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周寻端着酒走到闻烟身边,轻轻碰了下她的酒杯。

闻烟正在和星棠说话,听到微弱的声音后她扭头,接着不由得惊讶:“周寻?”

周寻笑了笑:“晚上好。”

“好巧,你刚来吗?”闻烟和周寻并不熟,只在谭叙深家里见过一次,她潜意识地向周寻旁边看了看,没有看见谭叙深。

“有一会儿了。”周寻的目光落在了闻烟身后的星棠身上,当然,星棠也在看他。

“这是我好朋友星棠,这是……”闻烟互相介绍两人,但声音忽然弱下来,她抓住星棠的手,“这是谭叙深的朋友,周寻。”

星棠愣住了,眼神瞬间凶起来,闻烟暗地里连忙用力握了握她的手,星棠这才将心中的不满收起来。

“叫我星棠就好。”大小姐笑得很甜。

“你好。”周寻隔着空气对星棠遥遥举杯,刚才那一瞬间应该不是他的错觉,他推着眼镜笑了笑,看向闻烟,“叙深知道你过来吗?”

仿佛被抓到了把柄,闻烟看着周寻不好意思地开口:“……你不要告诉他。”

周寻在片场待了这么多年,同事也好,演员也好,他们在想什么他几乎一眼就能看出来。

眼前的女孩儿脸上化着妆,但眼睛里却很干净,还有提到谭叙深时的娇羞和腼腆,周寻瞬间就明白了,无论谭叙深什么态度,她是认真的。

“偷跑出来玩?”周寻笑着看向手机,不动声色地将酒吧的位置发给了谭叙深。

“没有,很久没和朋友出来了。”闻烟一直握着星棠的手,怕一不留神她就挣脱她的掌控。

“丹尼,再来杯酒。”星棠暗暗翻了无数白眼。

“好的,稍等。”听着他们之间的谈话,丹尼笑了笑,没问她喝什么。

这时,周寻收到了谭叙深的回复。

- 不去了。

看着手机屏幕,周寻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觉得有点无趣,他虚扶了下眼睛,若无其事地给谭叙深拨过去了电话。

“巧了,他来电话了。”周寻笑着把手机递给闻烟。

“什么?”闻烟端着酒杯瞬间愣住,等回过神,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她手上了,通话时间的数字正不断增长,她心虚地放在耳边,“喂?”

谭叙深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喝酒了?”

“你说什么?”酒吧里太吵,闻烟听不清他讲话,她抬头看着周寻,“不好意思,我出去一下。”

“好,没关系。”周寻轻笑。

闻烟扭头看了眼星棠,示意她乖一点,然后穿过人群从酒吧出去了。

望着闻烟的背影,周寻慢慢收回视线,接着缓步来到星棠身边,轻轻倚着吧台:“星棠小姐。”

想着闻烟刚才离开的眼神,星棠扭头笑了笑:“周先生。”

“你之前见过我吗?”周寻抿了口酒。

“大概是没有。”星棠想了想说。

“截止到上一秒,今天晚上你对我翻了七次白眼。”镜片折射着不停变换的灯光,周寻饶有兴味地看着她。

“……”傻白甜小公主瞬间愣住了。

.

到了一楼,初冬的冷气瞬间袭来,闻烟光着腿站在路边冻得发抖。

“星棠朋友开的酒吧,就陪她过来玩一会儿。”站在绿化带旁边,闻烟抱着膝盖蹲下了。

“易阳刚睡,我就不过去了。”谭叙深倒了杯酒。

“好。”闻烟有点失落,虽然刚才不想让他知道,但现在却很想见他,明明今天傍晚才从他家离开,分开还不到四个小时。

“别玩太晚,早点回去。”谭叙深脑海里还是她脖子上那条choker,挥之不去。

“好,等你什么时候有空,和星棠吃个饭。”闻烟笑了笑,“再不答应她,可能真得要去你们公司挂横幅了。”

谭叙深闭着眼睛揉了揉眉心,沉默了片刻说:“等哪天下班早,我告诉你。”

“好。”闻烟知道他工作忙,也没有再问,“等回去再跟你说,外面太冷了。”

隔着手机似乎都能听到她微微发颤的呼吸,谭叙深忽然想到周寻发过来的那张照片,修长的双腿从吧台的椅子上垂下。

“裙子好看。”很少见她穿深色的衣服,谭叙深幽深的目光掠向窗外。

闻烟低头看着身上的衣服愣了愣,在谭叙深面前她好像从来没有这样穿过。因为几乎每次都是下班后和他一起回家,上班没有这么穿的机会。

“以后穿给你看。”眉眼挂着笑意,闻烟不好意思地开口,但因为外面太冷,她感觉不到脸颊的温热。

“好。”谭叙深嘴角轻扬,“快进去吧,别着凉。”

闻烟站起来往回走:“知道啦,你早点休息。”

.

闻烟回到酒吧,周寻还在吧台坐着。

“谢谢,他说易……今天有点晚,先不过来了。”闻烟心虚地看了眼星棠,差点说漏馅,她把手机还给周寻。

“好,你们接着玩,我先过去了,朋友在叫我。”周寻将手机放进口袋,端着酒杯从吧台的椅子下来。

“没关系,你先去忙吧。”闻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谭叙深的朋友她只见过周寻,而且还不太熟悉。

视线在星棠身上停留了两秒,周寻转身离开了。

眼底划过一丝疑惑,闻烟望着周寻的背影,又扭头看着星棠,忽然觉得气氛有些微妙。

“你们说什么了?”闻烟重新坐在原来的位置。

星棠猛地喝了一口酒将杯子放下,尽管酒吧的音乐震耳欲聋,还是没有盖住玻璃杯碰到吧台发出的脆响。

星棠扭头看着闻烟,似乎想说什么,但却欲言又止,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音乐和人群都成为了背景,闻烟不由自主地心虚,是不是周寻刚才跟她说什么了?

闻烟摸着自己的脸,试探地开口:“有东西吗?”

“你跟谭叙深是怎么相处的?”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星棠一动不动。

“嗯?”前言不搭后语,闻烟摸不清小公主在想什么。

“他们是不是都长十双眼睛?想什么都能被他们猜到。”星棠不满地朝周寻离开的方向扫了一眼。

这句话是没错,每次在谭叙深面前她都像个透明人,但闻烟注意到星棠说的是“他们”,她不由得松了口气。

“周寻说什么了?”闻烟端起酒杯轻抿,杯壁留下淡淡的口红印。

“他说我今天晚上对他翻了七次白眼!有这么多吗?”说完星棠又朝周寻的方向斜了一眼。

“不止。”闻烟笑弯了眉眼,原来是这样。

“讨厌,你跟他们都一样!”星棠拽着闻烟的手臂晃来晃去。

笑过之后,闻烟也往周寻的方向看去,他们之间隔着舞池,视线穿过晃动的人影,她只看见一张若隐若现的侧脸。

虽然戴着眼镜,但周寻看起来确实没有表面那么斯文。担心看得太久被发现,闻烟缓缓收回了视线。

过了片刻,有人过来搭讪,闻烟微笑着没说什么,倒是星棠跟他喝了一杯。

“不早了,该回家了。”闻烟从星棠手里夺过来酒杯。

“才十二点……”可能太久没出来,星棠今天晚上喝得不少,说话已经有点含糊不清了。

“改天再陪你来,今天先回家。”知道现在说话她可能听不进去,闻烟直接扶着她从椅子上下来。

“你骗人……”星棠委屈地皱着眉,忽然有了哭腔,“你每周都和老男人待在一起,都不陪我。”

闻烟动作顿了顿,她知道自己最近和她出去的时间很少,但星棠没闹脾气她以为……

“好,从现在开始就陪你。”闻烟无奈地拍了拍她的背,然后扭头看着丹尼,“丹尼,我们先走了。”

丹尼把刚调好的酒放在客人面前:“好,路上小心。”

“拜拜丹尼……明天见…”

星棠说话咬字不清,闻烟扶着她往外走,代驾刚刚给她打电话说已经到了。幸好她不是完全失去意识,要不然很难把她扛回家。

午夜十二点,这条路依旧在堵车,灯光明亮人来人往,有刚从酒吧出来站在路边抽烟谈笑风生的,也有喝醉趴在花坛边吐的,属于繁华都市的缩影,不知道是真的热闹喧嚣,还是本质的寂寞。

回到家,闻烟把星棠扔在沙发上,累得坐在地毯上气喘吁吁。

休息了一会儿闻烟翻出手机,想打电话给谭叙深,却又怕他睡了,最后闻烟还是发了条信息过去,告诉他回家了。

几分钟后,他回了消息。

- 早点休息,晚安。

他竟然还没睡,闻烟准备给他回拨电话,但星棠忽然从沙发上掉下来,闻烟连忙护住她的头以防磕到茶几上。

“到家了……”星棠这一摔,醉意困倦通通没了。

“快起来卸妆洗脸。”虽然铺着地毯,但地上还是很凉,闻烟尝试这把她重新扶回沙发上。

“不想洗脸,我要睡觉……”星棠抱着茶几腿,嘟着嘴又闭上了眼睛。

闻烟无奈,简单给她卸了妆擦完脸,用最后的力气将她扶到床上。等她自己收拾完,已经累得睁不开眼睛了,谭叙深也随之抛在脑后。

.

时间不紧不慢地过着,转眼到了十二月,圣诞和新年的气息很浓,蓝珀大厦一楼大厅挂起了小彩灯,外面草坪也架起麋鹿马车和圣诞老人形状的艺术灯。

五点多天色渐暗,小彩灯就亮了,显得流光溢彩,在寒冷的冬夜弥漫出几分浪漫和温暖。

但闻烟并不快乐,在星棠的无数次威胁和谭叙深的反复推辞中,她很想离家出走。

“Hello Aaron,Jarod今天有时间吗?”

闻烟刚和罗文从会议室出来,迎面碰上谭叙深的助理,罗文叫住了他。

Aaron听见声音后转身,目光在闻烟身上扫过,最后看着罗文笑了笑:“Jarod今天不是很忙,刚才和Sales部门的负责人下楼了,应该在星巴克谈事。”

“那等他回来麻烦你告诉我一下,找他谈点事,十分钟就OK。”罗文懒得去预定会议室了。

“好,没问题。”Aaron笑着推了推眼镜。

“谢了谢了,么么哒。”罗文拍了拍Aaron的背。

闻烟站在他们旁边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脸上的表情耐人寻味,但更多的是对罗文的嫌弃。

“别客气。”来了几个月,Aaron已经习惯了罗文的玩笑,“不过Jarod下周要出差,有什么事情记得提前安排。”

“出差?”罗文疑惑地抬头。

而闻烟几乎和罗文同时看着Aaron,眼睛里带着惊讶,之前没听他说要出差,有点突然。但又不敢让视线太露骨,闻烟微微低下了头。

“下周海市车展他得去两天。”Aaron简单解释。

“好,那我这里还有两份文件需要他确认,待会儿找他一起看了。”

跟着他们往前走,但闻烟的步伐不自觉地慢了下来。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下周不就是圣诞节吗?

视线落在地板上,眼底忽然浮现出一丝委屈。

.

“你下周要出差?”闻烟躺在浴缸里,皮肤泛着淡淡的红。

“嗯,去海市两天。”谭叙深刚从跑步机上下来,呼吸声稍微有点重。

“不陪我过圣诞节了吗?”闻烟眉眼低垂,平常轻轻软软的声音多了几分委屈,无意识地玩着膝盖上的泡沫。

这是他们在一起过得第一个圣诞节,她计划了很久,礼物也已经买好了。

隔着手机都能听出来她的失落,谭叙深笑里带着歉意:“抱歉,元旦陪你。”

不要说星棠想去FA挂横幅了,闻烟此刻也很想。

“不要,就想一起过圣诞节。”闻烟声音很低,手指一下一下地戳着膝盖。

从她的声音,谭叙深情不自禁地联想到易阳想跟他睡觉被拒绝时的画面,自己低着头闷闷不乐,还时不时地偷偷看他。

谭叙深不由得笑了,拿着毛巾走进浴室:“听话。”

闻烟还沉浸在自己的小情绪里,但突然间想到什么,她愣了两秒,暗淡的眼神瞬间充满神采:“要不然我休假,和你一起去海市吧。”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