸他的头:“以后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

易阳扭头看着她:“你工作不忙吗?”

“我……还好,不是很忙。”闻烟回想着自己的工作,在工作时间确实很忙,但还是可以按时下班的。

“爸爸妈妈工作都好忙,还有周寻叔叔,他们都没有时间跟我玩。”奶声奶气的语调里透露着委屈,易阳视线落在蛋糕上,不是很开心。

听到他说“妈妈”两个字,闻烟愣了一下,她视线低垂着:“你妈妈很忙吗?”

话刚问出来,闻烟忽然觉得自己很卑鄙,竟然向一个小孩子问话来满足自己的好奇。

“嗯,很忙,好久才见一次。”易阳叉子在蛋糕上轻轻捣着。

“想妈妈吗?”闻烟控制不住自己。

“想。”易阳说着忽然扭头看着闻烟,“但是更想爸爸。”

闻烟笑了,她看了下手机里的时间,已经七点多了,不知道他忙完没有。

“那我们给爸爸打个电话?”闻烟翻到谭叙深的号码。

“好呀!”易阳高兴地坐到闻烟身边,但笑容很快又消失了,“会打扰到他工作吗?”

孩子懂事得让闻烟很不是滋味,她揽着他的小肩膀:“没关系,我们就问问。”

闻烟拨通了谭叙深的电话,开了免提,但是过了很久都没有人接。

谭叙深从茶水间回到办公室,发现手机在震动,他拿起来看了看,接通了。

“爸爸!”易阳每次和谭叙深打电话,都有种难以抑制的高兴。

没想到是易阳的声音,谭叙深愣了一下:“乖,怎么了?”

“你什么时候回家?”手机放在茶几上,虽然不是视频,但易阳的脸快趴上去了。

“大概还有一个小时。”谭叙深看着时间,又看了眼邮件,“饿了吗?”

“不饿,姐姐买了蛋糕。”易阳笑着说,顺便往嘴里塞了一小口。

电话前面,不止易阳一个脑袋,闻烟也在听他说话,只不过没有出声。

两个人似乎相处得还不错,谭叙深转了转椅子,望着雨幕中的城市笑了:“要听姐姐的话知道吗?”

闻烟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

“知道了,我们等你回来。”易阳声音很大。

“好。”往常这个时候电话似乎应该挂断了,但谭叙深知道电话旁边还有一个人,他在等她开口。

“雨很大,开车小心。”闻烟声音很温柔,和她眼睛里的笑一眼。

“嗯,知道了。”办公室玻璃窗外模糊的夜景中,映着谭叙深微淡淡的笑。

电话挂断了,闻烟收起手机。

北方的十一月份已经很冷了,没有供应暖气又恰逢下雨,天气格外阴冷。

闻烟看着易阳身上单薄的衣服:“冷不冷?”

“不冷。”易阳摇了摇头。

闻烟把沙发上的毯子披在他身上:“我先去做晚饭,你自己看会儿电视好不好?”

“姐姐还会做饭?”易阳惊讶地问。

“会一点。”闻烟自己在国外生活了几年,自理能力还是有的,但味道比较一般,“今天天气不好,我们随便吃一点,明天再让爸爸给你做好吃的。”

“爸爸做得饭不好吃。”易阳难得说谭叙深的不好,那这就说明是真得不好了。

“那我们明天出去吃。”闻烟笑了笑,想起来那些早餐,确实没什么食欲。

“好,张阿姨把买的蔬菜放进冰箱里了。”易阳脱了鞋,坐在沙发上藏进了毯子里。

“有事叫我。”闻烟很喜欢摸他的头,起身走进了厨房。

对于食物,闻烟并没有很高的要求,所以做出来的饭菜也仅限于填饱肚子。但今天是第一次给谭叙深做饭,她还是想用心一点。

窗外狂风骤雨,厨房内的灯光很温暖,锅里的水沸了往上冒着水汽,油烟机也发出声响,一切都显得很有烟火气息。

四十分钟后,门铃忽然响了。闻烟在厨房,由于开着油烟机没有听见,而易阳却是受到了召唤一般,飞快地冲向玄关,又忘了穿上拖鞋。

“爸爸!”在监控画面里看到谭叙深的脸,易阳立即把门打开了,还抱住了谭叙深的腿。

“宝贝乖。”谭叙深进门换了拖鞋,却没看到闻烟的身影,“姐姐呢?”

“在厨房做晚饭。”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