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晚上八点,飞机穿过乌黑的云层在机场缓缓降落,两人拉着行李从机场出来,直接回了酒店。

闻烟拉着谭叙深的小箱子,谭叙深拉着闻烟的大箱子。

本来谭叙深落地后公司安排了司机来接,但他和闻烟在一起,又自己订了酒店索性就拒绝了。

机场回市区的路段很偏,远远望过去高速公路上的路灯连成了一条线,在水面倒映着一片光影。

A市到海市飞机也就两三个小时,但闻烟却感到有点累了,坐在出租后排微微靠着谭叙深的肩膀。

“你在海市有朋友吗?”闻烟闭着眼睛,声音有气无力。

谭叙深望着窗外闪过的夜景,思索了两秒:“有几个。”

“要去见他们吗?”闻烟睁开眼,带着几分困倦,目光落在他棱角分明的侧脸。

“不去了,没告诉他们。”出租车后排的空间很狭窄,谭叙深修长的双腿无处安放,坐得不是很舒服。

“那可以把全部时间都交给我,我还嫌时间不够呢。”闻烟笑容明媚,生怕他再有个突然的饭局,那她的计划就要被打乱了。

视线从窗外漆黑的夜色中收回,谭叙深笑着低头:“怎么这么有精力?”

“……嗯,还是小时候来过一次海市。”狭小的空间,他的眼眸黑亮,闻烟不好意思地躲开了他的视线。

和第几次来海市没有关系,重要的是和他一起来,重要的是第一次和喜欢的人旅行,重要的是和谭叙深一起过圣诞节。

但这些小心思,闻烟不好意思告诉他。

“困了吗?”谭叙深注意到她有些无精打采。

“有一点。”长时间坐着,闻烟腰微微有些累,而且她睡眠很浅,在飞机上从来睡不着。

“睡吧,还有半个小时才到。”谭叙深伸出手臂,抱着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

“好。”闻烟顺势抱着他的手臂,嘴角挂着浅笑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

闻烟再次睁开眼,已经到了酒店,出租车在酒店外缓缓停下。

不知道是太困了,还是他身上有种无形的魔力,她竟然真的睡着了。闻烟从谭叙深身上起来揉了揉眼,感觉浑身乏力。

“到了。”谭叙深看着她迷糊不清的样子笑了笑。

“没有睡够。”闻烟双手捧着脸,想让自己清醒点。

“到酒店睡。”谭叙深打开车门出去,司机已经帮他们把行李搬了下来。

两人到酒店前台办了入住,拿着房卡乘电梯上楼,刷开房门,房间里一片漆黑。

“好冷。”闻烟裹紧了衣服。

“是不是感冒了?”将房卡插进卡槽,明亮的光线瞬间充斥在房间每个角落,谭叙深手覆上她的额头。

体温没有异常。

“应该没有,可能不太习惯南方的天气。”她身体没有这么虚弱,闻烟笑着拉住他的手,示意他安心。

海市今天刚下过一场雨,天气湿冷,晚上风一吹就更冷了,闻烟刚下飞机就觉得寒气迎面而来。她从小在北方长大,冬天也习惯了暖气,南方室内没开空调的时候和室外像是一个温度。

“待会儿洗个澡,早点睡。”谭叙深把空调打开,调到合适的温度。

“还是先吃晚安吧。”闻烟无力地坐在沙发上,感觉现在又累又困。

“好。”谭叙深走到闻烟身边,脑海里闪过她出门时的兴致和现在的萎靡不振,“身体太虚了。”

闻烟今天穿了件白色的短款羽绒服,下身搭配着黑色百褶裙和马丁靴,此刻脸色看起来确实不太好。

“路上的时间太久了。”闻烟握着他的手轻轻摇晃,在他面前总是忍不住撒娇。

“休息一下,待会儿下去吃饭。”谭叙深拿着电脑走到右边的办公桌,有几件事需要现在处理。

还没打开电脑,他的手机忽然响了,是Aaron发来的具体行程。

“我先收拾下行李。”闻烟打开行李箱,把她和谭叙深的衣服挂好,收拾到最后发现了几袋零食。

她拆开一袋饼干,走到谭叙深身边去投喂:“很好吃。”

谭叙深从屏幕中抬头,看着闻烟葱白的手指忽然察觉到,好像从来没有见过她涂指甲,永远都是干干净净的。

葱白的手指修长,谭叙深低头,湿润的唇瓣有意无意地掠过她的指尖,然后注视着她将口中的饼干缓缓咬碎:“太甜了。”

微微的酥麻从指尖很快传到心脏,心里痒痒的,闻烟缓缓收回手:“那我自己吃。”

谭叙深嘴角噙着笑,关上了电脑:“下去吃饭。”

由于时间比较晚,他们就在酒店的餐厅随便吃了点,回来后闻烟洗了个澡,热水漫过身体,体内所有的疲惫似乎都浮现了出来,闻烟简单吹了吹头发,回床上准备睡觉。

“我要睡了。”困意朦胧地望着办公桌前的男人,闻烟躺在床上,眼神迷离得似乎都有了虚影。

“好,我安排好这件事。”谭叙深浏览着Aaron帮他筛选出来的比价重要紧急的邮件,因为是工作日出差,FA的同事都还在正常工作,有些项目需要他确认推进进度。

十几分钟后,谭叙深处理完工作关上了电脑,而等他走到床边,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谭叙深倾身缓缓靠近,她也没有反应。

看来是真的累了。

.

早上七点,在生物钟下谭叙深自然醒,而旁边的女孩儿还在睡。谭叙深不由得皱了皱眉,再次将手放在她的额头。

体温正常。

她的脸颊被几缕头发遮住了,在酒店白色的被子下无端增加了几分缠绵的欲/望,谭叙深嘴角挂着笑,以前也没发现她这么嗜睡。

十点要到车展中心,谭叙深掀开被子准备收拾一下,然而他刚起身,手臂就被缠住了。

“再睡会儿。”闻烟睁开惺忪的睡眼,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和轻软。

她抓住谭叙深的手臂,身体缓缓往他怀里窝,直到将他整个人重新拖回床上,然后环住他的腰整个霸占住,像条八抓鱼似的黏在谭叙深身上。

闻烟这才安心地又闭上了眼睛。

这一系列行云流水的动作,谭叙深愣住了,而她做得那么自然,像是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很久。

但谭叙深不知道,闻烟确实在梦里经历过很多次这样的画面。

他们几乎每次都是周末在一起过夜,但像今天早上却从来没有过。她还在睡觉,而他需要去上班,这种状态让闻烟有种幻觉,自己好像是在家等他下班回家的妻子。

“睡多了头疼。”早上是男人欲/望最盛的时刻,而昨晚她睡着了谭叙深没碰她,随着闻烟的腿攀附在他身上,谭叙深的手放在她腰间轻轻摩挲,丝滑得像是温热的丝绸,无声地引/诱着,让人想更进一步。

“不要,想睡觉。”闻烟真得没睡够,腰上的皮肤很敏/感,被他触摸着泛起一片痒,她抓住他乱来的手,“现在几点了?再陪我睡一会儿……”

“七点。”声音透露着暗哑,谭叙深的手没有停下来,掀开她的睡裙慢慢探索。

很久之前谭叙深就发现,她身上带着淡淡的奶味,似乎是天生的,早上起来的时候尤为明显,比香水还能激发他的兴致。

谭叙深低头咬在她的脖子上。

“嗯——”闻烟忍不住闷哼,这一下终于把她彻底弄醒了,她捂着脖子移到床的最边缘,“好疼。”

她的轻哼唤回了谭叙深的理智,刚才确实失了分寸,注视着她脖子上的红印,红得像是渗出了血。

但刚才那一瞬,谭叙深身体里忽然涌动着从未有过的快/感。

“抱歉。”谭叙深往她身边移了移,将她拉回身边,手抚摸着她的脖子落下一个轻吻。

为他的粗鲁。

“没关系,只疼了一下下。”闻烟没有了睡意,但手还轻轻环在他的腰上,“你几点结束?”

“下午四点。”谭叙深将她脸颊的碎发撩在耳后,掀开被子下了床。

“需要跟其他人吃饭吗?”他起床后,闻烟顿时觉得被窝里很冷,她裹紧了被子。

“中午有个饭局。”谭叙深拉给窗帘,房间内瞬间变得明亮。

“那结束之后早点回来,晚上我们一起吃饭。”还是觉得冷,过了片刻闻烟也起床了。

“好。”谭叙深站在窗外向远处眺望,天空灰蒙蒙的,好像又要下雨。

闻烟走到他身边,打开一扇窗户,冷空气慢慢涌进房间:“海市的空气真好。”

“小心着凉。”谭叙深看着她单薄的睡衣,把窗户关上了。

“不会的,那我就在家等你回来。”原本闻烟还有和他去车展的念头,但细细想了想,怕给他添麻烦,还怕遇到爸爸的朋友,所以最后还是乖乖在酒店待着吧。

“下午可以出去逛逛。”谭叙深说完,走进了浴室。

“知道了。”

等他进去后,闻烟又偷偷打开了窗户,确实有点冷,但清冽的空气让人感觉很舒服,过了片刻她将羽绒服穿上了。

白色的缥纱随着微风浮动,站在落地窗前闻烟望着酒店下面的公园,虽然天空阴沉沉的,但放眼望去一片绿色,心情也变得舒畅。

.

洗完澡后谭叙深换上深蓝色的衬衣,感受着旁边若有若无的视线,他不动声色地继续系纽扣,只是嘴角藏着隐隐的笑。

但刚系上两颗,她就缓缓走了过来。

“我帮你。”闻烟耳朵有点红,手轻轻抬起。

她的手时不时地碰触到他的胸膛,谭叙深注视着她藏在发丝间泛红的耳朵,眼睛的光意味深长:“喜欢吗?”

“嗯?”闻烟疑惑地抬头。

“衬衣。”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