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晚饭?

谭叙深愣了愣,接着闻到一股饭菜的香味,他脱下西装挂在进门的衣架上,缓缓走向厨房。

而随着谭叙深往前走,易阳依旧没有放开他,像只腿部挂件似的挂在谭叙深腿上。

“好好走路,一会儿摔倒了。”谭叙深腿上像绑了个沙袋,他弯腰把易阳卸下,拉着他往前走。

“爸爸你饿吗?我们还给你留了小蛋糕。”每次被谭叙深拉着,易阳的胳膊都伸得很直,像是在做引体向上。

“不饿,待会儿吃饭。”谭叙深已经戒糖很久了,咖啡里都不会放糖,更不要提蛋糕,还有上次闻烟强行硬塞也没有成功的奶茶。

易阳去客厅继续看动画片,谭叙深拉开了厨房的推拉门。

相比室外和客厅的冷,厨房内温度很高,抽油烟机开着,她身上穿着围裙,谭叙深站在闻烟身后看着她往锅里放各种调料,看样子,似乎并没有发现他。

谭叙深伸手环住她的腰,下巴抵在她的肩膀:“好香。”

突然的触感和声音,闻烟吓了一跳身体猛然抖了一下,她惊慌失措地扭头:“什么时候回来的?”

谭叙深没有说话,只是脸上带着笑抱得她越来越紧,嘴唇在她颈间轻轻摩挲。

他身上还带着外面的凉气,嘴唇的冰凉印在她的皮肤,闻烟情不自禁地扬起了脖子:“不要闹……”

谭叙深像是没听见,窝在她脖子里越吻越深。

“易阳过来了,快起来。”闻烟余光看到易阳从客厅往这里跑,连忙推开了谭叙深。

在易阳进来的前一刻,谭叙深才意犹未尽地起身。

“我们可以吃饭了吗?”易阳抱着一个大熊猫的毛绒玩具,点着脚往锅里看,但还是什么都看不见。

“饿了吗?马上就好了。”闻烟的额头上都冒了细细密密的汗,脸也很红,不知道是厨房的温度太高,还是身边的男人太坏,她扭头看着谭叙深,“你们出去等着吧。”

谭叙深饶有兴味地看着她脸上的酡红,还有身上的围裙:“我帮你。”

“不用了。”闻烟毫不犹豫地拒绝,好不容易孩子不再抵触她,她不想让易阳看见心里不舒服,闻烟笑着低头,“易阳,带着你爸爸出去。”

“爸爸,你不要捣乱了嘛,跟我去客厅。”易阳拽着谭叙深的胳膊往外拉扯,但谭叙深却纹丝不动。

他看着闻烟笑了笑,然后抱着易阳往外走,随手关上了厨房的门:“小叛徒。”

“我们明天去爷爷奶奶家吗?”易阳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去爷爷奶奶家。

“这周天气不好,先不去了。”谭叙深把他放在沙发上,“吃过饭记得跟爷爷奶奶打个电话。”

“知道啦。”易阳在沙发上高兴地翻滚着,脚不小心碰到了谭叙深的腿。

“去穿上袜子。”谭叙深摸了摸他的脚,很凉。

“我不冷。”易阳不想穿袜子。

平常家里只有他们两个,男人之间的交流注定不会太亲昵,而今天多个人就显得热闹些,易阳对闻烟放下芥蒂之后,整个人都很兴奋。

谭叙深去他房间找到一双袜子,给他穿上:“以后天冷了,不能光脚了知道吗?”

“知道了。”易阳拿起桌子上吃了一半的草莓蛋糕,去喂谭叙深,“爸爸你尝尝,很好吃。”

蛋糕离他的嘴唇只有几厘米,谭叙深闻着奶油的甜腻,没有张口,甚至往后退了退:“你吃吧,爸爸不喜欢吃甜的。”

“……”易阳的手还举着,脸上不是很开心,“就一小口。”

谭叙深笑了,有些画面浮现在眼前,忽然觉得他们两个磨人的样子很像,而易阳之前不是这个样子。

谭叙深妥协了,嘴唇往前凑了凑。

“好吃吗?”易阳迫不及待地问。

“好吃。”口腔里全是香甜,谭叙深不是很喜欢。

“那再吃一小口。”易阳又用叉子取了小块蛋糕,举到谭叙深唇边。

谭叙深无奈地笑了笑,把他的小手拿开:“待会儿再吃,马上吃晚饭了。”

随着谭叙深说完,厨房的门被拉开,闻烟端着盘子出来放在餐桌上:“吃饭了。”

把趴在他腿上的家伙移开,谭叙深走向餐厅,目光扫过餐桌上的菜,嘴角挂着隐隐的笑。

“好久没做了,味道可能不是很好……”闻烟看不透他在想什么,有种交作业被老师检查的感觉。

“紧张什么?”谭叙深抽了张纸巾擦掉她鼻尖的汗,然后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

“不管好不好吃,你都得吃光。”被他捉弄,闻烟突然凶了起来。

“好。”谭叙深绕过她,走进厨房盛饭。

只是几个家常菜,太复杂的闻烟也不会做,她知道谭叙深不吃辣,也不吃太腻的,所以连排骨都做成了汤。

谭叙深盛饭出来,和易阳坐在一边,闻烟坐在他们对面,孩子胳膊太短,谭叙深就夹了菜放在他面前的盘子里。

“姐姐,我喜欢这个碗,还有这个勺子。”易阳笑着看向闻烟。

他面前的碗勺子和盘子是一套,盘子多出两只熊猫耳朵很可爱,还是闻烟上次和谭叙深一起逛街买的。

“喜欢的话要多吃点饭。”闻烟哄着他。

“好。”易阳很听话地吃了一大口米饭。

听着他们说话,谭叙深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往易阳盘子里夹了点青菜。

“别吃那个,有点糊了。”闻烟不好意思地看了眼谭叙深,要不是他突然出现在厨房对她动手动脚,也不会糊。

谭叙深夹了根青菜,慢条斯理地嚼着,看着她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好吃。”

闻烟刚刚做饭将头发扎起来了,在他赤|裸的注视下,常年不见太阳的耳朵很白,现在却又透露着红,她瞪着谭叙深:“不许剩。”

她眼睛瞪得很圆,没什么威力倒显得有几分可爱,谭叙深轻飘飘地应了声:“好。”

然而最后,还是剩了一半还多。

“吃饱了吗?”易阳早早得就放下了碗筷,闻烟还以为自己做得不合胃口。

“吃饱了,跟张阿姨做得饭一样好吃。”在易阳这里这算是最高评价了,他很喜欢张阿姨的厨艺,但刚刚蛋糕吃多了不是很饿,不过还是很给闻烟面子,把谭叙深夹在盘子里的菜都吃完了。

闻烟笑了笑,然后望着谭叙深:“去洗碗。”

谭叙深往后靠着椅子,看着她干净的脸笑了:“好。”

平日里他很少进厨房,一是不喜欢,二是很少有这样的机会,但今天也乐意被她支配。

坐着休息了一会儿,谭叙深端着盘子进了厨房。

他回到家后没换衣服,还穿着工作时的深蓝色衬衣,闻烟坐在餐桌前没有动,出神地望着男人的背影,眼里的光不自觉变得温柔,很想从背后轻轻抱着他。

如果以后他们结婚了,他不喜欢做饭她就学做很多好吃的,然后饭后他去洗碗,说不定还会有两个孩子……

“姐姐,我们去客厅玩吧。”

易阳的声音忽然打断了她的思绪,闻烟回过神后迎着他的脸,忽然有点不好意思。

“好,等我把桌子擦一下。”闻烟把桌子收拾干净,和易阳一起去了客厅。

自从找到助理,谭叙深回家的时间基本都控制在九点之前,但还是错过了晚饭,所以平日里他很少有和孩子一起吃饭的机会。

甚至结婚后,除了刚在一起的新鲜感,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下班回家的时候有人在等他,会留着晚饭。

盘子上的泡沫被水流冲刷干净,谭叙深修长的手指泛着水光,将盘子上的水沥干放在架子上。

他背着光,眼睛里的情绪看不清楚。

谭叙深第一次犹豫了,如果先前知道她这么好,他还会不会碰她。

他没想过一个主动打电话问他是否结婚的女人,能有这么干净。

然而现在,收手似乎已经晚了。

她年龄很小,他们之间也不应该是这种状态,但无论怎样,就当作是平淡生活的调剂,谭叙深很喜欢她的懂事听话。

至少今天,她又给了他很多惊喜。

谭叙深从厨房出来,走进洗手间又用洗手液洗了两遍手,总觉得手上有油渍。

客厅的电视里放着动画片,但并没有人看。

闻烟坐在沙发上和孩子玩,时不时地看眼时间,脸上透露着不安。她不知道孩子对她的接受程度到哪里,如果她今天留下,会不会伤到他的心。

“姐姐,你今年几岁了?”易阳把自己的毛绒玩具分享给闻烟。

“大你很多。”闻烟笑了笑。

“那我是不是该叫你阿姨?”易阳疑惑地抬头。

闻烟脸上的笑瞬间收起来了,“不可以,只能叫姐姐。”

“好的,姐姐。”易阳听话地答应。

谭叙深从洗手间出来,慢慢走向客厅,看着他们玩若有所思。

易阳能接受她,也是谭叙深没有想到的,原本以为会很麻烦,然而无形之中也解决了。

现在这样似乎也不错。

“爸爸,我们明天去游乐场吗?”易阳扭头看着谭叙深。

谭叙深缓步走到沙发,坐在闻烟身边:“上周不是刚去过吗?”

闻烟忍不住笑了,不知道他们之间是怎么相处的,而谭叙深不喜欢逛街不喜欢去热闹的地方似乎已经写在了脸上。

“那我们下周去好不好?”易阳没有放弃。

“好。”谭叙深应下。

“那我今晚可以跟你睡吗?”易阳笑得露出了小虎牙。

闻烟的目光落在地板上,有一瞬间凝滞,她不知道要不要回去。

“不可以,”谭叙深看着易阳,“姐姐要跟爸爸睡。”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