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餐厅里的人不多,星棠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很清晰。

黑色风衣还夹杂着风雪,谭叙深身上带着室外的寒气,他走到餐桌拉开椅子:“抱歉,来晚了。”

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七点半,对于谭叙深的工作时间来说,其实已经很早了。

“没关系,冷不冷?”似乎感受到了他身上的冷意,闻烟往他面前的杯子里倒了杯热水。

“还好,谢谢。”暖色的灯光下,谭叙深面部的线条柔和了几分,他看着闻烟笑了笑。

窗外飘着雪,杯子里冒着袅袅的热气,看似温馨的画面其实并没有表面看上去这么和谐。

星棠面无表情地看着谭叙深,谭叙深嘴角轻扬,回以微笑。

感受到了两个人之间的暗流涌动,剑拔弩张,闻烟连忙放下茶壶介绍两人:“这是我最好的朋友,星棠,这是谭叙深。”

“谭先生好,叫我星棠就可以。”星棠笑了笑,还算比较友好。

“你好,我是谭叙深。”标准商业精英的微笑,不过于热情,也不过于冷淡,疏离中带着浑然天成的风度。

星棠嘴角情不自禁地扯了扯,他是认真的吗?老年人果然无趣。

谭叙深见过很多人,也参加过很多饭局,无论是工作上的还是朋友间的,但今天,对面两个女孩儿在他看来都是小孩子,他不知道具体该聊些什么。

“先点餐吧,待会儿再聊。”闻烟把菜单放在星棠面前,努力调和他们之间的氛围。

星棠点了一份牛排,又点了份闻烟喜欢的意面,最后把菜单推到了谭叙深面前。

“喝酒吗?”谭叙深翻着菜单。

“不要喝了,一会儿还得开车。”他们两个开车过来的,而且今天天气不是很好,闻烟有些担心。

“好。”谭叙深听闻烟的没有点酒,随后叫来服务员点了餐。

星棠低头喝着水,一直在暗暗打量谭叙深,本来准备了很多问题要问,但现在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他看起来很不好惹的样子。

“谭先生平常工作很忙吗?鸽了我三个月。”星棠笑着看向谭叙深,虽然笑容温柔,但说出得话却不怎么和善。

以及,此时此刻星棠身上的二百五气息完全不见了,坐在那里像个不好接近的高冷美人。

“不好意思,经常加班到很晚,怕星棠小姐的时间不合适。”即使不知道该和二十多岁的女孩儿聊什么,但谭叙深脸上永远都是那副泰然自若的表情。

借口,难道周末也天天加班吗?星棠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闻烟和星棠坐在一排,谭叙深坐在闻烟对面,只要他们没有吵起来,闻烟就不打算说话,以免引起小公主的不满。

“谭先生平常周末都喜欢做什么?说不定以后可以一起出来玩。”星棠这句话是认真的,她也不想总让烟烟为难。

“爬山,攀岩,不知道星棠小姐有兴趣吗?”谭叙深将风衣挂在一旁。露出里面的深色衬衣,没有打领带,扣子随意地解开了两颗。

爬山?星棠愣了愣,本来是她抛出去的问题,现在却答不上了。

余光扫过她愣怔的表情,闻烟忍不住笑了,她看着谭叙深说:“星棠喜欢美容美甲买衣服,你们可能没有一起玩耍的机会了。”

“我还会画画好吗?”星棠不禁为自己辩驳,知道谭叙深职位很高,她不想让自己听起来这么废物,也不愿意在他面前丢面子,星棠看着谭叙深笑了笑,“明年春天我有一个画展,希望你和烟烟能一起过来。”

面前的女孩儿谈吐举止很正常,但谭叙深的印象却停留在两个月前的视频里,还没有易阳懂事成熟。

老男人?她似乎是这么叫的。

“好的,我尽量抽时间过去。”谭叙深笑着应下,从表面来看,她确实不像能办画展的人。

目光落在闻烟身上,迎上她的视线,谭叙深若有所思,她们这个年龄的女孩儿,是她朋友那种性子的人比较多,还是像她这样恬静得比较正常。

但不可置否,谭叙深还是喜欢安静懂事的女孩儿。

一问一答的流程,把星棠所有脾气都弄没了,原本还打算质问他,但这像是公关稿一样的问答,星棠失去了兴趣。

不知道烟烟是怎么跟这种无趣的老男人相处的。

最后吃完饭,谭叙深去结了帐,走出餐厅的时候星棠很有自知之明地没有问闻烟坐谁的车。

“我先走了,去希凡那里拿点东西。”星棠穿着羽绒服,站在台阶下面不自觉地把围巾裹紧了一些。

“这么晚了还去喝酒?”闻烟忍不住皱眉。

“上次落他店里点东西,我今天顺路取了,不是喝酒。”星棠解释说。

“好,开车慢点,回家给我电话。”路上有雪比较滑,闻烟有点不放心。

“知道了。”星棠说完看向谭叙深,“谭先生开车小心点,好好照顾我们烟烟。”

雪花落在身上,呼吸间全是白色的气息,谭叙深黑色的风衣没有系纽扣,微微敞着:“好,你也注意安全。”

三个人分开了,星棠率先离开,谭叙深开车送闻烟回家。

“星棠比较小孩子脾气,你别介意。”闻烟坐在副驾驶上,扭头看着谭叙深。

虽然有几句话比较有攻击性,但今天的星棠已经很乖了,闻烟暗自低头笑了笑。

“没关系。”谭叙深没有放在心上,余光掠过她的身影,嘴角不由得轻扬,“你比她成熟很多吗?”

“那当然,难道不是吗?”这点认知闻烟还是有的,她微微扭头反问道。

“表面是这样。”红绿灯路口,谭叙深停下车揉了揉她的头发,眼里带着不经心的笑,发丝的凉意传到指腹。

他忘不了她撒娇时的样子,让人很想欺负。

.

星棠离得比较近,从林希凡那里取回东西后直接回了家。

她想跟闻烟说几句话,犹豫该打电话还是发信息,但打电话有点不好意思……在编辑框里来来回回打了很多字,最后又被她删了。

消息有聊天记录,这不得难为情更久?

星棠还在纠结,而闻烟的电话已经率先打了过来,吓得她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摔在地上。

“喂?”星棠接通后躺在了床上。

“到家了吗?”闻烟刚进门就给她打了电话。

“刚到。”星棠撒了一个小小的谎,“你们回去了吗?”

“我刚到家,他回去了。”闻烟坐在沙发上倒了杯水。

“哦。”没住一起,非常好,星棠笑着在床上翻了个滚,“烟烟,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嗯?”闻烟察觉到一丝奇怪,小公主哪次不是想说什么说什么,现在竟然学会了提前预告,闻烟不太习惯。

“就是……我知道这段时间你很为难,我不是真得讨厌他,也不是非得要跟他吃饭,我也知道他忙,但是再忙也要跟女朋友的好朋友见一面吧,而且我总得知道是什么样的男人把我们家宝贝骗走了,他总这么拖,说实话我心里很不踏实,不知道是真忙还是没有把你放在心里,但我又怕跟你说这些惹你伤心。今天见了他,感觉还是挺体贴的,虽然离了婚但挺有风度涵养,总之你遇到喜欢的人我很开心,只要他对你好我就放心了。而且我对好看的男人一向宽容,只这一张脸,我就原谅了他之前的所作所为,其他的我也不唠叨了,我自己感情还想不明白呢,好了我明天也要去找男朋友,晚安。”

没听闻烟回答,星棠一鼓作气说完把电话挂了,她可以像个小孩子肆无忌惮地跟闻烟撒娇,但是一本正经谈心她还是很不习惯,似乎有一点点矫情……

星棠这段时间闹,有很大原因是对谭叙深不放心,也想耍小孩子脾气引起闻烟的注意,因为她还不习惯她有了男朋友的这种状态。

她脑子平常是不太好,但恋爱经历肯定要比闻烟多,虽然今天见过了也看不出什么,还有点被他的气势压到,但总归是放心了一点点点。

星棠的本质就是比较怂,要不是为了闻烟,她才不想和谭叙深这样的男人打交道。她愿意一辈子当个快乐的白痴。

窗外寒风凛冽,闻烟抱着暖水瓶窝在沙发里,看着星棠的消息框忍不住傻笑,突然发现,小公主细腻了不少。

- 放心吧,如果以后我受欺负了,需要你给我当打手。

- 早点睡,晚安[红心心]

在床上翻滚着,听见手机震动星棠连忙拿起手机,看到闻烟的消息,眉眼情不自禁地弯了。

星棠飞快打下几个字,然后把手机扔在了一旁。

- 她在洗澡。

- 不是本人。

.

周三中午,闻烟仔检查有没有忘带什么东西。

几天前她就开始收拾去海市的行李了,从纠结带几件衣服到带什么衣服,最后竟然装了满满一个大行李箱。

下午画完妆,谭叙深发消息说他已经到了,闻烟检查了下家里的电源后下楼。

谭叙深坐在车里,看到她拖着一个大行李箱从电梯间出来,跟她身材很不符合,眼底拂过一丝笑意,谭叙深熄了火下车。

“带了什么?”谭叙深从她手里接过行李箱,拉着往前走。

“我也不知道,零零碎碎就装了一箱子。”闻烟挽上谭叙深的手臂,眼睛里的温暖笑意往外四溢。

闻烟才不告诉他,她偷偷买了两件情侣装,圣诞主题的毛衣。

谭叙深打开后备箱,将她的箱子放好,而闻烟看到他小小的登机箱,忽然有点不好意思。

“走了。”两人回到车上,谭叙深偏头看着她。

看着他拧动车钥匙,闻烟忽然靠近,抱着他的肩膀在他唇上吻了一下,然后又飞速地离开,像一只偷吃香蜜的小老鼠。

刚才还白皙的脸瞬间染上红晕,闻烟若无其事地系好安全带,偷偷瞄了眼谭叙深:“走吧。”

眼角挂着笑,心情也跟着她一起愉悦,谭叙深挑眉,饶有兴味地看着她。

脸颊有些燥热,闻烟端正地坐着尽量不看他,但在数次偷看中发现他唇角沾了她带口红。

迎上他的目光,闻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往他身边倾了倾:“来擦一擦,像个采花贼。”

注视着她羞怯地靠近,在他唇上轻轻擦拭,还带着几分调皮。谭叙深的目光将她娇小的身体完全笼罩,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轻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痒。

“好了。”

闻烟手指在他唇上轻点,准备起身,却被谭叙深一把抓住了手腕,微凉的唇瓣瞬间轻覆下来。

调皮的女孩儿终于勾起了男人的兴致。

谭叙深手放在她腰上,将她唇上地口红一点一点侵蚀干净。

过了片刻,听着她紊乱的呼吸,谭叙深缓缓放开她,两人的鼻尖微微错开碰在一起。

“走了。”看着她嫩红的唇,谭叙深满意地起身。

“……好。”周围有路人走过,闻烟的呼吸久久没有平静下来,脸上的酡红让人无限遐想。

黑色的轿车缓缓启动,向机场的方向驶去。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