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和往常一样,闻烟周六晚上就回去了,因为易阳在家,就没有让谭叙深送她。

“星棠,你说我们先去欧洲,还是在国内?”谭叙深答应后,闻烟就开始做旅行攻略,她挑了好几个地方,都很想去,但她知道谭叙深的时间不允许。

“应该先跟我吃个饭!”星棠拿起手边的毛绒玩具朝闻烟砸过去,“这都鸽我多久了?”

闻烟心虚地笑了,把玩偶放在沙发旁边:“那下周好不好?”

“两个月前就说下周,我该信你吗?”星棠躺在沙发上,不满地喝着鲜榨果汁。

“下周一定。”闻烟搭着星棠的肩膀讨好。

每次想跟谭叙深提起,他都很忙,闻烟就不好意思开口了,以至于拖到了现在,星棠对他的不满也越来越深。

“我们出去逛逛好不好?明明是周末,我都快要憋疯了。”星棠有些狂躁,她的朋友不少,但晚上她只想和闻烟一起出去。

“想去哪?”闻烟将电脑放到茶几上。

“希凡的酒吧……”星棠偷偷瞄着闻烟,刚刚还在狂躁,现在瞬间变成了一只小奶狮,声音也不自觉地弱了下来。

闻烟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思考了两秒,然后合上了电脑:“好。”

“真的?”没想到她会答应,星棠惊喜地扭头。

“真的,”闻烟无奈地笑了笑,“不过不要玩太久,明天我还得回家。”

“知道啦,一点前回。”说完星棠就开始收拾,现在才八点多,她满足了。

看着她风风火火的势头,闻烟心里有些愧疚:“不好意思,最近没有陪你。”

正低头整理着裙子,星棠愣了愣,傲娇地斜了闻烟一眼:“哼,知道就好。”

闺蜜和男朋友之间,似乎很难做到平衡。

星棠原本以为闻烟回国后她们能天天在一起,但是彼此都有了工作,她又交了男朋友,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

虽然小公主平常大大咧咧的,但内心却很敏感,好几次都很委屈得掉眼泪,但她也没跟闻烟说,只是在心里暗暗骂那个老男人。

“快起来换衣服,穿得好看一点,你现在是被老男人同化了吗?看看身上穿得这是什么?”星棠想起那个男人就很生气,连带着看闻烟也不满意,抓着她走到衣柜前。

闻烟不知所措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米白色的睡衣,还是两年前买的,认识谭叙深之前就是这么穿,大小姐前段时间还在夸好看。

“穿这件,还有这个。”星棠取下来两件衣服塞进闻烟怀里。

“太薄了,会冷的。”闻烟拎起怀里的衣服,单薄清凉的布料并不是这个季节该穿的。

“你见过去酒吧穿羽绒服的吗?还是跟老年人在一起学会养生了?” 大小姐现在很是咄咄逼人。

“什么老年人?”闻烟乐了,知道她说得是谭叙深。

“就老,很老,快去换衣服!”星棠不想多提那个男人,把闻烟推到了床上,“我去补个妆。”

闻烟站在床前看着那件衣服,有些头疼。这还是去年和星棠逛街买的,但一次也没穿过。晚上的温度趋近于零,穿上肯定会冷。

但闻烟不想扫她的兴,最后还是换上了,换好后她来到镜子前。

深蓝色的丝绒面料,V领恰好到心口的位置,露出半边锁骨。五分的袖子露出半截白皙的手臂,腰部的线条也微微收着,不是很紧,松松垮垮的有些慵懒,有点像睡袍的样式,但裙长直到大腿的一半。

像是深夜里迷人的蓝色妖姬。

“来,再化个妆。”星棠从梳妆台前起身,兴致盎然地给她让了位置。

闻烟简单打了个底,化了个眉毛,涂个口红,结束了。

“烟烟,你现在的心理年龄有三十岁。”星棠很不满,强硬着给她补上眼影眼线和腮红。

“哪有?”闻烟想到回家那么晚了还要卸妆就觉得很麻烦,“又不去见谁。”

一个简单的淡妆,让星棠顷刻间弄得浓妆艳抹。星棠打量着很满意,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有了。”星棠高兴得拍手,然后打开她的饰品盒,拿出来一条红色丝绒的choker,“姐姐帮你戴上。”

V领衬得脖子纤细修长,但却有点空,暗红色的choker没有任何繁琐的装饰,系在脖子上显得皮肤很白,让人忍不住想顺着动脉咬下去。

“九点了。”闻烟转过去脖子的同时,提醒她。

“马上就。”怕夹到她的头发,星棠小心地给她戴好,戴好之后还不忘欣赏一番,“不错不错,真漂亮,要不是时间晚了,我就该你卷下头发。”

闻烟忍不住笑了:“快走吧。”

“走吧走吧。”星棠自己没怎么收拾,因为她实在受不了闻烟现在的状态,果然人是会传染的,她一定不要找那么老的男朋友。

闻烟穿了双马丁靴,和星棠出门了,但刚出去就冷得打哆嗦。

“你不冷吗?”闻烟看着星棠,同样的短裙,料子似乎比她的更薄一点。

“不冷,我们年轻人不怕冷。”星棠暗戳戳地看着闻烟,挺起胸膛强忍着不抖。

闻烟笑了笑,并不戳穿她。

.

到了之后就将近十点了,但这条街正是热闹的时候,星棠找停车位都很费劲,过了十几分钟才把车停好。

“走吧。”

粉色的Evens不管在哪里都很抢眼,闻烟和星棠解开安全带下了车,时不时有人往她们身上看,似乎已经习惯了,闻烟和星棠径直走进去。

酒吧在负一楼,很吵,站在楼梯上还没进去就听见了音乐声。

“你朋友在吗?”闻烟还记得星棠说这是她朋友开的。

“不知道,只顾着给你化妆没提前告诉他。”星棠和闻烟穿过人群走向吧台。

“晚上好丹尼。”星棠坐在吧台前和调酒师打了声招呼,这里面的工作人员她几乎都认识。

“来了,喝点什么?”丹尼笑了笑,随后目光落在闻烟身上。

“跟你介绍下,这是我最好的朋友闻烟,”星棠勾着闻烟的肩膀,“丹尼是这里的调酒师。”

闻烟抬头打量着他,白色衬衣上套着深灰色的马甲,留着胡子,虽然背后是花花绿绿的酒瓶,但整个人却透露出几分严谨,有点像日本人。

“晚上好。”闻烟笑了笑。

“初次见面,送你一杯酒。”丹尼看着闻烟,拿起了旁边的调酒器。

“随便来点就行,度数别太高,当然我们也可以为你试酒。”星棠忍不住叮嘱。

闻烟看着他往雪克壶里添加各种辅料,没有太花哨的动作,看起来行云流水赏心悦目,几分钟后,一杯深蓝色的鸡尾酒,沿着吧台被缓缓推到她面前。

“蓝色夏威夷。”丹尼轻笑。

鸡尾酒的锥形杯里,冰块和酒混在一起的颜色很漂亮,闻烟端起轻轻抿了一口,度数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烈,椰奶和菠萝汁的味道很浓,朗姆酒的基调倒是淡了许多。

闻烟端着酒杯朝丹尼微微一笑:“谢谢。”

“我也要一杯。”星棠向四周环视了一圈,没找到好看的人,“希凡今天不在吗?”

“好像有点事,没有过来。”丹尼边给星棠调酒边说。

“那下次介绍你们认识。”星棠撩着闻烟的头发,无聊地玩起来。

“别闹。”闻烟微微偏头躲开了。

“烟烟,以后多和我去年轻人的娱乐场所好吗?当然,你也可以带他来我们年轻人的世界。”星棠忍不住乐了,吐槽谭叙深的时候乐趣格外多。

“下次吃饭的时候不要打起来。”闻烟端起了酒杯,这个顾虑并不多余。

“我们要是打起来你帮谁?”星棠眯着眼睛,像只蓄势待发的小狮子,但凡闻烟说出其他答案就准备挠她。

“你。”闻烟看着星棠的眼睛很认真,“因为你比较傻。”

“烟烟,你都跟他学坏了!”星棠气得喝光了杯子里的酒,将闻烟的手机没收,“从现在开始不准再看手机,你要好好弥补我!”

“知道了,小醋坛子。”闻烟举起酒杯在她杯子上轻碰,莫名觉得这句话有点熟悉。

她并不想告诉谭叙深自己来了酒吧,总感觉在做坏事,所以让星棠拿着手机也好。

酒吧里确实年轻人居多,深秋和初冬的交替温度已经很低了,但来来往往的女孩儿都光着腿,一具具年轻的身体随着音乐晃动。

当然,年轻人的天堂也总会混进来几个在星棠看来不伦不类的老东西。

本来就是寻找快乐,来酒吧的人,没有一个人的眼睛是安分的,周寻和朋友坐在舞池周边的散台,目光落在不远处吧台前的女孩儿身上很久了。

从她进来周寻就注意到了,但她背对着他,他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半张侧脸,但越看却越发觉得熟悉。终于,在她扭头的时候周寻看清了她的脸。

周寻不由得笑了,拿出手机,放大焦距,拍了张照片给谭叙深发了过去,还不忘附上文字。

- 真漂亮。

哄着易阳睡觉,谭叙深刚从孩子房间出来,就收到了周寻的信息。他边回卧室边解锁,但当走到客厅看清发过来的图片时,他不由得顿住了脚步。

昏暗斑驳的光线下,她衣服的颜色看得并不是很清楚,举着酒杯的动作很迷人,但谭叙深的目光落在她脖子上的choker,久久没有移开视线。

周寻看着消息没有回复,起身往吧台的方向走,又给谭叙深发了条消息。

- 过来喝一杯吗?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