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谭叙深正走着,脚步停住了。

“最近工作有点累,原本也打算休息两天。”没等他说话,闻烟又继续道,“圣诞节那天恰巧是周五,等你工作结束,周末我们还可以在海市逛两天。”

依旧保持举着电话的姿势,谭叙深沉默着解衣服的纽扣,似乎在思考方案的可行性。

“不会耽误你工作的,好不好?”久久没听到他说话,闻烟习惯性地撒了个娇。

“好。”谭叙深笑了笑,听着她软软的声音心情很好。

“真的吗?”闻烟高兴地忽然坐直了身体,带起一片水花。

“真的。”电话那端波动的水声很清晰,谭叙深脱掉身上的衣服放在一旁,“在做什么?”

话题转变得太快,闻烟还沉浸在惊喜中,视线不经意掠过自己沾满泡泡的身体,脸上被水汽晕染的酡红似乎又深了一度,闻烟不好意思地慢慢躺了回去:“在洗澡,你呢?”

嘴角挂着有意无意的笑,谭叙深打开花洒:“准备洗澡,要看吗?”

“……不要,又不是没看过。”闻烟抱着膝盖,唇角悄悄上扬。

耳边传来花洒喷水的声音,浴室内每个摆设她都很清楚,闻烟眼前已经有了画面,似乎能看到他站在花洒下紧实的臂膀和胸膛,还带着水珠,以及他们以前在浴室嬉闹的画面……

“在想什么?”嘴角噙着淡淡的笑,谭叙深倚着墙壁,听着对面花洒和电话里的水声融为一体。

闻烟脸上的笑瞬间凝滞,然后往房间周围看了看,他真的没有在她身上装监控吗?

“手机不怕进水吗?你快洗,洗完回电话给我。”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意味,闻烟忍不住命令道,然后率先挂断了电话。

一起洗澡和看他洗澡,还是有很大区别的,闻烟脸上微微发烫,拿起旁边的玻璃杯喝了点水。

看着挂断的电话,在谭叙深印象里,这好像是第一次。倒是有点新鲜,谭叙深笑着将手机放在一旁,走向对面的花洒。

.

男人和女人洗澡永远不是一个速度和温度,闻烟泡在浴缸里已经半个多小时了,浴室的窗户也都被水汽蒸腾得起了雾,而谭叙深,温凉的水温沿着脸颊往下流淌,十几分钟洗完后,浴室内的雾气也很快散尽,磨砂的窗户都只模糊了浅浅的一层,而很快也消失了。

闻烟边玩身上的泡泡,边想去海市的行程,这时放在旁边的手机忽然响了,在浴室显得很空灵,她甩了甩手上的泡沫拿起手机,忽然愣住了……

视频?

他洗得这么快吗?还不到二十分钟,而且为什么是视频?

望着屏幕上的名字有些不知所措,但过了好久那边也没挂断,闻烟身体情不自禁地往下滑,直到再往下就要喝自己的洗澡水了,才慢慢按了接听键。

“怎么视频?”接通后,闻烟又不自觉地往下潜,随着她的动作,水面在她下巴的位置晃动。

上半身赤luo着,谭叙深围着浴巾坐在沙发上擦头发,但看到屏幕里那张干净的小脸时,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往上一点,危险。”

闻烟的脚已经顶着浴缸最右端了,如果稍微不小心可能真的会呛到洗澡水,但在他的注视下又有点不好意思,纠结了两秒,闻烟还是听话得往上坐了坐。

“你下周几去海市?”可能是泡得太久了,闻烟觉得喉咙很干,她又拿起了旁边的水杯。

“周三过去,待两天。”谭叙深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刚露出的肩膀和锁骨挂着泡沫,在水的浸润下皮肤呈现出淡淡的粉色,似乎很甜。

“太好了,恰好圣诞节那天是周五,你可以陪我。”闻烟开心地坐了起来,据她了解外企圣诞节那天都会放一天假,但对于谭叙深这种工作狂她不是很有信心,闻烟脸上带着狐疑,“你们公司圣诞节休息吗?”

像是漂浮在海面的冰川,水面上露出的只是零星一角,而水面下隐隐约约的春色却让人无限遐想,蠢蠢欲动,随着荡漾的细波,一圈一圈地扩散开来。

而还沉浸在单纯快乐里的女孩儿,并没有发现自己多么诱/人。

“休息。”缓缓收回了视线,谭叙深笑着倒了杯酒。

“那我们圣诞节去迪士尼好不好?”海市的迪士尼闻烟还没去过,但想到和谭叙深一起去心里就甜蜜泛滥。

“那天人应该很多。”谭叙深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早点去排队就好了。”闻烟忽然又想到一件事,“你和同事一起出差还是你自己?”

“还有两个其他部门的同事。”谭叙深站起来,将毛巾挂在旁边的架子上。

“那……会不会不方便?”闻烟刚才没考虑那么多,现在有些迟疑。

“没关系,我让Aaron分开订机票。”谭叙深重新坐回沙发上,画面中她已经躺回去了,只露出一截纤细白嫩的锁骨,有点遗憾。

“谢谢男朋友。”闻烟眼角的笑意向脸上蔓延,目光悄悄落在他的胸膛。

谭叙深看着屏幕里她的脸,没有妆,很舒服,可以抚平心中的烦躁,渐渐平静下来。

“别泡太久,容易缺氧。”她脸上带着红晕,头发也沾湿了,谭叙深担心她一个人在家出事。

“没关系,窗户开了一条缝,现在就起来。”闻烟确实感觉到身体疲累了,她又拿起了水杯,“在我们去海市前,要跟星棠吃个饭,不能再拖了。”

圣诞节不能陪小公主一起过,闻烟怕她杀到家里。

谭叙深目光掠向窗外,停了两秒说:“下周一可以,那天不是很忙。”

“好,我待会儿告诉她。”一切都很顺利,闻烟忍不住翘起了小脚丫,但忽然想到什么,她把手机拿近了一些,“我没告诉星棠关于易阳的事……见面的时候你先别提。”

闻烟的声音越来越小,眼睛还有些闪躲,她怕谭叙深心里不舒服,没等他说话闻烟忍不住解释:“我很喜欢易阳,但星棠比较小孩子脾气,我怕她不理解所以还没告诉她。”

谭叙深表情没什么变化,他不是很在意这些:“嗯,我知道了。”

“还有我爸妈那边,等有合适的机会我告诉他们。”闻烟一直没告诉她爸妈关于谭叙深的存在,她预料到局面不会很好,每次他们问她周六在哪里,闻烟也只能用星棠搪塞回去。

谭叙深端着酒杯动作顿了顿,过了片刻,他抬头望着屏幕里认真的女孩儿:“没关系,顺其自然就好。”

“很快就会让你名正言顺的。”闻烟眼睛里的笑意夹杂着歉疚。

“别多想,快起来吧。”谭叙深拿出打火机,点了一支烟。

“好,那先这样,拜拜。”闻烟手上还沾着泡沫,笑着跟他挥了挥手。

随着她坐起来,身体的美好也微微浮现,谭叙深饶有兴味地看着她:“晚安。”

察觉到他目光的异样,闻烟低头看了看,然后脸上一红,她连忙滑下去将身体藏起来:“坏人!”

随着最后一声控诉,闻烟结束了视频。

.

周五上班,Aaron敲了敲谭叙深办公室的门。

“Jarod,下周出差给你订周三中午十二点的机票可以吗?和unch team的同事一起。”Aaron拿着平板在查询航班信息。

“晚一点吧,上午我还有事。”谭叙深从电脑屏幕里抬起头。

“好的,那下午四点OK吗?但您到海市可能就比较晚了。”Aaron问。

目光掠向窗外,谭叙深沉默了片刻说:“我自己订吧,unch team的可以让人事先订了。”

指尖在平板上顿住,Aaron推了推眼镜抬头:“好的,那酒店要一起吗?”

“我自己订就好,谢谢。”谭叙深没解释太多。

“好的,那我让人事尽快安排。”Aaron笑着收起了平板,然后又提醒谭叙深,“您半个小时后有个会议,在3503。”

谭叙深看了眼邮箱的行程:“好,我知道了谢谢。”

“不客气,那没有其他的事我先过去了。”Aaron带着黑框眼镜,年龄不大,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严谨中带着几分阳光。

“等一下,周一下午六点四十的会,帮我安排在上午。”谭叙深看着密密麻麻的工作排期,揉了揉眉心,“六点后不要安排事情了。”

“好的,我现在去调整一下。”Aaron说完从会议室出去了。

.

怕遇到FA的同事,闻烟订的餐厅离蓝珀大厦很远,订好后她给谭叙深发了位置,而且怕人多眼杂以及小公主等不及,闻烟自己提前过去了。

因为是周一,又恰逢下雪天,餐厅的人不是很多。闻烟刚进来就看到小公主垂头丧气地坐在窗边。

看见窗户里闻烟的影子,星棠连忙扭头,但发现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语调忍不住上扬:“他呢?不会又要鸽我吧!”

闻烟坐在星棠身边,将风衣脱下放在一旁:“没有,为了跟你吃饭好推掉两个会,马上就到了。”

星棠将信将疑,抬手拂掉闻烟头发上的雪花:“最好是这样。”

闻烟安抚好大小姐,又给谭叙深发消息。

- 外面下雪了,路很滑,注意安全。

谭叙深刚从公司出来到地库,空气很冷,呼出的气息在灯光下起了雾,听到手机震动,他拿起来看了看。

- 好,大概二十分钟。

.

“烟烟,你真得要和他一起过圣诞吗?”星棠想从眼里挤出几滴泪,但是没有成功。

“回来以后陪你。”闻烟摸了摸星棠的头。

“我们在一起十年,这是你第一次没有陪我过圣诞节!”星棠说得楚楚可怜。

“今年恰好碰上他出差,以后圣诞节我们一起给好不好?”喜欢的人和朋友都在身边,幻想着这个画面,闻烟眼睛里流露出几分温暖。

“谁要跟他一起过!”喝了口酒,星棠越想那个男人越生气。

闻烟笑了两声,欲言又止,她很担心两个人待会儿见面了会让餐厅骤降十度。

星棠今天涂了个大红唇,还反常得穿了件很成熟的衣服,俨然已经进入了战斗的状态。

过了十几分钟,星棠放下酒杯,玻璃碰到桌面发出一声脆响,语调里透露着不满:“怎么还不到,再不来本小姐就要走了,我的时间也是很难约的!”

随着星棠的话说完,门边的侍者说了句欢迎光临,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朝她们信步走来。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